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9章 霸王硬上弓

唔……”

突如其來的親吻,讓蕭墨寒臉色如調色盤一樣變化莫測。

這女人!

一副女土匪的架勢。

她是流氓嗎?

他氣急敗壞地抓住賀夕顏的雙手,想要將人拽出他懷里。

結果賀夕顏靈巧地避開他的手,手指快速地在他身上點了一下。

蕭墨寒瞬間動彈不得。

他一臉震驚地盯著她,眼里怒火如同火山爆發的巖漿般赤紅一片。

“你對我做了什么?”

賀夕顏壞笑,“哎呀,放心了,只是點了你的穴道,讓你暫時動不了,沒有副作用的。”

蕭墨寒看著洋洋得意的她,氣得胸口差點炸裂。

他黑沉著臉,“給我解開。”

賀夕顏捧著他的臉,笑得肆意張揚,“不解。

解了你就不讓我親了。

老公,人家都這樣了,你就不想嗎?

嗯……”

她故意拉長魅惑的語調,“我洗得香噴噴的,還主動送到你嘴邊,不吃不覺得可惜嗎?”

說完,她站起身,慢條斯理地將身上的浴袍解開……

浴袍落地,里面的場景讓蕭墨寒瞳孔一縮。

賀夕顏如妖精般的魔鬼身材前凸后翹,全身上下沒有一絲多余的贅肉,如瓷的肌膚在燈光下白得發光。

一雙大長腿和左右搖晃的渾圓讓蕭墨寒移不開眼。

原主讓賀夕顏最滿意的就是這具身體了。

簡直完美到爆,就她一個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夸贊。

她扭著水蛇腰,在蕭墨寒吃人的目光下,將他一米八幾的高大個兒直接一個公主抱抱起……

蕭墨寒眼里的目光瞬間如冰刀般射向她。

“賀夕顏,你今晚敢胡作非為,明天我弄死你!”

這女人竟敢色膽包天!

她今晚的所作所為,對他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賀夕顏無視他的憤怒。

對她來說,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沒有啥矛盾是一場歡愛解決不了的。

一場不行,那就來兩場,兩場不行,那就多來幾次……

來之前她就考慮過了,若是嬌滴滴的溫水煮青蛙,她怕把自己惡心吐了。

于是她就改變了方法,不走尋常路。

霸王強上攻!

這才是她現在的優勢。

原主囂張跋扈,不講道理,我行我素的作精印象一時難以改變,她何不趁機利用這點。

她要走男人的路,讓男人無路可走。

前世看狗血劇不就有些橋段里寫了,男人征服一個女人在床上,女人征服一個男人在廚藝上。

廚藝她不行,那就在床上吧!

反正這男人現在腿不方便,可以任她為所欲為。

等他欲罷不能的時候,就離愛上她不遠了……

賀夕顏將蕭墨寒放在大床上躺好,隨后躺在他身邊,將他的大手附在高聳的玉峰。

“老公,別生氣嘛!

這叫情趣。

我以前不會做妻子,冷落你了。

以后,我每天都會寵你的。”

蕭墨寒牙齒咬得‘咯吱’響。

“你好好想想明天要怎么死?”

賀夕伸出小指附在他嘴唇上,“噓……”

“死了多不吉利。

我死了,老公上哪兒去找我這么個有趣兒的妻子?”

【啊哈哈,大冰塊,你也有今天?

讓你一天就知道對我放冷氣。

現在動不了了吧!

我給你點的穴道,沒有一個小時是解不開的。

今晚我要把你拿下,讓你欲仙欲死,永遠忘不了我。】

動彈不了的蕭墨寒一聽她的心聲,胸腔就像聚了一團火焰無處釋放,憋得他一口氣上不上,下不下的。

死女人,她還真想強上他。

蕭墨寒從未想過,有一天他會落到被女人操控的境地。

他閉了閉眼,“我給你最后的機會。

給我解開,今晚的事我就當做什么什么都沒發生。

不然,明天就是你從蕭家滾蛋的日子。”

賀夕顏聞言,根本沒放在心上。

“明天的事明天再說。

我相信過了今晚,老公不會舍得把我趕出家門的。”

賀夕顏一副女流氓的模樣,在蕭墨寒臉上一通亂吻。

蕭墨寒又氣又急,卻又拿她無可奈何。

大瓜:(臥槽,宿主。

厭惡值瘋狂飆升了。

你做了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

把男配惹毛了。

你真不想要命了。)

【閉嘴,別打擾我干正事。

現在會飆升,等一下就降了。】

她給他把火給泄了不就啥事都沒有了。

【啊哈哈,我就喜歡你討厭我又干不掉我的樣子。

看看,這樣多有趣。

你一整天都攤著一張面癱臉,好似每個人都欠你幾百萬似的。

哎呀,要是能笑一笑就更好了。

老公這盛世美顏要是笑笑,花兒都得失色。

嘖嘖,我老公可真帥。

帝都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帥的男人了。

嘖嘖,這腹肌可真nice!

我前幾世肯定拯救了銀河系,才會有這么帥的老公。】

蕭墨寒聽著她的心聲,原本要爆發的怒火在聽到她最后幾句話時,莫名其妙地消散不少。

大瓜:(咦,宿主,厭惡值突然停止在90了。)

賀夕顏不理會大瓜,手腳并用,將蕭墨寒撩撥得浴火焚身。

軟玉在懷,還故意變著花樣撩撥,卻又不做到最后一步。

蕭墨寒身上熱汗淋漓,渾身炙熱比中了藥還要難受。

“死女人,不會就別撩,你想憋死我?”

賀夕顏停下手,無辜地眨巴著一雙水目,臉色緋紅。

“你們男人不是都喜歡做前戲嗎?”

蕭墨寒呼吸加重,“那是對女人才會這么做。

我是男人。

你沒看到我已經有反應了嗎?”

蕭墨寒氣得想罵娘。

特么的!

他又不是柳下惠,這么個尤物在他身上四處點火。

要真沒反應就不是男人了。

賀夕顏看著某處的高聳之物,突然間有些膽怯了。

撩的時候她膽子大得沒邊。

可要實戰,她還真無從下手。

“那……那算了。

我……我不撩你了。

我還是回主臥睡吧!”

蕭墨寒氣的差點一口氣沒上來。

“賀夕顏,你找死!”

賀夕顏身體一抖。

乖乖,她好像玩過火了。

她打著商量,“那……那我給你解開穴道。”

“你不準生氣,不準打我。”

蕭墨寒笑得讓她頭皮發麻,竟然好脾氣道,“乖,給我解開,我不生氣,不打你。”

“你保證。”

蕭墨寒深吸一口氣,“我保證。”

今晚不把這女人弄死在床上,讓她漲漲記性,他就不姓蕭。

賀夕顏想著給他解開穴道就逃,反正他腿廢了,追不上她。

為了小命,賀夕顏忐忑不安地給他解開穴道。

隨后正想逃之夭夭卻被蕭墨寒一把抓住腳踝,往后一扯,隨后身子附了上去……

他是小腿廢了沒錯,可膝蓋沒廢。

想要收拾賀夕顏,即使不站起來也綽綽有余。

男女力量的懸殊,這一刻賀夕顏可真是感受到了。

她沒想到蕭墨寒力氣這么大,她用盡全力都不能撼動他分毫。

賀夕顏被他眼里的火焰嚇得心肝一顫,沒骨氣地求饒。

“老公,我錯了,再也不敢了。”

“你饒了我這次吧!”

蕭墨寒冷笑,“晚了。”

他大手一揮,粗魯地撕裂賀夕顏身上布料少得可憐的蕾絲裙,鋪天蓋地的吻就落了下來。

反正這女人是他的合法妻子,睡她又不犯法。

比起過去那令人厭惡的非主流造型,現在的她簡直是個妖精。

膽敢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他的底線,他會讓她永遠記住這黑色的一天。

……

正當蕭墨寒準備攻略最后一步時,賀夕顏只感覺下身一股暖流涌出……

她臉色一僵,隨后……

【啊哈哈哈,來得真及時!

啊哈哈哈,我要笑死了。

媽呀!我的姨媽,我第一次這么愛你!】

蕭墨寒摸著掌心下的濕潤,差點心肌梗塞,氣急敗壞地怒吼。

“賀夕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