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26 章 犯上13
  【@咋浪娛樂:???】

  【@娛樂圈小同學:???】

  【@爆料專區:???】

  【@芝士娛樂:???】

  裴絳發博后,一大波營銷號不約而同的連發了三個問號。

  真正的爆發性-事件起初都是十分平和的,因為大家還沒有思索出其中的邏輯關系。

  等話題一躍跳上熱搜,公眾才赫然反應過來——

  裴絳親自下場撕紀岑予了!!!

  【@岑哥家的小星星:......這是什么情況,某人被盜號了?】

  【@岑家控評小能手:尷尬,某人這種熱度都要蹭嗎,不知道尊重前輩嗎?】

  【@紀岑予騎士站:絕了哈哈,某流量自己身后一堆亂賬還有功夫湊岑哥的熱鬧,也不看看他算哪顆蔥!】

  【@岑寶寶:我看他是為了轉移公眾視線吧,畢竟抄襲呢。自己不會創作就嫉妒會創作的岑哥,心太黑了吧!】

  【@紀岑予全球粉絲后援會:@裴絳工作室請給出合理的解釋,歌可以亂寫,話不能亂說,不尊重前輩也就算了,但污蔑岑哥的人品不能忍。照片系錯位圖,岑哥并沒有摸網紅的臉,我方工作室已經解釋了,岑哥是把對方誤認為粉絲才顯得親熱一些,我們不接受裴絳先生的指摘。】

  紀岑予的粉絲氣吼吼的跑到裴絳的微博底下維權,雖然不知道裴絳為什么站在紀岑予的對立面,但是她們堅信紀岑予是這件事的受害者。

  裴絳身為粉絲量巨大的流量明星,公然質疑紀岑予的人品,會給紀岑予帶來極其惡劣的影響。

  裴粉昨天剛為抄襲的事情澄清,正在歡樂吃瓜,沒想到蒸煮瞬間又躋身風口浪尖。

  雖然不知道裴絳為什么開撕紀岑予,但作為粉絲,當然要支持他的一切,不能任由紀岑予的粉絲來裴絳的地盤囂張。

  【@裴裴的媽粉:干嘛呢干嘛呢,某些嘴臭的粉少來裴裴微博底下撒野,真以為我家昨天戰了一場今天就歇了?】

  【@裴家小奶糖:[微笑][微笑]作為吃瓜群眾我也很好奇,明明伸手摸臉的是某位德高望重的前輩,怎么挨罵的卻是什么都沒做的小哥哥呢?】

  【@誰愛裴誰是我朋友:我看誰敢造謠裴裴抄襲?哦是那個專輯銷量不過一千萬的過氣天王啊,看看我家九千萬銷量清醒一下呢?】

  【@裴裴的星光個站:笑死,撕你就撕你,還要分時候?裴裴一直就是真性情,直言不諱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裴裴star&moon個站:驚!某中年歌星公然摸粉絲臉,是性-騷擾吧?是性-騷擾吧!@網警中心、@Omega保護協會、@法律指南】

  【@裴絳愛樂個站:某后援會先問你哥為什么上手,跟粉絲親近就可以摸了嗎,你哥是管不住那只爪子嗎?睜眼看看時代,你哥過氣了,你們再罵裴裴一句試試!】

  【@裴裴反黑聯盟:裴家軍們,紀岑予test。】

  ......

  裴絳的粉絲量畢竟超過紀岑予十幾倍,數據站控評組活躍起來,立刻將紀岑予的粉絲打的無力反擊。

  原本廣場上還遍布著揣測楚星寧的惡意言論,但裴絳發博不到一個小時,廣場已經變成兩家粉絲打嘴炮的戰場。

  紀岑予方是最不愿意這件事鬧大的。

  如果這件事的關注度小,各方受到的影響小,他敢打賭,楚星寧不會站出來說什么,這件事會風平浪靜的過去。

  可一旦鬧大了,他不敢保證自己以前每次都善后的滴水不漏,一旦有人借著這股風爆出他的其他黑料,他的人設就徹底崩塌了。

  對現在的他來說,人設崩塌意味著晚節不保,意味著努力一輩子賺來的地位,名譽全部付諸東流。

  他會從人人羨慕,崇拜的天王,變成娛樂圈引以為戒的笑料。

  紀岑予工作室火急火燎的聯系裴絳工作室。

  雖然他們氣的肺都要炸了,但在和裴絳工作室溝通的時候,還是保持著起碼的禮貌,沒有過分發泄情緒。

  付寧夾著煙吸了一口,漫不經心的扯了扯唇,他單手托著電腦,送到裴絳面前。

  “喏,紀岑予經紀人的私信。”

  裴絳臉色不善,眼底陰郁,抬眸掃了一眼。

  【紀岑予經紀人:不知道我們和裴先生之間有什么誤會,能讓裴先生發出那樣的話,這一點也不有趣,裴先生的話對岑予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如無合理的解釋,我們將通過法律手段維權!】

  裴絳輕嗤了一聲:“我倒是想做點法律不允許的事。”

  他抬手扇了扇房間里的煙味,抱著電腦扭過身背對著付寧。

  付寧愛抽煙,但他不抽,不過他從來沒要求付寧不許在他家里吸煙,就像付寧也沒要求他做一個滴水不漏的愛豆一樣。

  裴絳根本懶得回紀岑予經紀人的私信。

  撕都撕了,他就沒想過善后。

  裴絳直接截圖紀岑予經紀人的私信,緊接著又發了條微博。

  【@裴絳:那位絕世大美人是我男朋友,你覺得我為什么撕你?[嘔吐][嘔吐][嘔吐][配圖]】

  【@咋浪娛樂:哦豁!】

  【@娛樂圈小同學:哦豁!】

  【@爆料專區:哦豁!】

  【@芝士娛樂:尼瑪好刺激!紀岑予的緋聞對象是裴絳的男朋友!這倆人有什么交集嗎?】

  【@專業喝茶吃瓜一百天:所以是真的吧?紀岑予真的性騷擾到裴絳的素人男友了?我就說這小哥哥長得這么好看絕非等閑之輩!】

  【@好好學習小寶貝:我是F大的,楚星寧是我們學校蟬聯三年的校草校花,法律系績點直逼4.0的男神,人超級好超級溫柔,而且人家已經簽了四大內所之一的京達,馬上就要去藤校讀JD,人家真不需要當網紅好么!送我上去!】

  【@彩虹拌飯:如果他男朋友是裴絳的話,想出名有裴絳就夠了啊,頂流男友必然話題量爆炸,根本不需要釣紀岑予吧,紀岑予都能當他爸爸了。】

  【@某歌神一生黑:你們以為這是紀岑予第一次騷擾粉絲嗎?戳我主頁看,當初騙我說是談戀愛,結果扭頭就拉黑刪除一條龍,呵呵!】

  【@平安喜樂:我曾經是紀岑予后援會的管理,某次演唱會后,紀岑予也是同樣騷擾我的,那次之后就脫粉了,可惜沒留下什么證據,但當時跟我好的姐妹應該都知道,你們還在后援會的,真的好意思昧著良心說話嗎!】

  有關紀岑予的討伐仿佛一團越燃越旺的火苗。

  越來越多的知情網友分享自己曾經被紀岑予騷擾的經歷。

  很多女孩子因為迷戀,被紀岑予忽悠著占了便宜,清醒過來才發現沒留下任何證據,更沒辦法憑空指責早已被奉上神壇的天王巨星。

  楚星寧的事件成了導火索,裴絳的挺身而出成了她們能夠痛斥紀岑予的根基。

  付寧把煙碾滅,哈了口氣,樂不可支道:“嘖,他經紀人把我拉黑了,估計已經徹底慌神了,我看咱們就不用上后面的手段了吧,窮寇莫追,差不多得了,紀岑予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更何況他不是也沒得手嘛,楚律師不是吃虧的人。”

  裴絳眼瞼顫了顫,陰沉沉道:“看情況。”

  紀岑予后援會并不是固若金湯,管理之間也存在著各種各樣的矛盾,尤其是面對這種大型突發事件,一個人一個想法,內部早已吵得不可開交。

  終于,有管理用自己的私人賬號爆出和楚星寧交換位置的是月光站的站姐。

  月光站總算不能獨善其身,站姐迫于壓力說明了更換座位的詳情。

  【@紀岑予月光站:各位,很抱歉因為我的私人舉動給雙方造成這么大的困擾。當初的確是我去找的小哥哥,小哥哥的位置是A17,VVIP。因為我要出片,所以鼓起勇氣去詢問,他人很好,沒要差價直接換給我了,所以應該不是另有所圖。

  后續的事情我不清楚,但岑哥的確對粉絲很好,可能誤以為小哥哥是粉絲,所以有了不得當的舉動,但他的本意一定不是你們想的那樣。說到底還是無良狗仔最可恨,這件事里小哥哥和岑哥都是受害者!】

  雖然她言語中還是不斷為紀岑予開脫,但也證實了楚星寧是被動換座,并沒有意愿混入后援會中。

  可即便粉絲拼命解釋,紀岑予的信譽還是無可避免的搖搖欲墜。

  以前不是沒有發生過,老藝術家的道德崩塌。

  紀岑予,也可能是其中一個。

  -

  早在多年以前,楚星寧就感受過裴絳對他過于深沉的占有欲。

  有人存了追他的心思,曖昧不明的看他一眼,裴絳都會笑瞇瞇的嘀咕,“真想把那人的眼睛戳瞎”。

  楚星寧曾經以為那是小孩子的任性,撒嬌,博關注,他從來沒有想過,或許那才是裴絳真正的性格。

  正因為裴絳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個人,他最終決絕的離開了裴絳。

  他一直以為,他只喜歡裴絳純真可愛,嬌氣乖巧的那一面。

  可裴絳是個立體的人,他不會只有一面,他真實的樣子其實一直都有跡可循。

  楚星寧喜歡的,明明是這個立體的裴絳,完整的裴絳。

  公開撕業內前輩這種事,純真可愛的小朋友做不出來,只有那個心里并不怎么光明,時常離經叛道,攪合的身邊人不得安生的魔童才會做。

  那才是,為了保護他,可以不計一切后果不擇任何手段的裴絳。

  楚星寧原本以為自己的意志足夠強大,哪怕面對鋪天蓋地的污蔑誹謗,他依舊能夠抽絲剝繭找出解決方法。

  他把自己想象成一面頑固堅硬的盾牌,經得住海量的流言蜚語,侮辱中傷。

  但裴絳的那幾條微博,瞬間就把他想決一死戰的憤怒擊潰。

  他還沒來得及做什么,輿論風向就已經倒轉。

  裴絳是擁有強大社會影響力的明星,他的一句話,的確勝過千軍萬馬。

  這是最快讓楚星寧脫離污名的辦法,但——

  這對裴絳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

  每個公眾人物都會有人設,人設或許并不是刻意塑造的,但卻能精準概括這個人在觀眾心中的印象。

  幾個形容詞,幾個習慣動作,或者幾張絕美的畫面,構成了觀眾對這個人的概念。

  然而此消彼長,當緋聞,抄襲,解約,撕逼的聲量大于音樂,舞臺,歌手,裴絳就不再是當初他想成為的那個偶像,環境會裹挾著他偏離軌道,越走越遠。

  他會從一個隨心所欲創作的天才少年,變成糾纏著各種熱點新聞的話題人物。

  裴絳并不輕松,身上帶著解約官司,還要隨時警惕原公司的背后黑手,他無論如何都不該這時候出來說話。

  性價比實在是太低了。

  楚星寧頭昏腦漲,抬手扣上電腦,隨后撈起手機就要出門。

  他不能給裴絳打電話,電話里說不清大事,他要見裴絳一面。

  身為代理律師,他怎么能耽誤委托人的星途呢?

  張祺火急火燎的問:“裴絳這是什么意思啊,你倆復合了?”

  “沒有。”楚星寧隨手帶上了門。

  跑下樓除了宿舍,被夜里的冷風一吹,楚星寧冷靜了不少。

  天上飄了小雪花。

  那種十分細小的,像鹽粒一樣的小冰晶。

  雖然小,卻不容易融化。

  冰晶刮到臉上,有種被紗紙摩擦的微痛。

  雪花細細密密,光是走出校園的那一段路,就讓楚星寧的睫毛上都掛滿了涼意。

  睫毛被沾濕凍起,就連每次睜眼都有一瞬間的粘連。

  他沒想到有一天,他會再次對裴絳的家輕車熟路。

  楚星寧下了出租車,一邊往小區走一邊給付寧發了個消息。

  ——我在裴絳家小區外。

  他相信付寧一定跟裴絳在一起,裴絳犯渾少不了經紀人的縱容。

  果然,付寧很快從樓上下來接他。

  “楚律師,你怎么來了?”付寧雖然睜大了眼睛,語調也拔得很高,但似乎并沒有很驚訝。

  他似乎知道,楚星寧看到網上的信息就一定會聯系他們。

  沒通過電話聯系,那就一定會親自過來。

  楚星寧悶悶道:“你怎么能讓裴絳發那種微博?”

  付寧苦笑著聳了聳肩,無奈道:“他要做的事我阻止不了,更何況如果對你都計較利益得失,他就不是裴絳了。”

  地上浮了一層薄薄的雪,像是被拉扯過的濕紙巾,雪白朦朧。

  楚星寧在門口的地磚上重重跺了跺腳,確定沒有帶著雪,這才進了裴絳的家門。

  裴絳穿著身毛絨絨的睡衣,頭發蓬亂著,嘴里還叼著根酒心巧克力餅干。

  一看見楚星寧,他先是眼前一亮,隨后又心虛的垂下了眼睛,嘴唇抿的餅干直顫。

  楚星寧氣笑:“你還知道心虛啊。”

  裴絳小聲嘟囔道:“哥哥是生氣我說你是我男朋友嗎?”

  楚星寧一愣,隨即磕磕絆絆道:“不......不是。”

  他是氣裴絳不顧全大局,竟然為了一件小事跟紀岑予開撕。

  至于男朋友這個稱呼,他還真稱不上生氣。

  裴絳立刻抬起眼,得逞似的勾起唇:“哇哦。”

  楚星寧有些脫力,心平氣和道:“不說這個,你就不想想,得罪紀岑予是什么后果?他紅了這么多年,在圈子里的人脈,資源......”

  “除了哥哥,我不怕得罪任何人。”裴絳收斂起狡黠的表情,一本正經的回答楚星寧的話。

  楚星寧放緩語氣,溫溫和和商量著:“你不用為了我這樣,我可以自己解決。怎么說我也是F大法律系的第一,不會讓自己吃名譽權的虧。

  你不知道,名譽權的官司其實很好打贏的,現在微博上轉發量過大,足以證明我的名譽受到了影響,稍后我會起訴放出照片的媒體,迫使他們交出完整的視頻。

  紀岑予的那個舉動后,我很快走了,等視頻放出來,自然也能證明我和紀岑予的關系,這件事很快就會過去,大眾也會漸漸忘了我。”

  裴絳認認真真的聽著,耐心等楚星寧說完,才平靜道:“那是哥哥能做的事,但我也有我該做的事,我就是要利用自己的影響力,粉絲量,打壓威脅懲罰那個企圖傷害你的人。

  這不算什么,我其實還有更陰暗的心思,更不擇手段的方式。但我知道哥哥不喜歡,所以我沒有用。”

  楚星寧皺了皺眉。

  其實裴絳已經把他的情感攪合的亂七八糟,他要十分努力才能保持理智。

  “裴絳,粉絲都是無情的,你今天在個人賬號承認有男朋友,你想過以后嗎?”

  裴絳沒料到楚星寧想的這么遠。

  他挑了下眉,狐貍眼彎了彎,隨即莞爾一笑,反問道:“那哥哥認可我的說法嗎?”

  楚星寧喉結一滾,沉默了。

  可他并沒有避開裴絳的眼神,更沒有想要逃避這個問題。

  裴絳并不幻想得到楚星寧確定的回答,也不想讓楚星寧因為感動而原諒。

  他不必急于一時,因為他可以做的遠不止這些。

  安靜幾秒鐘之后,裴絳輕聲道:“因為我沒被人承認過,知道那是什么感覺,所以不會讓哥哥也體會一遍。不管哥哥什么時候愿意原諒我,我的答案就在那里。”

  “更何況,我實在是太招人喜歡了,所以我做什么都可以,粉絲不會舍得離開我。”

  他盤腿坐在地上,領口半開,懶懶散散的靠著沙發,明明剛正經了一點,就又開始胡說八道。

  楚星寧突然想起不知在哪兒看到的裴絳粉絲的話。

  ——我們熱愛的這個人,邪惡卻清醒,放肆且執著,頑劣但坦蕩,雖然很想得到他,但他是自由的。

  楚星寧蹲下身,抱著膝蓋,平視裴絳的眼睛:“好,我記得你的答案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