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69章 為救父母選擇代孕

面對兒子的問題,張琪滿臉愧疚。

心里壓抑的情緒如潮水般向她四肢百骸蔓延。

三十年了。

是應該讓他知道了。

瞞了他這么多年,也夠了。

張琪淚流滿面,雙目通紅,低啞著哭腔,“去把店門關起來。

今晚不做生意了,聽媽媽慢慢給你說。”

張振見她緩和了一些,起身去將店門關了。

隨后走到她對面坐下,給她倒了一杯水。

抽出紙巾給她擦眼淚。

心疼道。

“媽,我不是想逼你。

我只是希望你能走出陰影。

過得開心一些。

這些年你雖然不說。

但我知道你一直過得很壓抑。

我知道你的心疾其實是心病。

我希望你能敞開心扉,后半生為自己而活。

這些年,你獨自一人在夜里低聲哭泣,我都知道。

外公和外婆的病,你拼盡全力挽留了十幾年,他們走得很安詳。

唯一的遺憾就是沒能親眼看到你幸福。

我之前一直以為你是被我爸傷透了心。

你才不愿意結婚。

可剛剛那位姑娘的話,才讓我明白你這些年過得有多痛苦。

我想我們既然能聽見她的心聲。

那她心里說的,就是真的了。”

張琪看著兒子擔憂的臉,愧疚和心疼充斥著她整個胸腔。

她擦了擦眼淚。

“沒錯。

那位姑娘說的是真的。

我,確實是代孕生下的你和你哥哥。”

張琪瞬間陷入回憶。

“三十一年前。

我剛剛拿到大學通知書。

正滿懷期待地憧憬大學生活。

我興高采烈地拿著通知書回家,還來不及報喜。

就聽到你外公外婆的談話。

那天,命運給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你外公和外婆,先后查出尿毒癥和乳腺癌。

可他們竟然一直瞞著我。

打算放棄治療。

你外公外婆只是普通的紡織工人。

兩人突然間查出那樣的絕癥。

對我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

為了給他們治病。

我騙他們說我沒考上大學。

我賣了家里的房子,車子。

放棄了上大學給他們治病。

可是,天價的醫藥費,根本不是我一個連社會經驗都沒有的女孩承擔得起的。

我四處打工,可那點錢對于昂貴的手術費來說,只是杯水車薪。

之后,為了救他們。

我在好友的介紹下,瞞著你外公外婆偷偷給有錢人代孕。

對方說只要我生下男孩,就給我兩百萬。

生下女孩,就給一百萬。

我為了錢。

為了救他們。

答應了。

那位夫人給她老公下藥,讓我代替了她。

后來我就懷孕了。

八個多月后。

你哥一出生,就被買家抱走。

而晚出生幾分鐘的你,被我偷偷留了下來。

對方并不知道我生下的是雙胞胎。

我不知道對方是誰?

更不知道你哥哥被帶到了哪里。

這些年過得好不好?

媽媽對不起你哥哥。

這些年無時無刻都在愧疚,悔恨。

我無法原諒自己自私的行為。

每當看到你。

我就會想起被我賣掉的你哥哥。。

媽媽不是不結婚,是不配結婚。

兩個人結婚后,要組建一個家庭,生兒育女。

我這樣自私,賣掉兒子的人,怎配擁有幸福?

沒能給你一個完整的家,媽媽很抱歉。

但阿振。

媽媽不后悔曾經的決定。

只是對你哥哥心懷愧疚,這一生可能都無法釋懷了。”

曾經,父母的醫藥費就像一座大山,壓得她直不起身。

她用大兒子換了錢,挖掉了身上一座燒錢的山。

可身上又背負了一座愧疚的山。

當初走投無路時,她明知選擇代孕是一條違背道德倫理的路。

明知道做出那個選擇,她會痛苦一生。

但為了父母,她別無選擇。

她的命是父母給的。

父母從小就疼愛她。

她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離她而去。

賣掉兒子。

拿到兩百萬那刻,她真的痛不欲生。

那紅彤彤的鈔票就像是一把利箭,每當她花掉一張,心里的疼就加劇一分。

夜里,每當看到小兒子熟睡的小臉。

亦或者聽見那微弱的呼吸聲,她的心就如同刀絞一般。

都說雙胞胎有心靈感應。

小兒子哭,笑的時候,她會在心里想大兒子是不是也是如此。

她用賣掉大兒子的錢。

給父親換了腎,給母親做了乳腺切除手術。

她挽救了父母的命,卻把自己弄病了。

她的心病了。

從大兒子被帶走那刻就病了!

那筆巨款,讓父母多活了十幾年。

可她永遠失去了大兒子。

原本以為他在有錢人家里,會過得很好。

會衣食無憂。

會榮寵加身。

可聽到那姑娘的心聲。

她真的崩潰了。

那家人,并沒有好好待他。

養母從小虐待,把他逼出病。

她的兒子要遭多少虐待,才會被逼出病?

張琪真的不敢想象。

在兒子被虐待的時候,她竟然天真地以為他在有錢人家里過得很好。

如今看來,不過是她自欺欺人。

張琪激動地抓著張振的手,哭得淚眼婆娑,祈求道。

“阿振,媽媽求你。

幫媽媽找找你哥哥。

你幫媽媽查一下剛剛那位姑娘的身份。

查查她的大表哥是誰?

查一查她說的那位大表哥是不是你哥哥?

媽媽想知道,他到底過得好不好?

我一直以為他過得很好的。”

她之前不是沒想過找大兒子。

但想到那戶人家那時候能大手筆地拿出200萬,家庭地位肯定很好。

兒子應該不會受苦。

是她膚淺了。

豪門,哪會那么好過呢?

張振聽完,更加地心疼母親。

“你應該早點告訴我的。

媽,這些年,你受的苦,我都看在眼里。

你放心,我一定會找到大哥的。

不管他會不會認我們,我一定會找到他。

我會讓大哥知道,你當初是迫不得已才會做出那樣的選擇。”

……

賀夕顏回到病房,蕭慶國已經將蕭墨寒身體擦干凈。

藍煙見賀夕顏提著三個食盒,給她從手腕上拿下來,問道。

“怎么買這么多?”

賀夕顏有些別扭道,“我還沒吃。”

藍煙一看她的手,瞬間明白。

她拍了拍腦門。

“瞧我,都忘了你這手被包成粽子了。”

她將食盒放在病床柜上,拿出底下裝面條的食盒。

“過來坐下,我喂你吃吧。”

蕭國慶怕賀夕顏又眼饞媳婦的手,急忙伸手掐蕭墨寒。

這小子睡了這么久也該醒了。

賀夕顏肚子早就被餓得‘咕咕’叫。

聽婆婆這么一說,她也不矯情。

只是她剛坐下,病床上的蕭墨寒就緩緩睜開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