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35章 你昨晚夢游了

醫院賀夕顏躺在病床上,臉上血色盡褪。

蕭墨寒坐在輪椅上,目光復雜地看著她。

醫生檢查不出任何毛病,只說她是睡著了。

可蕭墨寒覺得不像醫生說的那樣簡單。

若只是睡著,她怎么會吐血?

……

蕭墨寒背靠在輪椅上,忍不住睡意閉上眼睛。

蕭慶陽夫妻來到時候,一進門他就醒了。

看見來人,他揉了一下眼睛。

“大晚上的,不是讓你們不用來了嗎?”

傅知音心疼道,“邊上的病床不是空著的嗎?

你怎么不上床去睡?

這樣坐在輪椅上,睡感冒了怎么辦?”

蕭墨寒掃了一眼賀夕顏,“謝二嬸關心,我沒事。”

傅知音看著昏睡的賀夕顏,問道,“夕顏怎么樣?”

“醫生咋說?”

“沒事,醫生說她只是累了,睡著了。”

蕭慶陽皺眉,“怎么和劉家丫頭一樣。

家庭醫生也說那丫頭只是睡著了。”

“對了,你爺爺他們突然改航班。

是不是也是這丫頭暴露心聲說的?”

蕭墨寒點頭,“嗯。”

蕭慶陽思忖片刻,“這么說來,你不離婚是對的。

我聽你奶奶說這丫頭已經改邪歸正了,不找你鬧了。

對承熙也上心了。

更重要的是她現在也不嫌棄你的腿了。

你看……”

蕭墨寒冷聲道,“她這么做都是有目的的。

留下來只是為了讓我愛上她,然后再踹了我。

好多分一點離婚財產逍遙快活。”

蕭慶陽嘴角一抽,“這么說她變好只是想換一種方式逼你離婚?”

“算是吧!”

傅知音氣得不行,“這丫頭咋就這般不識好歹?

你對她這么好,她怎么就……?”

“二嬸。”蕭墨寒打斷她的話。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我有承熙就夠了。

這一年多強留她在身邊,我已經累了。”

傅知音張了張嘴,無奈嘆息。

“二嬸只是替你不值。

你為了她付出這么多,到頭來……”

……

第二天,賀夕顏醒來時看著陌生的環境有片刻恍惚。

她歪頭看了看四周,發現是在病房,疑惑地坐起身。

“我怎么在這兒?”

這時候,蕭墨寒滑著輪椅從衛生間出來。

四目相對,蕭墨寒目光一如既往地冷漠。

片刻后賀夕顏才想起來她昨晚把惡靈干掉后,突然一口鮮血吐出就不省人事了。

她正想著怎么把昨晚出現在蕭慶陽房間的事給圓過去,蕭墨寒就率先出聲。

“醒了,還有沒有哪兒不舒服?”

賀夕顏難得聽到他略帶關心的嗓音,倒一下子有些不適應。

“我沒事……”

“那個……昨晚……”

她要怎么說?

蕭墨寒臉不紅,心不跳地胡扯,“你昨晚夢游了。

二嬸昨晚醒來上廁所,發現你夢游走錯房間,跑到他們那里睡地板,差點把她給嚇死。”

“什么,夢游?”

賀夕顏驚呆了,她暈倒后二嬸他們醒來發現她,把她當夢游?

蕭墨寒忍住勾起的嘴角,別過頭。

“嗯,夢游。

二叔通知我送你來醫院,醫生說你只是睡著了。

不是夢游是什么?

醒了沒事就回家。

以后睡覺記得把門鎖死,別大半夜的出去晃嚇人。”

蕭墨寒說完,也不管賀夕顏反應,自己滑動輪椅往外走。

病床上的賀夕顏皺著眉,“所以,他們都把我當成夢游了,沒有懷疑我?”

【哇咔咔,太棒了!

二嬸真是神助攻,我還擔心怎么解釋昨晚突然在他們房間。

沒想到他們自己腦補,給我做一個完美的解釋。

他奶奶的,不忘我犧牲幾年壽命干掉惡靈!】

輪椅剛剛劃出門口的蕭墨寒頓時停住輪椅。

犧牲幾年壽命!

她的意思是說昨晚吐血反噬,她付出了幾年生命的代價嗎?

大瓜:(挖槽宿主,厭惡值降低20!

變成60了。

你又偷偷做了什么好事?)

【什么好事?

我沒做好事啊!

要說做好事那除掉惡靈算不算?】

大瓜一驚,(除掉惡靈,你還有這本事?)

【哎,我寧愿不要這本事。

驅鬼除惡可是要拿我的壽命換的。

前世我就是多管閑事,才會遭反噬,陰氣招惹太多,得了絕癥不治身亡。

所以,這一世我要活得沒心沒肺,瀟灑走一回。

要是沒有撩撥大冰山的任務,那就更加美好了。】

蕭墨寒放在輪椅上的手收緊,聽到賀夕顏的腳步聲繼續滑動輪椅往前走。

賀夕顏出來,見蕭墨寒還在門口,眼里一喜。

“老公,你在等我嗎?

我還以為你走了,不等我呢!”

她伸手推著輪椅,笑嘻嘻問,“老公,昨晚你是不是很擔心我,守了我一晚上?”

蕭墨寒想也不想,“你想多了,我是怕你死在二叔他們房里晦氣。”

【尼瑪,狗男人,你就不能說句好話給我聽聽嗎?

全身上下就只剩嘴硬的男人。】

再次聽見賀夕顏在心里罵他,蕭墨寒已經沒了之前的氣憤,就好像已經習慣了一樣。

“老公我好餓,你知道附近哪家早餐好吃嗎?

我們一起去吃早餐好不好?”

“我不知道。

我還要去公司,你自己去找找吧。”

他確實不知道哪里的早餐好吃。

他早餐一般都是在家吃,要不就是秘書幫忙買。

【哎,不近人情,人家想和你培養感情,你卻一點機會都不給。

這樣下去,我何年何月才能把你攻略下?】

蕭墨無聲冷笑。

你帶著目的感情,我是腦子有病才會往里鉆。

出了醫院,來到蕭墨寒車子邊,賀夕顏不死心地抓著輪椅不放。

語氣帶著撒嬌和央求,“老公,你陪我去吃一次嘛!

我昨晚夢游肯定做了噩夢沒睡好,現在腦袋暈乎乎的。

等會兒我一個人要是暈倒了,你可就沒有我這么漂亮的媳婦兒了。”

她故作嬌滴滴的聲音,讓蕭墨寒瞬間感覺雞皮疙瘩起了一片。

人家撒嬌要錢,她撒嬌要命。

就她這活蹦亂跳的精神會暈倒鬼才信。

“放開,說話給我正常點,你舌頭被咬了嗎?

口齒不清返回醫院去讓醫生給你把舌頭捋捋。”

賀夕顏氣急。

【啊啊啊,狗男人,你當老娘非得讓你陪著吃早餐嗎?

要不是剛剛看見你印堂發紅,被色鬼纏身。

今天去公司要出大洋相,我才懶得管你。

氣死我了,不聽我的勸,那你就去上班吧。

啊哈哈,那色鬼可是個女鬼,最喜歡身材好到爆的男人。

嘖嘖,蕭狗顏值高,身材又好,剛好長到人家心巴上。

等到了公司,那女色鬼就會附在他身體里,扒光他的衣服。

然后一個人在辦公室欣賞他的裸體,慢慢撫摸……

啊哈哈哈,色鬼正摸得起勁兒的時候,秘書進來了,然后他們兩個大男人……

啊哈哈哈,誰攻誰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