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65章 宿主,你老公有危險

`9天亮后,蕭墨寒看了眼沉睡中的賀夕顏,眼里露出他自己都沒察覺的溫柔。

他沒吵醒賀夕顏,輕手輕腳地起床。

等他洗漱好,出門剛好碰到他媽媽從樓上下來。

藍煙看見蕭墨寒喉結上的牙印,瞅了他身后的房門一眼。

輕咳一聲,“她又半夜爬你床了?”

蕭墨寒將輪椅停下,抿了抿唇。

“昨晚,我的腿有知覺了?”

藍煙一聽,頓時驚住,反應過來后激動地盯著他的腿。

驚喜道,“真的有知覺,沒有感覺錯嗎?”

兒媳婦說能治兒子的腿。

但她沒想到這么快就有效果

蕭墨寒難得勾起嘴角,“很疼,不會錯。

她每次施針前,都會點我的昏睡穴。

我昨晚,是被疼醒的。

我親眼看見她施針了。”

藍煙壓下心底的激動,“你可別讓她發現你知道她晚上偷偷給你治腿。

她現在雖然已經和過去不一樣了。

但媽媽怕她那天又突然發瘋。

若她以后不犯渾了,好好和你過日子。

媽媽也會改掉以前對她的偏見,真心把她當女兒疼。”

蕭墨寒想到賀夕顏留下來的目的,勾起的嘴角瞬間垂下。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你想把她當女兒疼。

關鍵還得看她愿不愿意。

他是不是該想想怎么讓那女人改變主意,讓她自愿留下?

……

日曬三竿。

熱烈的陽光透過窗戶照進屋內,在明亮的地板上折射出一道道金色的光線。

暖色的光暈照著賀夕顏臉上。

她長長的睫毛在陽光的照耀下,投下一片淡淡的陰影,一頭烏黑的秀發撲撒在枕頭上,又濃又密。

片刻后。

賀夕顏如同一只慵懶的貓,伸了伸懶腰,睜開了朦朧的雙眼。

“嘖,運動過后睡到自然醒就是爽!”

她坐起身,被子從身上滑落。

身上的酸疼和痕跡,讓她回想昨晚被蕭墨寒狠狠欺負的場景,不禁臉紅心跳。

媽的,那男人瘋狂起來,簡直要命。

不得不說,那男人雖然腿廢了,但活是真的好。

若認真起來,能讓女人瘋狂。

媽的,她一開始占上風,結果后面被碾得渣都不剩。

果然,男人天生在床上就比女人強悍。

不行,她得加強鍛煉身體,提高體能。

原主這小身板的體能比起她顛覆時期,簡直一個天,一個地。

不然以后再撩蕭墨寒,她還是只有被虐的份。

……

賀夕顏起床洗漱下樓后,管家就讓人將她喜歡的食物端上桌。

賀夕顏挑眉,“這么快,提前做好的嗎?”

管家笑道,“是先生早上出門前就打了招呼,說你可能這時候會起床。

太太他們回老宅了,中午就夫人你一個人用餐。

我是讓廚房掐著時間做的。”

賀夕顏有些意外,“蕭墨寒讓你準備的?”

管家笑著點頭,隨后退了下去。

賀夕顏看著桌上的食物。

都是她喜歡吃的。

蕭墨寒為什么突然對她好了。

難道是開始對她有感覺了嗎?

……

賀夕顏吃過午飯。

沒事做的她,就將之前讓管家買回來的黃紙拿到房間,開始畫符咒,做平安符。

一直弄到天黑,才將符咒和蕭家一大家子的平安符做好。

收拾好東西。

她站起身,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

“婆婆他們應該回來了吧!”

她走出房間,大瓜的聲音突然炸在耳邊。

(宿主,有危險!)

(你老公有危險!)

賀夕顏一驚。

【怎么回事?

劇本又發生變化了嗎?】

她記得小說原劇本中,男配這時候是沒有危險的。

大瓜:(你老公今晚有應酬,地點博文酒店三樓。

那家酒店在十分鐘后會發生重大火災。

你趕緊去救人。)

賀夕顏氣急,【博文酒店!】

【你咋不早說?

那里離這兒開車再快都要二十幾分鐘。

你他娘的咋不等他死了再通知我。】

大瓜很無辜,(我也是才從系統那里得到的消息。

你這劇本被資本看上了,要求作者加情節。

為了顯得男配命運悲慘。

以后男配還會時不時地被作者安排點危險,你要有心理準備。)

賀夕顏嘴里罵罵咧咧,腳下速度卻像是風火輪一樣快速返回房間拿車鑰匙。

她嫌棄下樓太慢,直接跑到陽臺,手撐著欄桿,腳一蹬,人就從二樓飛身而下。

隨后直奔車庫,那速度猶如一陣旋風,快得只剩下一道殘影。

將車開出車庫后,她直接將馬力加到最大,目視前方,朝博文酒店而去。

這下她才有空理會大瓜。

【你的意思是說我穿書的這劇本,被資本看上了?

資本要求作者虐男配嗎?】

大瓜,(是的。)

賀夕顏氣得想罵娘。

【這TM的什么鬼系統,把老娘招進來,就不能讓我過得安穩點嗎?】

【還有小說作者是腦子有病嗎?

男配命運已經夠慘了,為毛還要給他加個火災的情節。】

大瓜:(資本要求用男配得絕癥的劇情交換。)

(若男配能在這場火災中活下來,不管是殘了還是廢了,后面就去掉他得絕癥的劇情。)

【媽的,他現在不就是殘的嗎?

來場大火再殘一次不是多此一舉嗎?】

大瓜,(現在是殘的沒錯,不過你能治好啊,沒有挑戰性。)

【我去尼瑪的沒有挑戰性!

系統這是要把人玩死才有挑戰性嗎?】

(宿主,注意言辭,不然要被系統強制扣分。)

賀夕顏怒火中燒,【哇擦,還扣分!

你這系統是變態嗎?

你讓系統重新換個人來吧,我想罷工。

老娘不想干了!】

大瓜嚇了一跳,(宿主息怒,你罷工不但你完蛋,男配一家也得完蛋。

你都已經改變幾個人的命運了,可不能半途而廢。)

……

賀夕顏也就是發發牢騷。

都到這節骨眼上了,她怎么可能罷工?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她比誰都惜命。

二十幾分鐘的路程,被賀夕顏硬生生壓在六分鐘。

饒是如此,還是晚了一步。

火災提前了。

路上她給蕭墨寒打電話,卻無法接通。

司機和保鏢的電話也打不通。

這就讓她更急了。

她還打電話報警。

可消防隊的人說已經接到報警電話了,已經出警。

整個酒店,狼煙滾滾,大火如同火龍一樣無情地四處蔓延。

賀夕顏一下車,看見被大火包圍的酒店,臉色沉得可怕。

可蕭墨寒還在里面,就算火勢再大,她也必須救人。

不然,那男人一死,她也得芭比Q。

她不顧警方拉起的警戒線。

跳進酒店門口的噴泉里,將渾身打濕后就快速往酒店里沖。

消防隊的人見狀,臉色大變。

“她瘋了嗎?”

“火勢這么大,她是進去找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