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68章 異卵雙胎

真正大舅母!

賀夕顏眼眸微動,隨即盯著廚房。

片刻后。

只見一身材風韻,長相出眾,肌膚如凝,年約四十的婦人走出來。

她身穿白色上衣,下身一條闊腿褲,脖子上掛著一個紅色圍裙,面帶笑容。

那笑仿若春天初開的花朵,讓人看著就很舒服。

她走到賀夕顏對面坐下,熱情道,“我幫你吧,美女別不好意思。

店里現在也沒其他人,不用在意。”

賀夕顏看了看里面那位年輕的男子。

“剛剛那位,是你兒子?”

婦人笑著點頭。

“嗯,是我兒子。”

賀夕顏夸贊道,“看著不像啊,你們看起來像姐弟還差不多。

你看起來最多就40來歲。

他要不是叫你媽媽,我都不相信。”

婦人叫張琪。

她笑呵呵道,“美女真會說話。

我呀,都快50了。

不年輕了。”

賀夕顏繼續問八卦,“那阿姨應該是結婚很早吧?

看你兒子年齡快奔三了。

結婚早,才會有這么大的兒子!”

聽到結婚,張琪笑著的臉色一僵,不自然道。

“應該,算是吧!”

結婚嗎?

她這一生都沒結婚。

年輕時為了救父母,賣掉了良知。

她不配結婚。

她眼底的黯淡沒逃過賀夕顏的眼。

大瓜:(宿主,她沒結婚哦。)

賀夕顏一驚,【艾瑪,大舅母竟然沒結婚?

她是因為什么沒結婚呢?

是因為代孕賣掉了大表哥,還是因為其他。

剛剛那男人是誰的種?

看著年紀和大表哥差不多。

只是長得不像。

像大舅母多一些。

年齡和大表哥差不多。

難不成是異卵雙胞胎?】

哐當……

啪……

里面洗碗的張振,被突然炸在耳邊的聲音驚得將手里的盤子滑落在地。

盤子瞬間被摔得四分五裂。

沒結婚!

代孕!

異卵雙胞胎!

這都是什么鬼?

他剛剛聽到了什么?

這聲音怎么有些耳熟呢?

外面。

張琪震驚地盯著賀夕顏。

這位美女剛剛是在心里說話嗎?

賀夕顏見張琪突然臉色怪異地盯著她。

她疑惑的用被包住的手背蹭了蹭臉。

“我臉上有臟東西嗎?”

張琪回過神,也知道盯著她看不禮貌,隨口道。

“呵呵,美女長得太漂亮,我剛剛看入迷了。”

【哎呀呀,親親大舅母說話還怪好聽。

只要是女人,誰都喜歡被人夸。

都說愛笑的人性格都不會差。

她笑得這么好看,心地應該很善良。

瞧瞧里面那位哥哥笑容也很陽光。

嘖嘖,有親媽帶就是不一樣。

可憐大表哥從小被那變性舅母折磨,硬生生逼出狂躁癥,性格孤僻,對婚姻恐懼,最后變成精神病失手殺人,被判了無期。

哎,可憐!】

啪……

廚房里的張振再次摔碎幾個盤子。

這次,他確定沒聽錯。

是外面那位吃面的美女的心聲。

她為什么在心里說這些話?

他又為什么能聽見?

外面的張琪也同樣震驚得目瞪口呆。

她為什么能聽見眼前這位美女的心聲?

她們之前并沒有見過,根本就不認識彼此。

她說的大舅母是誰?

大表哥又是誰?

對了,她前面說了代孕!

難不成……?

張琪嚇得趕緊站起身,渾身顫抖,嘴角磕磕碰碰。

“那——那個,美——美女。

要不,要不——我給你——打包吧!

我這手喚有手抖的毛病,突然發作了。

我……

我……”

“嗯,給我打包吧!”

賀夕顏看她語無倫次的樣子,怕她多想。

淡笑道,“我也不習慣被人喂。”

“我老公在醫院。

回去我讓他喂我。”

她想著從火場出來這么長時間了,那男人也應該快醒了。

張琪很抱歉地笑了笑,臉色有些蒼白。

她對廚房的兒子說。

“阿振,你幫這位美女重新下一份面打包,免費。”

她看著賀夕顏,“這份泡漲了,打包不好吃了。

我讓我兒子給你從重新換一份。”

賀夕顏拿著手機掃碼付了款。

“不用,將就打包吧!”

面條打包回去都是一個樣,沒什么口感。

再說,不能吃辣,她吃啥都沒味。

張琪本不想收她的錢的,但賀夕顏直接掃碼支付。

無奈,她只能按賀夕顏說的做。

“行,那我就這樣給你打包了。

不好意思,沒幫到你。”

她將賀夕顏的面端進去,讓張振打包。

張振都已經調好面條的料了。

見她把面條端進來。

“不煮了嗎?”

張琪搖頭。

“她說就這樣打包。”

張振把面條打包,親自提出來給賀夕顏。

賀夕顏將袋子掛在手腕上,淡笑道。

“謝謝了。”

張振看著她明艷的笑容,莫名覺得很親切。

他嘴角微勾,“慢走,歡迎下次光臨。”

賀夕顏輕點了一下頭,轉身離開。

【哦嚯嚯,出來一趟,收獲不小。

竟然意外見到大表哥的親生母親。

哎,要是這位大舅母知道大表哥從小被虐待,會不會心疼死!

被迫代孕生下大表哥,應該是她一輩子的痛吧!】

……

賀夕顏人雖然走遠了,但那心聲卻將張琪母子倆轟炸得里嫩外焦。

尤其是最后一句代孕生下大表哥,大表哥從小被虐待,像是一把尖刀插進張琪心尖。

她捂住胸口,胸腔那股刺痛讓她呼吸不暢,面色慘白。

張振轉過身,就見她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樣,嚇了一跳。

趕緊大步走過來扶住她。

“媽,怎么了?

又犯心病了嗎?

你快坐下,我給你拿藥。”

張琪在他的攙扶下,坐在凳子上眼淚不受控制的流。

她的兒子!

那個代孕生下的兒子!

真的像剛那位姑娘說的那樣,從小被虐待嗎?

張振被她的淚水嚇壞了。

“媽,你怎么了?

很疼嗎?

快起來,我背你去醫院看看。”

張振焦急地頓下身,把她的手拉到肩上,就準備背她。

張琪抓住他的手,阻止道。

“不用,媽媽沒事。

不用擔心。”

張振擔憂道,“怎么會沒事?

你這次發病可比以前突然。

還疼哭了。”

張琪順了一下胸口。

“媽媽這是老毛病了,去醫院也沒用。

什么都查不出,最多就是開點藥。

不用擔心,我真沒事。

剛剛,只是聽了那姑娘的心聲,突然有些難過。”

她很清楚自己是心病。

聞言,張振才問出心里的疑惑。

“為什么我也能聽見?

那位姑娘說的那些話,和你有關嗎?

你以前給我說過,我還有個異卵雙胎的哥哥。

只是哥哥被你弄丟了。

媽,你老實告訴我。

我哥和我,是不是你代孕生下的?

從我懂事起,你從來沒打算過結婚。

也從來不提我親生父親是誰?

我和我哥真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