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9章 血光之災

蕭景恒穿著部隊的一身軍裝,身材高大挺拔,五官端正,剛毅的臉龐因為常年在部隊訓練有些黝黑,但卻絲毫不影響他的顏值。

他和蕭墨寒有三分相似,一雙凌厲的黑眸厭惡的盯著賀夕顏。

“大哥,你怎么把她帶回來了?”

他剛剛好像還聽到這毒婦詛咒他了。

但他沒看見她開口說話,不確定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哎,真不懂禮貌,連嫂子都不會叫。

本來還想告訴他明天出門會有血光之災的,讓他注意點的。

但這小子沒禮貌不管他了。

反正他皮糙肉厚,讓他被砸得頭破血流好了。】

蕭景恒再次聽到賀夕顏的心聲,腳下一個趔趄差點摔倒,目光瞬間冰冷的射向賀夕顏。

他剛剛沒聽錯!

這瘋子確實是在詛咒他。

他看了看大哥,蕭墨寒無奈的捏了捏眉心,顯然也聽到了。

又看了看奶奶。

蕭奶奶偏過臉。

哎,原本以為她這把年紀被孫媳婦詛咒已經夠毒了。

哪知道她連蕭家一家老小都不放過。

造孽啊!

賀夕顏看三人目光有些怪異,干脆不理會了。

反正現沒有人喜歡她,她又何必舔著臉找不痛快。

她還是逗逗懷里的小團子吧!

哈哈,小家伙從小沒和原主那傻逼接觸過,竟然不認生。

她抱著蕭承熙站起身。

“奶奶,老公,小叔子。

你們慢慢聊,我帶承熙上樓去玩。”

蕭奶奶那放心,剛要阻止就被蕭墨寒制止。

蕭景恒一臉驚訝的看著他哥。

等賀夕顏上樓后,他才快步坐在蕭墨恒身邊。

“你們都聽見她在心里說的話了吧!”

哥,她那么惡毒。

你怎么放心把承熙讓她抱上去?

萬一……”

蕭墨寒看了眼二樓,“在我眼皮底下,她不敢傷害承熙。

還有。

她今天去公司,在心里說史密斯會在公司附近出車禍,結果應驗了。”

史密斯是誰,蕭景恒倒是知道的。

可他根本不信。

“那可能是巧合?”

蕭墨寒瞇了瞇眼,“是不是巧合,明天你有沒有血光之災就知道了。

還有,你私底下仔細查一查陸浩宇,看他身邊有沒有金屋藏嬌?”

蕭景恒疑惑,“查他做什么?”

“他給小凝求婚了。”

蕭景恒皺眉,“小凝不是和馮家有婚姻嗎?

怎么和陸浩宇扯上關系了?”

蕭墨寒淡漠的看了他一眼,“沒事的時候多關心一下她。”

蕭景恒尷尬的摸鼻子,“不是有你在嘛,哪用得著我操心?”

他是個粗人。

讓在部隊和一群大老爺們談天說地,為守護華夏百姓沖鋒陷陣他絲毫不懼。

至于哄小姑娘家的事兒,他不擅長。

蕭墨寒看著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弟弟頗感無奈。

若是他是經商的料,他哪至于一個人挑起蕭氏這個大梁。

……

賀夕顏陪兒子在樓上玩了一個小時,不知道蕭墨寒兄弟倆和老太太在樓下聊了什么?

也不感興趣?

陪兒子玩著玩著,兩人都在床上睡著了。

……

過了一會兒,蕭墨寒坐電梯到樓上,進入臥室卻一點聲音都沒聽到。

他看到床上的兒子一動不動,心里頓時一沉。

“承熙。”

這女人真不會喪心病狂將兒子給……?

他快速滑動輪椅過來,直到看到兒子上下匍匐的小胸脯才放下心了。

隨后目光落在睡著的賀夕顏身上。

明亮的燈光照在賀夕顏那張嬌艷的臉上,讓蕭墨寒冷厲的目光變了又變

結婚前,她雖蠻橫無理,但滿心滿眼都是他。

可自從他腿廢了以后,她眼里的光就漸漸消失,直到厭惡。

為了離婚,她把那頭墨發染成五顏六色。

將那張臉化得面目全非,不停的各種作死逼他。

她成功了。

將他心底最后那點忍耐耗得一干二凈。

可他如她所愿時,她卻反悔了。

更意外的是她的心聲,他身邊的人好像都能聽見。

這到底是為何?

看來得帶她去醫院看看,是不是腦子有毛病?

……

第二天。

蕭景恒一大早就離開老宅。

他將車開到軍區大院,隨后從車上拿出一些禮品,準備去看一個受傷的戰友。

來到戰友住的地方,他抬手敲了敲門。

里面的人說了句,“門沒鎖,進來吧!”

蕭景恒推開門,抬腳剛要進去,突然頭頂上一個凳子砸了下來……

嘭。

“啊!”

毫無防備的他當場被砸得頭破血流。

他氣急的怒吼,“誰這么缺德高空拋物?”

這時他才突然想到,昨晚賀夕顏那瘋子說他今天會有血光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