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21章 把閨蜜氣哭了

管家吩咐廚房給賀夕顏做好面,剛端上桌,賀夕顏吃了一半,家里就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顏顏。”

“你這幾天怎么都不接我電話?

我給你打了好多電話,你都沒接,是不是手機壞了?”

賀夕顏抬眸看向來人。

哦豁,原主的閨蜜碧螺春來了。

何欣怡一身白色長裙,身材高挑,手里一個香奈兒的手包,長相清秀,一頭墨發隨意披肩。

她看進門后,發現賀夕顏將那頭非主流的頭發弄正常了,明亮的貓兒眼眸一閃。

這賤人怎么回事?

她怎么突然把頭發弄正常了?

再看到她穿著正常,臉上只是化著淡妝,那張絕美的臉毫不遮掩地暴露在空氣中。

何欣怡嫉妒得恨不得撕爛她那張狐貍精的臉。

老天爺還真是厚待這賤人。

不但給了這蠢貨一個頂級豪門的家世,還給了她一張魅惑眾生的臉。

何欣怡故作一臉驚訝,“顏顏,你什么時候把頭發給弄了?

之前那樣不是挺好看的嗎?

很有個性。”

她低聲在何賀夕顏耳邊問,“你把頭發弄回來了,不想和那殘廢離婚了嗎?

對了,那天晚上下藥有沒有成功?

我第二天給你打電話,你怎么一直不接?

你的手機呢?”

賀夕顏漫不經心地看了她一眼,“食不言,寢不語。

沒看到我正在吃東西嗎?

一點禮貌都沒有。”

何欣怡的手機號碼被她拉黑了,當然接不了了。

何欣怡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盯著她。

這蠢貨說什么?

禮貌?

她是不是忘記她自己是什么德性了?

她知道禮貌二字是什么意思嗎?

一個聲名狼藉,粗魯不堪、整天就只知道闖禍惹麻煩的潑婦,竟然跟她說禮貌!

她也不怕說出去笑掉大牙。

她看著賀夕顏碗里紅彤彤的辣椒,更是一副見鬼的模樣。

“顏顏,你之前不是不吃辣的嗎?

你現在吃這么辣,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是不是你老公還是不答應離婚啊!

可就算這次沒成功讓他松口離婚,你也不用傷害自己的胃啊。

我們可以想想其它辦法,總會有辦法讓他厭惡你,主動放你離開的。”

賀夕顏‘啪’地將筷子拍在桌上。

“你有完沒完,我離不離婚,關你屁事?

還是說你巴不得我離婚?”

何欣怡傻眼了。

隨后故作擔憂,“顏顏,你怎么了?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怎么會巴不得你離婚呢?

之前不是你自己嫌棄你老公腿那個了,一直鬧離婚,讓我給你出主意的嗎?

你喜歡傅少。

為了和傅少在一起付出那么多,我只是希望你幸福快樂。

我沒有別的意思。

若是你覺得和你現在的老公在一起,比和傅少在一起幸福,那你就不要離婚,和蕭總好好過日子。

你是我唯一的閨蜜。

我只希望你幸福。”

嘖嘖,段位真高!

瞧那演技不去混娛樂圈當真是可惜了。

這處處為人著想,一副好姐妹的人設被她拿捏得死死的。

難怪原主那傻逼會被她和賀紫鳶算計得渣都不剩。

都說三個臭皮,頂個諸葛亮。

何欣怡,賀紫鳶和傅少庭三人狼狽為奸。

原主那蠢貨面對他們精心設計的局,只有死路一條。

賀夕顏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你心里在想什么。

我一清二楚。

你那點小心思早就被我看穿了。

我一直不揭穿你,只是想看看你到底要裝多久?

不過現在,我沒耐心陪你玩了。

以后,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我不需要一個時時刻刻惦記我老公的閨蜜。”

何欣怡微變,拿著包的手指瞬間收緊。

這賤人怎么知道她對蕭墨寒有非分之想的?

她明明隱藏得很好,連賀紫鳶都不知道。

這蠢貨是怎么……?

何欣怡快速壓下震驚,一臉委屈。

“顏顏,你今天過分了。

以前我們偶爾拌嘴,你也不會這么說我的。

可今天,你怎么能……?”

她站起身子,“我不知道你聽了誰的風言風語,說我對蕭總……

但顏顏,我可以對天發誓,我絕對沒有那種心思。

我一直把你當好姐妹,沒想到你心里是這樣想我的。”

她使勁掐了一下大腿,擠出幾滴淚。

“你今天情緒不對。

我不打擾你了,改天我再來看你。”

她說完轉身欲走,賀夕顏卻叫道,“慢著!”

何欣怡以為賀夕顏是知道剛剛說話過分了,準備給她道歉,嘴角不受控制地上揚。

以前她們偶爾拌嘴,也是這蠢貨率先低頭。

她就知道這蠢貨不可能會放棄她這個好閨蜜。

因為在上流圈子里,除了她,沒有人愿意和聲名狼藉的她做朋友。

她轉過身,一副失望和傷心的表情。

“顏顏,我們這么多年的姐妹情。

我從沒想過你會懷疑我。

你知不知道你剛剛說的話,真的讓我很傷心?

我一直把你當親妹妹,你怎么能懷疑我?”

賀夕顏噗笑,“收起你那白蓮花的嘴臉,我可不吃你這套。

我叫你停住,只是想告訴你把你手里的包留下。

若我沒記錯,那是你上個月從我這里借走的吧!

還有,你這些年從我這里借走的首飾,名包,價值好幾億呢。

可你從來沒還過。

哦,對了,你現在住的那套房子也是我的。

你今天回去記得把從我這兒借走的東西清點一下,明天給我還回來。

一樣不落。

我購物的發票還在。

明天下午之前東西要是還沒還回來,那我就到何氏集團去要

我想,何瑩瑩若是……”

“顏顏,你怎么會變成這樣?

你當真要做得這么絕嗎?

不要我這個好姐妹了嗎?”

何欣怡臉色大變,一副被打擊的模樣,搖搖欲墜地退后幾步……

“可別暈哈。”賀夕顏戲虐地掃了她一眼。

裝暈我可會讓阿福來叫醒你哦!

阿福,是蕭墨寒養的一條藏獒。

何欣怡原本想裝暈蒙混過去,一聽她說阿福,瞬間背脊挺直。

讓阿福叫她,那她不死也得脫層皮。

她低垂著眼眸,死死地咬著唇瓣,直到嘗到血腥味才抬起頭。

“既然顏顏不想和我做朋友了,我無話可說。”

她難堪地將手里的包打開,拿出里面的手機和唇膏,正準備離開。

賀夕顏又說了一句,“你手里的唇膏好像也是我的吧。”

“我記得我花了一萬多呢。”

何欣怡捏著唇膏的手指一僵,臉色變了又變。

這賤人,竟然敢這么羞辱她。

她羞憤地將唇膏也放下,眼淚奪眶而出。

“我還你。

明天我會全還給你。”

說完捂著嘴巴就跑了出去。

管家和傭人在后面看得目瞪口呆。

夫人這波操作著實把他們震驚了。

以前這位白蓮花來,夫人可是好吃好喝的招待,可今天……

將白蓮花氣走,賀夕顏找管家要了一個榔頭,開著車就出門了。

她要去找渣男算賬。

“死渣男,把我的話當耳邊風。

讓你把東西還回來,幾天都沒動靜。

老娘今天找上門,讓你連本帶利地吐出來。”

管家見她把車開走,冒著冷汗給蕭墨寒打去電話。

“先生,夫人帶著一把榔頭出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