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49章 顏顏說的是真的嗎?

賀夕顏一家走后,劉老爺子將大兒子和大孫子叫到書房。

“顏顏爆出的心聲,你們應該都聽見了吧!”

劉智勇父子對視一眼。

“聽見了。”

劉耀輝問大孫子,“你媽真的像顏顏所說那樣。

從小在背地里虐待你?

你現在真的患有狂躁癥?”

劉宇翔握緊拳頭,不知道該不該說。

劉智勇見兒子冷峻的臉上閃過痛楚,心里一涼。

“顏顏說的,是真的嗎?

慕容雅真的虐待你,這才讓你一直抗拒成家?”

劉宇翔閉了閉眼,“是真的!”

轟!

得到他的肯定,劉智勇腦袋如同被雷擊中,身體搖晃了下往后栽……

“爸……”

劉宇翔嚇了一跳,趕緊扶住劉智勇。

劉智勇在他的攙扶下,站直身體,臉色蒼白。

好半餉,劉智勇才恢復平靜。

“宇翔,我會查出慕容嫣到底是不是變性人?

若她真是變性人,那你親生母親就另有其人。

這期間,你就當做什么都不知道。

不要讓她發現任何異常。

還有,從明天開始。

我會把我名下所有資產轉到你名下。

你既然知道自己患有狂躁癥,那就積極接受治療。

爸爸不希望你真會像顏顏說的那樣精神分裂,最后……”

劉宇翔沉聲道,“我知道。

若她真是變性人。

那我這么多年壓抑的內心就得到了釋放。

我之前一直不明白她為什么那樣對我?

若我不是她生的,那一切疑惑就迎刃而解了。”

祖孫三人在書房商討了一個多小時。

……

另一邊,賀夕顏他們車子一走。

劉智偉就帶著妻子和兒子離開。

一上車,他妻子趙雯就一把揪住劉博文的耳朵。

“你今天給我說清楚,你表妹說的是不是真的?

你是不是真的性取向有問題?”

劉博文疼得嗷嗷大叫,“哎媽媽媽,松手!

疼!

我的耳朵快掉了。”

趙雯是個火爆脾氣,不但不松手,反而加大力道。

“你今天不說清楚,老娘就把你這耳朵給撕下來。”

趙雯是將門出身,從小就在跟著她爸爸和哥哥在軍隊長大。

她向來心直口快,能動手的絕不動口。

劉宇翔哪里敢承認。

他要是承認,他媽絕對會揍得他幾天下不了床。

他辯解道,“媽,你別聽表妹胡說八道。

她自己一天到晚作死,把自己名聲搞得聲名狼藉。

她一定是見不得我好。

在心里肯定是詛咒我呢!”

劉智偉開著車,沉聲道,“無風不起浪。

你若作風正派,她豈會在心里這樣說你?

她怎么不說你大哥,二哥取向有問題?”

劉宇翔疼得快哭了,“你沒聽她詛咒大伯和大哥嗎?

還編排大伯母。

大伯母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是變性人?

你看大伯母哪里像男人了?”

……

趙雯放開他耳朵,一巴掌拍在他腦門。

“你大伯母的事是真是假,你大伯會查。

但我警告你,你別在你大伯母面前露出馬腳,說漏了嘴。

實話告訴你們。

我從嫁進劉家開始,一直看不慣你大伯母。

總是端莊一副賢妻良母的姿態,看著就礙眼。

顏顏說她虐待你大哥,這事八成是真的。

你大哥小時候,我無意間看見過他背上全是傷。

可我問他怎么傷的,他卻說在學校闖禍被請家長了。

我那時候以為他是犯錯被你大伯懲罰的。

現在看來,一定是你大伯母干的。

顏顏過去雖然囂張跋扈,目無尊長,蠻橫無理。

但那丫頭唯一的優點便是從不說謊。

她說你性取向有問題絕對不是空穴來風。

劉博文,你給老娘聽好了。

你過去不正常,我管不著。

但從現在開始,你給我掰回來。

若我發現你還繼續歪。

那我就讓人割了你那玩意兒,讓你做太監。

反正留著也是多余的。”

劉宇翔嚇得夾緊雙腿,感覺下身涼颼颼的。

他相信他媽說得出做得到。

他心里把賀夕顏詛咒了個遍。

死丫頭,她是吃飽撐著沒事干,干嘛揭他老底?

……

帝豪酒店。

蕭墨寒來的時候,經理已經將在288號包廂投毒的兇手抓住。

經過調查,兇手是酒店的一名男服務員。

因今天288號包廂的客人是他爸和在外找的小三。

他爸為了小三,拋棄他母親,還把財產全卷跑。

今天看到他爸帶著新歡嗨吃。

他為了給他媽出口氣,一氣之下就買了毒藥打算送那兩人歸西。

蕭墨寒聽了賀夕顏心聲后,給酒店經理發去消息。

經理得到消息就給288號客人換了包廂,但菜繼續上。

結果和賀夕顏說的一樣。

那服務員以為是人還沒到,在上菜的過程中投毒了……

經理問蕭墨寒,“老板,這人怎么處理?”

服務員被五花大綁扔在地上。

他沒想到事情那么快就敗露,心有不甘的同時也知道他太沖動了。

蕭墨寒坐在輪椅上,冷眼看著服務員。

“后悔嗎?”

服務員抬起頭,眼眶赤紅。

“不后悔。

我知道自己在犯法,但那是他太渣。

他差點逼死了我媽媽。

能把他送進地獄,我就算死也不怕。

我沒打算連累你們酒店。

若他今天死了,我會去自首。

我來你們酒店就是打探到他經常來這里消費,我才來應聘的。”

若父母是和平離婚,那他找什么樣的人他管不著。

可他爸爸就是個人渣。

最苦最累的時候他媽媽陪他白手起家,耗盡了一生青春。

功成名就后。

他在外面花天酒地,最后為了轉移財產給他媽下藥。

差點把他媽媽送進精神病院。

他大學放假回來看到那一幕,差點沒被嚇死。

他媽媽絕望地站在高樓上想要輕生。

若他回來晚一步,他就沒有媽媽了。

蕭墨寒敲擊了下手指,淡淡看著男服務員。

“想要報復一個人,并非一定要讓他死。

有時候與其殺了他,不如毀了他最在意的東西。

他曾經和你媽媽在一起時一無所有。

那他離開后,你也可以用你的能力讓他一無所有。

等失去一切,他才會發現誰才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殺人誅心。

他越是在意什么,你就摧毀什么。

這不是比殺了他更好嗎?

你還年輕,為了他失去生命,想過你媽媽嗎?

若你出事,你覺得她還有活下去的動力嗎?

更重要的是,值得嗎?”

服務員渾身一震,“可我一個剛出校門的大學生,想要在事業上毀了他,談何容易?”

蕭墨寒遞給他一張名片。

“這是我的名片。

你若感興趣,可以進蕭氏集團。

我可以給你提供機會,能不能擊垮你那渣爹,就看你自己了。”

服務員不敢置信地接過名片,“你為什么幫我?”

他以為他會被送進警局的。

蕭墨寒沒有回答他,滑著輪椅就轉身離開。

為什么幫助他嗎?

那是因為賀夕顏在心里吐槽。

這服務員日后會成為帝都的商業巨鱷。

她說劇本中服務員投毒沒將他渣爹和小三毒死。

反而把他媽媽給氣死了。

他媽臨死前希望他能出人頭地。

他出獄后。

因為愧疚,發憤圖強,最后在帝都創造神話商業帝國。

而他父親,被小三騙光了錢,慘死街頭。

……

蕭墨寒從帝豪酒店出來,剛坐上車。

司機正準備開車,蕭墨寒一抬眸,就見馬路對面的蕭景恒被一群黑衣人圍著,那些人手里都拿著黑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