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得知陸辭朗與孟云綺將在正月初八辦婚禮。
婚禮前兩夜,喝醉的孟云綺在酒吧遇到了陸辭年:“只要你說不要我嫁給陸辭朗,我就答應。”
“你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那人微笑道。
等孟云綺在頭痛欲裂中醒來,想要尋找陸辭年時,卻看到床上的人竟然是吳友。
她瞳孔里都是震驚,惡心到仿佛吃了蒼蠅。
她從床上跳了下來,憤怒道:“怎么會是你?!你不是已經......寒哥呢?”
“你是不是想說我已經死了?”吳友慢條斯理地起身,“你不想嫁給我便罷了,竟然還想害我!
誰知我命大呢!我不僅沒死成,還睡了孟家大小姐。孟云綺,你若是求我,我還是會考慮娶你的。”
“你做夢,我才不會嫁給你!”孟云綺抓起地上的衣服進了浴室換上。
吳友見她出來后,回擊她:“那你也別想嫁給陸辭朗進陸家!”
孟云綺沒怕她的威脅,拉開門走掉。
出了酒店,方博上前:“孟小姐,陸總要見你。”
孟云綺想拒絕也拒絕不了,只能隨方博去見陸辭年。
目的地在孟家,陸辭年與父母正在悠閑的喝茶,相談甚歡。
孟云綺一進來,談話聲就終止了。
陸辭年本來還算平和的臉色冷凝起來。
方博上前,把一個文件袋交給了陸辭年。
陸辭年從里面取出一疊照片遞給了孟父孟母。
孟氏夫婦看著女兒和吳友顛倒鸞鳳的照片,眼色從震驚到憤怒。
孟父直接上手給了孟云綺一個耳光。
“我的要求很簡單,和陸辭朗解除婚約,以后都不能與陸家結親。”陸辭年醇厚的聲音充滿迷人的磁性。
“不,我不。”孟云綺咬唇,倔強道。
“你的意見根本不重要。”陸辭年勾唇,“你和吳友的丑事......你覺得你還能進陸家嫁朗哥?”
“我沒有和吳友睡過......和我睡的那個人明明是你!”孟云綺固執的堅持。
“照片不夠證明是吧?我還有沒打碼的視頻,你要看嗎?”陸辭年冰冷著一張俊臉,“想亂咬人,那我就一顆顆拔掉你的牙!”
“我們退婚......不,是陸家退婚。”孟父無奈又無臉。
“雙方和平解除婚約就行。”陸辭年覺得這樣處理對兩家都好。
又有一個人被推了過來,是孟家司機的兒子叫石堅。
他在陸辭年森冷的目光中諾諾開口道:“陸太太的視頻是......是我找小混混在網吧里發的。是大小姐給我,讓我幫她毀了陸太太。”
“胡說!”孟云綺怒斥他。
“你們都知道她的話我言聽計從,那是因為我自小就愛慕大小姐,她就像是天上的月亮,只要遠遠看著她我就很滿足了。為了大小姐,我做什么都愿意。哪怕是是幫她害人,至少證明她還是需要我的。”石堅愛得自卑。
霍宸風后來也來了,取了證過來:“這些都是云綺迫害愛慕老陸的者的證據。云綺,我提醒過你,現在你是自作孽不可活。接受法律審判吧。”
后來,陸辭朗與孟云綺解除婚約。
陸辭年把視頻剪輯過,讓人把孟云綺的視頻發到了網上,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給江晚報了仇。
孟云綺是墻倒眾人推,昔日高高在上的第一千金,已經被踩成了污泥。
解決掉孟云綺這個麻煩后,陸辭年也在個人微博發布了與江晚的婚禮電子請柬。
初春,綠意茵茵,屬于江晚和陸辭年的盛大夢幻唯美的婚禮如期而至。
“江晚,你要幸福哦。”
“陸辭年,你也要幸福哦。”
“我們一起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