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賀夕顏,我討厭你。”

蕭凝聽到賀夕顏的心聲,被氣哭了。

這個惡毒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詛咒她。

要不是打不過她,她真想撲上去撕爛這毒婦的臉。

明明長著一張明艷動人的臉,卻有一顆惡毒的黑心。

真是白瞎了那張好臉。

“大哥,你以后要是還帶她回老宅,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蕭凝惡狠狠的瞪了賀夕顏一眼,抹著淚跑了。

賀夕顏有些莫名其妙,“我沒說錯話呀。”

蕭墨寒眼神冷漠的看了她一眼,“還不滾,要我讓保安請你出去嗎?”

賀夕顏氣急。

【mmp,狗男人咋就這么難搞?

老娘都低聲下氣的討好他了,他竟然一點面子都不給。

哼!不走是吧。

行,那你就等著錯過搭救史密斯夫婦的機會吧!

再過十分鐘,史密斯夫婦會在蕭氏集團大門口出車禍,然后被渣男給救了。

嘖嘖,這么好的機會……】

賀夕顏一副失落,委屈巴巴的表情,“好吧,老公既然不想和我一起下班,我走就是了。”

“老公,我走了!”

她一步三回頭,希望蕭墨寒能改變主意。

奈何蕭墨寒無動于衷。

只是在她身影出了辦公室后,蕭墨寒的眼神變幻莫測,僅思忖了幾秒便從辦公椅上挪到輪椅上。

史密斯夫婦,那不是g國芯片科技大佬嗎?

幾個月前史密斯向華國拋出橄欖枝,想要將芯片技術引進華國。

最近蕭氏在競爭史密斯集團的芯片合作項目。

華國的芯片技術一直都是短板,沒有完全擁自己生產的技術。

他一直想突破手機芯片這個難關,讓華國也能生產出芯片,以后不依賴他人。

為了能和史密斯集團合作,他已經準備了幾個月的策劃案。

可史密斯是什么時候來華國的?

他怎么一點風聲都沒有聽到?

賀夕顏剛剛在心里說的,會是真的嗎?

但那是她心里話,她不至于說謊吧!

……

賀夕顏出了蕭氏,慢悠悠的來到史密斯夫婦將要出來車禍的地方。

她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還有三分鐘,快了。”

她正無聊的目光四處張望,一回頭竟然看見蕭墨寒坐著輪椅,在助理的幫助下過了紅綠燈,朝她這邊過來。

四目相對,蕭墨寒冷著臉,掩飾臉上的不自然。

【尼瑪姓蕭的什么意思?

剛剛讓他和她一起下班,他娘的牛叉叉不愿意。

現在又眼巴巴的跟來是啥意思?

噢耶,我知道了。

他一定是后悔剛剛對我那么兇了。

啊哈哈哈,我就知道這男人外冷心熱。

果然,原主之前那么對他是有道理的。

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無所有。】

推著蕭墨寒的助理雙手一緊,背脊發涼的低頭看了看輪椅上的人。

臥槽,他聽到了什么?

瘋子老板娘在心里罵老板是舔狗!

只見老板放在膝蓋上的手緊緊握起,青筋暴起。

而臉色,黑沉得如鍋底,身上散發的冷氣讓他想把輪椅給扔了。

蕭墨寒目光如炬,盯著時時刻刻不忘詛咒他的賀夕顏,那目光讓賀夕顏頭皮發麻。

他嘴角微微一扯。

呵,舔狗!

他過去看在孩子的份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對她的容忍,竟然讓她誤認為是舔狗!

賀夕顏,你當真是好樣的!

想離婚是吧。

我成全你。

不過,這次我會讓你凈身出戶,一毛都撈不到。

(宿主!宿主!

不得了了,厭惡值飆升到90了,趕緊想辦法安撫你老公情緒)

大瓜的聲音在賀夕顏耳邊猶如一道驚雷炸開。

【哇擦,又飆升了。

老娘什么都沒做,怎么就飆升了?】

在助理陳遠推著蕭墨寒離她幾米遠時,賀夕顏立刻揚起驚喜的笑容,朝二人小跑過去。

“老公,你怎么知道我在這個路口,你是來接我的嗎?”

賀夕顏走到蕭墨寒背后,一屁股撞開陳遠。

“陳助理,我來推我老公吧。”

【哎呀呀,可不能讓陳助理這倒霉蛋推蕭墨寒。

這人八字不好,天生霉運,挨著誰誰倒霉。

蕭墨寒最后愿意把公司拱手相讓換回兒子,就是因為陳助理這倒霉蛋簽了h國的陰陽合同,被對方坑了,將公司陷入危機。

蕭墨寒雖釜底抽薪及時將公司資金轉移,但也損失慘重。

1000億呀!

mmp,要是沒有被坑,傅少庭那渣男哪會撿到便宜?得到一個空殼子。

可惜,蕭狗再厲害,最后還是被絕癥帶走了。

留下年幼的兒子沒人照顧,最后也被車撞死了。】

撲通一聲。

陳遠原本沒被賀夕顏撞倒,卻被她的心聲驚得腳下一軟,摔到地上。

他驚恐看著抬眸看著賀夕顏,如同見到惡魔一般。

毒!

太毒了!

她竟然連小少爺都詛咒。

那是她親生兒子呀!

他剛張口想罵賀夕顏,但話還沒出,蕭墨寒就先出聲,“你先回去。”

“總裁,我……她……”

陳遠慌亂地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和夕顏。

總裁的眼神讓他明白,剛剛的心聲他也聽到了。

賀夕顏是在心里吐槽,他百口莫辯。

1000億!

他害公司虧損1000億!

怎么可能?

他從小到大雖然霉運不斷,但從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

他做事一向謹慎,怎么可能會讓公司虧損1000億?

胡說八道!

簡直是胡說八道。

一定是這瘋子在心里詛咒他在總裁心里的位置。

總裁最信任的人是他,他怎么可能給總裁帶來那么致命的一擊?

還不等陳遠反應,賀夕顏興奮的聲音又在耳邊炸開。

【噢耶,來了!來了!】

【車禍要來了!】

哐當……

嘭……

隨著她的話音一落,前方一輛大貨車突然側翻,接著失去重心滑出幾米遠……

而大貨車車尾,一輛小車被這突如其來的車禍打得措手不及,司機猛打方向盤,也沒能避開被被大貨車沖撞的命運。

嘭……

小轎車被大貨車撞上……

接著又是‘哐當……’幾聲,一連串的車子追尾……

爬起來的陳遠驚呆了。

車禍!

真被賀夕顏那烏鴉嘴說中了!

而蕭墨寒目光晦暗不明的看了賀夕顏一眼。

她心里說的,竟然是真的。

真的發生了車禍。

那史密斯夫婦有沒有在其中呢?

賀夕顏一巴掌拍在陳遠頭上,“還站著干什么?

趕緊去救人吶。

看見直接被大貨車撞到那輛小車沒有?

史密斯夫婦就在那輛車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