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55章 小姑子求和

夜色酒吧。

四樓天字號包廂里,昏暗的燈光營造出一種神秘而迷人的氛圍。

柔軟的沙發環繞著低矮的茶幾。

茶幾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酒。

包廂一角,彩色的燈光閃爍著,投影在墻壁上,形成變化莫測的圖案,為整個空間增添了一份魔幻的感覺。

幽蘭色的燈光透過窗簾,灑在木質地板上,營造出一種靜謐而奢華的氛圍。

巨大的音響播放著低柔的音樂。

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酒香氣,與音樂燈光相互交融。

賀夕顏坐在沙發上,嘴角掛著明艷的笑容。

她看著一杯接一杯往嘴里灌酒的蕭凝,有些無語。

“你約我來,就是讓我看你喝酒?”

【嘖,小姑子不會是失戀了吧!

這喝酒的架勢是準備今天喝趴下嗎?

不過陸渣男還想著把她娶回家當擋箭牌,應該不會和她鬧分手啊。

她為何來買醉?

還把我叫來?

她不是很討厭我嗎?

難不成是看著我能多喝一些?】

聽到她的心聲,蕭凝端著酒杯的手一頓。

她推了一個酒杯給賀夕顏,“你陪我喝。”

賀夕顏接過酒杯,挑眉看著臉色緋紅的蕭凝。

“我為什么要陪你喝?

咱倆關系又不好,你不開心管我什么事兒?

你要喝酒,不找你大哥二哥訴苦,找我來是想和我吵架嗎?”

蕭凝氣急,“你就不能說句好話,不能安慰我兩句嗎?”

蕭凝從馮耀明公寓醒了后,被馮耀明開導了一番,心情才好點。

原本她想感謝一下賀夕顏的,但兩人關系一直不好。

她又不能說聽了她心聲后發現陸浩宇的真面目。

這才想出找她喝酒,等她喝高了再趁機和她和好。

可這瘋子一點都不好搞,她都喝了不少了,她就是不動杯子。

正常嫂子看見小姑子買醉,不是都會關心一下嗎?

哪怕她們關系不怎么好。

賀夕顏將杯子放在茶幾上,笑得很欠扁,“不能。

你又不給我說你為什么來買醉,我為什么要陪著你?

與其在這兒和你浪費時間,我還不如回家和你哥培養感情。”

蕭凝眼眶泛紅,“我把那狗東西甩了。”

賀夕顏一時沒反應過來。

“什么狗東西?”

蕭凝咬牙切齒,“陸浩宇那個狗東西。”

“我今天早上從你們那兒離開后,就去了他別墅。

那狗東西竟然一直都是騙我的。

從一開始就騙我,算計我。

嗚嗚……

他和那寡婦滾在一起了。”

賀夕顏有些意外,【呦呵,這么快就發現了。】

“可咱倆關系又不好,找我來陪你喝酒。

呵呵,你不怕我嘲笑你?”

蕭凝掃了她一眼。

切,嘲笑!

你在心里嘲笑的還少嗎?

我都已經免疫了。

但她嘴里說出的話卻讓賀夕顏嘴角抽搐。

“你之前不也眼瞎看上傅家那位嗎?

為了那位,各種作死和我哥鬧離婚。

你現在不眼瞎了,我對你改觀了不行嗎?

再說,你是我嫂子。

我找你喝酒咋了,你有意見?”

被她這么理直氣壯一說,賀夕顏倒是對她另眼相看了些。

【哎呀,小姑子腦子里的水倒出來了,說話都不一樣了。

就是不知道這戀愛腦會不會發現馮耀明對她的感情?

那家伙可是個癡情種。

上輩子為了她殉情,害得他媽哭瞎了眼,他爸氣瘋了,他姐因此流產了。

嘖,一家人因為小姑子變成那樣,太不值了。】

蕭凝握著酒杯的手突然收緊。

心里震撼不已。

上輩子,明哥為了她,竟殉情了!

他的家人還為此……

天!她到底造了什么孽?

那么好的男人不要,竟為了姓陸的狗東西慘……

蕭凝壓下心底的震撼,眼淚忍不住滑落,豆大的淚水如珍珠般砸在地上。

賀夕顏見狀,以為她是因為陸浩宇的背叛傷心。

沒好氣道,“不就是個渣男嘛!

甩了甩了。

有什么值得留念的?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那種狗東西不配你為他傷心難過。

來來來……

看你這么可憐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地陪你喝幾杯。”

她將酒倒滿,端起酒杯,“來,干!”

“從今以后把那狗東西給忘了。”

蕭凝端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

吸了吸鼻子,“我以后不討厭你了,你也不準討厭我。

咱倆和好,以后和睦相處。

你要是愿意,咱倆還可以處成好閨蜜。”

賀夕顏一口干完,打趣地看著她。

“呦呵,你還雙標上了。

不討厭我,還不讓我討厭你。

有你這么霸道的嗎?”

蕭凝耍無奈。

“我不管,你是我嫂子。

長嫂如母,你得照顧我。

以后沒事兒我就去你們那兒蹭飯。”

蹭飯是假,更重要的是去聽她心聲。

奶奶可說了,嫂子能預知未來。

她想知道上輩子明哥在她嫁給陸渣男后,過得怎么樣?

賀夕顏無所謂。

這小姑子雖然固執了些,驕縱了些,但人品不壞。

“那是你哥家,你想去便去。

我管不著。”

……

一個小時后。

兩個女人喝得醉醺醺的,感情也在喝酒中變好了。

蕭凝說話都不利索,“嫂子,干,我——還能——喝。”

賀夕顏臉色緋紅,一雙美眸泛著水光。

“喝……不醉……不休……”

她什么都好,唯獨酒量不行。

原本以為原主經常逛夜店,酒量會比她好點。

哪知道這么不經喝,幾杯酒下肚就開始神志不清。

……

天字號對面的包廂里。

一身穿黑衣的女人戴著口罩和帽子,塞了一疊錢給一個服務員。

“把這個給對面包廂的酒里加進去。

親自看著她們喝下去。

時間差不多就找幾個好貨去伺候。”

服務員激動地接過錢。

“我馬上去。”

……

天字號包廂。

服務員推著蕭凝點的酒走進來。

“小姐,您點的酒還有幾瓶,需要幫您打開嗎?”

已經喝斷片的蕭凝抬起頭,沖服務員笑了笑。

“開,全開。”

“我今天高興,不喝醉,不回家。”

服務員眼里閃過微光,“好,聽您的,全開。”

他將已經下了藥的酒瓶蓋象征性撬了一下。

“給。”

“后面開的我放茶幾上了,喝完您在自己倒。”

蕭凝揮了揮手,“好,謝謝,你可以出去了。”

服務員故意放慢腳步,見她們倆喝了下去才快步出去。

……

服務員出去后,敲響對面的門。

門一打開他就說,“已經喝下去了。”

女人點頭。

“辦得不錯。

過十分鐘把準備好的那五個人送進去。

記住,把視頻拍下來。

我要高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