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6章 看精神科

老蕭,這就是你說的病人?”

蕭墨寒好友南旋月挑眉看著賀夕顏。

這女人之前總是打扮得像個非主流一樣。

今天穿得這么正常,他一開始還差點沒認出來。

南璇月穿著白大褂,面容英俊,五官深邃,皮膚白皙細膩,透露出一種不凡的氣質。

他的眼睛是深邃的黑色,像是深不見底的湖泊,充滿了智慧和洞察力。鼻梁挺直有力,嘴唇線條分明微微笑著,仿佛陽光灑在心頭,溫暖而明亮,給人很舒適的感覺。

即使他目光不時地打量,也讓人無法討厭。

“嗯,她最近腦子有點不正常,你給她好好檢查一下。”

賀夕顏氣急,“你腦子才有病!

我很正常,哪有病了!

我不就是換了一身造型而已。

難不成你喜歡我以前那非主流造型?”

蕭墨寒給南璇月一個眼神,南璇月秒懂。

“行,你跟我來,我準備一下。”

賀夕顏滿臉抗拒,“我不需要檢查,我沒病。”

說完,她轉身就走。

蕭墨寒看了一眼門外的保鏢。

保鏢在賀夕顏還沒出去時就將門關上,然后上鎖。

賀夕顏回頭瞪著蕭墨寒,“我說了我沒病。”

蕭墨寒無視她的憤怒。

“好好在這兒等著,要不了多少時間。”

他轉動輪椅進了南璇月檢查室,把賀夕顏這幾天不對勁的行為說了一遍。

南璇月聽完,做了一下記錄。

“你的意思是給她催眠?”

蕭墨寒點頭,“我想知道她為什么改變這么大?”

外面。

賀喜夕顏在蕭墨寒進入檢查室后扭頭就走。

哼,區區一個保鏢也想攔她。

她剛向前走幾步,保鏢就如同門神一樣堵在門口。

“抱歉夫人,沒有先生的允許,你不能離開。”

賀夕顏語調清淺,“讓開。”

保鏢一動不動,“抱歉,我只聽先生的命令。”

“呵,很好,那你就好好站個夠吧!”

賀夕顏伸手在他身上點了兩下,保鏢臉上大變,驚恐地盯著賀夕顏,張嘴想要說話卻發不出聲音。

賀夕顏將保鏢擰在一邊,伸手開門,結果擰了幾下卻打不開。

賀夕顏氣急敗壞,“他奶奶的,竟然是電子鎖。”

這鎖關上后,沒有密碼或指紋根本打不開。

南璇月這變態,辦公室里弄這么個高級的鎖干嘛?

……

檢查室里面,南璇月站起身,在里面的醫用床上鋪了一張一次性墊子。

“行,讓她進來吧。”

……

二人從里面出來,卻沒看見賀夕顏。

蕭墨寒看向保鏢。

“她人呢?”

保鏢站著一動不動,眼睛急切地看向窗戶。

南璇月臉色大變,“她跳窗戶了?”

他快步走向窗戶邊,只見賀夕顏站在空調外機上。

南璇月臉色大變,“你瘋了?”

“站在上面想摔死嗎?”

“你想死可別連累我。”

他急忙伸手去抓賀夕顏。

賀夕顏避開他伸過來的手,一個縱身跳躍……

眨眼睛,賀夕顏從三樓飄落,那輕盈的身姿如蝴蝶般飛身落地。

她瀟灑地拍了拍手,還得意地回眸看向窗戶,伸出中指做了個鄙視的動作。

南璇月震驚得目瞪口呆。

好半晌,南璇月才轉過身子。

“老蕭,你媳婦什么時候變成武林高手了?”

蕭墨寒無法站起來,看不到賀夕顏剛剛的動作。

但想到她能一人干趴幾個大漢,也沒什么可奇怪的了。

“這也是我今天帶她來的一個原因。”

“一個人的性格再變,身手也不可能短時間內變強。

她那晚過后就突然會拳腳功夫了,你說我能不懷疑嗎?”

南璇月伸手摩擦著下巴,思忖了片刻,“有沒有可能她以前是故意藏拙?”

“不可能!”

蕭墨寒搖頭,“她從小到大都沒練過拳腳功夫。”

南璇月坐回椅子上,手指敲擊桌子,“這就奇怪了。

難怪你要給她做催眠。

不過,催眠她不愿意配合的話,你也得不到答案。

話說回來,你媳婦現在正常了,看起來順眼多了。”

南璇月一臉八卦,“她性格大變后怎么樣?

還有沒有逼你離婚?”

蕭墨寒涼涼地掃了他一眼,“你很閑?”

……

另一邊,賀夕顏跳下三樓后,打了輛車就直奔老宅。

她要去看兒子。

那肉包子挺可愛的。

等會要不和老太太商量一下,把小包子帶回去養?

之前孩子滿月后,原主一天到晚各種作死鬧離婚。

蕭墨寒怕她傷著孩子,便把孩子放在老宅養。

……

賀夕顏來到老宅,老太太一看到她臉色瞬間就冷了下來。

“你沒事往總往我這里跑什么?”

賀夕顏沒在意她的態度,反而厚臉皮地挽著她的手撒嬌。

“哎呀奶奶。

我這不是怕你無聊,來陪你聊聊天嘛!

再說我已經知道錯了。

以前是我不懂事,老是惹你和墨寒生氣,給你們添麻煩。

但我已經下定決心改過自新了。

您就給我一個機會好好表現。

以后我會做一個好妻子,一個好媽媽。

我不會給墨寒丟臉了。

奶奶你是最善解人意,最美的奶奶了。

您一定也希望墨寒過得幸福對不對?”

老太太甩開她的手,沒好氣道,“你還有臉要機會?

你這一年多在外面做的那些混賬事,有哪一件值得我給你機會?”

賀夕顏又將手挽上去,“奶奶,我真的會改。”

“你看承熙那么小,要是以后墨寒娶個惡毒的后媽,那不是還要再受一次傷害嗎?

我是他親媽,以前雖然不管他,但我也沒傷害他呀。”

【哎,老太太也挺可憐的。

為兒為女,為孫子,為重孫操碎了心,最后卻落得個晚節不保,死無全尸的下場。】

老太太再次聽到自己悲慘的下場,已經沒了上一次的憤怒。

她瞇了一下混濁雙眼,“想要我給你機會?”

賀夕顏沒想到老太太突然松口,瞬間將頭點得如小雞啄米似的。

老太太高深莫測地掃了她一眼,“行,若你能讓墨寒重新站起來,我就相信你是真心改過。”

【哎呀,這有何難?

蕭墨寒的腿還有救,他現在站不起來不過是雙腿神經受損。

只要把他雙腿的神經治好,他就可以重新站起來了。

嘿嘿,剛好他的腿我能治。

不過若我說能治他的腿會沒人信。

看來我得偷偷把他的腿治好,驚艷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