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58章 小姑子醒悟了

故意跳樓!

蕭墨寒眼眸微動。

藍煙拿著勺子的手一頓。

蕭卿國剛喝了一口粥,驚得差點嗆著。

“咳咳……”

三人不著痕跡地看了賀夕顏一眼,繼續裝作什么都沒聽見。

管家將賀夕顏的面端上來,面色如常。

已經習慣夫人時不時的雷人心聲,他已經免疫了。

賀夕顏看著紅彤彤的湯面,有些懷疑地看了婆婆一眼。

【嘖,不正常!

婆婆不是很討厭我嗎?

今天怎么突然大發善心,讓廚房做我最愛吃的麻辣面?

俗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突然對我好,是不是有陰謀?

不會是在面里下了毒藥,把我毒死了再給她兒子換個老婆?】

藍煙一聽,瞬間火氣往上冒。

這個瘋子。

她難得對她好一次,她竟然這樣揣測她!

她是那種惡毒婆婆嗎?

以前要不是她太作,她會對她有諸多不滿嗎?

看在她這段時間誠心改變的份上。

她好心讓廚房給她做吃的,竟被懷疑居心不良。

被人懷疑居心不良,還不能辯解,藍煙憋得一口氣上不上,下不下的。

不過賀夕顏下一句心聲,瞬間讓她身心舒暢。

【哼,不過沒關系,我可是神醫,就算放了毒也毒不死我。

哎呀,昨晚被下藥,和老公嘿咻了一晚上,斷了一晚上的治療。

今晚上可不能再斷了,不然影響他腿恢復。

我要盡快讓他早點站起來。

那樣撩他就不用這么費勁了。

只要沒有第三個人,我就可以隨時把他撲倒。

啊哈哈,先愛上我的身體,再愛上我就指日可待了。

可是我要是去h市,今晚就回不來。

不能耽擱他的治療,又必須去h市,怎么辦?】

聽到兒子的腿能恢復,蕭慶國夫婦激動地差點跳起來。

兩人掃了掃兒子的腿。

蕭慶國輕咳一聲。

“墨寒,你今天不是要去h市嗎?”

“幾點出發?”

賀夕顏一聽,瞬間兩眼放光。

有這么巧嗎?

他今天要去h市?

“老公,你要去h氏嗎?

帶我一起去吧!

我還沒去過那邊。

能不能帶我去見見世面?”

對于她說能治自己的腿,蕭墨寒并不抱希望。

“不能。”

賀夕顏挽著他的手,嬌滴滴地撒嬌道,“老公,帶我去嘛!

去h市我會乖乖聽你的話,不給你添麻煩。”

那發嗲的聲音讓蕭墨寒瞬間雞皮疙瘩立起。

他扒開她的手,“說話正常點,舌頭咬了嗎?”

他還是習慣她大大咧咧的,突然肉麻起來,讓人遭不住。

見他不為所動,賀夕顏有些泄氣。

【哼,不解風情的大冰塊。

不帶我去,我偷偷去。】

……

早餐后,原本要去公司的蕭墨寒改去了h市。

而賀夕顏自然也偷偷跟在身后。

蕭墨寒知道她會跟來,也沒拆穿她。

……

馮耀明公寓。

蕭凝醒來時,看到陌生的環境,一時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直到一抬手,身上異樣的感覺瞬間讓她臉色大變。

她驚慌地低頭。

哇擦!

發生了什么?

她竟然沒有穿衣服!

“啊啊啊……”

蕭凝的尖叫聲把正在做早飯的馮耀明嚇了一跳。

他急忙關了火,手里的鍋鏟忘了放就沖進臥室。

“怎么了?”

“怎么了?”

“小凝,你……?”

“我……那個……”

他看著蕭凝抱著被子,香肩外露,臉色蒼白,一副嚇傻了模樣,瞬間心里一疼。

馮耀明穿著白襯衫,西裝褲,脖子上掛著圍裙,手里拿著鍋鏟手足無措地想解釋。

但又不知道如何解釋,就像一個犯了錯的大男孩。

雖說蕭凝是因為醉酒被下藥。

可他碰了她是事實,哪怕初衷是為了救她。

總歸有些底氣不足。

蕭凝看見馮耀明,心里松了一口氣,有些慶幸是他。

想到前世他為了她殉情,她眼淚瞬間奪眶而出。

還好有大嫂在,還好來得及。

馮耀明以為她是傷心難過,眼底閃過黯然。

失身于他,真的那么難以接受嗎?

他轉過身,沉聲道,“如果你愿意,我會負責。

若你無法接受,我會向蕭家提出解除婚約,放你自由。”

他一直都知道她想解除婚約。

若不是蕭老爺子不答應,他們的婚約關系早就沒了。

等了幾秒,蕭凝除了小聲地抽泣,沒有回答。

馮耀明以為她是默認了。

深吸一口氣,握著鍋鏟的手收緊,失落地往外走。

他就知道昨晚碰了他,他們之間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一直沉浸在慶幸里的蕭凝回過神,見馮耀明失落地往外走,心里一疼。

她顧不得渾身赤裸,急忙起身追上去,從身后抱著他的腰。

“你吃完就想逃,不要我了嗎?”

被她抱著的馮耀明渾身一震,不敢置信地低頭看著腰間的手。

那雙如蓮藕般的玉臂,他之前想都不敢想會主動抱著他的腰。

他忍住心里的激動。

沙啞著嗓音,“小凝,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

那聲音有些顫抖。

那壓抑的感情讓蕭凝羞愧難當,無地自容。

她暗罵自己以前怎么就眼瞎看上陸渣狗了。

她將頭蹭了蹭他后背。

“我表現得還不夠明顯嗎?”

馮耀明再次問,“不后悔嗎?”

蕭凝臉色一紅,“你覺得我們現在這樣談話合適嗎?”

馮耀明趕緊將手中的鍋鏟扔掉,轉過身就將她打橫抱起朝大床上走去。

將她輕柔地放在床上,扯被子給她蓋上

隨后看著她緋紅的臉,馮耀明喉結滾動了下。

他坐在大床邊,伸手將她的發絲別到耳后。

“我以為你會生氣的。”

“我沒生氣。

我很慶幸昨晚的人是你。”

昨晚喝得爛醉如泥,她唯一記得的就是嫂子說后面的酒有問題。

蕭凝咬了咬唇,“你不介意嗎?”

“介意什么?馮耀明問。

蕭凝不敢看他的眼睛,感覺自己配不上他的深情。

她有些難以啟齒道,“我之前喜歡過別人,你不介意嗎?”

關鍵喜歡的還是個人渣!

這讓她感覺很丟臉。

馮耀明伸手抬起她的頭,眼里的深情差點把蕭凝淹沒。

“要說一點都不介意,那是假的。

但現在你已經屬于我了。

我很慶幸。

過去的就讓它隨風飄散。

我想要的是未來。

小凝,以后讓你照顧你,保護你好嗎?

我知道我不夠浪漫,嘴巴笨,不會討女孩子歡心。

但我以后會學著改變。

為你改變。

給我一個照顧你的機會好嗎?

我不想你是因為昨晚的事將就。

更不想你是因為我們的婚約委屈自己。

我以后會追求你,直到你愛上我,我們再結婚。”

蕭凝感動的淚水再次掉出來。

這個傻瓜。

干嘛要說這么煽情的話?

她搖了搖頭。

“不要,我不要你追求我。”

馮耀明期待的神情一僵。

所以說,她剛剛挽留他,并不是……

看出他的失落,蕭凝伸手摟住他的脖子,將他向下一按。

“我不要你追求我。

以后,換我追求你。

我知道你可能不信。

但以后我會讓你相信的。

我,蕭凝。

以后只愛馮耀眼一個男人。”

說完,她主動吻上馮耀明的唇。

突如其來的幸福把馮耀明雷得里嫩外焦。

他是在做夢嗎?

可身下柔軟的女孩告訴他這不是做夢。

唇上美好的觸感讓他知道這是現實。

看了身下的女孩一眼。

那嬌羞的模樣,讓他瞬間如同身處云端,身心都飄蕩起來。

這一刻,他一直以來壓抑的情感如洪水猛獸般爆發。

化被動為主動,身體直接附上那副柔軟的嬌軀,大手用力擁緊懷里的人,恨不得揉進骨血。

那力道大得讓蕭凝心驚。

……

片刻后,昨晚的溫情繼續,男女的喘息聲交織………

馮耀明想到廚房還未做好的早餐,感嘆了一句。

早飯不用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