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11章 全部干趴

賀夕顏吹了吹棒球棍,“咦,真不經打。

你不是說要教訓我嗎?

怎么一棍子你就躺地上去了?”

另外幾個黑衣人見狀,紛紛揚起手中棒球棍朝她身上招呼。

蕭墨寒眼里寒光一閃。

這女人又在外面惹了什么禍?

他腿廢了,幫不了賀夕顏。

倒是車上的保鏢和司機很有眼力見地下車去幫忙。

賀夕顏這潑婦名義上還是蕭墨寒的妻子。

若是在老板的眼皮底下出了事,那就是在打他的臉。

賀夕顏見幾人揮過來的棒球棍,嘴角上揚,不慌不忙,絲毫不懼幾個黑衣人的進攻。

他們的動作在她眼里看來太慢了。

待離她最近的黑衣人棒球棍快要碰到她腦袋時……

賀夕顏頭一偏,避開黑衣人的攻擊,隨后腳尖一轉,一腳將那人踹出幾米遠。

接著手中的棒球棍像是長了眼睛一樣飛舞起來。

她身姿矯健,時而躲避進攻,時而迅猛反擊。

一襲白裙的她在黑衣人中間猶如跳舞的精靈。

蕭墨寒看著雷厲風行的她,眼里的震驚讓他死死的盯著賀夕顏。

……

砰砰砰的幾聲悶棍響。

一人手被打斷。

一人腦袋開了花。

一人捂著下身痛苦尖叫。

……

賀夕顏把幾個黑衣大漢當老鼠一樣戲弄,手中的棒球棍像是有生命一樣,每揮出一棍都精準地命中目標。

幾個大漢在她手里討不到一絲好,反倒被揍得鼻青臉腫,斷手斷腳。

幾人一開始兇神惡煞的氣勢被賀夕顏打散,面露驚恐和慌亂,最后到絕望求饒。

“我們錯了,姑奶奶手下留情。

我們永遠不識泰山。

不應該招惹你。

您大人有大量,放我們一把吧。

只要你放我們一把,我們永遠記得你的大恩大德。”

TM的,不是說這女人一無是處,是個不折不扣的草包嗎?

可現在這敏捷的身手,哪像是個草包?

反倒是他們被當草包一樣揍。

賀夕顏巧笑嫣然地看著被揍趴下的幾人。

蹲下身子,將棒球棍挑起一黑人的下巴。

“老實交代,誰讓你們來的?”

黑衣人瑟瑟發抖,咽了咽口水,生怕賀夕顏手中的棒球棍敲在他腦門上。

“是,是傅……”

“呵呵,那渣男啊!”

賀夕顏打斷黑衣大漢的話。

姓傅的。

不用想她也知道是誰。

【傅少庭!

你他娘真是好樣的。

敢找人教訓我。

給我等著,明天老娘送你一個大禮包!】

蕭墨寒聽到她的心聲,意外地挑眉。

傅少庭!

那男小三不是和她打得火熱嗎?

怎么會找人教訓她?

蕭墨寒的保鏢和司機沖到賀夕顏身邊時。

看著幾個大漢已經被她干趴了。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都被眼前的場景震驚了。

以前只知道夫人潑辣,囂張跋扈,腦子愚蠢。

她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

竟然一個人干趴幾個大漢,還毫發無損。

地上這幾人的身手,哪怕是他們保鏢也不一定討到好。

賀夕顏站起身

“咦,司機大叔,保鏢小哥哥,你們怎么來了?”

她看了看遠處的車里。

【媽呀,剛剛打得太投入。

竟然沒發現老公來了嘞。

我的形象,啊啊啊啊……

老公會不會覺得我是暴力狂?】

蕭墨寒看向賀夕顏的目光晦暗不明。

暴力狂嗎?

他倒是不知道她什么時候有如此干凈利落的身手?

過去的賀夕顏絕對不會拳腳功夫。

眼前的女人讓他很陌生。

當真只是她人格分裂了嗎?

看來,得盡快和這女人離婚,省得她那天發瘋把他給氣死。

賀夕顏扔掉棒球棍,小跑到蕭墨寒車子邊,拉開后座車門就坐了上去。

巷子后的一樓房里,拿著望遠鏡的傅少庭像是見鬼了一樣,不敢置信的看著蕭墨寒離去的車子。

剛剛賀夕顏竟然一人把那幾個黑衣大漢給放倒了。

那蠢貨什么時候練了一身好功夫?

他原本安排的英雄救美,還沒來得及出場,就這么扼殺在搖籃里。

賀夕顏好像真的不一樣了。

事情越來越脫離了他的掌控。

……

蕭墨寒車里。

賀夕顏嘻嘻地看著蕭墨寒,沒臉沒皮地挽著蕭墨寒的胳膊。

“老公,你怎么知道我在這兒呀?

你剛剛是不是打算讓保鏢去救我呀?

你看我剛剛的姿勢帥不帥?

有沒有發現我今天比昨天更漂亮了。”

她把臉湊近,一雙明媚的眼眸直勾勾地盯著蕭墨寒。

眼里使勁兒地釋放出勾人都狐媚。

【哇,我太感動了。

大冰塊明明很討厭我,看到我有危險還是來救我了。

雖然沒救成,不過好意我心領了。

這么說來,大冰塊心里還是有我的。

那等今晚上睡覺覺,我要不要主動一點再撩撥一下他,增進一下感情?

這樣他是不是就會早點愛上我了?

那樣我就可以早點完成任務,再一腳踹了他,一個人逍遙快活的環球旅行。

可是要怎么撩他呢?

是穿得性感一點勾引他好呢?

還是霸王強上弓!

不過他現在對我的態度不太友好。

要不還是下藥速度來得快一點!】

一連串的心聲在蕭墨寒耳邊炸開,氣得他臉色一黑。

完成任務!

下藥!

這死女人!

她還敢想著給他下藥。

蕭墨寒氣急地把她的手甩開,臉色難看。

“你給我坐好。”

司機和保鏢一只腳剛踏進車里,聽見賀夕顏的心聲,差點沒栽到地上。

乖乖!

他們聽見了什么?

霸王強上弓!

夫人竟然還想給先生下……

蕭墨寒一個眼神過去,司機和保鏢僵硬著脖子,裝作沒聽見坐進車里。

賀夕顏的手被甩開,本想厚著臉皮再挽上去,但一抬頭對上蕭墨寒那冷厲的眼神,手頓時僵住。

她不開心地嘟著嘴。

“挽一下手都不準,小氣。”

“下車。”蕭墨寒聲音冷得掉渣。

“什么?”賀夕顏呆住。

蕭墨寒冷臉,“我讓你下車。”

呵,想讓他愛上她,讓她完成任務。

然后再踹了他一個人逍遙快活。

她可真會做夢!

這輩子,她想都別想。

賀夕顏可憐巴巴地看著他,“老公,大晚上的你讓我下車合適嗎?

我可是你親親老婆,長得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流氓見了都要滾開。

我知道你是面冷心熱,其實心里不想趕我下車,我都知道。

你是全天下最好的老公了。

我以前是被豬油蒙了心,看不到你的好。

不過我向你保證,以后我都會改。

只要你不喜歡的壞脾氣我都會改。

老公,看在我這么積極改變的份上,你就不要趕我下去好不好?”

【啊,媽賣批,我都已經上車了,狗男人竟然讓我下車。

媽蛋的,我都已經舔著臉好言好語了,蕭狗要是再狠心趕我下車,那等下……】

聽見賀夕顏又在心里罵他,蕭墨寒聲音突然拔高,打斷了她內心的吐槽“滾,別讓我動手請你。”

表里不一的女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嘴里說的和心里想的完全相反。

若不是能聽見她的心聲……

他極力壓制怒火,沒讓自己的情緒外漏。

不然他怕控制不住,給她一巴掌呼氣。

賀夕顏氣急,她都這樣低聲下氣了,他還趕她下車。

【啊啊啊,蕭狗竟然這么不講情面。

行,下車就下車。

哼,以后有你后悔的時候。

原本還想告訴你陸浩宇今天要算計小姑子。

打算把她灌醉送到別的男人床上替他開苞,讓小姑子以為他們發生了關系的。

也是因為如此,小姑子才會對陸浩宇愛得死心踏地,最愛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