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56章 到嘴的鴨子飛了

蕭凝從馮耀明公寓離開時,并沒有給他打招呼。

馮耀明回了馮家一趟,晚上回來并沒有見蕭凝。

他擔心她會沖動去找陸浩宇算賬,急忙給蕭凝打電話。

可電話響了幾遍都沒人接。

他趕緊給蕭墨寒打去電話。

“寒哥,你問問小凝有沒有回老宅?

我打她電話幾遍都沒人接。”

蕭凝早上發生的事,他已經告訴蕭墨寒。

蕭墨寒在書房,接到他的電話。

“你等等,我打去老宅問問。”

他打電話去老宅。

電話是管家接的。

管家說蕭凝并沒有回來。

“她這時候還沒回老宅會去哪兒?”

他給馮耀明回了電話,就給手下的人打去電話。

“馬上查出小凝現在在哪兒。”

……

片刻后。

手下回復的話讓他臉色一黑。

“你說什么?

“她和賀夕顏在夜色!”

“這死女人,她怎么把小凝帶到那種地方?”

……

去往夜色的路上,馮耀明和蕭墨寒的車從不同的方向往夜色趕。

車上,蕭墨寒渾身煞氣直冒,冷峻的臉緊繃著,大手緊緊握緊,手背上青筋暴起。

賀夕顏的武力值,他倒不擔憂。

但他知道那女人酒量很差。

若是在夜色喝醉了,被有心人盯上。

哪怕她身手再厲害,也會吃大虧。

更何況她還把蕭凝帶在身邊。

前排的司機默默為賀夕顏祈禱,希望夫人和大小姐沒喝高。

……

另一邊,馮耀明也是擔憂到極點。

開車的手緊緊抓著方向盤,如鷹般的黑眸直視前方,薄唇緊抿。

恨不得把車開當飛機開,下一秒直接出現在蕭凝面前。

兩輛車子速度如閃電般快速開往夜色。

所過之處,只留下一道模糊的影子。

……

夜色。

天字號包廂。

賀夕顏和蕭凝將服務員加了藥的一整瓶酒都喝完。

兩人喝完酒,背靠背靠坐在地上,眼神迷離,臉色緋紅。

蕭凝垂著腦袋,已經完全被酒精麻痹,神志不清。

身上突然的異樣讓她感覺又熱又難受。

她胡亂撕扯領口,“嗯,嫂……子。”

“我熱。”

賀夕顏也好不到哪兒去。

“我……也……熱。”

身上越來越燙的溫度,讓她迷糊的腦袋有片刻清醒。

“不對,小凝!”

“這溫度……不對!”

蕭凝已經將領口全扯開,露出大片肌膚。

她已經聽不清賀夕顏的話,只是一個勁兒說著難受。

賀夕顏咬破舌尖,疼痛讓她恢復了片刻清醒。

媽的,只顧著陪戀愛腦喝酒,她連警戒心都忘了。

大瓜:(宿主,有危險靠近。)

賀夕顏強撐著意識,【什么情況?】

大瓜:(幾個男人朝你們包廂走來了,心懷不軌。)

(手里還有攝像機,目的你懂的。)

【媽蛋的,誰特么嫌得蛋疼?】

【劇本中可沒這劇情!】

大瓜:(你改變了劇本中人物的命運,劇本也在發生改變。

以后可能還會經常發生你始料未及的事。)

咔嚓一聲響。

包廂被人打開,五個男人進入包廂,隨后將包廂反鎖。

賀夕顏掀了掀眼皮,幾個男人的身影在她看來都有些迷糊。

這下她是真有些著急了。

完了,今天喝酒誤事了。

幾個男人看到賀夕顏和蕭凝的長相,眼里閃過驚艷。

其中一個黃毛一臉淫色,直勾勾地盯著賀夕顏。

嘴巴哈喇子忍不住往外流。

“頭兒,這兩個妞可都是極品。

今天這樁買賣太TM值了。”

為首的男人身材魁梧,大光頭,三十出頭,脖子上的紋身很是駭人。

“趕緊的,把攝像機架好,今晚好好玩個痛快。”

他的眼睛緊緊盯著賀夕顏,貪婪的目光肆意在她身上打量。

還沒開始,下腹那股邪火就往上躥,直沖天靈蓋。

黃毛迫不及待的將攝像機架好。

“頭兒,先玩那個?”

每次他們有動作,都要等頭兒先舒服了才能輪到后面的人。

就算是如此,每月都有不同的尤物可以做,簡直是人生一大幸事。

光頭看著黃毛猴急的目光,輕笑一聲。

“放心,跟著我,只要我有肉吃,你們絕對有湯喝。”

黃毛感激地拍馬屁,“嘿嘿,小弟這一生做得最正確是就是跟著您混。”

光頭催促道,“把她們都扒光吧,老子直接上。

難得遇到這樣的尤物,一個也不能浪費。”

黃毛激動道,“小弟就等頭兒這句話了。”

哈哈哈,雖然不能第一個上,但他可以第一個脫衣服。

這種福利只有他有。

黃毛咽著口水上前,伸手就要脫賀夕顏的衣服。

他手剛碰到賀夕顏,就被賀夕顏一把捏住,隨后用力一扭,再一折……

咔嚓……

“啊!”

黃毛毫無防備,瞬間慘叫一聲。

那叫聲格外響亮,響徹整個包廂。

光頭見狀,臉色一冷,朝另外三個小弟使眼神。

那三人一人將斷了手的黃毛拉到一邊,另外兩人上前就要收拾賀夕顏。

其中一個小混混囂張道。

“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罰酒。

敢傷我兄弟。

今晚我們哥兒幾個就干死你。”

他兇狠地上前,但賀夕顏朝他明媚一笑,他瞬間就丟了魂。

“我……我也可以對你溫柔一點的。”

光頭嫌他磨嘰,“滾一邊去,老子親自動手。”

把小弟踹往一邊去,光頭看向賀夕顏的目光都不自覺柔了些。

“美人兒,只要你乖乖從了我。

哥哥我今晚會讓你欲仙欲死。”

賀夕顏滿臉通紅,眼露秋波,媚眼如絲。

她的眼神太勾魂了。

這會兒只要是個男人都遭不住。

蕭凝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還一個勁兒地哼哼唧唧,手更是不安分地撕扯自己的衣服,巴不得將衣服全給扒光。

光頭舔了舔嘴巴,眼睛都看直了。

“別急,哥哥今天也會好好寵你的。”

今晚這兩個妞,太TM正點了。

這是他見過最好的貨色。

光頭猴急地將自己扒光,朝賀夕顏撲去……

賀夕顏眼花看不清人影,憑著人靠近的氣息甩出一根銀針……

再一腳踹出去……

那一腳剛好踹在光頭下身。

“啊!”

光頭被踹在地上,光著身子捂著下身。

整個身子蜷縮在一起,疼得他渾身冒冷汗。

另外三個混混見老大也被放倒了。

這下不敢大意了。

也不再憐惜賀夕顏和蕭凝了。

“媽的,這女人不識好歹。

兄弟們,一起上。

你們兩人上這個野的。

我上另外一個。

今晚就弄死她們給老大給小弟報仇。”

三人分工明確,不敢大意。

對蕭凝下手那人,不費吹灰之力就將蕭凝壓在身下。

那人得意大笑,“哈哈哈,還是這個妞好搞。”

蕭凝難受地扭動身子。

“放……開……我。”

她不說話還好,一說話,開口的聲音就像是故意邀請一樣。

“哈哈哈,等哥哥我舒服了會放開你的。”

而另外碰賀夕顏的兩人,剛把賀夕顏按在地上,賀夕陽腦袋向上狠狠一撞……

素手朝一人眼睛一戳……

“啊!”一人捂著眼睛痛苦地哀嚎。

“嘶……”

被撞頭那人吃痛,壓著她的力道松了一些。

賀夕顏掙脫出一只手,在那人身上胡亂一點。

那人身子瞬間軟軟倒在地上。

賀夕顏再次甩出一根銀針,被戳的眼睛的人瞬間倒地。

斷了手的那混混見狀,忍著斷手之痛,抓起一個酒瓶就朝賀夕顏砸去。

“賤人,還真小看你了。”

賀夕顏撐著迷糊的腦袋,感覺到勁風,腦袋一偏,順勢往壓在蕭凝身上的那混混身邊滾。

嘭……

酒瓶子砸空,砸在茶幾上,玻璃瞬間碎了一地。

那人扔下碎了的酒瓶頭子,又抓起一瓶就朝賀夕顏砸去。

在他看來,只要把賀夕顏砸暈。

另一個女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賀夕顏在他瓶子砸下來的瞬間,用盡力氣一把揪住壓在蕭凝身上的人,反手一提……

嘭……

酒瓶子砸在混混頭上,瞬間頭破血流。

而賀夕顏就趁此機會,飛射出兩個銀針,直接將兩人放倒……

嘭嘭兩聲。

剩下兩個混混倒在地上,腦袋磕在玻璃碎片上……

片刻后,流出鮮紅的血跡……

失去理智的蕭凝抓著賀夕顏,往她身上蹭。

“熱,幫我。”

賀夕顏給蕭凝拉好被撕扯開的衣服。

“幫個屁,我差點被你害死了。”

光頭躺在地上,眼睜睜看著到嘴的鴨子飛了。

下身疼得他動彈不了。

胸口又被扎了一針,稍微動一下胸口就撕裂般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