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50章 賀夕顏救場

不光蕭墨寒發現了蕭景恒。

車上的司機和保鏢也發現了。

對面街頭彌漫著緊張的氣氛。

蕭景恒和敵對勢力在昏暗的燈光下緊張對視。

周圍大廈的影子被燈光拉得老長。

圍住他的黑衣大漢個個穿著黑色勁裝,眼神冷酷無情。

蕭景恒一身軍裝,神情冷酷。

他的軍裝已經破爛不堪,好像經歷過殘酷的打斗。

他看著把他包圍的黑衣人,臉上透露出堅毅和決然。

蕭墨寒吩咐司機,“把車開過去。”

說完,他手中就多了一把槍。

保鏢也同樣拿出槍,將車窗打開一條縫,瞄準對面的黑衣大漢……

砰砰砰……

接連幾聲槍響。

對面大漢倒了幾個。

蕭景恒發現他大哥的車,隨手抓起身邊一個黑衣擋住子彈,飛快沖出黑衣人的包圍。

剎那間,槍聲響徹整個街道。

子彈如密密麻麻的雨點般飛射而出。

街頭的幾輛汽車玻璃瞬間破碎,如流星般四處散落。

商店的櫥窗也在槍林彈雨中搖搖欲墜,仿佛隨時都會轟然倒塌

砰砰砰……

被蕭景恒抓著的人被射成馬蜂窩。

更危險的是幾顆子彈擦著他身體而過,差一點就中招。

特別是頭頂那顆子彈,估計把頭發皮都擦掉了,火辣辣的疼。

對面的黑衣人反應很快,身手敏捷地躲避著子彈,同時不斷還擊。

他們利用周圍的建筑物和阻礙物進行掩護,巧妙地穿梭在槍火之中。

街頭的垃圾桶被子彈打得支離破碎,煙塵彌漫。

路邊的樹葉在槍戰中飽受摧殘,樹葉紛紛飄落。

雙方的槍支聲交織在一起,仿佛是一場死亡的交響曲。

保鏢打完最后一顆子彈,臉色難看。

“老板,沒子彈了。”

蕭墨寒沉著臉,黑眸如鷹一般犀利盯著蕭景恒隱匿的地方。

對面的那些人似乎也發現他們彈藥不足。

為首是人冷聲道,“他們沒子彈了。”

“沖過去。”

他們的目標是蕭景恒。

但既然有人敢多管閑事找死。

那就一起送他們下地獄。

蕭景恒距離他哥的車還有一百米。

他狼狽地躲在一輛車后面,氣喘吁吁地喘著粗氣。

若是平時,他幾步就可以沖過去。

但今天,他實在是沒力氣了。

被這群亡命之徒追殺了他一天一夜。

這些人就像打不死的小強,殺了一波又來一波。

他這一天一夜,米粒未盡。

他實在是太累了。

更重要的是,他不想連累他大哥。

大哥雙腿廢了。

若是把這些人引過去,他怕……

為首黑衣人看著蕭景恒藏身的那輛車,眼里的陰霾如毒蛇般狠厲。

哼,蕭景恒干掉他那么多兄弟。

不把他射成馬蜂窩,他決不罷休。

蕭墨寒手里的槍子彈也打完了。

保鏢擔憂道,“老板,對方手里的火力太猛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我去引開他們。

你和司機趁機把二少帶走。”

保鏢說完正要推門下車,怎料對面突然響起了黑衣人的慘叫聲。

蕭墨寒抬眸一看,那畫面差點震瞎他的眼。

他握緊拳頭,不敢置信地看著打斗的場面。

只見對面不知何時出現一個女人。

那女人一身黑色運動套裝,墨發飛舞,臉上戴蒙著黑巾,只露出一雙眼睛。

她嬌小的身影如同游龍一樣,周旋在幾個黑衣大漢中間。

她手中沒有任何武器。

面對敵人打出的子彈毫不放在心上,躲避的速度快得只剩下一道殘影。

而這人不是別人。

正是被大瓜提醒蕭景恒有難的賀夕顏。

賀夕顏火氣很大。

媽的。

老娘在家都準備睡美容覺了,這大瓜偏偏說蕭景恒那炮灰有危險。

要不是看在蕭狗的面上,她真不想管那炮灰。

砰砰砰……

子彈在賀夕顏身邊四處飛射,卻沒有一槍打中她。

她嘴角上揚,勾起殘酷的冷笑。

“在我面前玩槍,找死!”

賀夕顏此刻化身生命收割機,眼神冷得如同寒冬臘月的風霜。

她身影如同離弦之箭,快速沖向為首的黑衣人。

黑衣人嘲笑她的不自量力,抬手就是幾槍。

怎料賀夕顏身影如同鬼魅,他打出的每一槍,都被她巧妙躲過。

片刻時間,賀夕顏就閃身到他身邊,一腳踢飛他的槍。

接著快速出手,直接掐住他的脖子,用了一扭。

咔嚓。

黑衣人連到死都沒想明白他就這么被嘎了。

賀夕顏嫌棄的將他尸體隨手一扔,又接著收割下一個人。

同樣的招式,收割不同的人。

她所過之處,無一生還。

剩下三個黑衣人被她的狠厲手段嚇得落荒而逃。

賀夕顏眼眸微挑。

“想逃。”

“呵,沒機會了。”

她一腳踢起黑衣人掉在地上的槍,伸手接住,快速朝逃跑的三人開槍。

砰砰砰。

三聲槍響后,逃跑的三人頓住身子,幾秒后往前一栽……

解決完黑衣人,賀夕顏身形一閃,快速消失在街頭。

保鏢只見她身影一閃而逝。

再睜眼,賀夕顏的身影就看不見了。

他揉了揉眼睛,咽了咽口水。

“老板,我沒聽錯吧?”

“那……那女人是夫人!”

要不是能聽見夫人的心聲,他真不敢相信夫人伸手那么牛逼。

之前見她在巷子里三兩下把小混混收拾了。

他已經覺得很厲害了。

可今天這場景簡直就像電影大片,顛覆了他所有的認知。

他現在發現,以后得罪誰都不能得罪夫人。

震驚過后,蕭墨寒已經恢復平靜。

他給特助發去消息,讓他把帝豪附近的監控全黑了。

隨后沉聲道,“今晚的事不要泄露出去。”

還好那女人蒙住了臉。

不然,就她這身手,將會給她招了很多麻煩。

蕭景恒簡直被驚呆了。

追殺他那些人可都是不要命的雇傭兵。

身手不凡,殺伐果斷。

他嫂子竟然徒手干掉十幾個。

蕭墨寒的司機將車開到蕭景恒前面。

蕭墨寒對還未回神的蕭景恒說道。

“還不走嗎?”

蕭墨寒的聲音拉回了他的神識。

他上車后,問道,“你今天怎么剛好在這兒?”

蕭墨寒打量了狼狽不堪的蕭景恒一眼。

不答反問,“你這是逃荒回來嗎?”

他還從未見過自家兄弟這么狼狽過。

蕭景恒癱坐在后座。

無力道,“先送我去醫院吧。”

“身上的傷已經快發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