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5章 秀色可餐

第二天清晨,賀夕顏起了個大早。

她打著哈欠將窗戶打開,陽光透過薄霧灑滿了靜謐的別墅,將一切都染上了溫暖的金黃。

微風拂過,樹枝搖曳,微涼的晨風帶著淡淡的花香飄進鼻尖,讓人心曠神怡。

別墅外,她的臥室右側是一片花海。

各種各樣精美的鮮花,是原主唯一拿得出手的優點了。

原主雖然囂張跋扈,嬌縱無禮,但卻喜歡養花。

整個別墅三分之二的空地都被她種滿了花。

“哇,空氣真好。”

她已經不記得,她有多久沒有呼吸過這么新鮮的空氣了?

上一世查出胃癌和骨癌晚期后,她就沒出過門。

病痛的折磨讓她生不如死。

如今難得重生一次,她一定要好好珍愛生命。

她換了衣服,洗漱好下樓,意外看見蕭墨寒竟然還沒去上班。

男人一身居家服,眉頭微蹙,專注地閱讀手中的報紙。

他修長的手指輕輕劃過報紙頁面,臉龐線條分明,英俊而堅毅。

那是經過歲月沉淀的成熟與穩重。

窗外的陽光透過窗戶灑在他身上,給他偉岸的肩膀鍍上一層金光,帥氣得讓人挪不開眼。

賀夕顏看呆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蕭墨寒。

哇,沒想到這男人穿上居家服會這么養眼,堪比男星。

原主那傻逼放著這么帥氣多金的老公不要,竟然去當舔狗。

蕭墨寒感覺到她炙熱的目光,瞬間抬頭,四目相對。

看到賀夕顏嘴角的口水,一副恨不得撲上來咬他一口的目光,蕭墨寒嫌棄的別開眼。

語氣厭惡,“收起你那令人作惡的目光。”

【艾瑪,狗嘴里吐不出好牙,白瞎了一張好臉。

嘖嘖,你那渾身上下姐姐我哪兒沒摸過,看一下又咋了。

哼,不讓我看,晚上等你睡著了,我偷偷爬你床,將你扒個精光看個夠。

哇咔咔,我記得老公的肌肉摸起來可舒服了。

嘖嘖,八塊腹肌耶,手感超好。

屁股最有手感,Q彈又帶勁。

晚上我先摸哪里好呢?

胸肌?腹肌?還是屁股?

哎呀!要不要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來個霸王強上弓,從他兄弟下手,一舉奸滅!】

“咳咳……”

蕭墨寒捏著報紙的手一抖,差點被口水嗆死。

這個色女!

他好脾氣地提醒自己不要和她一般見識。

這女人從那晚給他下藥后,完全變了個性子,整天腦子里都是顏料。

看來以后晚上睡覺,他得把門鎖死。

不然什么時候被這色女弄死在床上都不知。

賀夕顏上身一件體恤,下身一條牛仔褲,一頭墨發扎成高馬尾,不施粉黛的小臉如瓷般白得反光。

一身清爽的打扮顯得她青春靚麗。

昨天她花了大半天的時間,將原主衣帽間大改造。

現在她的衣柜里已經煥然一新。

她厚著臉皮坐在蕭墨寒身邊,笑嘻嘻問,“老公,你今天怎么不去上班?”

蕭墨寒看也不看她,垂眸翻看手中的報紙。

“我上不上班跟你有什么關系?”

“當然有關系了。

老公你要是不上班的話,咱們出去約會吧!

你看,咱們好久都沒一起出去放松放松,過二人世界了。

難得你今天有空,我們去滑雪場吧!

我記得你以前最喜歡去……”

“呵,”蕭墨寒冷笑地打斷她的話。

“我一個殘疾廢人,去滑雪場自取其辱!”

額!

賀夕顏瞬間詞窮。

剛剛急于表現,竟然把他腿的事兒給忘了。

看來想要快點把這冰山攻下,得先把他腿給治好。

“不去滑雪場也行,那我們去看電影。”

二人說話間,傭人將早餐端上桌。

牛奶,三明治,小籠包……

最后,管家忐忑不安地將一碗麻辣牛肉面端在賀夕顏面前。

“夫……夫人,您的早餐。”

看著賀夕顏面前碗里紅彤彤的辣椒,蕭墨寒眼眸微瞇,眉頭緊蹙。

“你早上吃這個?”

賀夕顏看著色香味俱全的面條,聞著撲鼻而來的麻辣香味,兩眼放光,忍不住吸了吸口水。

“對啊,你不覺得看著就令人胃口大開嗎?”

她拿起筷子,“哇,看起來很香。

管家伯伯,謝謝了。”

管家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賀夕顏。

謝謝!

夫人什么時候這么有禮貌了?

賀夕顏不管他們的目光,筷子拌了一下面條就挑著往嘴里塞。

“噗呲噗呲……”吸面條的呲溜聲毫無形象地在餐廳里響起。

蕭墨寒看著她狼吞虎咽的模樣,再看看手里的三明治,瞬間感覺三明治索然無味。

他以前也很喜歡吃辣。

可以說是無辣不歡。

可自從結婚后,這女人不喜歡吃辣,家里的餐桌上,幾乎沒有辣椒。

就算放,也只是不辣的菜椒。

賀夕顏埋頭一口氣吃完了面條,隨后打了個飽嗝,摸著被辣椒辣得熱乎乎的胃。

“太美味了,辣得舒服。”

她癱坐在椅子上,毫沒形象地揉著肚子,臉頰因為吃辣染上一抹殷紅,眼里滿足的笑意燦若星辰,一雙狐貍盡顯狐媚風情,嘴唇紅得如盛開嬌艷的玫瑰。

蕭墨寒掃了她一眼,目光微凝。

此刻他腦子里蹦出一個詞‘秀色可餐’。

妖精。

這副模樣若是其他男人見了……

他一直都知道這女人長得絕色,過去不過是作死故意把那張臉畫得亂七八糟。

如今她腦子有問題,一露出真容……

賀夕顏見蕭墨寒看向她,瞬間坐直身體,“老公,你剛剛一直盯著我看。

是不是覺得我現在比以前好看了?”

蕭墨寒喝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牛奶,將杯子放下,慢條斯理地回答。

“你想多了。”

“我是覺得你那吃相難看,嚴重影響我的胃口,讓我食不下咽。”

賀夕顏嘴角微抽。

“沒天理。

面對我這么個大美人,你竟然食不下咽。”

蕭墨寒不理會她,擦了一下嘴巴,轉動輪椅,很快就乘電梯上了二樓。

片刻后,他換了一身西裝,來到大廳。

賀夕顏見狀,立馬跑到他身邊,蹲下身子抓住他的手,“老公,你要去哪兒?

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去?”

她眼里滿是希翼,目光亮得驚人。

蕭墨寒撫開她的手,“自己跟上。”

賀夕顏聽他沒拒絕,瞬間高興得一蹦三尺高。

隨后故意趁蕭墨寒不注意,在他臉上‘吧唧’一口,還留下不少水澤。

“謝謝老公,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蕭墨寒一臉漆黑,嫌棄地抹了抹臉上的口水。

“你離我遠點,再放肆就立馬去離婚。”

【哎呀呀,狗男人,不識好歹。

姑奶奶的黃金口水竟然敢嫌棄。

你給我等著!

等老娘哪天把你拿下,我讓你跪著求吃我口水!】

蕭墨寒冷嗖嗖地掃了她一眼。

呵,吃她口水!

白日做夢。

……

賀夕顏顛屁顛股地跟著蕭墨寒出門。

結果,等到了地點,她瞬間氣得想罵娘。

“姓蕭的,你什么意思?

竟然帶我來精神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