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45章 論臉皮厚,我從來沒輸過

一小時后。

賀夕顏將腦袋蒙在被子里裝死。

蕭墨寒靠在床頭抽煙,面上還有未消退的潮紅。

他掃了眼隆起的被子,譏諷道,“一個小時之前不是挺豪放的嗎?

現在裝什么害羞?”

這女人就是欠收拾。

仗著他腿不方便就不知死活地撩撥,后果卻又承受不起。

賀夕顏一把掀開被子,死鴨子嘴硬。

“誰害羞了,我那是累了,想睡覺。

老公你要是還想再來一次,我也可以……”

蕭墨寒語氣冷厲,“你給我閉嘴。”

這女人一開口就是滿嘴火炮。

真不知道她臉是什么做的?

葷話隨后就來。

賀夕顏光著身子湊近他,抱著他一只手。

笑的風情萬種,“你剛剛不是很舒服嗎?”

說完還故意用那波濤洶涌的渾圓蹭了蹭他。

【小樣,論臉皮厚,我從來沒輸過。】

蕭墨寒受不了她的厚臉皮。

更受不了她不知羞恥的撩撥,推開她腦袋就起身坐在輪椅上朝衛生間滑去。

這女人的厚臉皮他已經見識到了,惹不起,他總躲得起。

【啊哈哈,蕭狗竟然臉紅了。

媽呀,笑死我了,都一個娃的爹了,竟然這么純情。

啊哈哈,他還敢說我害羞!

老娘臉比城墻厚,會害羞嗎?】

輪椅滑進衛生間的蕭墨寒握緊拳頭,看了看無力的雙腿。

要不是腿廢了,他真想把那女人做死床上算了。

那張嘴太TM囂張了。

賀夕顏那魔性的笑聲,把他耳朵都震麻了。

不想聽賀夕顏的笑聲,他直接扯紙巾塞住耳朵。

……

一小時后。

餐桌上,賀夕顏看著臉色紅潤的藍煙。

【呦呵,昨晚才把短命鬼收了,婆婆的氣色就開始恢復了。】

藍煙端著燕麥粥的手一頓,和蕭卿國對視一眼。

今早兒子給他們說過夜里的事,怕他們不信,還拿出賀夕顏進入他們房間的視頻。

雖然后面發生的事沒錄像,但他們知道兒子從不屑撒謊。

蕭承熙在賀夕顏的懷里,抬起頭,睜著大大的眼睛,眼珠子疑惑地轉來轉去。

短命鬼!

什么是短命鬼?

藍煙難得好脾氣道,“聽墨寒說你們今天要去劉家看你外公他們?”

賀夕顏:“嗯,我好久沒去看他們了。”

藍煙語氣清淡,“難為你還知道有那兩位老人在?

這兩年天天作死,把好好的日子過得亂七八糟。

那兩位沒被你氣死,也算是承受能力強大。”

賀夕顏將喂飽的蕭承熙遞給方姐,自己才開始吃早餐。

邊吃邊說道,“媽,這你就不懂了。

我越是折騰,他們就越長壽。

我都找人算過命了。

我外公外婆身體倍兒棒,氣不死。

再活過二三十年都不成問題。”

【氣死!

呵呵,不可能的。

氣死誰都不會把那兩人氣死。

那兩位上輩子有功德護身,這輩子是來享福的。

兩人都會長命百歲,比兒子都活得久。

倒是婆婆這嬌弱小的小身板才令人堪憂。

我若心情好給你施針,開點中藥調理一番,還能讓你增長二十年壽命。

若我心情不好嘛!

嘖,活個三五年就可去閻王報到了。

畢竟被短命鬼吸食了陽壽,沒有我的奪魂十三針,誰也救不了你。】

藍煙一聽賀夕顏的心聲,手里的碗頓時嚇得掉在地上。

啪……

燕麥粥灑落一地。

她以為短命鬼被收了,她就沒事了。

沒想到……

賀夕顏看著婆婆臉色突然發白,不解地問。

“媽,你怎么了?

哪兒不舒服嗎?

要不是去醫院看看?”

【哎呀,原主這傻逼一無是處,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這張臉,讓我空有一身醫術不敢施展。

我若突然說會醫術,大家肯定會懷疑我的身份。

怎么辦?

要不要偷偷施針救婆婆?

不然的話,沒幾年她就芭比Q了。

雖然我遲早會和蕭狗離婚,但在沒離婚之前。

還是不想家里有人暴斃,那樣太晦氣了。】

蕭墨寒握著牛奶杯的手收緊。

這女人就不能在他媽面前少吐槽幾句嗎?

這人還沒死都被她給嚇死了。

蕭慶國輕咳了聲,“顏顏,今天去你外公家禮物買了嗎?”

“爸,沒買呢。

我外公他們啥也不缺,不用買。”

蕭慶國掏出一張卡遞給她。

“那怎么行?

你們結婚后都沒去過,第一次登門空著兩只手像話嗎?

這卡里有一千萬,拿去給兩位老人還有你舅舅他們買些禮物帶去。

你第一次帶承熙和墨寒去劉家,可不能讓你丟臉。”

賀夕顏接過銀行卡,心里發出土撥鼠尖叫。

【哦嚯嚯,這公爹好大方。

一出手就是一千萬,果然財大氣粗。

長得風流倜儻,溫文儒雅。

嘖嘖,公爹要是再年輕個二十歲,我都想……】

“還要不要去了,趕緊吃完了走。”

蕭墨寒怕賀夕顏再吐出雷死人的瘋言瘋語,出聲打斷她瘋狂輸出的心聲。

藍煙臉色一陣白一陣青地盯著賀夕顏。

餐桌下的手緊緊握著,眼神恨不得把賀夕顏射出個窟窿。

這賤人,為了一千萬,還想打她公爹的主意。

她兒子平時給她錢少了嗎?

她竟然不知羞恥地……

蕭慶國有些尷尬,看著兒子和媳婦難看的臉色有些無辜。

他只是想讓兒媳婦心情好點,然后高興了給藍煙施針的。

哪知道會無辜躺槍。

蕭墨寒伸手抽出賀夕顏手中的銀行卡遞給他媽。

“不用爸的錢,等下我會給你。”

賀夕顏有些可惜,“那你給我多少?爸可是給一千萬呢。”

為了打消她肖想他爸的念頭,蕭墨寒沉聲道。

“給你五千萬,可以了吧!”

賀夕顏心情大好,“nice!”

她不顧公婆在場,捧著蕭墨寒臉就‘吧唧’一聲。

“啊哈哈,老公真大方,我愛死你了。”

【嘖嘖嘖,老公雖然是個大冰山,性格冷了點,但好在外面沒有小蜜蜂。

不像公爹年輕時招蜂引蝶,欠下一屁股風流債,被人下藥玩出私生子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