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57章 做夢吃雞腿

“把門打開。”

包廂外。

蕭墨寒坐在輪椅上。

那凍人三尺的寒氣讓夜色經理冒著冷汗,顫抖著手開門。

開了幾下都打不開,他腦門的冷汗更加多了。

“門被從里面反鎖了。”

經理說這話時,底氣都有些不足。

蕭墨寒涼涼掃了他一眼,“你沒腳嗎?”

“我正準備踹呢。”

經理說完就抬腳踹門。

嘭嘭嘭……

幾腳踹下去,門紋絲不動。

腳都踹疼了,門沒一點反應。

經理心里暗罵。

媽的。

老板干嘛把門質量做這么好。

“廢物。”

晚一步趕來的馮耀明一腳踹開經理,抬腳就是一通狂踹……

門在他暴力的撞擊下激烈搖晃。

片刻后,伴隨著幾聲‘嘎吱’聲,門被馮耀明硬生生踹開。

門開的那刻,里面的場景把外面的人心臟都差點嚇停了。

滿屋的酒香。

地上,低矮的茶幾上,酒瓶和碎玻璃一地……

而讓人心驚肉跳的是地上躺了五個男人。

除了光著身子的光頭醒著。

其余四人不知是死是活。

更讓經理震驚的是角落里還架著攝像機。

一看這場景,再傻的人也知道這幾人想干嘛了。

“小凝!”

“嫂子!”

“你們怎么樣?”

“有沒有受傷。”

馮耀明飛奔到賀夕顏和蕭凝面前。

焦急的詢問。

等看到兩人臉上不正常的潮紅時,他瞬間火冒三丈。

“該死的。”

“他們還給嫂子和小凝下藥了。”

蕭墨寒滑著輪椅,慢了馮耀明一步。

看著地上兩個神志不清的女人,他眼里怒氣如同火山噴發的巖漿,赤紅一片。

“給我查。”

“我倒要看看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

對她們倆下藥,還要把視頻拍下。

這是想同時毀了她們兩個。

……

兩人將醉醺醺,被下藥的兩個女人送到醫院。

醫生檢查了一下臉色大變。

“帶回去吧,藥效太猛

別耽擱時間了,再晚就來不及了。”

醫生的意思兩個男人都懂。

可馮耀明有些猶豫。

雖然他和蕭凝有婚約。

但蕭凝并不喜歡他,甚至反感這樁婚姻。

若是他趁人之危碰了她,那等她清醒后……

蕭墨寒看出他的擔憂。

只問了一句。

“你愛小凝嗎?”

馮耀明點頭。

“愛,可她心里并沒有我。”

“我不想傷害她。”

蕭墨寒直接替蕭凝做決定。

“把小凝帶走。

我把她交給你了。

以后,她會明白你的感情的。

給她點時間。”

聽了賀夕顏的心聲,他想妹妹應該知道誰才是她的良人。

……

最后,蕭凝被馮耀明帶走了。

賀夕顏被蕭墨寒帶回了家。

保鏢幫忙把賀夕顏送到臥室就趕緊閃人。

賀夕顏渾身火熱得像是在熱鍋里煮。

她胡亂撕扯著衣服。

在車上時被蕭墨寒死死地抱著,她無法掙脫。

現在得到自由,那衣服撕扯得又快又麻溜。

片刻時間,她就將自己扒光,抱著被子不安分地蹭。

“熱,好熱。”

“嗚嗚,老公,我熱。”

“老公,你在哪?”

賀夕伸手胡亂在大床上亂摸,好像是尋找什么。

坐在輪椅上的蕭墨寒頭疼地捏了捏眉心。

這死女人。

平時撩撥他已經夠頭疼的了。

現在被下藥,還把自己扒得精光在床上翻滾,那香艷的一幕任誰也招架不住。

更何況,她現在還是他妻子。

蕭墨寒將輪椅滑到床邊,剛撐著身子坐到床上,就被賀夕顏直接放倒。

“咦,哪來的美男!”

“快幫幫姐姐,姐姐難受死了。”

蕭墨寒一把抓住她不安分的手。

“看清楚了,我是誰?”

賀夕顏睜著迷蒙的雙眼,眼神如拉絲般盯著他。

“老公。”

“你是我老公。”

賀夕顏掙開手,撕扯蕭墨寒衣服。

“幫我,我受不了了。”

“要死了。”

蕭墨寒看她渾身香汗淋漓,終究還是不忍心折磨她。

他抬手將床頭燈關掉。

片刻后,衣服褲子從大床上飛落。

室內溫度漸漸攀升,暖昧氣息充斥整個屋子。

男人的喘息聲,女人的嬌喘聲交織在一起。

……

不知過了多久,屋里響起蕭墨寒氣急敗壞的聲音。

“賀夕顏,你是狗嗎?”

“啊,你TM咬那里。”

賀夕顏迷迷糊糊道,“咦,這雞腿咋硬邦邦的,沒煮熟,味道都沒有,不好吃!”

黑暗中的蕭墨寒氣得滿臉黑線。

他一把抓起在身下作亂的女人。

氣的爆粗口。

“媽的,天都快亮了,你能不能安分點。”

怎料,賀夕顏一巴掌拍在他臉上。

啪。

巴掌聲很是響亮。

無故挨了一巴掌,蕭墨寒想吃人的心都有了。

他正要發火。

賀夕顏一句嘟嚷瞬間將他的話堵在喉嚨。

“別吵,人家做夢呢!”

“哇,好多美食!

雞腿,牛肉、螺螄粉、龍蝦……

嗯,好吃!”

她接連爆出一連串食物后就打起了呼嚕聲。

“呵,你真是!”

蕭墨寒簡直服氣了。

這女人竟然是在做夢。

夢里把他那啥當雞腿啃了。

……

第二天。

賀夕顏是被尿憋醒的。

她睜開眼睛,掀開被子就往衛生間跑。

等解決了內急,她才發現環境不對。

“咦,我怎么在次臥?

我昨天晚上不是和戀愛腦小姑子喝酒嗎?

我是怎么回來的?”

她只記得把那幾個人渣解決完后,人就再也撐不住了。

哦,對了,下藥!

她們被下藥了。

她既然在蕭墨寒房間,那肯定是他把她們帶回來的了。

賀夕顏掀開睡衣一看。

“哇擦,蕭墨寒是禽獸嗎?”

“中藥的是我,又不是他,他咋把我啃成這樣了?”

……

賀夕顏回到自己房間,罵罵咧咧地洗漱完。

換好衣服下樓時,公婆和蕭墨寒已經在吃早餐了。

藍煙已經聽說女兒認清陸浩宇那個渣男。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賀夕顏的心聲。

現在看到賀夕顏,態度也好了一些。

“管家,少夫人的面可以下了。”

她聽管家說這兒媳婦不僅人變了,連口味也變了。

還特喜歡吃辣。

連早餐都喜歡吃辣。

賀夕顏坐在蕭墨寒身邊,低聲在他耳邊說道。

“老公,謝謝你昨晚救我回來哈。”

蕭墨寒斜她一眼。

“坐好,食不言寢不語。”

死女人,她昨晚一口下去,他現在下身都還是疼的。

【尼瑪,規矩真多!

不過看在你昨晚幫我解藥的份上,明天就幫你一馬。

哎,h市工地明天會有人故意跳樓。

那人是絕癥晚期了。

死后家屬把蕭氏給告了,賠償了幾百萬不說,公司名譽還因此損失慘重。

只是我要找什么理由去h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