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他提離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 > 第2章 心聲暴露

賀夕顏抬頭,對上蕭墨寒赤紅的雙眸,心里一抖。

“老公,我錯了,咱不離婚了好不?”

蕭墨寒氣急,“不離婚?

你又想發什么瘋?”

“滾,趁我沒去理智之前,不要再挑戰我的底線。”

他是真的對這個妻子失望透頂了。

她為了離婚,無所不用其極。

若不是看在孩子份上,他真想剝開她的胸口看看。

看看那顆心是不是黑的?

現在他松口了,她卻是不離了。

呵呵,他把他當什么?

垃圾

還是玩具?

高興了就可以逗弄一下。

不高興的時候就可以棄如敝履。

賀夕顏站起身,用原主囂張的口吻說道,“不離了,我現在發現還是老公你對我最好。”

蕭墨寒冷笑,“好!

我在你眼里就是個殘廢。

何來的好?”

“離婚協議我已經簽了,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我給你十個億,外加御景豪庭的別墅。

只要你不亂揮霍,足夠你這一輩子衣食無憂了。

我對你,已經仁至義盡。

我爺爺欠你賀家的恩情,也一筆勾銷了。”

一聽十億,賀夕顏眼前一亮。

【哇擦,男配這么豪嗎?

就原主那惡毒作精妻子,離個婚都要給10億。

哇咔咔!

若是離婚的話,有了這筆錢,她吃喝不愁了。

麻蛋的,她已經忘了有多久沒有嗨吃嗨喝了。

有了錢,她可以買擼串,泡小鮮肉,周游世界,把曾經沒有機會完成的心愿都實現。

哦嚯嚯,想想就好激動。

我最愛的美食!

龍蝦!

炸雞配啤酒、麻辣燒烤、椒麻雞、水煮魚……

我要把你們都吃個遍!

大瓜!大瓜!

我可不可以拿這10億就走人?】

(宿主,不可以哦。

拿了錢,蕭墨寒對你的厭惡值估計會直接飆升到100。

你連毛都見不到就可以芭比扣了。)

蕭墨寒耳朵里突然闖入熟悉的聲音,卻被驚得眼眸一沉。

他剛剛聽到了什么?

他竟然聽到了和夕顏的心聲。

她真是迫不及待的離婚,好拿著離婚財產逍遙快活。

(Oh, my god!

宿主,快安撫你老公,他厭惡值正在飆升!)

賀夕顏一驚,顧不得吐槽。

一看蕭墨寒赤紅著眼眸死死盯著她,她就瞬間頭皮發麻。

【噢,媽耶!老公發了了】

她湊近一看,【哇塞!

原主那傻逼,蕭墨寒長得這么帥,她是腦子被門夾了嗎?

放著這么帥的老公不要,去劈腿傅少庭那渣男。】

蕭墨寒身體一震。

她說什么?

原主!

難不成……

不,太荒謬了,賀夕顏身體里怎么會有兩個靈魂?

她一定是腦子有病,精神出現錯亂了。

賀夕顏眼睛咕嚕一轉,想到蕭墨寒被原主下了藥,估計是藥效快撐不住了。

【大瓜,我要不要直接把他撲倒,讓蕭墨寒先從身體上愛上我?】

(宿主,你可以試試哦!)

賀夕顏看著蕭墨寒通紅的臉,咽了咽口水,“老公,對不起,我真知道錯了。

你現在很難受吧,我幫你。”

【噢耶,這男人雖然腿廢了,不過腰沒廢。

嘖嘖,現在這副欲求不滿的樣子好性感。

長得又帥。

那方面好像還很強悍,不知道被他壓在身下會是什么感覺。

嗚呼呼……

好期待,我要把老公撲倒,創造三天不下床的記錄。

這樣他就會重新愛上我了吧!

啊哈哈哈,我真是太聰明了。】

蕭墨寒聽到她的心聲,氣得臉色發青,怒吼道,“你想都別想。”

從他腿廢了以后。

他們之前便沒有過夫妻生活。

她對他的嫌棄毫不掩飾,她怎么可能希望和他……?

賀夕顏小手大膽的扶上蕭墨寒的手,“老公,藥下都已經下了,不能浪費了。

此等良辰美景,咱們……”

“滾!”蕭墨寒一把甩開她,眼里全是厭惡。

“來人,把夫人帶下去,給她收拾東西,立刻送她離開。”

賀夕顏什么德行他不知道嗎?

若他今天碰了她,明天不知道她會怎么發瘋?

以后還會被她嘲笑一輩子。

他的腿廢了。

再也站不起來了。

她以為,他還能像曾經那樣在床上暢酣淋漓地翻云覆雨嗎?

呵,三天三夜!

她真是無時無刻都不忘羞辱他。

不忘提醒他現在是一個殘廢。

賀夕顏火大道,“我看誰敢進來。”

她仗著原主囂張跋扈的性格,聲音一吼,外面的保鏢誰也不敢進來。

賀夕顏說完,一把揪住蕭墨寒的衣領,霸氣的將一米八幾的蕭墨寒給提起來。

隨后霸氣側漏道,“你是我老公,我睡你怎么了?

犯法嗎?

不就是給你下點藥助興嘛!

我都不怕腿軟了,你還怕腰閃了。”

反正原主的性格彪悍,她也不用裝,直接本色出演。

蕭墨寒氣瘋了,咬牙切齒道,“你放手!你這潑婦!”

蕭墨寒雙腳無法站立,被提起一瞬間驚得下巴差點掉了。

她知道她在做什么嗎?

口口聲聲要離婚的人現在竟然想和他……

關鍵是這女人怎么突然有那么大的力氣?

蕭墨寒伸手扒賀夕顏的手,奈何賀夕顏的力氣大得驚人,他竟然無法撼動分毫。

這一認知讓蕭墨寒如被雷霆擊中。

這女人不是賀夕顏!

還沒等他多想,賀夕顏將他像拎小雞一樣,直接提進臥室扔在床上。

隨后不等蕭墨寒反應過來就撲了上去。

“老公,今晚我寵你,你就乖乖認命吧!”

前世,她可是特種部隊的第一特工,提蕭墨寒這樣的大漢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只是有些遺憾,年紀輕輕就得了絕癥,最后不治身亡。

“你……你……”蕭墨寒震驚的瞪大眼睛,還沒想明白賀夕顏為什么會突然有那么大的力氣把他提進來,嘴就被一片柔軟堵住。

他想推開賀夕顏,但身上的女人就像八爪魚一樣,任他怎么都弄不下去,反倒是中了藥的他被撩撥得欲火焚身,最后失去理智……

大床上,衣服褲子一件件飛落在地,賀夕顏像個女土匪一樣,將蕭墨寒給扒了個干凈……

賀夕顏沒想到蕭墨寒扒掉衣服,身材這么有料,激動的冒口水。

她小手附上蕭墨寒的胸肌,狠狠的捏了一把。

“哇哦,老公,你這肌肉好硬,線條真nice,你怎么鍛煉的?

還有這小雞仔竟然這么大!

就是不知道戰斗力咋樣?

我先摸一把……

蕭墨寒震驚又憤怒,“死女人,你輕點,你想謀殺親夫嗎?”

賀夕顏尷尬又委屈,“摸一下怎么了,又不會壞。

再說人家第一次主動,不會嘛!

得,得做點前戲!”

“要不,還是你來……”

“算了,你腿不方便,你躺著,還是我來……”

蕭墨寒被她的狼虎之詞雷得里嫩外焦。

賀夕顏不滿他發呆,“老公,你給點力,提示一下,下一步怎么做……?”

蕭墨寒一個翻身堵住她的嘴,片刻后氣喘吁吁的在她耳邊低吼,“明天你最好不要后悔今晚的所作所為。

不然!”

賀夕顏求生欲極強,“不后悔,不后悔!”

【mamap,我就算想后悔也沒用。

我的小命現在可就捏在你手里了】

蕭墨寒聽到她的心聲,以為她是怕被他報復。

呵,這女人膽大包天,也有怕的時候?

窗外樹葉伴隨著風聲飄落,夜空中的月兒羞地躲進云層……

……

不久后,臥室里上演了一場令人臉紅心跳的樂曲。

門外的保鏢聽著里面的動靜,下巴差點驚掉了。

“夫人還是夫人,一如既往的潑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