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恒你怎么了?”

屋里面受傷的何瑞杰聽到蕭景恒的痛呼聲,趕緊從床上爬起來,杵著拐杖就要下地。

蕭景恒將手上的禮品拿進去,一手捂著頭。

“別,你還傷著呢,別下地。”

“不知道哪個天殺的缺德玩意,從上面扔東西,把我頭給砸破了。

東西我先放這兒了。

我先去醫院把頭包扎一下,改天有空再來看你。”

何瑞杰一看他滿手鮮血,面露擔憂。

“好,那你趕緊去包扎。

我馬上打電話讓人查一下到底是誰扔的凳子。”

……

蕭景恒單手開車來到醫院。

把頭上的傷口處理好,剛從醫院出來就在大門口遇見蕭墨寒。

蕭墨寒坐在輪椅上,保鏢在身后推著輪椅。

他看著蕭景恒頭上的傷,眉目微挑。

“大老早的,你怎么弄傷的?”

蕭景恒有些丟臉,“這是意外。”

“我去看受傷的戰友,不知道哪個沒素質的高空拋物給砸的。”

“看來,昨晚賀夕顏說你今天有血光之災,倒是應驗了。”

蕭景恒臉色一黑,“這是巧合。”

“我才不相信她那烏鴉嘴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蕭墨寒坐在輪椅上,右手指在輪椅上敲擊了幾下,意味不明道。

“一兩次可能是巧合,但這些是她在心里說的話,沒理由連她自己也騙。”

蕭景恒一想到賀夕顏那惡劣的人品,瞬間嫌棄地皺眉。

“我寧愿想象自己倒霉也不會相信那瘋子的話。

對了,你來醫院做什么?”

“我昨天不是說了史密斯夫婦出車禍嗎?

他們出車禍,也是賀夕顏說的。”

蕭景恒還哼了聲。

“我寧愿相信母豬上樹,也不會相信賀夕顏那個潑婦的瘋言瘋語。

好了,你去看你的病人吧。

我部隊還有事先走了。”

蕭景恒走后,保鏢推著蕭墨寒來到史密斯夫婦病房。

他進來的時候,史密斯夫婦正在吃早餐。

那兩人一見他進來,急忙放下手中的早餐,一臉感激地說著感謝的話。

史密斯夫婦兩人都是金發碧眼,五十幾歲,穿著病號服,臉色有些蒼白。

史密斯頭上綁著繃帶,用蹩腳的英文慶幸道,“昨天真是多虧你出手相助,不然我們夫婦可就危險了。”

蕭墨寒客氣道,“你們不用放在心上,我也只是碰巧遇見車禍。”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腿。

“我這雙腿曾經也是因為車禍才廢的。

所以昨天看見車出車禍后,我心里只有一個念頭。

那就是把里面的人救出來。

沒有人比我更清楚車禍帶來的傷害。

值得慶幸的是救援及時,你們的傷并不致命。”

史密斯夫婦看著輪椅上的蕭墨寒。

一身黑色西裝革履的他雖坐在輪椅上,但在輪椅的映襯下,顯得他的身體更加高大挺拔。

他雖行動不便,但一身貴氣和強大氣場絲毫不減,一言一行都透露出久居高位的霸氣與沉穩。

史密斯夫婦來華國本就打算和蕭氏合作。

如今車禍被蕭墨寒救了,對蕭墨寒的好感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史密斯直接道,“其實我們提前來華國就是有意打算和貴公司合作。

你們公司的計劃案我仔細看過,是所有競標公司做得最完美的。

我們昨天剛下的飛機。

原本打算在你們公司附近開個酒店住下。

等休息好了再突然訪問貴公司,突擊一下你們的生成線。

看你們的生產線能否達到我們的要求?

不過從剛剛簡短的幾句交流,我很看好蕭總的人品。

我相信蕭總不會讓我失望。

當然,關于芯片技術這一塊,我會給你們提供技術支持。

讓你們的技術人員參與研究。

至于他們能否掌握制造芯片的核心技術,那就看你的人有沒有那個能力了。

芯片的技術在于創新。

我們公司現在運用的技術或許對你來說是高科技。

但一年或許兩年后,這一批技術將會被我們淘汰。

蕭總,期待我們的合作越快。”

史密斯滿臉笑意地向蕭墨寒伸出手。

蕭墨寒聞言,眼前一亮,心里狂喜。

但他表面并未表現出過多的表情。

他伸手和史密斯握了一下。

“能被貴公司選中是我們的榮幸。

當然,我也不會讓你失望。”

“不過現在二位身上有傷,工作的事先放一邊。

等你們先把身上的傷養好。

合作的事稍后再談也不遲。”

對于蕭墨寒的沉穩和榮寵不驚,史密斯很滿意。

他果然沒看錯人。

若是換做其他人被他選中合作,現在定會激動地大笑,對他感恩戴德。

而眼前的人并沒有。

隨后,蕭墨寒和史密斯閑聊了一會兒就離開了醫院。

……

晚上下班回家,蕭墨寒坐在車子后座上閉目養神。

車子在等紅綠燈時,他突然睜開眼睛,抬頭向外一瞥,意外看見有些像賀夕顏的身影。

他以為是自己眼花看錯了,將車窗降下來,仔細看去。

賀夕顏一身白裙,逆著路燈站在街角巷子里,被幾個黑衣大漢圍著。

“那女人怎么會在這里?”

“還被幾個人圍住。”

那幾個黑衣人兇神惡煞,手里拿著棒球棍。

紅燈一過,司機正準備開車。

蕭墨寒僅考慮了幾秒,“掉頭,把車開到對面的街角。”

司機不明所以,但還是照做。

……

而此刻的巷子里,賀夕顏嘴角掛著淡淡的笑,“誰派你們來的?”

為首的黑衣人冷酷無情,“有人出了錢,讓我們好好教訓你一頓。”

賀夕顏“噗呵”一聲,“就憑你們也想教訓我?”

她夸張地拍了拍胸脯。

“嘖嘖,我好怕!”

隨后她囂張跋扈道,“不過不是被你們的氣勢嚇怕的。

是被你們的長相給嚇的。

你們長得太丑了。

看了你們這丑陋的嘴臉,我怕晚上做噩夢。

你回去找你主人說說,讓他派幾個帥一點的來。

我喜歡長得像明星一樣的小鮮肉,大長腿,還要有腹肌……

……”

蕭墨寒的車子剛停到街角,就見賀夕顏不知說了什么,為首的黑衣大漢揚起棒球棍就向她揮去。

而那愚蠢的女人竟然站著一動不動。

蕭墨寒目光緊縮,那一棍要打在她腦袋上。

【哎媽,長得丑就算了,脾氣還這么差。

敢朝我揮棍子,姑奶奶打爆你的狗頭。】

嘭……

黑衣大漢的木棍敲在自己腦門上,只覺得兩眼冒金星,眼睛咕嚕的一轉就往后栽倒。

他到暈過去都沒想明白,手里的棒球棍怎么就到了賀夕顏手里?

而蕭墨寒聽到賀夕顏的心聲下一秒,就見為首的黑衣大漢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