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53章 崩潰后怒火中燒

VY蕭凝離開陸浩宇別墅后,渾渾噩噩地走在大街上。

對陸浩宇,她消耗了五年的時間。

從大學第一次見他在學校演講臺上發言,她就春心萌動。

她從小就知道自己和馮家有婚約。

每年逢年過節,她也見過她未婚夫。

可那人性格沉默,話少,她覺得很是無趣。

但陸浩宇不同。

他風趣幽默,性格開朗,會變著花樣討她歡心。

兩者相比,她當然會選擇讓自己心情愉悅的人。

只是她做夢都沒想到。

陸浩宇從一開始靠近她,就是心懷鬼胎。

精心算計。

蕭凝眼淚不爭氣地滑落。

她愛了五年的男人,把她當傻子一樣耍!

此刻的天空陽光四射,可她的身心如同寒冬臘月的霜雪般冰冷。

早上原本想去大哥那里蹭早餐,再順便提和馮家解除婚約的事。

結果早餐沒吃,話還沒提就被賀夕顏那瘋子一通心里輸出。

驗證真相后,她不知該感謝賀夕顏,還是討厭她。

若她不說,她現在還傻傻地沉浸在幸福里。

可她說了,解救了她一生。

和那瘋子針鋒相對一年多,若讓她一下子接受她的好。

她還真做不到。

太TM尷尬和傷人了!

“嗚嗚……”

“賀夕顏,都怪你!”

“你干嘛不一直討厭下去?

干嘛不一直壞下去?”

蕭凝忍不住崩潰大哭,漫無目的地往前走。

對面。

馮耀明剛從鄰市被調回來,不經意抬頭發現蕭凝一個人搖搖晃晃地走著,不知為什么哭得稀里嘩啦的?

他趕緊停車,隨后打開車門,不顧車流沖到蕭凝面前。

一把扶住她搖搖欲墜的身子擔憂地問。。

“小凝,你怎么了?”

“為什么一個人在大街上哭?

“誰欺負你了?”

蕭凝抬起頭,淚眼婆娑地看著突然出現的馮耀明。

“明哥,怎么是你?”

“你不是在鄰市嗎?”

馮耀明掏出手帕,心疼地給她擦著眼淚。

“我被調回來了。”

“以后就在帝都任職,不去鄰市了。”

蕭凝吸了吸鼻子,拿過他手中的帕子。

“你升職了嗎?”

馮耀明:“嗯,升職了。”

“你怎么搞的,大老早在大街上哭,誰欺負你了?”

蕭凝沒說被渣男騙了。

他們婚約還沒解除,她現在是他名譽上的未婚妻。

若她現在說出來,他怕是只會說她活該。

蕭凝搖頭,“沒事。”

她隨口扯謊,“就是被一個客戶騙了。”

“他在我那兒訂了一批貨,可貨做好后人跑路了。

害我損失了一大筆錢。”

聽她這么說,馮耀明松了口氣。

他直接說出心里是擔憂,“我還以為你是發現被陸浩宇騙了才會這么傷心呢?”

這話把蕭凝驚呆了

“你說什么,被陸浩宇騙?

“你怎么知道?”

“你上次被他騙去鄰市被灌醉。

他把你送到別的男人床上。

是你哥打電話給我,我去把你救出來的。

那晚你哥要是不打電話,那你就被……”

蕭凝瞬間臉上煞白。

她顫抖著唇問,“所以,那晚是我哥把我帶回帝都。

不是陸浩宇送我回來的?”

馮耀明疑惑問,“你哥沒給你說嗎?

說起來那晚還是多虧了你嫂子。

她不但救了你,也救了我。

若那晚你哥不叫我去救你。

那我就被大火給燒了。”

“我大嫂嗎?”

這下蕭凝想起來了。

醉酒后的第二天早上。

賀夕顏去老宅確實說了她被陸浩宇灌醉,準備送給客戶開苞。

是她大哥和馮耀明把她救回來的。

可她當時根本不信,只當賀夕顏是詛咒她。

陸浩宇!

這個畜生!

他竟然還想把她當物品一樣當做交易籌碼!

蕭凝這一刻壓在心底的憤怒和恨意全部爆發。

她氣得咬牙切齒,“這個渣男,畜生!”

她一把推開馮耀明,轉身朝陸浩宇別墅方向走,“我要殺了他!”

馮耀明攔住她,“小凝,你冷靜點。”

蕭凝氣瘋了,哪里冷靜得了。

比起聽到那渣男和寡婦滾床單算計她,讓她更氣憤的是那渣男親手把她送上別人的床。

她那么愛她,可他卻把她當貨物一樣換取利益!

若那晚她真的失身了。

那渣男是不是會說他是她第一個男人?

然后她還會欣喜若狂地以為她成為他的女人了?

傻逼!

嫂子沒說錯!

她就是一個戀愛腦傻逼!

差點被人賣了,還要幫別人數錢。

“你放開我,我要殺了那狗男人。

他竟然敢這么對我!

我掏心掏肺對他,他卻把我當傻子一樣耍。

玩弄我的感情不說,還敢害我。”

見她情緒不穩定,馮耀明從身后一個剪刀手將她劈暈。

蕭凝軟軟地往后倒,馮耀明一把抱住她。

面露擔憂,渾身散發冷氣地朝車子走去。

陸浩宇,你竟然敢如此負她。

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

中午。

蕭氏集團。

賀夕顏提著便當來到蕭墨寒的辦公室。

今天的她一件白色短款上衣,一條黑色闊腿褲,搭配一雙白色球鞋,墨發隨意披肩,時尚又減齡。

她進去,蕭墨寒和史密斯正好簽好合同。

見她門都不敲,蕭墨寒有些不悅。

這女人真是越來越放肆,連點規矩都不懂。

賀夕顏故作驚訝,“咦,史密斯現在也在?

“老公,你們談完了嗎?

吃飯時間到了。

你看我給你送了什么好吃的?”

當著客人的面,蕭墨寒不好說她。

“我約了史密斯先生,中午和他一起吃。

你帶回去吧!”

賀夕顏的出現,史密斯被驚艷到了。

他問蕭墨寒,“這位是你愛人嗎?”

賀夕顏笑吟吟地看著蕭墨寒,想看他怎么回答。

蕭墨寒無視她的期待。

“她是我妻子。”

是妻子,但不代表是愛人。

史密斯不懂華國那么多講究,自認為妻子就是愛人。

他夸贊道,“你愛人很漂亮。

還很賢惠,中午親自給你送午餐。”

他來華國只調查過蕭氏集團的背景,并未調查蕭墨寒的私事。

對于他的婚約狀況,自然并不了解。

蕭墨寒淡笑不語。

【艾瑪,蕭狗這傻逼就不會裝一下,在史密斯面前秀恩愛嗎?

史密斯和他妻子感情可好了,伉儷情深。

他手中還有一個合作項目在尋找合作伙伴。

那項目看中的就是對方夫妻感情好。

若是蕭狗在他面前秀一下恩愛,那合作又可以增加一個了。

嘖嘖,200多億的訂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