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38章 將童子尿當飲料喝了

賀夕顏正準備下樓。

原主的爸爸就突然打了電話過來。

“你給我來醫院一趟。

你妹妹鼻梁斷了,你這個當姐姐的都不知道來看看嗎?”

賀夕顏還是看到來電顯示,才知道說話的人是賀志章。

她在腦子里搜索關于賀志章的記憶。

因為從小被繼母養廢,賀志章對她這個女兒失望透頂。

對她不理不睬,完全任由后媽何鳳教養。

但礙于她外婆家的財力,賀志章倒不敢虐待她。

對于從小聽話懂事,聰明乖巧的賀紫鳶,他那是疼到骨子里。

而繼母明明恨不得除了她,卻又不敢動手。

反而把她像祖宗一樣供著,想盡辦法養廢。

目的就是想等她繼承親媽留下的巨額遺產后再動手。

原主親媽和爸爸是商業聯姻,當初她親媽嫁給賀志章時,陪的嫁妝可是轟動整個帝都。

名車,豪宅、旺鋪、金銀首飾、鈔票、數不勝數。

原主親媽可是商業女強人,人間清醒,結婚前就做了財產公證。

在原主一出生就偷偷立了遺囑。

遺囑表明若是自己哪天意外或病亡,名下所有資產都留給子女。

并且子女必須等到26歲時才能繼承。

關鍵那遺囑還在原主舅舅手中捏著。

原主媽媽名下的東西,都被舅舅時刻地關照著。

繼母想搞小動作,都沒理由動。

這才不得已裝出賢妻良母的姿態,把賀夕顏養成一無是處的廢物。

原主從小被繼母養得是非不分。

繼承遺產后不聽舅舅勸,作死聽從繼母的建議投資理財。

卻不知,繼母將她一步步引進圈套,最后血本無歸。

賀夕顏走下樓,無語的搖頭。

【可惜了,原主這傻逼。

為了當舔狗作死離婚。

繼承遺產后,拿著10億的離婚財產和巨額遺產都被渣男和繼母騙光。

最后落得個拋尸亂葬崗的下場。

哎,一把好牌打得稀巴爛。

走,去醫院會會那披著羊皮的繼母去。】

蕭墨寒坐在輪椅上抱著兒子,聽見賀夕顏下樓的腳步聲,將衣服里的瓶子捂得緊了些。

披著羊皮的繼母!

她的意思是現在賀家那位當家主母有問題嗎?

何鳳可是出了名的善人。

在帝都被公認為慈善大使,對丈夫前妻的女兒更是視如己出,比對自己親生女兒還要好。

在外,人人都夸贊她是好妻子,好母親。

可今天,這女人竟然是她是披著羊皮的狼。

賀夕顏走到蕭墨寒身邊,“老公,我妹妹住院了。

我去趟醫院,兒子就交給你照顧了。”

她親了親小家伙的臉,“兒子乖乖聽爸爸的話哈,媽媽有事出去一趟。

回來再陪你玩哦。”

她拿了車鑰匙就出門。

【虐渣去嘍,看看給賀志章種草原的老茶根是什么段位?】

蕭墨寒等她出門后,帶著兒子坐電梯來到二樓,進入房間后就問蕭承熙。

“兒子,你要不尿尿?”

蕭承熙搖頭。

蕭墨寒為了讓兒子早點尿尿,讓管家給他榨了果汁。

“來,玉米汁,很好喝。”

蕭承熙抱著奶瓶,一口氣就將一瓶玉米汁干光。

他揚起奶瓶,“爸爸……還喝。”

蕭墨寒接過奶瓶,“一瓶就夠了,晚上爸爸再讓管家爺爺給你榨。”

……

半小時后。

“爸爸,我——要——尿尿。”

蕭墨寒趕緊拿出準備好的飲料瓶。

“兒子,尿在這里面。”

他將飲料瓶對準兒子的小GG。

“尿在里面。”

蕭承熙看著瓶口,“為——什么!”

“不是——應該——去——那里——嗎?”

他伸出小手指了指衛生間。

蕭墨寒第一次騙兒子,臉色有些不自然。

“爸爸腿不方便,去里面不方便。”

蕭承熙看著爸爸坐在輪椅上,沒有懷疑。

蕭墨寒拿著瓶子,一會兒時間,蕭承熙熱乎乎的尿流進飲料瓶。

飲料瓶很小,蕭承熙的尿剛好把瓶子裝滿。

完事后,他將瓶蓋蓋好,將瓶子放在床頭柜上。

隨后,又陪兒子玩玩具。

……

中午。

午睡時間到。

“爸爸,我——想——睡——覺覺。”

蕭墨寒將他抱起來,“好,去床上睡。”

他滑著輪椅到床邊,將他放在床上,給兒子脫掉鞋,褲子和外套。

“睡吧,爸爸陪著你。”

蕭承熙怕他走了,一只手拽著他手指。

“爸爸——不許——走。”

之前爸爸陪他睡覺,可每次醒了后爸爸都就不在了。

蕭墨寒心疼地揉了揉他腦袋,“好,爸爸不走。”

蕭承熙抓住蕭墨寒的手,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

睡著后,他嘴角掛著甜甜的笑,好像在做什么美夢。

等他睡熟,蕭墨寒將他的手拿下來,給他蓋上被子。

……

樓下,蕭景恒突然來了。

他一身軍裝,身姿筆直,大步流星地走進別墅。

管家看見他,笑著道,“二少來了,先生在樓上。”

蕭景恒停下腳步,問,“我嫂子呢?”

“有沒有在樓上?”

“啊!”管家有些呆住,一時沒反應過來。

蕭景恒皺眉,“我問你我嫂子呢?

“她有沒有在家?”

管家驚訝道,“你是說夫人嗎?”

“不然呢?我還有其他嫂子不成?”

管家急忙道,“哦,夫人出門了。”

他心里還稀奇了。

這二少從大少出車禍后,一直對夫人都是直呼其名的。

今天怎么破天荒叫嫂子了?

“那你知道她去哪兒了嗎?”

管家搖頭,“不知道,不過先生應該知道。”

賀夕顏不在家,蕭景恒有些失望。

不過他還是抬腳上樓了。

他來的目的就是想聽聽他嫂子的心聲,打探一下他那位好兄弟會什么時候害他?

……

他來到樓上,見蕭墨寒門開著,便走了進去。

只是進去后,蕭墨寒沒在屋里。

倒是在床上看見肉嘟嘟的侄兒睡得正香。

他想著他哥不在房間,一般情況下都是在書房。

正準備去書房找他哥,剛轉身看到床頭柜上的飲料瓶,他直接伸手拿了起來。

“紅牛!大哥在家也喝這玩意?”

“剛好有些口渴,給我喝了。”

他擰開瓶蓋,一股子異味撲鼻而來。

“咦,氣味怎么和之前的不一樣?”

他也沒在意,拿著瓶子就是一口干……

……

蕭墨寒去給兒子拿汗巾回來,就看見蕭景恒拿著兒子的尿喝,臉色頓時大變。

“你在做什么?”

“噗……”

蕭景恒剛喝下一口,第二口還沒來得及吞,就被蕭墨寒地怒吼聲嚇得一口噴出嘴里的液體……

“咳咳……”

蕭景恒不滿道,“哥,你吼什么?”

“害我剛剛差點被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