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42章 差點把婆婆氣爆炸

什么短命鬼?

蕭墨寒爸媽對視一眼,不動聲色地看著賀夕顏進屋。

來之前,兒子已經給他們打過招呼。

這兒媳婦在心里說的話,他們都能聽見。

讓他們不要讓她發現。

賀夕顏大大咧咧地走進客廳,坐在二老的對面。

“爸媽,你們什么時候回來的?”

藍煙看著賀夕顏,眉頭輕皺,有些厭惡道,“你腦子變正常了?”

之前這兒媳婦各種作死鬧離婚,鬧得家里不得安寧。

偏偏兒子還死腦筋不肯離。

她對賀夕顏,簡直是沒一點好印象,厭惡得恨不得把人大卸八塊。

太能作了。

蕭家的臉都讓她給丟盡了。

她好好的兒子,因為她廢了腿不說,頭上更是一片綠。

這女人唯一的優點就是生了承熙。

藍煙長相驚艷,卻穿著樸素淡雅,仿佛一朵被遺落在外的玫瑰獨自綻放。

眼角淡淡的細紋絲毫不影響她的美麗,反而增添幾分從容與淡定。

隨意挽在腦后的墨發沒有過多的修飾,散發出一種自然之美。

【哇塞!我總算知道老公顏值為啥這么高了?

嘖嘖,感情是長得像婆婆。

瞧婆婆眼睛多漂亮,深邃又迷人,比夜空中的星辰還要閃爍。

鼻子多挺啊!就像精雕細琢的藝術品,線條流暢,優雅挺拔。

還有這嘴巴,就像是盛開的花瓣,紅潤飽滿,散發著誘人的光澤,讓人忍不住想要親一口。

難怪啊,公公被她迷得神魂顛倒,連公司都不管了。

果然,紅顏禍水啊,紅顏禍水。

嘖嘖,可惜了,就是命太短,死得有點早!】

藍煙起先聽她夸自己好看,嘴角忍不住上揚,但一聽她說紅顏禍水,命短,還死得早,笑意頓時消失不見。

這毒婦也好意思說紅顏禍水。

她要不是有張絕美的臉,她兒子早就一腳把她踹了。

在她看來兒子不離婚,就是看中賀夕顏這蠢貨的臉。

“你現在倒是打扮得人模人樣了。

但還是一樣的狗改不了吃屎,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在外面鬼混。

兒子老公都不管,你說你這樣的妻子有什么用?

除了花錢,闖禍,一無是處。

真不知道墨寒哪根筋搭錯了,非你不可。”

賀夕顏笑嘻嘻地摸了摸臉,“哎呀媽,你沒發現嗎?

因為我和你一樣,有秘密武器。”

“再說,我老公就和好我這款。

我以前那樣作,只是和老公相處的一種情趣。

百變大咖秀,挑戰性格底線。

夫妻之間,得加點調味劑,不然生活多無聊啊。”

藍煙氣的臉都綠了。

“你把家里鬧得雞飛狗跳,你說那是情趣!

我看你是腦子有病。”

【尼瑪,這婆婆看著那么漂亮,咋就長了一張不討喜的嘴?

原本看在蕭狗的面上,我還打算把那短命鬼收了,讓你多活幾年。

你要是再逼逼賴賴地罵我,我就不管了。

讓那短命鬼繼續纏著你,吸你陽壽去吧!

切,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我才懶得浪費我的壽命救你。

啊哈哈,到時候婆婆一走,公公跟著殉情,我那時候離婚的話,可不可以多分點家產?】

蕭墨寒從電梯里出來,就聽見賀夕顏心聲炸在耳邊。

他媽生了蕭凝后,身體就一直不太好,總是病懨懨的,查又查不出病因。

原來,她身體這么差,就是被短命鬼吸了陽壽嗎?

而他爸,天天和她媽待著一起,也被一起吸了陽壽嗎?

藍煙被氣得臉紅脖子粗。

她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隨后指著賀夕顏張了張嘴,愣是罵不出一個臟字。

良好的教養讓她無法像潑婦一樣破口大罵。

賀夕顏這毒婦,竟然巴不得她早點死!

等她死了好早點離婚分家產。”

她正要發火,蕭墨寒急忙道,“爸媽,你們回來都還沒去休息。

先去睡一覺把時差倒過來。”

藍煙憤怒地看著蕭墨寒,“你就這么慣著她嗎?

你是不是非得把我氣死才甘心?”

蕭墨寒看向他爸,“爸,你先帶媽去休息。”

蕭慶國站起身,拽了拽藍煙,“走吧,你不是早就想睡覺了嗎?”

藍煙恨恨地瞪了賀夕顏一眼,不情愿地站起身。

她對賀夕顏說了一句讓她摸不著頭腦的話。

“我倒要看看你能裝模裝樣多久?”

兒子阻止她就是護著賀夕顏。

在她看來,這兒媳婦不過是裝神弄鬼。

若她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以她張揚跋扈的性格,早就把帝都給掀翻了。

蕭慶國不問家事多年,對于兒子的決定,他從不干涉。

若藍煙真的只是被短命鬼纏身,那把那惡鬼驅除,她的身體是不是就會好起來?

他神色復雜地看了賀夕顏一眼,帶著藍煙去了別墅三樓。

他們一走,賀夕顏就湊到蕭墨寒身邊討好道。

“老公,剛剛謝謝你護著我哈。

不然我肯定又要被媽訓了。”

蕭墨寒伸手推開她腦袋。

“坐好說話,你又想打什么主意?”

這女人只要一路露出這副表情,他就知道沒好事。

不是開黃腔就是撩他。

賀夕顏又厚著臉皮湊近,“和你商量個事。”

“我今天遇到我外婆了。

我答應她明天帶承熙去看她和外公。

你陪我一起去吧。

我們結婚后都還沒有去看過外公外婆。”

蕭墨寒淡漠地看著那張絕美的臉,隨后偏過頭。

“我很忙,沒空。”

說完,蕭墨寒滑著輪椅就要走。

賀夕顏一把抓住輪椅,撒嬌道,“老公,你就陪我去嘛,我都答應外婆了。

明天你要是不去的話,她多難過啊!

你就陪我去嘛!

只要你陪我去,你以后說什么,我都聽你的。

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當然,除了離婚。”

蕭墨寒拂開她的手,“你在我這里的信用額度為零,你拿什么讓我相信你說的話?”

賀夕顏快速在他唇上親了一下。

“拿這個,以后我每天早上都給老公一個香吻。

晚上也給你一個晚安吻,外加全套服務按……”

“滾!”蕭墨寒一把推開她。

這死女人,他就知道她狗嘴里吐不出好話。

賀夕顏死皮賴臉地從身后摟著他脖子。

“老公,你就答應我嘛,陪我去嘛。

我都已經答應外婆了,不能食言。

你要是不答應我,那我今晚就去你房里。

你知道你那房門鎖關不住我的。

剛好我姨媽走了……”

蕭墨寒抓住她的手,“你給我閉嘴。”

賀夕顏趁機在他耳朵上親了一下,刺激得蕭墨寒渾身一震。

要不是小腿無力站起來,他這會兒估計會跳起來。

“老公,去吧,和我一起去吧,不然我今晚就一直纏著你。”

蕭墨寒氣急,一把甩開她,“你這是求我,還是威脅我?”

賀夕顏笑得很欠抽,“怎么是威脅你呢?

吃虧的可是我哎,你可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蕭狗,你媽媽能不能活得久一點,就看你答不答應陪我去外婆家了。

你若答應,我等會兒就把她身邊那短命鬼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