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23章 赤裸裸地威脅

賀夕顏一把扯開傅少庭的被子,榔頭一揮就對著傅少庭褲襠而去。

傅少庭見狀,臉色大變,慌忙一把推開賀夕顏。

賀夕顏再次揮來,傅少嚇得渾身一顫,急忙往邊上一滾,結果動作太快直接滾在地上,連帶著下身一股撕裂般的痛。

媽的,那天在醫院醫生兩個小時才把他和賀紫苑分開。

兩人的下身都撕裂了。

這兩天他連下床都費勁,賀夕顏這瘋子還來他這兒撒野。

傅少庭憤怒地抬頭,“賀夕顏,你瘋了,知道你剛剛在做什么嗎?”

媽的,這瘋子剛剛竟然想砸他兄弟。

他現在有些后悔招惹這瘋子了。

賀夕顏笑嘻嘻道,“知道啊,砸你老二啊!

我之前就說過。

如果你不把東西給我送上門,我會讓你后悔的。

我大致算了下,你連哄帶騙從我這里拿走十幾個億。

我呢,就給你算個整數。

豪車別墅什么的就不要了,你賠我十八個億便好。

八八八,一路發,多吉利。

這么點錢對你來說也只是九牛一毛。

你支票寫一下,我呢拿了錢就走人。

不然,等會你求我走,我都不走了。”

傅少庭氣笑了,“18億,你怎么不去銀行搶劫?

我從你手里拿的所有東西加起來都不超過10億。

再則,那些錢可不是我一個人花的。

每次出去都是你自己搶著要付錢。

也是你自己犯賤,把那些東西捧到我面前。

而不是我主動要的。”

賀夕顏臉色一冷,走過去二話沒說就一巴掌呼過去。

隨后囂張道,“老娘說18個億就18個億。

你他媽以為我好嫖嗎?

收你一點利息怎么啦?

我老公嫖我,那可是金山銀山隨便我花。

你TM分文不出,就像和我處對象。

我讓你出幾個億你就小氣吧啦的。

誰給你臉了?”

傅少庭目露寒光,“賀夕顏,我是不是對你太仁慈了,讓你越來越放肆?”

他剛抬手想打回去。

賀夕顏捏著他揮過來的手腕,另一只手在他身上點了一下,他瞬間動彈不得。

傅少庭驚恐地看著賀夕顏,“你……你……”

這賤人竟然會點穴。

這不是古代學武之人才會的技能嗎?

賀夕顏揚了揚手中的榔頭,“別驚訝,姐姐我會的你想不到。

怎么樣?

18個億給不給?”

傅少庭被氣得胸腔差點爆炸,“你做夢!

我們之間的關系是你自己選擇斷的,憑什么要我給你錢?”

“咦,真不乖!”

賀夕顏說完,手中的榔頭就敲了下去……

“啊!……”

“賀夕顏,你TM來真的,你想錢想瘋了嗎?”

賀夕顏掏了掏耳朵,“哎呀,剛剛手滑了。

我這次準一點哈……”

嘭。

隨著她手中榔頭一落,‘咔嚓’一聲。

傅少庭再次發出豬叫聲。

“啊……”這次他可是疼得渾身冒冷汗。

“哎呀,用力過猛,腿斷了。”

傅少庭赤紅著眼,“賤人,你到底想做什么?

毀了我對你有什么好處?”

“嘖,嘴巴真臭。”

嘭。

賀夕顏再次給了他一榔頭。

“啊……”這次,傅少庭直接疼得蜷縮在一起,沖破了賀夕顏點的穴道。

可他卻站不起來了。

因為他的雙腿都被賀夕顏給敲斷了。

賀夕顏嘴角還是掛著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哦。

我下一次敲可就是你命根了。

這一榔頭下去,不知道能不能把你那玩意敲成肉泥?”

傅少庭要報警,手機卻被賀夕顏一巴掌拍掉。

他看著賀夕顏,眼里的恨意毫不掩飾,“賀夕顏,你怎么會變得如此狠毒?”

賀夕顏撩了撩頭發,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狠毒?”

她‘噗呵’一笑,“比起你我還差一點兒。”

“我今天對你做的,只是你對別人做的冰山一角。

當然,你可以報警。

不過,你若是報警,我會送你一份大禮。

你說,我老公要是知道他的腿是因為你才廢的。

他會不會送你下地獄呢?

那場車禍,你當真以為你做得天衣無縫嗎?”

傅少庭一聽,震驚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他極力壓制恐慌。

不可能。

那場車禍知情的人都已經被他處理了。

這賤人是怎么知道的?

她一定是騙他的。

司機刀疤一家都被他給弄死了。

賀夕顏聽到他的心聲,紅唇一勾,“告訴你個秘密,刀疤沒死,還活著。

你說,他要是知道他幫了你,而你卻殺了他家人。

哈哈哈,他會不會找你拼命?”

轟!

傅少庭臉色慘白,渾身癱軟,一副見鬼的模樣。

她怎么知道刀疤的?

傅少庭被嚇尿了,身下涌入一股尿騷味,熏得賀夕顏嫌棄地捏著鼻子。

“嘖,多大的人了還尿褲子?

你他媽真惡心。”

她揚了一下榔頭,“我數到三,你若還沒想好答案,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一。

“二。”

“三。”

眼看那榔頭就要揮下,傅少庭很沒骨氣地求饒。

“我答應你。”

他知道賀夕顏變了。

再不答應,她真會砸碎他下身。

這瘋子說到做到。

賀夕顏手里的榔頭停在他褲襠上空。

“嘖嘖,早這么聽話不就好了。”

“非要逼我動粗。

這幾榔頭,就當為我老公出氣了。

你害他腿廢了,我斷了你雙腿很公平。”

她將傅少庭手機撿起來遞給他。

“直接轉賬吧。”

“寫支票我怕你尿沾上面。”

傅少庭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各種屈辱和難堪讓他恨不得現在就弄死賀夕顏。

今天賀夕顏真是把他的尊嚴按在地上狠狠摩擦。

賀夕顏無視他的仇恨,收到18億轉賬后,美嘖嘖地說了句,“我歡迎你報復我。

不過若我那天若意外死了。

你媽媽殺害傅老太太,毒啞傅老爺子,將傅大小姐推下樓梯摔成植物人、偷梁換柱的事被曝光在網絡上,你可不要后悔哦!

哎呀,我手里這么多‘餅餅’,只賣給你18億是不是太虧了?

你說我要是把這些‘餅’賣給傅少光,他會不會愿意比你多出點Money?

不過沒關系,咱倆關系這么好。

我就吃點虧把餅給你留著。

等我鈔票花完了,我再來找你。

我相信傅少一定很樂意做我的提款機。

哈哈哈……

拜拜,現在你可以叫救護車了。

姐姐我剛賺了外快,要出去浪了。

祝你未來一段時間在醫院過得愉快。

不要太想我哦!

么么噠!”

賀夕顏囂張跋扈地給傅少庭做了一個飛吻,將榔頭揣兜里大搖大擺地離開。

傅少庭慘白著臉打完120,眼里目光如同滲了毒的利劍,看著賀夕顏遠去的背影,滿腔恨意在身體里瘋狂滋長。

他死死地握著雙拳,“賀夕顏,你這個毒婦,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想到賀夕顏離開時所說的那些話,他又驚又恐。

他媽媽做的那些事那么隱蔽,這賤人到底是如何知道的?

一時之間,想要立刻讓人殺了賀夕顏的沖動,被他不甘心地壓下。

他怕賀夕顏手里真有那些把柄,那她要是一死……,

后果……他不敢賭!

……

賀夕顏收回外債,心情大好地來到街上,隨后下車來到一家奶茶店。

她正準備排隊買奶茶,然后不經意地抬頭……

【呦呵,那不是蕭景恒嗎?

若她沒記錯,這二貨等下會有殺身之禍。

劇本中這二貨這次雖然逃脫了,卻胸口中彈,落下了病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