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66章 火場救人

酒店上空,烈焰和黑煙瘋狂舞動。

火舌貪婪地吞噬著一切。

賀夕顏不顧一切地沖進火海。

一進入酒店,炙熱的氣息鋪面而來,濃煙滾滾彌漫在空氣中,讓她視線變得迷糊不清。

四周燃燒的火焰噼里啪啦地響。

“咳咳咳……”

賀夕顏不小心吸入一口煙,嗆得她眼淚打轉。

里面滾燙的溫度讓她感覺呼吸都不順暢。

她用打濕的袖子捂著口鼻,找到梯子口,快速往三樓沖。

四周火焰的咆哮聲仿佛是死神的獰笑,讓她心跳如雷。

蕭墨寒,你可不能死!

你死了老娘就活不成了。

奔跑過程中,她的衣服被火星濺落,燃燒起來。

但她渾然不覺。

腦海中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找到蕭墨寒。

她不知道蕭墨寒在三樓哪個位置,跑上三樓后就開始大聲呼喊蕭墨寒。

“蕭墨寒,你在哪兒?

聽到我的聲音了嗎?

聽到我的聲音你就吱一聲。

蕭墨寒,你在哪兒?”

……

她奔跑在濃煙烈焰中,借著火焰的光亮尋找著。

“蕭墨寒,你在哪兒?”

“咳咳咳……”

“蕭墨寒……”

……

三樓。

最里面的包廂里,蕭墨寒被保鏢壓在身下。

而保鏢的不遠處,是蕭墨寒的司機。

保鏢的左邊是蕭墨寒今天見的客戶。

他沒人護著,就沒那么幸運了。

當場就被砸死。

酒店火災是廚房突然煤氣爆炸引起的。

爆炸的氣流太大,將廚房上方的幾層樓直接掀翻。

而蕭墨寒所在的包廂,雖然離廚房最遠,還是被波及。

樓上坍塌的水泥板塊砸下來時,保鏢眼疾手快將他護在身下。

而司機在車里發現發生爆炸后,想也沒想就沖上來救人。

可惜剛跑進包廂,便被燒斷的橫梁砸暈。

蕭墨寒氣息微弱,恍惚中聽到賀夕顏的聲音。

他還以為是錯覺。

直到賀夕顏離他越來越近,聲音越來越急,他才發現那不是幻覺。

這一刻,他竟覺得賀夕顏的聲音如天籟般悅耳。

他無力地回應,“我在——這兒。”

“賀——夕顏,我在最里面——包廂!”

很簡單的一句話,他用盡了全力。

意識也越來越模糊。

賀夕顏聽到他快斷氣的微弱呼聲,急忙朝發聲地跑來。

她進來時雖然將全身打濕。

但這會兒身上都快被烘干了。

裙擺處被火燒了大半,濕透的頭發也被烤焦,臉上也熏得漆黑。

她火急火燎地將身上的火撲滅,“蕭墨寒,你撐住,我來救你了。”

她奔跑的途中,樓上時不時地掉落東西,差點砸在她身上。

酒店外,見賀夕顏不顧一切地沖進去,幾個消防隊員不放心,也跟著往里沖。

對于他們來說,能多救一個人,就會不顧一切。

……

賀夕顏找到蕭墨寒所在的地方,看見里面的場景,差點沒把她嚇死。

只見保鏢身上壓著一塊巨大的水泥板,頭破血流,雙目緊閉。

蕭墨被壓他在身下,動彈不了。

而司機身上壓了一根木質房梁。

那房梁應該是酒店裝修時加的。

現在壓在司機身上,還燃著熊熊的大火。

司機后背的衣服已經全被燒完,被壓住的地方被大火燒焦變得漆黑,發出一股刺鼻的糊味。

他頭發已經被燒光,臉被高溫炙烤得已經扭曲變形。

賀夕顏探了一下司機鼻息,發現他還有氣,便徒手將壓在他身上的房梁給掰開。

滾燙的房梁瞬間將她細嫩的手灼燒,發出‘滋滋’的聲音。

可她根本無法顧及。

跟在她身后進來的幾個消防員見狀。

“快救人。”

幾人趕緊把壓在保鏢身上的水泥板掰開。

賀夕顏來不及看保鏢是死是活,眼里只有昏迷不醒的蕭墨寒。

那幾人戴著手套,掰開水泥板倒還比賀夕顏好一點,沒被燒傷。

有他們幫忙,賀夕顏在水泥板掰開時,便將蕭墨寒背在背上。

“你們救其他人,我老公我自己救。”

說完,她背著蕭墨寒就快速逃離火場。

身后的消防員來不及震驚她的力氣和速度,趕緊將包廂里的人救出去。

不管人有沒有死,既然進來了,總得把他們帶出去。

……

一出酒店,外面早就等候的救護車就將救出來的人送往醫院。

后面的救援還在繼續。

可賀夕顏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不是圣母,救不了那么多人。

在她眼里,只有蕭墨寒的命最值錢。

說她自私也好,說她無情也罷。

她都無所謂。

因為這男人若是掛了,她也得升天。

……

醫院。

蕭墨寒,司機,保鏢三人一起被送進手術室。

賀夕顏的手因為被燒傷,也得治療。

她給公婆打去電話,讓他們送些換洗的衣服來。

藍煙一聽兒子差點被火燒死,嚇得驚恐不已。

“墨寒他沒事吧!”

“有沒有生命危險?”

賀夕顏安慰道,“放心吧。

他被保鏢護在身下,沒受多少傷,不過吸了不少濃煙,嗆暈了。

倒是保鏢和司機燒傷嚴重,不知道能不能救回來?”

她雖會醫術,但燒傷可不好治。

再說她沒有醫生資格證,沒有人會相信她能治病。

更何況,她的手也傷了,想救人也愛莫能助。

若他們能搶救過來,那她后期倒是可以秘密給他們治療。

……

半個小時后。

藍煙和蕭卿國心急如焚趕來醫院。

手術室門外。

賀夕顏坐在椅子上,雙手被包成粽子。

她背靠椅子,眼睛盯著手術室門。

藍煙見她手受傷,身上的裙擺被燒了一大截,臉上漆黑,發絲也焦了一大片,模樣很是狼狽。

她擔憂地問,“你身上呢?”

“身上有沒有受傷?”

“走,你也去做個全身檢查,看看身上有沒有傷著。

這里你爸爸看著。”

賀夕顏不為所動,“媽,我沒事,就只是手被燙傷了。

身上看著狼狽,但沒傷著。

墨寒還在里面,我不放心。”

藍煙也是有女兒的人,見她這副模樣,心疼不已。

“那你先去病房洗澡,把衣服換了。

身上這樣,怪難受了。”

賀夕顏搖頭,“不要緊。

我等墨寒出來再去換。”

藍煙感動地落淚。

兒媳婦是真變了。

火場那么危險,她竟然不顧自身安危去救兒子。

救了她兒子,就是救了她的命。

以后,她得加倍對兒媳婦好才行。

公婆拗不過賀夕顏,只能隨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