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4章 戀愛腦小姑子

賀夕顏眨巴著一雙勾人的水眸,雙手撐在辦公桌上,身子向前傾,嬌媚道,“老公,你怎么不說話?”

“我來接你下班,你不開心嗎?”

【哇咔咔,近距離一看,狗男人長得好帥。

比昨晚看上去還要帥!

眼睛真好看,深邃的目光差點把我靈魂都吸進去了。

嘖嘖,睫毛也好長,像小扇子。

這鼻子好挺呀。

好想摸一摸硬不硬。

呀呀呀!

嘴巴最性感,薄薄的,最適合接吻了。

好想親一親。

媽耶,口水快流出來了,狗男人完全長在我的心巴上。】

她說話間,身子微微下彎,領口以下的風景完全落入蕭墨寒的眼里。

蕭墨寒斜了一眼,那渾圓上的青紫映入眼簾,讓他瞬間想到昨晚的瘋狂。

賀夕顏眼睛一直緊盯著他,看見他臉色不自然,心里瘋狂吶喊。

【哦豁,狗男人看我山峰了。

快看,快看!

快看你昨晚的戰況。

你昨晚是不是太用力了?

你看我的兩個包,顏色都變了。

嘖嘖,沒想到狗男人看起來一副清清冷冷的樣子,一開葷就勢不可擋,如餓了幾年的猛獸看見食物一樣饑餓難耐。

他奶奶的,要不是老娘體力好,昨晚就被干死在床上了。

差一點,我成了第一個在歡愛中光榮犧牲的戰士。

嗚嗚,直到現在人家的雙腿走路都還是飄的。

下次再睡覺覺打架,我要不要先來點十全大補丸補充體力,一展雌風!】

“咳咳,”蕭墨寒被她的心聲驚得連咳幾聲。

這女人內心顏色豐富得讓他大跌眼鏡。

賀夕顏擔憂道,“咦,老公你怎么了?生病了嗎?

臉色怎么那么難看?”

【媽呀,完蛋了。

蕭墨寒不會是現在就已經得了絕癥了吧?

那劇本中可說了,他幾年后得了絕癥不治身亡。

兒子成了孤兒,最后意外被車撞死。】

蕭墨寒聽她惡毒的詛咒他和兒子,氣得臉色一黑,怒吼道,“你給我站好!”

這個惡毒的女人,他就知道她沒安好心,巴不得他早點死,好早點和她的新歡雙宿雙飛。

可恨的是她連兒子也一起詛咒。

那是她十月懷胎生下的孩子。

之前對孩子不管不問,現在更是狠心的詛咒孩子。

她怎么就如此狠心?

她以為她今天換了一身造型,他就會對她刮目相看了。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賀夕顏被他嚇了一跳,嘟著嘴不滿道,“干嘛兇我?

人家難得關心你也不行嗎?”

隨后她想到蕭墨寒的腿,抬腳走到桌子后面,一把將蕭墨寒的椅子轉過來對著她。

接著蹲下身就要撩他褲腿。

蕭墨寒看見她的動作,眼里聚起狂風暴雨,忍無可忍,粗魯的一把將掀翻在地,胸口激烈起伏。

“啊!”賀夕顏頭撞在桌角,瞬間起了一個包。

“誰允許你碰我的腿的?”

她嫌看他笑話還不夠嗎?

【mmp,狗男人吃火藥了嗎?

這么大力干嘛?

老娘不過是想看看他的腿傷成什么樣,好給他治療,讓他早點站起來?

他卻不識好歹。

哼,短命鬼!

不想讓我看,你是想留給碧螺春看嗎?

要不是有任務在身,你以為老娘想看你那布滿蜈蚣疤痕的丑陋小腿】

心里不屑吐槽,面上卻可憐兮兮道,“老公,你那么大力氣干嘛,我的頭被撞起包了。”

蕭墨寒看著表里不一的她,扯了扯嘴角。

呵,小腿布滿疤痕丑陋!

這才是她最真實的想法吧!。

“你應該慶幸我沒用全力,不然現在就應該給你收尸了。”

【啊啊啊啊……

狗男人嘴巴吃毒藥了嗎?

一開口就氣死人。

難怪原主從你出車禍后就嫌棄你。

就你這張氣死人不償命的嘴,換做我我也會離開。

他奶奶的!

要不是為了完成任務,老子管你是死是活。】

完成任務!

蕭墨寒瞇了瞇眼。

這已經不是她心里第一次吐槽完成任務了。

難道從一開始嫁給他,她就懷著不可告人的秘密嗎?

蕭墨寒臉色越來越沉,盯著賀夕顏的目光越來越冰冷。

那如冰刀的眼神讓賀夕顏身體止不住打了個寒顫。

嘶,好冷。

氣場這么強大干嘛?

我又不是來跟你干架的。

賀夕顏站起身,撇了撇嘴,“不讓看就不讓看嘛,發那么大火干嘛?”

賀夕顏的話一落,辦公室就風風火火跑進來一個女孩。

“大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女孩一進辦公室,看見賀夕顏,先是愣了一下,隨后撓了撓頭。

“大哥,抱歉啊,我不知道你有客人。”

女兒一身粉色長裙,一頭大波浪長發披肩,一張巴掌大的小臉化著精致妝容,可愛又靈動。

賀夕顏美眸微挑,大方的笑了笑,“你好啊,蕭凝。”

聽見賀夕顏的聲音,蕭凝驚地張大嘴巴。

“你是……你是賀夕顏?”

“嗯。”賀夕顏點了點頭。

聞言,蕭凝臉色瞬間沉了下去,“你這潑婦,又來公司鬧什么?

你是嫌給我哥帶來的嘲笑還不夠,還是又想逼他離婚?”

隨后她一臉嫌棄道,“大哥,她既然想離婚,你就把字簽了讓她走吧。

她這種聲名狼藉,惡毒自私的人根本不配做你妻子。”

【哎呀呀,小姑子長得這么漂亮可愛,說話卻不好聽。

還是個傻白甜的戀愛腦。

難怪會被男人騙得連渣都不剩。

她現在來找狗男人,是想告訴狗男人,她愛慕已久的陸家大少給她求婚了。

嘖嘖,其實人家陸浩宇不過是把她當做擋箭牌。

哇哈哈……陸浩宇喜歡的另有其人。

可那人的身份定他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這不,他才把主意打到小姑子身上。

今天故意給小姑子求婚,然后娶她進門當擺設。

婚后陸浩宇從不碰她。

結婚幾年,生不出孩子,陸家二老對她心生不滿,便想換一個兒媳婦,但又不想讓小姑子分走陸家財產。

于是,就計劃了一場驚天動地的陰謀!

嘖嘖,太慘!

不吐槽了!】

蕭凝臉色慘白,一副見鬼的模樣盯著賀夕顏。

她剛剛聽到了什么?

賀夕顏的心聲!

她怎么知道陸浩宇給她求婚了?

又怎么知道她來找她哥就是為了這件事?

這惡毒的女人竟然詛咒她!

說陸浩宇是騙她的!

陸家的人會害她!

不,怎么可能。

陸浩宇一直潔身自好,有顏值,有能力。

除了她之外,從沒有交過其他女朋友,怎么可能有其他女人?

一定是賀夕顏見不得她好,故意詛咒她的。

賀夕顏的心聲讓蕭墨寒對她的厭惡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蕭墨寒沉著冰川一樣的臉,雙目如寒冬臘月的風霜般冷厲,怒吼一聲,“賀夕顏,你給我滾出去!”

這個惡毒的女人。

詛咒她和兒子不夠,還要詛咒他妹妹。

(宿主,宿主!

厭惡值上升了10,已經80了。)

賀夕顏一驚。

【哇擦,狗男人吃火藥了。

老娘什么都沒說,厭惡值怎么就上漲了。

難道是昨晚藥下多了?火沒滅完?

咦,嘖嘖,看那臉比吃了狗屎還難看,一定是欲求不滿。】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下班。”

蕭凝再次聽到賀夕顏的心聲,瞪大眼睛看向蕭墨寒。

兄妹倆對視一眼,蕭凝頓時明白她大哥也聽到了。

可她才不會相信賀夕顏詛咒的那些話。

“大哥,陸少庭給我求婚了。”

想到賀夕顏的心聲,蕭墨寒眉頭輕皺,“你答應了?”

“嗯,我喜歡他你是知道的。”

蕭墨寒沒說恭喜,也沒反對,“你們再相處段時間,若你覺得非他不可,我會和爺爺商量解除你和馮家的婚約。”

蕭凝一聽,瞬間喜笑開顏,“真的,謝謝大哥。”

她冷哼的看了賀夕顏一眼。

“我會讓你這毒婦親眼看著我和浩宇婚后多幸福的。”

賀夕顏笑得意味深長,“加油!我看好你。”

【媽耶,小姑子做夢都想到她最后慘死還是馮家少爺含淚給她收的尸!

哎呀,可惜了,那么癡情的男人最后居然為她這傻叉戀愛腦殉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