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一腳剎車踩下去,混身冷汗直冒。

他忐忑地開口,“老……老板!”

“嘶……”賀夕顏揉著額頭,痛呼一聲。

隨后哀怨地說,“司機大叔,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已經被撞了兩次了。”

蕭墨寒知道司機想表達什么。

他放在膝蓋上的手指收緊,面上卻裝作什么都沒發現。

“車開穩一點。”

司機秒懂,說了聲,“好。”

隨后啟動車子繼續開,手心里的汗將方向盤抓出一道印記。

媽呀!

夫人的心聲太嚇人了。

只有她心聲一出,就要出大事。

他感覺他的心臟要是再聽見夫人的心聲幾次,估計會被嚇停。

……

到家后,蕭墨寒沒理會賀夕顏,徑直滑動輪椅乘電梯進入二樓次臥,隨后將門反鎖。

接著掏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出去……

“查劉家所有人的資料,明天拿到辦公室給我。”

掛掉電話后,他掏出一根煙叼在唇齒間,右手拿著銀色的打火機,‘啪’的一聲,火機劃出一股幽藍色的火焰……

他慢條斯理地將煙點燃,修長的手指輕輕夾著香煙,仿佛握住了整個世界的精髓。

香煙在他指尖跳躍,閃爍著微光,伴隨著他的呼吸輕輕搖曳。

他抽煙的姿勢優雅而從容,隨著他深深吸了一口煙,吐出……

一番吞云吐霧后,煙霧在他面前繚繞,仿佛為他披上一件神秘的面紗。

那雙黑眸在煙霧的映襯下,顯得更加深邃,仿佛藏著無盡的故事。

“幽靈附體!

賀夕顏,此刻的你到底是誰?

為什么會知道未來將會發生的事?

若你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留在我身邊到底又有何目的?”

……

主臥,賀夕顏快速地洗了個澡,隨后翻出她故意買的性感睡衣。

睡衣是一件超短的黑色蕾絲吊帶裙,穿在她身上只能勉強遮住臀部。

她有些別扭地扯了扯短得過分的裙子,臉色微紅。

“我都主動穿成這樣了,我就不信面對我這么個絕色妖嬈的美女,蕭墨寒還能把持得住?”

她翻出那瓶特殊的香水,將身體噴了個遍。

“嘿嘿,有這秘密武器在,我看狗男人今天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她將頭發解開,甩了一下腦袋,如墨般的黑發瞬間如瀑布般傾瀉而下,凌亂地撒在肩上,腦后……

片刻后,她披了一件浴袍,敲響了蕭墨寒的房門。

蕭墨寒洗過澡,穿了一身灰色睡衣坐在輪椅上,面無表情地將門打開,堵在門口。

“有事?”

剛洗過澡的他頭發還未擦干,水澤順著臉頰流進脖子,微微敞開的領口下,若隱若現的胸肌映入眼簾,讓賀夕顏臉頰更加緋紅。

“老公,你洗好澡了。

我還以為你沒洗好來幫幫你呢。”

蕭墨寒冷眼掃了她一眼,“不需要。”

“沒事不要來我面前晃蕩。”

賀夕顏嘴角一抽。

【尼瑪,這冰山不解風情,我要怎么撩?】

撩?

蕭墨寒背靠輪椅,不動聲色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

換了那一頭非主流,此刻的賀夕顏墨發及腰,臉上不施粉黛的她驚艷絕倫,宛如精雕細琢的璞玉,每一個輪廓都恰到好處。

眉如遠山,眼似秋水,鼻梁挺直,唇色嫣紅。眼神深邃而明亮,仿若萬千星辰般璀璨。

她故意用曖昧又深情的目光看著蕭墨寒。

“既然老公已經洗好了,那我就不用我麻煩了。

不過今晚我想和老公一起睡。

你不來主臥,那就我來次臥。

反正我今晚要和你睡。

你反對無效。

咱們是夫妻,夫妻之間睡一起不犯法。

和你一起睡,可是受法律保護的。”

蕭墨寒知道賀夕顏執著撩他,不過是為了完成任務。

“和我睡?”

“你是不是得了健忘癥,忘了你之前說過的話了?”

賀夕顏眉頭一皺。

之前說過的話?

原主之前說過什么了?

突然,她腦海里閃過一個模糊的畫面。

畫面中,原主一臉嫌棄地將坐在輪椅上的蕭墨寒趕出臥室。

“滾,以后都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就你現在這殘廢樣,還想和我睡。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你現在連雙腿都無法站立的弱雞樣,你拿什么滿足我?

你能陪我去任意地方約會,四處奔跑嗎?

你能給我公主抱嗎?

能給我搓背洗澡嗎?

能不停變化姿勢給我極致的快感嗎?

……”

原主的每句話都直戳蕭墨寒心窩,打擊男人自尊。

賀夕顏臉色有些龜裂,恨不得抽原主幾個嘴巴子。

mmp,原主這豬腦子難怪最后死得那么慘。

完全憑本事作的。

她打著哈哈,嬌滴滴地說道,“老公,夫妻之間哪有不拌嘴的?

所謂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和。

我過去不懂事,說了些混賬話。

不過那已經是過去了。

人家已經知道錯了。

我這不是已經主動來給你賠不是了嘛!

你就大人有大量,不要跟過去的我一般見識。

以后我會做一個好妻子,一個好媽媽的。”

她蹲在蕭墨寒輪椅邊,大著膽子將手附在他的大手上。

“老公,我們不分房睡好不好,我這次是真心改過的。”

隨著她身子靠近,蕭墨寒鼻尖傳入一抹清香。

那香味若有若無,分不清是沐浴清香還是其它。

他眼眸低垂,不經意一瞥……

賀夕顏故意拉低的領口下,那高聳的雙峰被她擠壓在一團,讓蕭墨寒目光一顫。

這女人真是,連內衣都不穿。

感受到蕭墨寒的目光,賀夕顏故意將臉在他手背上一蹭,隨后調皮地伸出舌頭舔了一下他的手……

說話的聲音更是魅惑眾生,語調勾人,“老公,知錯就改,善莫大焉。

都說浪子回頭金不換。

我一個小女人回頭,你金子會堆滿屋。”

蕭墨寒面無表情,本想將她推開。

但賀夕顏卻在他動手之前快速站起身,隨后在蕭墨寒還未反應過來時將他輪椅一轉,迅速推進了臥室……

嘭。

賀夕顏反手將門關上。

反應過來的蕭墨寒臉色難看。

正要發火趕她出去,賀夕顏卻不按套路出牌,直接一屁股坐在他懷里,強勢地捧著他的臉就親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