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7章 和老太太關系緩和

%“奶奶,你就給我一次機會吧!

我會給墨寒找最好的醫生給他治療,一定讓他重新站起來。

我也保證以后一定不會再闖禍。

不會給蕭家丟臉。”

一聽賀夕顏心聲說大孫子的腿還有救,老太太差點激動地叫出聲。

但為了不讓賀夕顏發現她能聽見她的心聲,老太太不動聲色地套話。

“你現在的信用額度為零,也只有哄承熙那種天真無邪的孩童有用。

不過看在你這么信誓旦旦的份上,今天我就勉為其難的信你一次。

但……”

賀夕顏一聽老太太說愿意給她機會,瞬間高興地抱著她的手搖晃了幾下。

“噢耶,奶奶太好了。

“我就知道奶奶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奶奶了。”

【哎呀呀,老太太這么好。我得改變她悲慘的命運,讓她活得久一點,長壽到打破世界紀錄】

再次聽到她內心真實的想法,老太太壓制上揚的嘴角。

“別晃了,再晃我這把老骨頭可就要散架了。”

賀夕顏放開手,轉到她身后,殷勤地替她捏肩捶背。

“才不會散架。”

“奶奶身體健朗,再活幾十年都沒有問題。”

她按摩的手法特殊,舒服得老太太差點哼出聲。

這丫頭,若是真的痛改前非,也似乎沒那么無藥可救。

見老太太舒服地瞇著眼,賀夕顏趁機打著商量。

“奶奶,我能不能帶承熙回去照顧幾天?

我想和他培養一下感情。

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他照顧得好好的。

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讓照顧他的保姆跟著我一起去。

你看,墨寒在公司一天到晚就已經很累了。

老宅離公司又遠,他要來看承熙得繞好遠的路。

我帶回去照顧,墨寒一下班回來就能看見承熙,承熙也能見他,多……”

差點睡著的老太太瞬間睜開眼睛,“帶走承熙你想都別想。

等你什么時候把身上的那些陋習改完了,你再來和我談城熙的問題。”

“我不阻止你來看承熙,但要帶走他,沒得商量。”

要不是昨晚大孫子送蕭凝回來,把賀夕顏的預言再三的提醒,她根本不會給賀夕顏好臉色。

這時,蕭凝無精打采,一手揉著太陽穴,一手扶著樓梯下來。

一見賀夕顏,她瞬間精神抖擻,“你這掃把星又來老宅做什么?”

賀夕顏抬眸看了她一眼。

【嘖嘖,真沒禮貌。

昨晚要不是你哥和馮家少爺去得及時,你現在已經被老男人給開苞了。

傻逼,差點被陸浩宇給賣了,還在心里做美夢。

嘖嘖,昨晚陸浩宇那心機男肯定給她說。

“凝凝,你是我今生今世的摯愛。

之前因為知道你和馮家有婚約,我都不敢向你表白。

直到我知道你心里有我,我才敢那么放肆的向你求婚。

你放心,等我們結婚,我會讓你做這個世界上最美,最幸福的新娘。”

啊哈哈……

結果等小姑子這戀愛腦嫁過去。

他就把小姑子涼在一邊,背地里和他的小嬸打得火熱,還生下一對龍鳳胎……】

蕭凝被賀夕顏的心聲一驚,一腳踩空,中心不穩地往前撲……

“啊……”她驚慌失措的慌亂抓扶手,卻越慌越亂,根本抓不住。

眼見她就要和大廳地板來個親密接觸。

賀夕顏一個閃身,速度快得連老太太都沒看清她的動作,蕭凝就被她一把摟住腰,身體不可思議地一轉,瞬間站直。

蕭凝驚魂未定,見是賀夕顏救了她,急忙將賀夕顏狠狠一推……

賀夕顏被她推得倒退幾步,后腰撞在梯子扶手上,疼得她眉頭一皺。

她揉著腰,嫌棄地看著傻掉的小姑子。

“嘖,真沒娘心。

我好歹救你免于災難,連句謝謝都不會說,還推我。”

蕭凝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嘴硬道,“我又沒讓你救!”

老太太垂眸,憤怒的緊緊握著雙手,牙齒咬得咯咯響。

她的孫女。

從小捧在手心里的寶,陸家那黑心肝竟然敢如此算計她。

蕭凝不知道昨晚喝醉后發生了什么?

她只記得昨晚和陸浩宇在一起吃燭光晚餐。

什么時候喝醉的?

又是怎么回的老宅她都不知道?

但她自認為是陸浩宇送她回來的。

至于剛剛聽到賀夕顏的心聲。

她只當那是昨晚陸浩宇送她回來,向蕭家人做的保證。

之前陸浩宇就說過,會讓家里的人認可他們的婚事。

老太太知道昨晚事情的真相,自然相信賀夕顏所說的都是真的。

她語氣嚴肅,盯著蕭凝,命令道,“你以后不準再和陸家那位來往。

你給我記住,你是有婚約的人。”

蕭凝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奶奶。

你之前說過不逼我的。

你明知道我喜歡的是……”

老太太嚴厲道,“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

那陸浩宇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樣好。

他私底下骯臟,狠毒。

接近你只是算計你,想拿你當擋箭牌。

你和他,不會有好結果。

以后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許見他。

不然,我就沒你這個孫女。”

“奶奶!”

蕭凝傻眼了。

她不過睡了一覺,奶奶怎么就變了。

“叫奶奶也沒用。

回房去收拾收拾自己。

看看你現在這副模樣,哪里有點大家閨秀的樣子。”

【哇塞,老太太威武。

人間清醒!

她怎么知道陸大少人品渣的?

看來蕭家還是有救的。

哦嚯嚯,老太太,你可一定要阻止到底,別讓戀愛腦小姑子嫁進陸家。】

聽到賀夕顏的夸贊,老太太傲嬌的揚了一下頭。

哼,有你這個預言師在,我有什么不知道的?

蕭凝見奶奶來真的,委屈地垛了垛腳,捂著臉上樓了。

等蕭凝上樓后,老太太看賀夕顏的目光和善了些。

“承熙應該睡醒了,你去看看吧,但不能帶走。”

雖然不能把小包子帶走,但能讓老太太對她改觀,賀夕顏也高興。

“謝謝奶奶,那我去看承熙了哈。”

說完就‘咚咚咚’地跑上樓。

她人還未進屋,嘴里就忍不住喊,“小包子,媽媽來看你了。”

蕭承熙晚上睡得晚,早上起得遲。

保姆剛給他穿好衣服洗好臉,正要抱著他下樓。

賀夕顏一進去,就忍不住從保姆手里接過兒子。

她在小包子的臉上親了一口,“小包子,有沒有想媽媽呀?”

蕭承熙睜著烏溜溜的大眼睛,疑惑地看了她一會兒才認出來。

他興奮地揮著小手,不停的在賀夕顏懷里撲騰,可見他還是很喜歡賀夕顏的。

“哎呀呀,別動,別動!

你撲騰得太厲害了,小心媽媽抱不住你哦!”

蕭承熙像是聽懂了,乖乖的窩在她懷里,一只小手伸進嘴里,眨巴著眼睛看著賀夕顏直笑,嘴邊的兩個酒窩看得賀夕顏好像戳一戳。

她忍不住又親了一下兒子的小臉,“承熙真乖,真可愛!”

……

在老宅待了一天,直到晚上蕭墨寒來,她才戀戀不舍和蕭墨寒回去。

回去的路上,她忍不住和蕭墨寒打著商量。

“老公,我們把承熙接過來吧!

他好可愛,我想每天都看著他長大。”

蕭墨寒掀了掀眼皮看她一眼,“接回來不管不問?”

“你一個整天作死要離婚的女人說出這種話,你不覺得這話從你嘴里說出來很可笑嗎?”

賀夕顏揪住他的衣角,“老公,我都說了我知道錯了,以后會改的。”

蕭墨寒面無表情的扯回衣角。

賀夕顏再接再厲,“你就相信我一次嘛!

承熙那么可愛,你也不想把他一直放在老宅吧。

那樣時間一長,你門關系會生分的。”

蕭墨寒何嘗不想把兒子養在身邊,但賀夕顏這毒婦他惹不起。

之前為了離婚,她差點將兒子捂死。

要不是他發現的及時,現在那還有兒子。

只是這女人似乎把這件事給忘了。

“沒有你的地方,承熙才會快樂成長。

比起和他關系生分,只要他健健康康的長大,我無所謂。”

【咿呀,狗男人真難搞!

要不是知道過兩天老太太給堂弟介紹的那妖孽要來老宅,還一連住幾天,我那會急著把兒子接回來。

那妖孽可不是人,是幽靈附體。

她最喜歡吸食孩童的精氣。

兒子就是被那妖孽給吸食了精氣,后面身體才會體弱多病,一年要住院好幾次。

老太太不放口,狗男人又不主動接。

咋辦,我要怎么讓……?】

刺啦……

司機一個急剎車打斷了賀賀夕顏的心聲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