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54章 賣力表演幫他拿下合作

蕭墨寒亭聽了賀夕顏的心里話,并不為所動。

雖然200億的項目很誘人。

但他不缺錢。

沒到需要賣笑獲取利益的地步。

【哎,要蕭狗主動秀恩愛是沒戲了。

還是我來吧!

我主動幫他把合同拿下,看他會不會厭惡值降低一點?】

賀夕顏將便當放在一邊,走到蕭墨寒身后,當著史密斯的面就摟住他脖子。

隨后狠狠地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親愛的,我也要去,人家為了給你送便當,中飯都沒吃。”

蕭墨寒沒她臉皮厚,可以肆無忌憚地當著外人親密。

更何況他現在坐在輪椅上,怎么看都別扭。

他抓住賀夕顏的手,在她耳邊低聲道。

“你給我收斂點。”

他想把她拉開。

但賀夕顏緊緊地摟著,就是不放。

哼,對待蕭狗這種悶騷的男人,只能靠臉皮厚。

俗話說臉皮厚,吃過夠,臉皮薄,撈不著。

她要是一開始放不開臉皮,那現在怕是連蕭墨寒的衣角都沒碰上。

史密斯笑呵呵地看著他們。

他們兩人一人推,一人近,看著就像是打情罵俏。

“你愛人真活潑。

我愛人年輕時也像她一樣,不管我走到哪兒,她都喜歡跟著。

年輕就是好,活力四射。”

賀夕顏笑嘻嘻地問,“你愛人呢,怎么不見她?”

她把整個身子壓在蕭墨寒肩上,就是料定他在史密斯面前不會發火。

蕭墨寒也確實是有火發不出,反而不得不配合她演。

史密斯說道,“她今早起來說肚子不舒服,在酒店休息。

我們打算明天就回國了。

來之前就和別的客戶約好了合作。

這次來華國出了意外,耽擱的時間已經超出了我的計劃。

不過很慶幸蕭總救了我和我妻子的命。

這份感激,在下會銘記于心。

日后蕭總有需要的地方,盡管開口。”

蕭墨寒不言茍笑,面容清冷。

“救你們算是緣分,史密斯先生不用放在心上。”

史密斯笑道,“你們華國有句老話,滴水之恩,涌泉相報。

更何況你救的還是兩條人命。”

他看著賀夕顏膩歪在蕭墨寒身上,而蕭墨寒一副拿她沒辦法的樣子笑道。

“我手里還有一個項目,不知蕭總有沒有興趣?”

蕭墨寒眼眸微動。

還真被賀夕顏這女人說中了,他手里還有項目。

賀夕顏一聽他的話,瞬間感覺有戲。

更加賣力秀恩愛。

“老公,我昨天看中了一款包。

新出的款,可好看了,就是有點貴。

晚上你陪我去買好不好?”

蕭墨寒沒理會賀夕顏,反而問史密斯。

“我們已經達成了一個項目合作。

你手里的另一個項目為什么會想到我呢?”

賀夕顏雙手就像鉗子一樣,禁錮在他脖子上,他想拽都拽不掉。

蕭墨寒歪頭盯著賀夕顏。

用只有兩人能聽見的嗓音,“松手,你別得寸進尺。”

死女人,仗著他現在不好發火,放肆得快騎到他頭上了。

賀夕顏故意親了一下他嘴唇。

“就不,你還沒答應我陪我去買包呢。

老公,你就答應我嘛!

人家一個人去不知道選哪個顏色。

你去幫我參考參考。

你眼光最好了,你選的比我選的好看。”

蕭墨寒快氣炸了,這女人就像個牛皮糖,甩都甩不掉。

他舌尖抵了一下后壓槽。

為了早點打發她,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敷衍道。

“買,給你買!”

賀夕顏得逞地笑了笑,“噢耶,我就知道老公最疼我了。”

賀夕顏再次快速在他臉上吧唧一口,隨后站起身。

“老公,走吧,去吃飯。

合作的事可以邊吃邊聊。”

“史密斯先生,介意我一起去嗎?”

史密斯笑道,“能和蕭夫人用餐,榮幸之至。”

在他看來,賀夕顏不介意蕭墨寒的腿殘疾,應該是個不錯的人。

而像她這樣笑得明媚的人,一看就是性格開朗,不拘小節。

……

一個小時后。

飯桌上。

賀夕顏故意給蕭墨寒夾菜,有時候吃了一口就強硬塞進他嘴里。

“老公,這家菜真好吃,以后我們經常來哈。”

對面,史密斯妻子也來了餐廳。

他們夫妻倆互相夾菜,彼此眼里滿滿都是愛意。

是不是地看向她和蕭墨寒。

蕭墨寒嘴里還沒吃完,又被賀夕顏接著塞。

連碗都被堆滿了。

賀夕顏知道他不會主動給她夾,便自己吃一半,另一半給他。

這樣一來,史密斯夫婦更加堅定和蕭氏再度合作了。

一個男人能吃下愛人的剩菜,不是真愛是什么?

賀夕顏看著蕭墨寒被動吃下她強塞的菜,心里笑樂開花。

【啊哈哈,讓你之前嫌我口水臟。

現在你不也一樣吃我口水嗎?】

蕭墨寒味同嚼蠟。

這死女人就是吃準他不會當眾發火。

……

一餐飯吃下來,史密斯夫婦被賀夕顏那張巧嘴逗得眉開眼笑。

臨走前,與蕭墨寒又簽署了那份200億的合同。

“合作愉快!”

蕭墨寒伸出手和史密斯握手。

蕭墨寒雖然年紀輕輕,但他的閱歷和見識,談吐讓史密斯很是心驚。

短短幾次接觸,讓他有種交了忘年交的感覺。

他稍微彎腰和坐在輪椅上的蕭墨寒握手。

“很期待我們下次見面。”

蕭墨寒淡笑。

“很快就會有機會的。”

……

將史密斯夫婦送回酒店,蕭墨寒才返回公司。

他剛上車,賀夕顏就笑吟吟地挽著他的手。

“老公,恭喜你又簽了一個大項目。

我這么賣力地表演,有沒有獎勵?”

蕭墨寒扒開她的手,“坐好,離我遠點。”

賀夕顏不滿道,“嘖,你這是過河拆橋。

剛剛在飯桌上,你怎么不讓我遠點?”

蕭墨寒涼涼地掃了她一眼。

“這合同是你死皮賴臉糊弄來的。

你說要是史密斯知道你今天是故意演的,他會不會氣得毀約?”

賀夕顏靠近他,“那你假戲真做不就好了。

我已經把以前的所有惡習都改了,以后只愛你一個。

你早點愛上我,咱們好好過日子不就啥問題都沒有了。”

蕭墨寒閉上眼睛不去看她。

若不是知道她的目的。

那她一副無比真誠的表情真會把他騙了。

她討好他不過是演戲。

全都是假的!

呵,愛上她!

然后等她完成任務再一腳踹了他嗎?

沒良心的渣女。

比男人還渣!

不光想得到他的心,還想拿著他的財產逍遙快活。

他不會給她機會的。

他一定會守住自己的心,不會被她迷惑的。

不厭惡她了,但并不代表會愛上她。

大瓜:(宿主,宿主,厭惡值降30,只剩20了。)

賀夕顏大喜,【怎么會一下子降這么多,30哎!】

大瓜:(可能是你最近好事做得多。)

【啊哈哈,這么說來,只要經常幫助蕭狗,厭惡值就會成倍降。

太好了!

從明天開始,我打算進蕭氏上班。

白天夜晚都和他待在一起,那樣厭惡值會不會降得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