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67章 脊椎斷裂,大面積燒傷

五個小時后。

蕭墨寒,司機和保鏢被一起推了出來。

賀夕顏和公婆三人急忙站起身迎上去。

“醫生,我老公他們怎么樣?”

藍煙紅腫著眼,“醫生,我兒子他們……?”

醫生疲憊地摘下口罩。

對賀夕顏道,“你老公還好,被人護著沒被燒傷。

但因為吸了不少濃煙,肺部感染嚴重。

住院消炎幾天就會恢復。

倒是另外兩位傷的就重了。”

他指著保鏢。

“這位雖然燒傷不重,但后背脊椎被砸斷,傷了神經。

目前我們醫院醫術有限,不能治療他的脊椎神經。

有條件的話,我建議你們將他送到國外治療。

那樣或許還有轉變的機會。

不然,他后半生就只能躺在床上了。”

隨后他又指著司機。

“這位肋骨斷了三根,上半身大面具燒傷,頭皮受損,臉被燙傷。

幾乎整個后背的皮膚組織被燒了,就算他度過危險期。

日后能不能挺過一次又一次的修復手術,就看他的造化了。”

賀夕顏看著昏迷不醒的司機和保鏢,心里升起一股敬意。

他們對蕭墨寒,是真的好。

那樣危急的情況下,能拋棄一切,不顧自身安危救蕭墨寒,就算是她也自愧不如。

她救人,是抱著自己活命的目的。

而他們救蕭墨寒,是發自內心。

她鄭重道,“知道了,我們會為他們請國外最好的醫生。”

看來,她的醫術藏不住了。

等蕭墨寒醒來,她得想辦法說服他,讓她給保鏢做手術。

藍煙眼淚抹了一把又一把。

“老蕭,你去聯系司機和保鏢的家人,把情況如實告訴他們。

該給的賠償,翻十倍。

另外,只要他們家人同意,等他們度過危險期,就把他們送出國治療。”

蕭慶國點頭。

“這是必須的。

他們為了救墨寒變成這樣,我們得負責。”

……

司機和保鏢被送進重癥監護室。

蕭墨寒被送進VIP病房。

賀夕顏手受傷,不能碰水,藍煙親自給她洗的澡。

被婆婆親自伺候洗澡,向來臉皮厚的賀夕顏有些別扭。

等洗好澡和頭發,穿衣服的時候,她紅著臉道。

“媽,我自己來吧!”

【哎呀媽呀,被婆婆伺候洗澡,我可能是第一個吧!

她那手在我身上搓的時候,差點沒把我給刺激尖叫。

那柔弱無骨的力道,感覺就像是被撫摸一樣,差點讓我想歪了。

哎,難怪公公被她迷得神魂顛倒,年紀輕輕就將公司丟給兒子。

沒事兒就帶著她滿世界旅游。

媽的,就那撓得男人心肝顫的雙手。

我要是個男人,我都不嫌棄她年紀大。】

哐當……

蕭慶國剛去打開水回來。

一進病房,賀夕顏的心聲就炸在耳邊。

驚得他手中的溫水瓶直接掉在地上。

他看了看緊閉的衛生間房門。

剛剛兒媳婦說啥?

藍煙給她洗澡差點讓她想歪了!

她還眼饞他媳婦的手!

哦,天啦!

這兒媳婦口味這么重嗎?

不行,不能讓藍煙給她洗澡了。

就算她是兒媳婦也不行。

而里面,剛給賀夕顏洗好澡的藍煙,腳下一個趔趄,差點摔在地上。

要不是手快抓住馬桶邊上的扶手,她鐵定和地板親密接觸了。

藍煙心里那個驚悚啊!

她都不知用了多大的自控力,才沒讓自己臉上表情破功。

瘋子!

這兒媳婦腦子還是沒完全正常!

她擔心她手碰到水感染,就正常給她洗個澡。

這瘋子竟然就腦補了那么多,心思歪曲得離譜。

不行!

以后打死她也不會給她洗澡了。

連洗臉也不行。

明天就給她找護工。

賀夕顏聽到外面東西炸裂的聲音,疑惑道。

“什么東西摔了?”

她避開手掌,用手腕將藍煙托扶起來。

關心道,“媽,你沒事兒吧?

有沒摔著?

地上有水,你小心點。

這要是磕在地板上,骨頭可疼了。”

藍煙站直身子,看都不看她。

“我沒事。

你穿好了就讓一下。

里面太悶了。

我出去透透氣,再待下去得憋死。”

“哦!”

賀夕顏讓開位置,疑惑地看了看衛生間。

“沒熱氣啊!”

“都被排風扇給吸出去了,怎么會悶呢?”

……

藍煙出來,看見蕭慶國在打掃地上的碎片,臉色有些不自然。

“明天給她找護工。”

賀夕顏出來看見公婆臉色有些怪異,也沒在意。

她對蕭慶國道,“爸媽,你們先看著墨寒一會兒。

我出去吃點東西,順便給墨寒帶點吃的回來。

晚上我在醫院照顧他。

等會兒你們回去休息。”

蕭慶國點頭,“去吧,讓你回去休息你不肯,晚上你照顧。

明天一早我和你媽再來。”

等賀夕顏一走,蕭慶國才哀怨地看著藍煙。

“洗個澡你也能讓兒媳婦想入非非。”

藍煙沒好氣地一巴掌拍在他腦門上。

“這種醋也吃,那是你兒媳婦。”

蕭慶國氣哼一聲,“兒媳婦也不能對你有想法。”

藍煙不客氣道,“她上次還說你再年輕個一二十歲的話……”

蕭慶國趕緊一把捂住她的嘴。

“兒子躺著呢,別瞎說……”

兒媳婦口無遮攔的心聲,若計較準的氣死。

藍煙扒開他的手,“趁那瘋子不在。

我去外面坐會兒,你給兒子擦一下身體。

那瘋子手傷成那樣,都自顧不暇。”

……

賀夕顏出了醫院,來到醫院對面一家面館。

原本她是想擼串的。

但看了看被包成粽子的雙手,無奈選擇吃面。

她看了看時間。

凌晨一點。

從趕去火場救人到現在,用了七個小時。

沒吃晚飯的她,早就餓得前胸貼后背。

只是面端上來后,她有些犯難了。

媽的,手指被包住了,怎么拿筷子?

剛剛出來吃飯時,根本就沒想到這茬。

早知道就把婆婆一起帶出來了。

老板也看出了她的窘迫。

“要不,我讓我媽幫你吧,讓她喂你。”

老板是個男的,長得挺帥。

三十來歲。

賀夕顏不好意思道,“這不太好吧,太麻煩人了。

要不,你幫我把這面條用剪刀剪碎,我用勺子。”

那老板見她連手指都被包住,輕笑道。

“你這勺子也拿不成。

還是讓我媽幫你吧。

你不用在意,舉手之勞而已。”

說完,不等賀夕顏同意,他就轉身朝廚房喊。

“媽,你幫一下那位美女吧。

她手受傷了,沒法拿筷子。”

里面傳出一道婦人的聲音,那聲音很好聽。

“好,我洗洗手,馬上來。”

她的話一落,大瓜的聲音就炸在賀夕顏耳邊。

(宿主,有情況,那婦人是你真正的大舅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