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70章 恩和情,分不清

蕭墨寒睜開眼,看著病房上空的天花板,腦子還有些迷糊。

蕭卿慶見兒子真被他掐醒了,有些心虛。

他故作驚喜,“墨寒,你醒了。

還有沒有哪兒不舒服?”

藍煙背對著兒子。

一聽他的話,激動地將手里的食盒放下,急忙轉過身,焦急地詢問。

“兒子,感覺怎么樣?”

蕭墨寒歪過頭,看了看三人,腦子才漸漸清醒。

賀夕顏站在藍煙旁邊,眼睛亮晶晶地盯著他。

“老公,沒事兒吧!

胸口還疼不?

醫生說你吸入了大量濃煙,肺部感染嚴重。

你有沒有感覺胸口悶?”

蕭墨寒目光緊盯著賀夕顏。

里面涌動的情緒差點溢出眼睛。

他原以為會葬身火海的。

被壓著全身不能動彈,呼救無門的時候。

他已經做好了面對死亡的準備。

可沒想到,那樣危急的情況下,她竟然孤身一人闖進火場救他。

聽到她呼喚他名字的那刻,那聲音悅耳得猶如天籟。

那一刻,他在想。

若他能活下來,她想要的,他會成全。

哪怕最后她還是選擇離開。

但這一刻。

他改變想法了。

這女人想讓他愛上她。

他又何嘗不能貪心一點。

像她一樣,盡他所能,引誘她的心。

讓她發自內心對他上心。

真正把他放在心上。

最后留下呢?

賀夕顏第一次在他眼里看到異樣的情緒。

也想到大概是因為她沖進火場救他,才會讓他有所改變。

但她要的可不是感恩。

她笑嘻嘻道,“老公,不用太感動哈。

我可沒那么傻一個人進去的。

后面還有一大群消防員呢。

只是很遺憾,司機和保鏢傷得太重,目前是救回一條命。

但能不能熬過危險期,還得看他們的意志力。”

蕭墨寒的目光,移到她被綁成粽子的雙手上。

這是傷得多重,才會把手給裹成這樣?

“疼嗎?”

可能是吸入濃煙太多。

他的聲音沙啞得不像話。

賀夕顏不想他自責。

不在意地揚了揚手,“一點小傷而已,幾天就好了。”

蕭墨寒雙手撐在病床上坐起身,背靠在床頭。

問他爸爸。

“聯系司機和保鏢的家人了嗎?”

蕭慶國點頭。

“聯系了,但他們老家離帝都太遠。

晚上的機票沒了,只能等明天最早的飛機。

醫生說最好把他們送到國外治療。

陳林(保鏢)的脊椎神經被砸斷了。

若是去到國外還是沒辦法的話,那他以后……”

他的話沒說完,但蕭墨寒已經想到了后果。

他放在床上的大手緊緊握起,胸腔酸澀。

陳林是為了救他,才會被水泥塊砸中的。

若他不撲過來。

那壓在水泥板地上的就是他。

司機也是為了來救他才會遭遇不測。

蕭墨寒眼眶泛紅。

“我會給他們找最好的醫生。”

咕嘟。

賀夕顏的肚子不客氣地唱起了空城計。

蕭墨寒一聽,朝她看去。

賀夕顏無辜道,“那個,我還沒吃晚飯。”

藍煙趕緊將食盒重新端起來。

“來,先吃了再說。

剛剛墨寒一醒又打岔了。

墨寒也餓了吧!

給,這是顏顏給你買的粥。

今晚就將就點。

明天我讓廚房做好吃的給你們送來。”

她另一只手將粥遞給蕭墨寒。

蕭墨寒看了看賀夕顏的手,再看看他媽媽手里的食盒。

出聲道,“把面條給我。”

讓他媽喂,他爸不得用眼神殺死他。

他估計大腿已經被他爸給掐紫了。

藍煙道,“沒事兒,我來。

你也餓了,快吃吧。”

“咳咳……”

蕭慶國輕咳一聲。

藍煙抬眸看去,他就使眼色。

藍煙讀懂他的眼神。

人家小兩口培養感情,趕緊閃人。

額。

她看看兒子,又看看兒媳婦。

也是。

兒媳婦已經改過自新了。

這么好的機會,他們再待下去就是當電燈泡了。

剛好兒子已經把手伸過來,她就順勢將面條的食盒遞給兒子。

“行吧,你喂。

我喂的話顏顏也不自在。”

等蕭墨寒接過食盒,藍煙就讓開位置。

“顏顏,你坐床邊。

我和你爸先回去了。

明天一早,我給你們送早餐來。”

“好。”

……

等他們離開。

氣氛一時有些僵住。

賀夕顏坐在床邊,難得有些不好意思。

“讓你一個病患喂我吃面條,真是過意不去。”

蕭墨寒垂眸,打開食盒,看著里面已經坨掉的面條,有些無語。

“買多久了,都已經坨了,怎么吃?”

“也沒多久。”

“大概就三十幾分鐘吧。”

賀夕顏無奈道,“將就點填肚子吧,晚上沒幾家開店的。

能有吃的就不錯了。

雖然有擼串,但我現在不能吃。”

蕭墨寒將一次性筷子掰開,將坨掉的面條挑散,隨后挑起一撮遞到她嘴巴。

語調有些生硬。

“吃吧。”

第一次伺候人吃東西,他臉色有些不自然。

動作也談不上溫柔。

但賀夕顏見他能做到這份上,已經很滿意了。

要知道這男人之前對她可是厭惡至極的。

她張嘴吃掉面條,眼睛卻緊盯著蕭墨寒。

賀夕顏眨巴著眼。

是她的錯覺嗎?

她感覺這男人醒來后,似乎有些變了。

身上的氣勢變了。

【哎呀呀,老公不會是因為我救了他,為了報恩才會對我這么好?】

蕭墨寒拿著筷子的手一頓。

報恩嗎?

他的行為叫報恩嗎?

當初為了報恩,他才會和賀夕顏結婚。

若對她好只是報恩。

難道還要因為報恩,重蹈覆轍嗎?

賀夕顏的一句心聲,讓他瞬間有些迷茫了。

讓他一時分不清是因為被她吸引,還是因為她再次救了他,他想報恩。

見他走神,賀夕顏不滿道。

“老公,你在想什么?接著喂啊,我好餓。”

蕭墨寒接著喂她面條,故意找話。

“怎么知道我在火場里的?”

賀夕顏隨口胡扯。

“我就是路過,看到你的車在酒店外面,猜的。”

蕭墨寒知道她能預知未來。

但他奇怪的是她既然早就知道他會遇到火災,心聲怎么就沒提及過呢?

若是早就知道,又為什么要等大火燒得那么嚴重才出現?

是故意的,還是她事先根本不知?

心里雖有各種猜測。

但他面上什么表情都沒有,又恢復了以往的冷淡。

繼續投喂賀夕顏。

【哇哦!被老公投喂感覺就是好。

啊哈哈,若他住院這幾天,我好好利用機會培養感情,是不是可以讓他早點愛上我?】

……

一碗面,各懷心思地喂完。

蕭墨寒才端起粥喝。

這時他才想起昨天見的客戶,問道,“和我一起的那個客戶,他……?”

賀夕顏有些惋惜。

“當場就沒了。

他可不像你運氣好,有保鏢護著。

他腦袋直接被砸爛了。”

【哎,可憐保鏢和司機了。

要是我的手沒受傷,那我今晚就可以幫保鏢把脊椎神經給接好。

現在,等他們一出重癥監護室,老公肯定要把人送去國外治療。

去國外的話,我就不能干預了。

我要想什么辦法讓老公把他們留在國內治療?

然后說服他讓我給保鏢做手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