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71章 心聲說一半,小叔子急得撓心抓肺

賀夕顏的心聲,再次讓蕭墨寒震驚不已。

陳林的脊椎神經,她真能治嗎?

若真能治,那他就不用大費周章地把人送到國外。

在國外,他不能時時刻刻盯著。

但若是在帝都。

他隨時都可以看望。

舍命救他的人。

不管是保鏢還是司機。

這大恩。

這輩子,他都不會忘。

他蕭墨寒,向來滴水之恩,涌泉相報。

真心對他好的人,他定會以命相待。

……

賀夕顏想著怎么讓蕭墨寒相信她會醫術。

蕭墨寒則想著怎么讓她暴露醫術。

……

第二天一早。

賀夕顏是被吵醒的。

她當自己還在家睡覺。

不耐煩地吼了聲,“能不能別吵?”

那氣勢十足的吼聲把蕭景恒嚇了一跳。

他拍著胸口,“我的媽呀,嫂子這火爆脾氣是一點沒改啊!

我都已經這么小聲了,差點學蚊子叫了,她還能聽見。

嘖嘖,耳力真好!”

因為他身份特殊,經常在部隊出任務。

有時候會經常聯系不到。

家里人也習慣了。

若不是迫不得已,他們不會聯系他。

上次被人追殺除了他哥和嫂子知道。

沒告訴家里人。

他爸媽都以為他在部隊。

昨天的火災,沒人告訴他。

他還是醒得早,天亮時刷新聞。

刷到他哥被嫂子從火場里背出來。

看到那驚心動魄的一幕,嚇得他直接從床上滾下來。

那可是火場啊!

幾層樓都被燒了的大火,那么兇險。

他嫂子竟然不顧一切沖進去,太感動了。

嫂子果然變好了。

對大哥一定是真愛!

媽蛋的,發生這么大的事,竟然沒人通知他。

要不是一早刷新聞,他還不知他哥差點被火給烤了。

蕭墨寒看了看他。

“你可以出院了吧!

等會兒爸媽會來,可別說我沒提醒你。”

蕭景恒還穿著病號服。

“差不多了,炎癥已經消下去了。

傷口也結痂了。

等會兒醫生上班,我就辦理出院。”

賀夕顏睡在另外一張病床上,被子蒙著頭,聽到蕭景小聲的嘀咕,才想起來現在是在醫院。

她掀開被子坐起身,身上穿著昨晚洗澡后的衣服,臉色有些臭。

“二貨兄弟,大老早你就在那兒嘀嘀咕咕什么?”

她有嚴重的起床氣。

昨晚本來就睡得晚。

現在又被蕭景恒吵醒,心情很煩躁。

蕭景恒看著她被綁成粽子的手,沒在意她的火氣。

反而討好道,“抱歉,是我考慮不周,打擾嫂子睡覺了。

我就是一大早看新聞發現你們出事兒,擔心你們才會來早了點。

現在看到你們沒事,我就放心了。

我明天就不會打擾你們了。”

賀夕顏看著蕭景恒頭頂上圍繞的一圈死氣,突然笑了。

【啊哈哈,這二貨自己都是小命朝不保夕的人了,竟然還有心思擔心別人。】

小命朝不保夕!

蕭家兩兄弟對視一眼。

蕭景恒臉色大變。

嫂子的意思是說他死期快到了嗎?

可她咋就不說要害他的人啥時候動手啊!

他之前回部隊已經提防好兄弟了。

可對方根本就沒動作。

而且他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查到。

嗚嗚,嫂子為毛不把心聲一次性說完,每次都只說一半。

這樣吊著他的小命。

他怕還沒被害死就提心吊膽嚇死了。

蕭景恒眼睛咕嚕轉了幾下,正想套賀夕顏的心聲。

怎料賀夕顏下一句話差點被他氣得吐血。

“你眼睛抽筋嗎?

轉來轉去干嘛?

不舒服就趁早去看看眼科,別拖出病了。

年紀輕輕就一身毛病可不好。”

【嘖嘖,要怎樣提醒這家伙呢?

這憨憨死的是真慘。

被活生生挖掉雙眼,砍去四肢,扔進獸園啃得渣都不剩。

蕭家沒誰比他更慘了。】

蕭景恒慘白著臉。

嫂子能不能說點有用的,干嘛一次次在他胸口補刀。

她像說小凝遭遇那樣,一次性給戳中要害不好嗎?

一次性戳中要害,他才能對癥下藥啊!

可偏偏賀夕顏像是有意和他作對一樣,后面愣是不在心里吐槽一句話。

賀夕顏下床穿好鞋子。

“你們兄弟倆聊,我去找個護工。

我的手沒辦法洗臉。”

蕭墨寒說道,“不用去,媽昨晚走的時候已經請了。

她去打開水去了,應該快回來了。”

他的話才落,護工果然提著開水瓶進來。

“咦,夫人醒了。

你是不是要洗漱?

走,去衛生間,我幫你洗漱吧!”

賀夕顏也不矯情,邁開腳步就朝衛生間走。

等她們二人進去,蕭景恒才著急道。

“哥,怎么辦?

嫂子不說那人什么時候動手,我咋辦?

我身上的傷都還沒好呢?

要是再來波暗殺的,不一定躲得過。”

蕭墨寒看了眼衛生間緊閉的門,手指在病床欄桿上敲擊了幾下。

“我這幾天都會在醫院,幫不了你。

你要不等我出院了,去我那兒住段時間。

順便聽聽她會不會說出那人動手的時間地點。”

蕭景恒泄氣道,“也只能這樣了。”

……

賀夕顏在護工的幫助下洗漱好,出來時蕭景恒已經走了。

“他走了嗎?”

蕭墨寒正在用手機查看郵箱,聽到她的話,抬眸看去,眼里頓時閃過微光。

賀夕顏背對窗戶,陽光透過玻璃照進屋里。

金黃的光芒照在她的側臉,仿佛鍍上一層光暈。

她未施粉黛的臉,肌膚如凝,細膩得仿佛能掐出水來。

眉如遠黛,長長的睫毛隨著她眨眼,像是小扇子一樣微微顫動。

眼睛猶如一泓清泉,清澈而透明,顧盼生輝。

之前她看他時,總是故意做出一副嬌媚,勾人心弦的模樣。

但今天,她眼里干凈得毫無雜質,讓人一眼就入了迷。

蕭墨寒掩下心里突然的緒動。

“爸媽他們快來了。

他們不知道景恒受傷,他得避開他們。”

賀夕顏點頭,表示理解。

……

蕭景恒怕遇上他爸媽,出了他哥的病房就趕緊返回他自己的病房。

他準備等醫生上班就出院。

不然,要是在醫院碰到他爸媽,又少不了一頓訓。

只是,他一踏進病房,瞬間感覺里面氣息不對。

蕭景恒臉色微變。

靠,要不要這么倒霉!

他迅速收回踏進病房的腳,飛快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