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2章 心機男算計小姑子

蕭墨寒手指突然收緊。

蕭凝今晚會出事嗎?

賀夕顏吐槽完心聲,有些不情愿地推開門就準備下車。

“等等!”蕭墨寒一把拽住賀夕顏。

“干嘛!”賀夕顏有些不明所以。

剛剛還趕她下車,現在又拽著她是啥意思。

蕭墨寒臉色有些尷尬。

他總不能直接說。

我聽到你心聲了。

“咳咳。”

他不自在地輕咳一聲,“看在承熙的份上,我給你一次機會。

不過,離我遠點。

不要動手動腳,也不要往我身邊湊。”

賀夕顏關上車門,翻了翻白眼。

【尼瑪,自戀狂。

你以為你是人民幣,人見人愛嗎?

姑奶奶要不是為了活得久一點,會倒貼你這個冰山殘廢。】

心里不屑,嘴上卻說,“我就知道老公不忍心我這么嬌滴滴的美人走夜路。

老公,我發現我越來越愛你了。”

她雙目含情,媚眼如絲,目光如同勾人的妖精,故意朝蕭墨寒拋媚眼。

蕭墨寒忍著把她扔下車的沖動。

心里罵他冰山殘廢!

嘴上昧著良心說愛。

現在又故意一副狐媚子的模樣勾引他。

很好!

賀夕顏見蕭墨寒不說話,目光涼颼颼盯著她,只覺得頭皮發麻。

她挪了挪屁股,身體緊貼著車窗。

【蕭狗這么看我干嘛?

人家這么曖昧的眼神他看不見嗎?】

蕭墨寒深吸一口氣,掏出手機給蕭凝打去電話。

他要驗證賀夕顏剛剛在心里說的是不是真的。

可他打了幾次電話,蕭凝那邊都沒有接。

蕭墨寒沉著臉。

不接!

一連幾個電話都不接!

蕭凝從來不會不接他電話,除非……

他想知道蕭凝在哪兒但又不能直接問賀夕顏。

于是,他裝模裝樣地給老宅打去電話。

那邊還沒接通他就掛掉,“奶奶,小凝回來了嗎?

我找她有事。

我剛剛打她電話好幾次都沒接。”

賀夕顏不知道他是在做戲,心里瘋狂輸出。

【哇咔咔,找蕭凝。

別白費心思了。

她手機被陸浩宇故意關了靜音。

你就算把手機打爆都找不到人。

這會兒兩人在鄰市博萊酒店燭光晚餐呢!

再過一個多小時,蕭凝就會被陸浩宇那心機男灌醉,然后送到899號的總統套房。

那里面的人是陸浩宇即將合作的對象。

為了能徹底拿下合作,陸浩宇把蕭凝給送上門。

也是因為這個合同,陸氏在帝都地位水漲船高,直逼蕭氏。

哎呀,鄰市離這兒有點遠,開車要一個小時。

現在去救人的話,應該還來得及。

怎么辦?

我要不要告訴蕭狗?】

蕭墨寒越聽她的心聲,眼里戾氣越盛。

他對著黑屏的手機說道,“奶奶,蕭凝回來讓她給我回電話。”

隨后他讓司機停車。

接著給賀夕顏說道,“你下車自己打車回去,我還有事先不回去了。”

“下車!”

賀夕顏瞪大眼睛,脾氣也來了。

“你一會兒讓我下,一會讓我上的,你故意玩我呢?”

蕭墨寒自知理虧,從皮夾里抽出一把百元大鈔塞在她手里。

“打車夠了吧,我真有事。”

賀夕顏捧著紅艷艷的鈔票,很像把錢砸在蕭墨寒臉上,讓他也體會一下被人砸錢是滋味。

但想到那苦逼的任務。

她壓下不快,揚起自認為很美的笑容,“既然老公有事,那我就自己先打車回去。”

說完還不忘關心道,“老公你也是,不要太累了。

忙完早點回家,晚上我等你哦。”

【嘖嘖,出手真大方。

被人砸錢太憋屈了。

等我下車我就去找小鮮肉把這些錢給揮霍了。

找幾個好呢?

一人給我捏肩,一人給我捶背,一人給我喂酒……

哇咔咔,我太……】

司機剛把車停下,一聽賀夕顏的心聲,頓時嚇得油門一踩,車子就如利劍般往前沖……

“啊!”

賀夕顏腦袋因為慣性撞在前面的靠背上,疼得她齜牙咧嘴。

“大叔,你會不會開車啊?

你老板讓你停車,不是讓你加速。”

蕭墨寒閉了閉眼,大手緊緊握著,盡力壓制想要揍人的沖動。

找小鮮肉砸錢,還一連幾個。

死女人,劈腿還不夠,還準備給他種草原!

“你閉嘴,再說話以后我就停了你所有的卡。”

司機腦門冷汗直冒,和保鏢對視一眼。

天啦!

他們都聽到了什么?

夫人的心聲真是一個比一個炸裂。

賀夕顏有些搞不懂蕭墨寒了。

這男人脾氣陰晴不定,堪比天氣。

她什么都沒說,為什么要停了她的卡?

“你不讓我下車了。”

蕭墨寒氣急。

好想破口大罵。

讓你下車給我買帽子嗎?

“不用下了,我還是先送你回去,免得你又在外面給我惹是生非。

賀夕顏,離婚協議我已經準備好了。

你若是安分點,我還能多分你幾個子兒。

若是再像之前那樣作,你毛都撈不著。”

賀夕顏蹙眉,“好端端的,提離婚干嘛?”

“我已經說了,以后都不離婚了,會和你好好過日子。

我知道我以前有些過分,但人都有犯錯的時候。

我已經知錯就改了。

你就給我一個機會嘛。”

【mmp,要不是為了任務,我一定現在就和你離婚,拿著巨額離婚財產逍遙快活。】

蕭墨涵閉著眼不說話。

要不是著急去鄰市,他真一秒都不想聽這女人廢話。

謊話連篇的她,是如何有臉說出好好過日子的話的?

機會!

呵,他給的機會還少嗎?……

十幾分鐘后,司機將賀夕顏送到家,隨后就調頭離開。

不用蕭墨寒吩咐,他都知道蕭墨寒現在要去哪兒。

夫人的心聲雖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他知道老板賭不起。

萬一是真的。

那大小姐以后就完了。

司機把車速開到最快。

蕭墨寒想到賀夕顏說蕭凝死后尸體是馮家那位收的,還為她殉情。

而馮耀明這兩年就在鄰市工作。

他撥通馮耀明的電話。

馮耀明接到電話有些意外。

“喂,寒哥,給我打電話有事嗎?”

“你現在在哪?”

馮耀明一身黑色西裝,一米八的高大兒,長相帥氣,一只手拿著車鑰匙站在車身前,一只手拿著手機。

“剛下班,正準備回家,怎么了?”

“你幫我個忙,小凝可能在你那邊出事了。

我這邊得到消息,有人要害她。

你想辦法進入博萊酒店899號總統套房,有人會將小凝灌醉送到那個房間。

她手機被靜音了,打不通。

我已經在趕過來的路上,大概一個小時到,但我怕來不及。”

馮耀明一聽,瞬間火冒三丈。

“誰想害她?”

蕭墨寒不好說是蕭凝交往的男朋友。

畢竟妹妹現在名譽上還是馮耀明的未婚妻。

“等我來了我會告訴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