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59章 最后機會

下午。

h市。

蕭墨寒到達h市后,就直接去蕭氏旗下的子公司查看情況。

工地是子公司的負責人在負責。

按照賀夕顏的心聲,工地的工人明天會跳樓。

那么,從今天晚上開始,工地上就得加強防范,不能讓閑雜人等進入。

……

賀夕顏一直跟在蕭墨寒的車后面,見他進了子公司,才將車停靠在路邊。

她有些疑惑。

“蕭狗今天為什么突然來子公司?

劇本里沒有這一段啊!

大瓜,怎么回事?

男配怎么跑到子公司來了?

那工地就是這個子公司負責監工。

我記得劇本中說工地出事那兩天,男配都沒離開帝都啊!

怎么劇情發生偏離了呢?”

大瓜:(劇本中是沒有這一出。

但你的出現改變了男配身邊人物的命運,劇本也跟著發生改變。

就比如昨晚你們被下藥的事,就不在劇本之內。

所以啊,你以后除了防備劇本中發生的劇情外,還要克服臨時發生的事情。)

大瓜已經知道賀夕顏心聲暴露,但它不能說,一旦泄密,賀夕顏就會直接被系統芭比Q。

賀夕顏氣急,【那這樣一來,我的任務是不是又加大難度了。

本來我一開始的任務只管討好男配,扭轉原主在他心里的印象,讓他對我好感值升到100就OK。

但現在我不但要討好他。

還有面臨不知道什么時候冒出個看我不順眼,想要害我的人嗎?】

大瓜:(可以這么說。

不過放心了,遇到危險我會提醒你的,不會讓你掛了。)

賀夕顏無語。

【活著咋就TM這么難?】

大瓜:(知足吧,比起讓你靈魂四處飄蕩,讓你挑戰生命極限,不是很刺激嗎?

你挑戰成功就是長命百歲。

未來幾十年生命都是你自己做主,不是很香嗎?)

【你就給我畫大餅吧!

他奶奶的,不知道把那冰塊拿下要到猴年馬月?】

……

工地上,子公司的負責人按照蕭墨寒的吩咐,將所有工人集合在一起。

一個個地查看他們的臉色。

員工體檢報告上,這些工人都是建康,沒有大病的人。

可老板說這里面有個身患絕癥的人,明天會跳樓鬧事。

老板也不知道那人是誰?

讓所有人去醫院查也來不及了。

這人要真在他負責的工地出事,那他這負責人位置可就做到頭了。

嚴重了還會面臨牢獄之災。

老板都親自來了,這事八成就是真的了。

負責人頭戴安全帽,身材高大,年過四十。

他和工人一樣穿著工作服,臉色嚴肅地看著大家。

“我得到消息,你們這些人當中,有一個工友身體出了問題。

而且還是大病。

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隱瞞病情,但看在大家都是為了討口生活的份上,我就不拆他的身份。

下班之后,患病之人自己主動來找我。

戀在你勤勤懇懇工作的份上,我向公司申請了一筆大病補助。

希望能幫患病之人度過難關,不要做出讓自己后悔的事。

更不要因為自己的一己之私害了我,害了公司。

總公司的總裁為了這件事親自來到h市。

我的話就是大老板的意思。

希望患病的工友謹慎考慮后果。”

……

將所有工人警告一番后,負責人就在工地安排了不少保安,將各個出口堵死。

這樣,工人下班后,晚上想要進來就會被發現。

剛剛對工人說的那番話,就是為了讓想要跳樓的人打消自殺的念頭。

若他主動站出來,老板說了給點資金幫助。

可他若執意尋死敲詐,那就自掘墳墓,最后什么也沒有。

……

負責人走后,一群工人竊竊私語。

工人一:“趙總是什么意思?”

“誰得大病了?”

工人二:“對啊,得大病誰還有力氣來干這苦力活?”

工人三:“不會是怕有人鬧事,故意詐出對方的吧?”

工人四:“咱們進工地的時候,不都做了體檢嗎?

有病公司那還會要我們干?”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議論紛紛。

但就是沒人去找負責人。

站在最后面,三十出頭,臉色曬得黑沉,身材消瘦的男子嘴角掛著淡笑和眾人討論,但心里卻心驚肉跳。

負責人說的有大病,可能會鬧事的人不就是他嗎?

可他有絕癥昨天才出的結果。

沒有告訴過任何人,負責人是怎么知道的?

又是怎么猜到他要鬧事。

他昨天拿到化驗結果,感覺如遭雷擊。

肝癌晚期,最多還有一個月生命。

他家里上有老下有小。

都等著他一個人掙錢養家。

若他倒下了,那家就散了。

為了給家里留點錢財,他今早就計劃好了。

明天一早上班,他就爬到樓頂,從樓上跳下去,制造意外墜樓的假象。

若他在工地出事,以他妻子胡攪蠻纏,不講道理的性格,定會把事情鬧大,多拿一些賠償的。

但他計劃都還沒實行,就被負責人警告了。

現在,他還要不要跳樓?

是去找負責人拿大病補助,還是一意孤行的害人害己?

可天上從不會掉餡餅,就算公司有大病補助,也不可能會有一個死人賠得多吧?

那人心里做著斗爭,直到下班都沒有去找負責人。

他還是選擇跳樓。

人都是自私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他想著反正都要死了。

給家里人多留一點錢財吧!

……

晚上,工地附近酒店總統套房。

子公司負責人一臉凝重。

“總裁,所有工人都下班了,沒有人主動來領大病補助。”

蕭墨寒坐在輪椅上,放在輪椅把手上的手指敲擊了幾下。

“機會已經給了,執意要尋死,那就自食惡果。”

……

夜里。

賀夕顏翻陽臺進入蕭墨寒的房間,熟練得給他治療腿后,又翻陽臺回到隔壁房間。

她有些不滿地罵道。

“mmp,明明是兩口子,卻要搞得像偷情一樣。

大冰塊,等你哪天愛上我。

我也把你杜絕門外,讓你嘗嘗半夜想方設法撬門的滋味。”

……

第二天。

得了絕癥的工人像往常一樣正常來到工地。

開始工作后,他就趁其他工友忙碌的時候偷偷來到頂樓。

他不甘地看了這個花花世界一眼,眼睛含淚,雙腿打顫,身體顫抖的往大樓邊緣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