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撕掉馬甲后夫人驚艷全球 > 第844章 :所謂男人的深愛
“你們也坐。”
余凱揚了揚眉毛,示意段正濤和李倩倩也坐下,然后開始詢問事情的經過。
接著,就聽到段正濤在那里講述,李倩倩也不時以一種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余凱,偶爾補充幾句她認為的事實。
至于沈云清,她幾乎插不上話,到了最后,她甚至懶得開口,只是手撐著下巴,似笑非笑地看著這一切。
而司念的態度則更加冷淡,仿佛她只是一個旁觀者,但天知道,她才是這場戲中最重要的女主角!
“念念,你說。”
聽完所有人的陳述后,余凱轉過頭,想要聽司念的解釋。
“我……阿凱,你相信我嗎?”
微啟著唇,司念靜靜地注視著余凱,她沒有急于解釋,也不想多費唇舌去辯解。
此刻,她只想知道,這個男人,這個聲稱深愛她的男人,是否會毫無條件地信任她?
時間仿佛凝固,司念感到焦躁和不安,等待著余凱的回答。
面對司念的目光,余凱喉間輕輕發出一個“嗯”的聲音,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
“只要你說,我就相信。”
余凱的話語中沒有一絲虛假,他對司念的態度就是這樣。
他了解她的性格,清楚她的為人,所以只要她說沒有,那便是沒有。
坐在一旁的沈云清聽到余凱的話,悄悄地松開了剛剛緊握的拳頭。她內心其實有些擔憂和緊張,但幸運的是,余凱沒有讓她失望。
如果余凱剛才有任何猶豫,或者說的是“看情況而定”這樣的話,沈云清都會毫不猶豫地帶著司念離開。
在她看來,男人作為家庭的頂梁柱,應該無條件地保護和珍視自己的妻子。
如果連妻子都要排在他人之后,那么這段婚姻又有什么意義?
沈云清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極端,但她堅信這一點。
她認為,由于天生的條件,女性在很多方面都是弱者,她們敏感而脆弱,會遭受各種生理和心理上的磨難。
既然相愛,男性作為強者,就應該承擔起保護女性的責任,這是無條件的,也是必要的。
幸運的是,她沒有看錯人,余凱確實是一個值得司念托付終身的男人。
現在,沈云清覺得自己好像沒有什么事情了,她決定將自己置于旁觀者的位置,放松地挪了挪身子。
但她的目光依舊敏銳,時不時地掃向對面的李倩倩,似乎在警告她。
“我沒有欺負她。”
聽到余凱的話后,司念心中的重擔終于卸下。
她堅定地說出了自己的立場,她沒有欺負李倩倩。
“還有,沈姐姐也沒有欺負她,是李倩倩自己故意摔倒的。”
司念轉過頭,毫不留情地揭露了剛剛發生的事實,她的眼神清澈透明,不帶任何雜質。
“我……不是的……不是的……”
李倩倩搖著頭,眼淚汪汪地看著余凱,臉上的表情仿佛受到了極大的委屈,聲音也帶著顫抖:“余凱,你要相信……”
“李倩倩。”
余凱輕輕皺眉,打斷了李倩倩的話,他的眼底閃過一絲厭惡。她怎么總是這么容易流淚?
還有,同樣是流淚,為什么司念的眼淚會讓他心疼,而李倩倩的眼淚卻讓他感到煩惱?
“你知道,因為師父的關系,我對你是尊敬的。”
余凱在心底暗暗嘆了口氣,感到有些無奈。
處理這種情況,對他來說比上戰場還要艱難。
如果對方不是師父的妻子,他根本就不會跟她說這么多,直接讓她離開就是了。
“但是,敬重你并不代表我沒有自己的立場和判斷力,念念是我的女人,她是個什么樣的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既然她說沒有欺負你,那她就沒有欺負你,你又何必繼續狡辯呢?”
狡辯?
是的,在余凱看來,李倩倩現在的行為就是在狡辯,企圖顛倒黑白。
因為,他的念念,從來都不是一個逃避錯誤的人。
實際上,她是一個非常正直的人。
她很懂事,如果真的是她犯了錯,不需要他開口,她自己就會去承認。他對這一點了如指掌。
更重要的是,她知道余凱對李倩倩持有什么樣的態度。她曾承諾會和他一起照顧李倩倩,她一定會履行承諾。
更何況,她那么善良,怎么可能去欺負李倩倩?
此外,沈云清的性格他也有所了解。
以她那高傲的性格,怎么可能去做那些低俗的事?
她可能連和李倩倩多糾纏一會兒都覺得麻煩。
“余凱,你怎么可以這樣說李倩倩?”
余凱的話明確表明了他的立場,這番話其實相當傷人。段正濤氣憤不已,再次站出來為李倩倩辯護。
“李倩倩是個什么樣的人,你應該也清楚。她那么柔弱,像是會去欺負別人的人嗎?更不用說她會去狡辯了。你不要因為司念是你的妻子就被蒙蔽了!”
段正濤氣憤地甩了甩手,臉色鐵青。
他一直認為女人是禍水,這話一點都沒錯。
連余凱這樣理智的人都會被蒙蔽,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那你呢?”
余凱挑了挑眉,目光直接落在段正濤身上,用眼神無聲地詢問——
難道你不認為自己的眼睛和心被蒙蔽了嗎?
他還記得段正濤剛才責罵他妻子的話。
他不是個糊涂的人,在他們一起出生入死的時候,他的頭腦非常清楚。
今天段正濤的態度這么差,又這么容易沖動,不是被蒙蔽了還能是什么?
看到余凱那充滿深意的眼神,段正濤突然愣住了,一時竟不知該說什么好。
他為什么會有一種自己做錯了事情的感覺?
“李倩倩,有些事情我不想說得太過明白,你自己心里應該清楚。”
余凱平靜地看著李倩倩,眼神清澈,他在無聲地指責李倩倩。
余凱自認為自己的眼光很敏銳,能夠看透很多事情。
但對李倩倩,即使經過這幾年的接觸,他依然覺得她難以捉摸。
尤其是在剛把她接回來的那幾天,她總是“湊巧”在關鍵時刻出現,即使他再遲鈍,也該感覺到了其中的不對勁。
他本來沒有多想,畢竟誰會這么無聊去監視別人的私生活?
但今晚,司念在電話里支支吾吾,聲音低沉,即便是在和他撒嬌時,也明顯地透露出不安。
他問她,她卻什么也不肯說。
當時他就在想,是不是司念有什么難言之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