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3章 小姑子未婚夫太慘了

蕭墨寒前腳把賀夕顏送到家,等司機的車一離開,她后腳就選了一輛車也離開了別墅。

她要去鄰市挽救小姑子。

想到那單純的小姑子以后會以那樣的方式慘死,她無法坐視不理。

不過去之前,她要給傅少庭送個大禮。

渣男竟然敢找人嚇唬她,不給他點回禮怎么行呢?

她將車開得飛快,十分鐘的時間就到了傅少庭的私人別墅。

劇本中可說了,今晚傅少庭會帶賀紫鳶過來,那兩人今晚會在這兒滾床單。

啊哈哈……

她要給那渣男和毒女加點料,讓兩人大戰300回合,分都分不開那種。

她下車后,徒手爬上別墅二樓,潛進傅少庭臥室,打開床頭柜上的小抽屜。

她將里面的潤滑油拿出來,打開蓋子將里面的潤滑油擠了一半。

隨后將在路上買來的502倒了一半進去,再搖晃幾下,蓋上蓋子放回原處。

嘖嘖,那劇本中,傅少庭很會玩,床上花樣百出。

她要給那渣男一個終生難忘的夜晚。

走的時候,她還在臥室里噴了助性的香水。

那香水味道特別淡,散發在空氣中根本感覺不到。

做完這一切,她才心情大好地離開。

渣男毒女,今晚就好好享受吧。

……

一個小時后。

賀夕顏開車來到鄰市的博萊酒店。

讓她意外的是她竟然看到了蕭墨寒的車。

“咦,蕭墨寒的車怎么在這兒?”

“難道他說的有事就是來這兒?

可他來這干什么?

難不成他也知道蕭凝要出事?”

她剛準備下車,便見酒店大門突然打開。

接著便見蕭凝昏迷不醒,被一個男人抱著出來。

而那男人身后,蕭墨寒被保鏢推著,一臉寒霜跟在身后。

【我擦,我竟然來晚了。

我還想著把小姑子救出火坑呢,沒想到蕭狗消息比我還靈通。

蕭狗說的有事兒就是來救小姑子嗎?

他怎么知道小姑子出事了?

還有,抱著小姑子的那男人是誰?】

她心聲暴露,蕭墨寒瞬間就抬眸掃了一下四周。

直到看到那輛熟悉的車牌,蕭墨寒才確定賀夕顏也來了。

蕭墨寒想到剛剛要是晚一步,那蕭凝就真的被毀了。

賀夕顏心聲吐槽的竟然是真的。

蕭墨寒目光復雜地看了一眼賀夕顏那輛車。

大瓜:(宿主,宿主,厭惡值降了10。)

賀夕顏一驚,【降了10?

怎么會突然降了,我現在什么也沒做呀。】

大瓜:(可能是你現在沒在他身邊煩他。)

【可能嗎?

要是不在他身邊煩他能降低厭惡值的話,那你說我要不要出遠門溜達一圈,等回來的時候他的厭惡值就自己降沒了。】

(你可以試試,但我只是猜測,萬一不是的話,你的小命就芭比扣了。)

【額,你都不能確定,我哪敢冒險。】

(宿主,剛剛抱著蕭凝的那位就是她未婚夫哦。)

【蕭凝未婚夫?

馮家那個癡心漢!

哎呀,可惜了。

長得人高馬大又帥氣。

這么好的小伙子最后下場竟然那么慘。

嘖嘖,他后來幫蕭凝把尸骨埋葬以后,從二十幾層高的樓上一躍而下,砸成了一灘肉泥。

當時那附近正好有幾個流浪狗。

流浪狗聞到血腥味,擁蜂而上,把他那堆肉泥給……

哎呀,那些流浪狗飽餐了一晚上,連渣都不剩。

等他父母得到消息后,他媽哭瞎了眼。

他爸氣瘋了,他姐姐氣流產了……】

馮耀明抱著蕭凝剛到他的車身前,聽到賀夕顏的心聲,腳下一個趔趄,驚得差點把手中抱著的人摔出去。

他猛然回頭,看向身后,想看看說話的人到底是誰?

可他身后除了蕭墨寒,保鏢和司機,根本沒有女人。

那剛剛他聽到的是什么?

幻聽嗎?

而蕭墨寒則是握著雙拳,眼眸微紅。

原本他以為賀夕顏說他日后會死于絕癥已經夠慘了。

沒想到,馮耀明一家更慘。

而他一家的悲劇還是妹妹間接造成的。

看來,他得盡快想辦法讓蕭凝早日認清,誰才是她一生的良人。

【咦,馮可憐怎么站著不動?

他現在回家的話還能來得及救火。

說起來他今天也還是挺幸運的。

現在他要不是在這兒,已經被大火給燒得面目全非了。

他現在住的那小公寓,被他的好兄弟給找人放火燒了。

目的就是想送他上西天,除掉他這個競爭對手。

哎,小可憐走的仕途。

毀容后,事業就此嘎停。

而他和蕭凝的婚約會取消,最主要的還是他被毀容了,自卑,覺得自己配不上蕭凝,主動解除了婚約。】

賀夕顏怕被蕭墨寒發現她也來了,故意將身子壓低。

馮耀明再次聽到心聲后,正要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蕭墨寒說道,“先回你住的地方看看。”

馮耀明臉色難看,“你也聽到了?”

蕭墨寒掃了一眼不遠處的車。

那女人把身子壓低,只能看到頭發。

他壓低嗓音,“嗯,我會來找蕭凝,就是這女人說的。”

蕭墨寒上了馮耀明的車,而他的車司機開在后面跟著。

馮耀明發動車后,問道,“她是……?”

馮耀明和賀夕顏不熟,聽不出她的聲音是誰。

蕭墨寒有些頭疼的捏了捏眉心,“賀夕顏,我妻子。”

“她剛剛在你對面的車里,離得近才會聽到。”

馮耀明有些不解,“可我為什么能聽見?”

“她說的是真的嗎?”

蕭墨寒看著一身酒氣,昏迷不醒的妹妹。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能聽見?

好像我身邊和我有關系的人都能聽見。

而且,她說的好幾件事都驗證了。

至于她剛剛說你的公寓會著火。

會不會發生,現在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

半小時后。

等他們到達馮耀明的公寓附近時,那濃煙滾滾,火光沖天的地方正是馮耀明的公寓。

馮耀明看著被大火熊熊包圍的地方,臉色大變。

他加快車速,一分鐘不到,車子停在他的公寓大樓前方。

他手腳冰涼地下車,愣愣地看著消防員救火。

蕭墨寒在保鏢的幫助下坐到輪椅上,來到馮耀明身后。

馮耀明身子一軟,雙腿直接跪在地上,目光沉沉,“應驗了。”

今晚要不是蕭墨寒給他打電話,讓他去救蕭凝。

那……

想到賀夕顏說他會被燒得面目全非,而罪魁禍首就是他的好兄弟。

馮耀明背脊發涼,大手死死地抓著膝蓋。

呵呵,好兄弟!

賀夕顏的車也跟了。

【媽呀,這放火的人也太狠了。

為了往上爬,罔顧人命。

簡直是喪心病狂。

為了除掉小可憐,連小可憐的鄰居也給燒了,太特么缺德了。

哦嚯嚯,罪魁禍首來了。

他還好心地給小可憐叫來了救護車!

等下他還會一副痛失好兄弟,悲痛欲絕,痛哭零涕的模樣下跪求消防員。

拜托各位消防戰士,救救我好兄弟吧!

我好兄弟還在里面,求你們救救他!】

賀夕顏的心聲剛落,馮耀明就見他那所謂的好兄弟,當真就在前方的消防員面前下跪,一副焦急悲痛萬分的模樣,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喊:

“消防戰士!

拜托各位消防戰士,救救我的好兄弟吧!

我的好兄弟還在里面,求你們救救他。

他還那么年輕。

不能就這么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