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32章 被刺激流鼻血了

晚飯后蕭慶陽想到賀夕顏的心聲。

原本想要帶著老婆離開老宅的。

但又怕離開后劉靜雯對兒子下手。

他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將蕭墨寒叫到書房。

“墨寒吶,你媳婦兒心聲,你聽到了吧?”

蕭墨寒點頭。

“聽到了,這也是我今天為什么來老宅的原因。”

蕭慶陽心里毛焦火辣,“她心里的話,可信不?”

“可信,從她心聲暴露后,每件事都應驗了。”

蕭慶陽知道大侄子從來不屑撒謊。

“這就是你一直不離婚的原因嗎?”

蕭墨寒目光微動,“算是吧!”

蕭慶陽站起身,來回在書房走動。

焦急道,“若那姓劉的真有問題,那景瑞怎么辦?

剛剛我問了景瑞,他根本不信你媳婦心聲爆出的話。

眼下這情況,沒有正當的理由,也不好直接斷了他們倆的來往。

可若是不管,那你堂弟就危險了。”

他不怪老太太一片好心辦壞事。

但眼下這情況,他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畢竟那是幽靈,不是人。

蕭墨寒手指敲擊了幾下桌子,思忖片刻后說道。

“二叔別急。”

“賀夕顏既然知道那是幽靈,那她應該有對付幽靈的辦法。

不然,她那么惜命的人不會跑來老宅送死。

你和二嫂就當做什么都不知道。

今晚把門鎖好。

凌晨的時候不管劉靜雯有沒有動手,我都會準時到你們房間找你。”

蕭慶陽深吸一口氣,“眼下也只能這樣了。”

“二叔二嬸今晚能不能逃過一劫,就看你的了。”

……

蕭墨寒從書房出來,來到他和賀夕顏在老宅的臥室。

進入臥室,沒見賀夕顏人,倒是聽到衛生間里水聲嘩啦啦地響。

他剛想轉動輪椅出去,衛生間的門就‘咔’的一聲打開。

他一抬頭,就見賀夕顏裹著浴巾,頭發濕漉漉地披散在腦后,脖子和鎖骨上的肌膚還殘留晶瑩剔透的水澤。

因為剛洗過澡,熱氣把她的臉和身上的肌膚蒸得粉嫩嫩的。

賀夕顏看見他,眼睛一轉,大大咧咧地走過去,在他面前蹲下。

“老公,你聞聞我身上香不香?

我感覺老宅用的這個沐浴露比家里的好用。

這香味不濃,特別好聞。

等回家后,我也要把家里的沐浴露換成這個牌子。”

蕭墨寒輕輕一掃,她胸前那高聳的山峰就映入眼簾,很是壯觀。

他故作淡漠地移開目光,一把推開她。

“洗好了就去把衣服穿上,這里不是家里,你給我收斂點。”

賀夕顏抓住他的手,笑得眼睛彎成月牙。

“你的意思是只要不在老宅,我就可以放肆。

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嗎?”

蕭墨寒冷眼看她,“耳朵不好可以去看醫生,不要胡亂腦補歪曲我的意思。”

賀夕顏站起身,“哎呀,老公你在想什么呢?

我現在雖然想把你扒光,但情況不允許,我姨媽還沒走,心有余而力不足。

老公,等我姨媽走了,咱們好好研究一下哪種姿勢最舒服。

咱們結婚那么久,沒有好好寵幸你,我感覺好委屈你。

不過你放心,以后只要姨媽不在,我每天都翻你的牌。”

她趁蕭墨寒沒防備,突然彎腰快速伸手捧住他的臉,頭一低就吻了上去。

【哇咔咔,老公冷漠無情的樣子帥呆了,讓我忍不住想要侵犯。

哇哦,這唇好軟啊,就像果凍一樣】

蕭墨寒黑著臉伸手推賀夕顏,賀夕顏余光瞄到他的動作,瞬間伸手一點。

蕭墨寒第二次被她定住。

“賀夕顏,你找死!”

被她再一次定住,蕭墨寒心里那個氣啊……

看著得意洋洋的女人,他恨不得捏死她。

賀夕顏天不怕地不怕地故意接著吻他,“我不找死。

我找親。

老公,你就說我吻你有沒有感覺。

我的唇軟不軟?”

她一邊說,雙手捧著蕭墨寒的臉從額頭吻到嘴角,再壞笑地伸出舌尖描繪。

臉上濕漉漉的感覺讓蕭墨寒感覺被狗舔一樣。

“死女人,給我解開,不然……”

“唔……”

賀夕顏不給他說話的機會,舌頭伸進他嘴里,勾住他的舌尖糾纏。

蕭墨寒氣得想一口給她咬去,怎料賀夕顏卻快速分開,隨后抵額頭抵著他額頭問。

“老公,我的吻技有沒有進步?”

蕭墨寒死死地瞪著她,“你給我等著,有本事你永遠別解開,不然……”

“噓……”賀夕顏伸手按住他的唇,笑得花枝亂顫。

“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你可是我第一個主動吻的男人。

我的香吻可不是隨隨便便就獻出去的。”

蕭墨寒明顯不信,嫌棄道。

“劈腿一年多的人說出這種話,你就不怕閃了舌頭。”

賀夕顏替原主解釋道,“以前腦子是有病想著出軌。

但我可沒越界。

你老婆我就只和那渣男吃過飯,牽過手,但沒接過吻,更沒上過床。

我這渾身上下都是干干凈凈的,只屬于老公你一個人。

而且我還改邪歸正,把渣男踹了,以后只愛你一個人。

真的,我發誓。

我若有一句假話,就讓我被天打雷劈,出門被車撞,喝水被嗆死,吃飯被噎死,游泳被溺死,走路被砸死……

老公,我說這么多,你總該信了吧!

不信你摸摸,我的心只為你跳動。”

她抓起蕭墨寒的一只手放在胸上,還故意用他的手揉一揉。

“老公,感覺到了嗎?

我的小心臟是不是為你‘撲通撲通’地跳。

還有,我的玉峰手感好不好?

我剛剛洗澡的時候加了精油洗,可滑了!”

【啊哈哈哈,我都這么說了,蕭狗應該不會懷疑了吧!

之前雖然原主作死想當舔狗,奈何人家渣男只是利用她,對她不感興趣。

平時約會除了牽牽小手,連個嘴都沒親過。

啊哈哈,不過遇到我是渣男的災難。

老娘廢了他一雙腿。

幸好他沒碰過原主,不然老娘也廢了他第三條腿。】

蕭墨寒滿臉黑線,掌心下的柔軟讓他下腹聚起一股火,那炙熱的氣流直沖天靈蓋。

偏偏某個囂張跋扈,厚顏無恥的人還故意刺激他。

“老公,你感覺是屁屁有手感還是玉峰有手感?

還是兩者手感一樣好?”

蕭墨寒咬牙切齒,“賀夕顏,你給我解開。”

聽到賀夕顏的心聲說沒背叛過他,蕭墨寒不知為何有種慶幸。

但一想到她現在比過去更讓他難以掌控,蕭墨寒更加氣憤。

“不要,你還沒說哪里的手感最好呢!”

“你回答我,我就給你解開。”

【哈哈哈,我就是故意的,我的咪咪這么大,手感超級軟。

等你習慣了我的存在,摸爽了,還擔心你不會愛上我嗎?】

蕭墨寒看著那波濤洶涌的玉峰在掌心下被揉搓,鼻子一熱,一股熱流直接噴射而出……

【哇擦,刺激過頭,老公噴血了……】

賀夕顏看著突然流鼻血的蕭墨寒,趕緊扯紙巾堵住他鼻子。

怎料動作太快,隨著她一彎腰,身上的浴巾全部滑落。

而蕭墨寒又被她點了穴,動彈不了。

賀夕顏那白花花的玉體瞬間暴露在空氣中。

蕭墨寒原本只有一個鼻孔流血。

被賀夕顏一刺激,瞬間兩個鼻孔一起流。

賀夕顏嚇傻了。

【哎呀媽呀,這架勢比我來姨媽還要兇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