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沈昭云慕容湛免費閱讀 > 第519章 策反
沈昭云會動手,可不是為了殺她。
看她如此,她正要矢口解釋,冷不防一個人影就跳了出來。
而就在對方跳出的瞬間,沈昭云竟奇異的動不了了。
“你對我做了什么?”
見來的人不是旁人,居然是許久未見的苗少峰,沈昭云不禁詫異了一瞬。
“抱歉,玉容是我唯一的表妹,我不能讓你傷她。”
說著,苗少峰就打算帶著拓跋玉容離去。
沈昭云見了,連忙阻攔道:“別急,慌什么,我什么時候說要傷害拓跋玉容了,我只是有些事,想要同她問清楚而已。那個莊無邪,來頭可并沒有你們想的那么簡單,倘若真讓他陰謀得逞,恐怕不光是你們,便連苗疆跟南楚,也全都要遭殃了。”
“什么意思?”
忍不住,苗少峰就多問了一句。
沈昭云便把莊無邪與慕容桓狼狽為奸的事說了出來,順便還提了提莊無邪身后的神秘人:“他們如此處心積慮,無非是想毀了南楚的統治,可同樣,他們可以滲透南楚,也同樣可以滲透苗疆,你不是說,自從這莊無邪出現后,你的父王便完全無心政事,甚至整日里,都只知道煉丹求長生么?會不會,你父王早就成了他們的傀儡了?”
“這不可能。”
拓跋玉容聽到沈昭云的話,立馬否決道:“雖然王后跟大王子想要一手遮天,可他們還沒這個能力,畢竟朝中,也還有其他不小的勢力。對了,呼延釗你還記得吧?其實他是父王與呼延家大小姐的私生子,如今也已經正式認祖歸宗,成了苗疆的四王子了。呼延釗野心勃勃,一心想稱霸中原,完成南北的大一統,所以有他在,王后跟大王子是不可能那么快實現陰謀的。”
“可倘若他們狼狽為奸,甚至已經達成了什么陰謀呢?畢竟按照你們苗疆的規矩,只要是成了年的王子,都必須離宮自立府邸,所以除了王后跟后宮嬪妃外,具體宮里是什么情況,可沒有人知曉。倘若王后有心隱瞞,讓你父王慢慢不見,你以為,還可以力挽狂瀾嗎?”
“那不行。”
拓跋玉容有些被沈昭云的話嚇到,頓時著急道:“王后心胸狹隘,嫉妒心重,從容不得其他后宮的女人,對于她們生的孩子,她更是棄如敝履,恨不得全部弄死。倘若真的完全被她當權,那不論是我還是我母妃以及幼弟,那一定都死定了。不行,我必須回去救他們。”
說著,拓跋玉容就著急朝苗少峰道:“表哥,你快幫我解穴,我必須立即回去,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讓母妃跟綠歌兒死的。我要救他們,我一定要救他們。”
拓跋玉容的眼淚,撲簌簌的就掉了下來。
苗少峰嘆息了一聲,解開拓跋玉容的穴位以及沈昭云的穴位,無奈道:“她說的,都是真的。我苗家當年因為奸人的陷害,也是死傷無數,慘不忍睹,我如今茍延殘喘,不過是為了報仇。可如今的苗疆,真的已經太腐朽了,王后與大王子把持朝政,其他奸佞也是伺機而動,玉容與六王子,根本孤立無援。”
“六王子就是她弟弟?”
“是。”
“表哥,你還同她啰嗦什么,我們趕快走吧,要是再晚,只怕母妃跟綠歌兒他……”
“放心吧,莊無邪還沒死,我不過是點了他的穴,暫時把他藏了起來而已。倘若你說的都是真的,或許咱們可以合作。”
“合作?”
“不錯。”
沈昭云眸中閃過了一抹森冷:“我不管你們從前有什么舊怨,又或是有什么不平,可這一切,都跟我沒有關系。莊無邪跟他幕后之人,既然可以一二再再而三的惹惱我,那可就不要怪我要趕盡殺絕。”
說畢,沈昭云便壓低了聲音,朝他們耳語了幾句。
拓跋玉容聽完,不禁猶豫:“你這樣能行嗎?萬一被他瞧出破綻……”
“怕什么,大不了就是再抓他一次,難道被他識穿,局面能比現在更好?”
“那倒不是。”
可能是沈昭云的話激勵到了她,良久后,拓跋玉容嘆道:“算了,死就死吧,大不了就是玉石俱焚。反正事到如今,也沒有什么退路了。”
反正不管她成不成功,她的母妃與幼弟,都是要被王后迫害的。
而她,也同樣逃不過魔爪。
與其一直受制于人,還不如努力的拼上一拼。
說不得,就有了活路呢?
很快,雙方之間便達成了協議。
而沈昭云,裝作被打傷的樣子,立刻被拓跋玉容挾持,出現在了莊無邪面前。
“唔唔。”
莊無邪被堵住了穴道又封了嘴,此時看到拓跋玉容,自然是激動萬分。
拓跋玉容見狀,連忙把沈昭云丟到一邊,自己則朝莊無邪迎了過去:“莊老,究竟發生了何事?我方才參加完宴會回來,就見沈昭云打傷了守衛想要離去,幸虧我動作及時,才能免了她逃竄。要是沒了人質,咱們可就功虧一簣了。”
“小畜生!”
莊無邪一得了自由,立馬便朝沈昭云撲了過去,狠狠一腳踹在沈昭云身上,莊無邪冷道:“你以為抓了老夫,就可以逃出這里了?我告訴你,簡直癡人說夢!今日,老夫必將將你給予的所有屈辱,通通都還給你!”
說著,莊無邪就想給沈昭云下毒。
拓跋玉容見狀,連忙阻攔道:“不可!莊老,我已經與慕容湛達成了協議,他說在交易之前必須要見到全須全尾的沈昭云,否則就立馬出兵,直攻王都……你也知道,王后跟大王子派我們來的意思,是要暫時先拖住南楚,免得遲則生變,要是壞了他們大計,你我可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小賤人,今日算你好命,待到慕容湛上鉤,叫了那邊軍布防圖,老夫必叫你吃不了兜著走!哼!”
說完,莊無邪便徑直拂袖而去。
拓跋玉容微微松了口氣,這才趕忙扶起了被踹翻的沈昭云:“沒事吧?”
“沒事。”
沈昭云邪魅的磨牙笑了笑:“小不忍則亂大謀,你別忘了,你具體是為了什么。慕容湛那邊,我會立刻休書一封,盡可能的拿到你想要的東西,而趁著他們松懈,你便可以回去救人了。至于其他……你應該懂得,如果你動什么歪心思,我有的是手段,可以要你死。”
“好,我知道了。就算你不說,我也不會輕舉妄動的。我要的,只是一家人活命,其他的,都與我無關。”
說完,拓跋玉容便面無表情的帶著沈昭云,回了先前的石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