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28 章 犯上15
  裴絳微微張著嘴巴,安靜的望著楚星寧,仿佛一只不諳世事的小貓。

  他不知道人的心情可以如此大起大落。

  就在上一秒,他以為自己就要永遠失去楚星寧了。

  現在卻被告知,他其實是中大獎了。

  裴絳睫毛一顫,嘴唇一抿,眼淚撲簌簌滾了下來。

  楚星寧忍俊不禁。

  這么大一只alpha,居然被他給嚇哭了。

  楚星寧扯扯裴絳毛茸茸的衣領,垂著眼睛軟聲軟語道:“我就當你聽懂了。”

  裴絳往前蹭了蹭,跟楚星寧膝蓋貼著膝蓋,眨著濕漉漉的眼睛,小心翼翼道:“哥哥真的決定原諒我了?不會再變了?”

  楚星寧把玩著他的睡衣領口,揚著下巴認真想了想。

  “可能是因為收到了哈佛的offer一時沖動吧。”

  裴絳差點又喪了下去。

  楚星寧緊接著道:“但愛情本來就是沖動的,我從不做后悔的事。”

  裴絳偷偷揪住楚星寧的胳膊,攥的緊緊的,確認楚星寧沒法一下子跑掉,他才心虛道:“可我是alpha,哥哥不是最討厭和alpha親近了嗎?”

  楚星寧掃了一眼自己的胳膊,也察覺到了裴絳根本不想放他走的小心思。

  “我是討厭和alpha親近,但并不討厭你,而且想想,你似乎也沒給過我什么壓迫感,至于信息素的本能,以后再說吧,總能找到辦法的。”

  楚星寧一直是個很理智的人。

  他僅有的幾次沖動都跟裴絳有關。

  他不認為這是偶然,這恰恰說明,變量是裴絳這個人。

  裴絳的手悄無聲息的朝楚星寧的后背探了探。

  試探下,發現楚星寧沒有躲開的意思,他終于大膽的,將楚星寧抱進自己的懷里。

  他嗅到了闊別多年的,哥哥的味道。

  楚星寧合上眼,下巴抵著裴絳的肩頭,安撫似的拍了拍他的腰。

  “光是擁抱就夠了?”

  裴絳的耳朵霎時豎了起來。

  楚星寧扯開他,喉結微微一滾,目光落在裴絳的唇上。

  零星幾綹頭發垂下來,晃蕩在他眼前,將光影切割成零碎的片段,透過柔軟的發絲,他看到裴絳緊張的抿了下唇。

  楚星寧輕輕一笑,眼眸溫順的垂著,雙手撐著地面,低喃道:“三年了,吻技有沒有退步?”

  接吻這件事一向是裴絳主動。

  三年前楚星寧還是個克己復禮的好學生,如果不是裴絳步步緊逼,他根本不可能體會牽手,擁抱,接吻的滋味。

  所以在這件事上,他不會覺得被冒犯。

  他對待這方面很生澀,不會主動進攻,但可以隨時接招。

  裴絳附身湊近,狐貍眼狡黠的彎著。

  他越湊越近,直到抵上楚星寧的鼻尖。

  “哥哥試試就知道了。”

  說罷,裴絳終于觸碰到楚星寧的唇。

  矜持了大概兩秒,他就迫不及待的含住,用齒間輕輕摩擦。

  畢竟是百分百匹配的信息素,當兩人開始有親密舉動的時候。

  甘甜的芳香突破抑制劑的屏障,溫柔而努力的溢出來,楚星寧能察覺到自己的變化,空氣中的氣息越來越濃郁,他從沒聞到過自己身上散發出如此美妙的信息素。

  這只能說明,他的確只對裴絳動過情,不管裴絳曾經做了什么,不管他曾經有多恨多憤怒,但卻只有這個人真正走進過他心里。

  感情就是如此難以控制,更何況他們的信息素還那么契合。

  裴絳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力氣,攥的越來越緊,在楚星寧的手腕上留下淺淺的紅痕。

  這種新奇的感覺比三年前裴絳沒分化時更甚。

  信息素果然是種神奇的東西,怪不得能讓大部分人都甘之如飴的屈服。

  楚星寧仰起頭,離開裴絳的唇,嗔道:“別掐我。”

  裴絳迷茫間,才意識到自己的力道重了,于是趕緊松開楚星寧的胳膊,還緊張的給他揉了揉。

  楚星寧的嘴唇濕潤,帶著充血的殷紅,輕輕吐息時,漂亮的無可言喻。

  裴絳眼底潮紅,頸脈快速的跳動著。

  他無比想跟楚星寧進行更親密的行為,但他仍然理智的克制著。

  這時候任何一點冒犯,都是對楚星寧給他的機會的褻瀆。

  裴絳紅著眼睛蹲在地上,像一只虎視眈眈盯著獵物又不敢上前的幼獸,一邊默默的吞咽口水,一邊忐忑的擔心獵物翻臉。

  好在楚星寧只是無奈的揉了揉他的腦袋。

  “好像有點退步了。”

  裴絳低下頭,耷拉著眼睛,略微沮喪。

  楚星寧一笑:“不過說明你沒跟別人練習過,我很開心。”

  裴絳用肩頭和腦袋夾住楚星寧亂摸他的手,撒嬌道:“吻過了哥哥怎么還親的下去別人。”

  楚星寧的手掌撐著裴絳的側臉,指尖壓著裴絳柔軟的耳垂。

  他的掌心格外的熱,顯得裴絳的皮膚微微發涼。

  他終于再一次無比真切的觸摸到了這個人。

  他曾經認真恨過的,又始終放不下的。

  楚星寧柔聲道:“有時候我想,只有你這樣聰明的,洞悉人心又精于偽裝的漂亮小朋友,才能讓我一頭栽進去,換作其他普通人,我真的,看不上。”

  裴絳歪過頭,探出舌尖,舔了舔楚星寧的脈搏。

  手腕的皮膚細膩,白皙,帶著輕微的折痕,透著黛青的血管。

  裴絳的舉動曖昧至極,就連楚星寧都忍不住繃緊了指尖。

  裴絳的舌尖柔軟,被他舔過的地方先是溫熱的,隨后又變涼。

  楚星寧啞聲道:“別玩了,不然一會兒不知道該怎么辦。”

  他雖然是Omega,但并不愿意伏在人身下,被信息素支配喪失理智。

  而裴絳又是alpha。

  他們最多用手用嘴互相幫助,慘的好像AA戀。

  不過說起AA戀......為什么楚洮是被壓的那個呢?

  楚星寧失神片刻。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兩個坐在地毯上的人不約而同的把目光移向茶幾上的手機。

  楚星寧清了清嗓子,拿過一看,是楚洮的電話。

  他這才想起來,過來找裴絳的時候,他把被錄取的消息發到了群里。

  大概楚洮看見了,趕緊打電話來恭喜。

  裴絳有點哀怨。

  剛剛氣氛正好,他覺得至少可以再親一次的。

  但楚星寧卻被手機吸引了注意力。

  裴絳知道,楚星寧對楚洮一向重視,哪怕倆人現在褲子都脫了,如果是楚洮打的電話,楚星寧說不定也會接。

  于是裴絳只好盤腿坐在地毯上,保持安靜,想著等楚星寧聊完再把氣氛找回來。

  “哥,你收到offer啦?太好了!”剛接通,楚洮的聲音就迫不及待的傳了出來。

  楚星寧溫聲道:“今天下班看到的,接下來就看能不能申請上獎學金了。”

  自從有了江涉,楚星寧覺得楚洮活潑了不少。

  楚洮不再像小時候那么隱忍,內斂,平靜,現在光是聽聽聲音,都能聽出高低起伏的情緒來。

  曾經楚星寧認為永遠解不開的僵局,被江涉輕而易舉的打散了。

  果然愛情是和親情同等重要的東西,當它在楚洮心里占據了一大半的分量,楚洮就從親情中解脫了。

  不過他家的alpha一直被壓這件事,還是值得全家人稍微郁悶一下的。

  楚星寧道:“還有一件好事要告訴你。”

  說罷,他看了裴絳一眼。

  楚洮驚訝:“這么多好事?”

  前段時間楚星寧和紀岑予的緋聞鬧得沸沸揚揚,楚洮鞭長莫及,急的睡不好覺。

  他每天都要給楚星寧打電話寬慰。

  自從楚星寧大一時被診斷出輕度抑郁,楚洮就有點神經過敏。

  因為在診斷書下來之前,他們沒有任何一個人察覺到楚星寧情緒的異常。

  楚星寧很平靜的接受了高考成績,并且利用假期玩翻唱,和朋友聚會,給低年級的學生補課賺外快。

  他積極又陽光,每天都過得充實開心,以至于所有人都認為,裴絳并沒對他造成多大的影響。

  就連江涉都說,察覺到裴絳的真面目,楚星寧不可能還對他有余情,只會想痛痛快快的脫身。

  但事實并不是這樣。

  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楚星寧一定有十分難受又排解不了的時刻,情緒低落到了極點,才會突破心理的防線,變成抑郁。

  好在發現的及時,沒有進一步惡化。

  楚星寧又是個自制力十分強大的人,意識到自己的精神在被情緒支配,他很努力的調整了心態。

  經過了半年的調養,總算恢復了正常。

  仔細想想。

  那時候正好是裴絳選秀出道,在所有粉絲面前承認,自己有個一直喜歡卻又沒有得到的人。

  楚洮不知道楚星寧的快速恢復跟裴絳的宣言有沒有關系,但他希望沒有。

  楚星寧又問:“江涉在嗎?”

  楚洮遲愣一下:“呃...在,我們都在自習室呢,剛準備去吃飯。”

  江涉還在一邊驚訝的問了一句:“你哥也提我了?”

  平時打電話,楚星寧基本不會提到他,江涉覺得,多少有被裴絳牽連的意思。

  不管他和裴絳的關系有多差,他畢竟是裴絳的表哥,倆人的血脈總還是相連的。

  裴絳害的楚星寧這么慘,最想考的大學都沒考上,楚星寧不記恨他們一家就不錯了。

  楚星寧悠然道:“正好一起告訴你們,我談戀愛了,今天剛在一起的。”

  楚洮倒吸一口冷氣:“是男的還是女的?Omega還是alpha?我應該叫嫂子還是什么?”

  江涉皺眉,勾住楚洮的肩,低聲道:“寶貝兒,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楚星寧溫柔道:“你們都認識。”

  楚洮:“?”

  江涉:“......靠,別說了。”

  裴絳湊過來,和楚星寧臉貼著臉,得意洋洋對江涉道:“表哥,是我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