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46章 大舅的草原可以繞帝都走一圈

私生子!

蕭慶國一家瞪大眼睛看向賀夕顏。

賀夕顏見他們表情各異,有些不明所以。

她摸了摸臉。

“你們干嘛這么看著我?”

“我臉上有花嗎?”

蕭墨寒目光沉沉,很想知道賀夕顏所說的私生子是誰?

他爸媽更想知道。

三人支起耳朵聽賀夕顏的心聲。

只是后面賀夕顏只埋頭吃早餐。

【哇,水晶包真好吃。

咦,這三明治不錯。

這皮蛋瘦肉粥也還可以。

哎呀,要是能來一盤涼拌爽口酸蘿卜就更沒美味了!】

蕭墨寒看了他爸一眼,將牛奶一口喝完,滑著輪椅就往外走。

“走吧,去劉家。”

賀夕顏塞了一個水晶包在嘴里,含糊不清道,“我還沒吃飽呢。”

蕭墨寒頭也不回,“去劉家不會缺你吃的。”

賀夕顏怕蕭墨寒不等她,狼吞虎咽地吃了幾口,端起牛奶豪放地一口氣干完。

隨后胡亂擦了擦嘴,“等等我!”

她從方姐手里接過蕭承熙,小跑跟上蕭墨寒。

“你干嘛這么急?

人家早餐才吃了一半。”

蕭墨寒抓著輪椅的手收緊。

目光晦暗不明地掃了她一眼。

他怕再不走,他媽會被她給氣死。

私生子!

若他爸真有私生子,那……

……

等二人車子出了別墅,藍煙才忍無可忍地一巴掌拍在桌上,憤怒地盯著蕭慶國。

“私生子!”

“你竟然在外面有私生子!

你說,你的私生子是誰?

多大了?

你瞞著我多少年了?”

蕭慶國無辜解釋,“你沒聽到她說我是被下藥的嗎?

我都不知道被誰下藥?

更不知道除了你,我還碰了誰?

老婆,我一直只愛你一個人。

這你可是知道的。

我這么多年對你怎么樣,你最清楚。

我年輕時雖然招惹了不少桃花。

但那都是被女人追。

除了你,我可沒對其他女人主動過。

這人有魅力,長得帥又不是我的錯。

但我保證我從沒背叛過你。”

藍煙氣地捂著胸口,“賀夕顏是在心里說,不會是假話。

你給我去查,查清楚你的私生子是誰?

蕭慶國你最好祈禱查不出。

你要是真查出個私生子來,我就和你離婚。

嗚嗚……

這都是個什么混賬事兒啊!

你竟然背著我搞出私生子來。”

蕭慶國急忙給她順氣,“老婆,你別激動。

這事兒不一定是真的。

就算是真的,我也不會認。

一個被算計出來的孩子,蕭家不會讓他進族譜的。

在我心里,只有你生的才是我的孩子。”

……

劉家。

賀夕顏外婆早早就在別墅大門口晃悠,時不時地抬頭看外面。

“這丫頭,剛剛打電話說馬上就到了嗎?

怎么都過了十分鐘了還不到?”

賀夕顏大舅媽不冷不熱道,“媽,你進屋坐會兒吧!

那丫頭說話水分多,你還當真了。

她若有心,會兩年都不來看你們?

就你會信她改邪歸正了。

我反正是不信。”

她話才落,蕭墨寒的車就開了進來。

藍晶眼前一亮,“看看,這不是來了嗎?”

賀夕顏率先抱著兒子下車,“外婆,我們來看你了。”

藍晶看到蕭承熙,笑得合不攏嘴,“哎喲,我的曾外孫,快來曾祖母抱抱。”

她佯裝生氣地看著賀夕顏,“你再不來,你大舅母都要準備出門了。”

賀夕顏看向藍晶身邊的婦人。

【大舅母!

原主那個變性人大舅母嗎?】

變性人!

蕭墨寒剛坐在輪椅上,聽見賀夕顏的心聲,悠地抬頭看向慕容雅。

這位端莊大氣,面容淡雅,風韻猶存的婦人竟是變性人。

藍晶抱著蕭承熙的手一抖。

變性人!

那是什么鬼!

她以為聽錯了,搖了搖頭,繼續逗蕭承熙。

蕭墨寒禮貌性地給二人打了個招呼。

慕容雅笑著將蕭墨寒迎進屋。

“夕顏這丫頭不懂事,結婚兩年都不知道帶你來串串門。

在蕭家也給你惹了不少禍。

這兩年,難為你了。”

蕭墨寒不冷不淡道,“都過去了,她現在已經在改了。”

慕容雅笑容一頓,“哎,只是不知道她能堅持多久?

我是希望她是真心悔過,和你好好過日子。

她這兩年做的那些混賬事,你能包容到現在,真的讓我們劉家很感動。”

【虛偽!你感動個屁!

你巴不得我作死趕緊離婚。

然后好把親女兒安排過去。

可惜前世被何欣怡截胡,你的目的沒達成。

這一世有我在,就更不可能了。

嘖嘖,變性前生的私生女。

為了她的婚事,你可真是操碎了心。

可憐我那大舅舅一直以為那私生女是你哥的女兒,把她當親生女兒一樣疼。

而你給大舅舅生的兒子,其實是假裝懷孕,再私底下偷偷找的代孕。】

賀夕顏大舅舅劉智勇聽到外甥女要回來,早早從鄰市趕回來。

一只腳剛踏進家門,便聽見賀夕顏的心聲,差點一跟頭栽在地上。

假懷孕!

代孕!

這是什么意思?

藍晶震驚地看向賀夕顏,發現這聲音確實是她心里發出來的。

怎么回事?

他為什么能聽見賀夕顏的心聲?

賀夕顏眼尖看見劉智強,率先打招呼。

“舅舅,你回來了。”

劉智強壓下心里的懷疑,佯裝生氣。

“你還知道來?

我以為你把劉家大門在哪兒都忘了?”

賀夕顏厚臉皮地挽著他的手,撒嬌道,“顏顏哪會忘呢?

顏顏這兩年水喝多了,腦子有點不好使才會犯錯。

現在這水已經倒出來了,正常了。

這不,腦子正常了我就來看舅舅你們了。”

劉志強伸手拍了一下她腦袋,“我看你確實是腦子進水了。

好好的日子被你整得一團糟。

你簡直是踩了狗屎運,才會嫁墨寒這么好的丈夫。

也就是墨寒大度包容你。

若是換做其他人,你看你不一天挨幾頓打。”

他笑著坐在蕭墨寒對面,熱情地和蕭墨寒交談。

【哼,還說我呢!

舅舅你要不是脾氣太好,怎么會被綠?

還是被男人綠!

啊哈哈,大舅母男女通吃,給你種的草原可以繞帝都走一圈!】

“咳咳……”

蕭墨寒剛喝了一口茶水,差點被嗆到。

他看了劉智強一眼,有些同情地點了點頭。

劉智強大手一下子握緊,瞬間領會。

他看了慕容雅一眼,強忍著胃里的不適。

這話是外甥女的心里話,不會有假。

而且看慕容雅的樣子,她好像聽不到顏顏的心聲。

賀夕顏四處張望,“外婆,我外公呢?

怎么沒見他?”

藍晶消化完剛剛她暴露的心聲,不動聲色看了大兒媳一眼,沒好氣道。

“在醫院。

昨天讓你一起回來你不來。

我回來給他說你們今天來。

他一激動站起來,把腰給閃了。

現在在醫院躺著呢。”

“額。”賀夕顏心虛地摸了摸鼻子,關心道。

“嚴重嗎?

我等會兒去看看。”

她發現她穿書后,劇本里的有些劇情隨著她的到來發生了改變。

藍晶搖頭,“放心吧,沒啥大問題,”

“醫生說再觀察一下,等他緩過來,下午就可以回來了。

對了,今晚你們留在這兒吃飯。

晚上你二舅和小舅一家都回老宅。

你這兩年不來,和大家都有些生分了。

今晚上趁此機會聚聚,讓你二舅他們都知道你改邪歸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