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25 章 犯上12
  被紀岑予騷擾這件事,就像生吞了一塊發酸發臭鵝肝。

  明明以為是個制作精良美味可口的好東西,結果吃進嘴里才發現已經從內部腐爛了。

  索性紀岑予也沒過多糾纏,除了在寒風里忍不住輕蔑的哼了一聲。

  坐上車,楚星寧給裴絳回撥了電話。

  裴絳那邊很快就接了起來。

  “哥哥在忙什么,演唱會看完了嗎?”

  楚星寧努力掃清方才的不愉快,聲音放緩:“嗯,你那邊怎么樣?”

  裴絳用筆敲了敲桌面,心平氣和道:“付寧聯系上了原作者,我們在等原作者那邊出一個聲明,這樣更有說服力,放心吧,明天就可以扭轉輿論。”

  楚星寧舒了一口氣:“那就好。”

  “怎么感覺哥哥不是很開心?”裴絳很敏銳,雖然楚星寧裝的和平時一樣鎮定,但語氣卻不像是剛看完演唱會的興奮。

  紀岑予應該是哥哥很喜歡的歌手,聽他的演唱會難道不應該很開心嗎?

  至少他的粉絲在聽過演唱會后都要在超話興奮兩三天。

  楚星寧喉結一滾,望著車窗外深沉的夜色喃喃道:“就是突然覺得,紀岑予唱的歌也沒那么好聽。”

  那種舒緩,溫和,深情款款的音樂表象下,居然是這樣齷齪的內核。

  裴絳哼哼道:“是吧,我也不覺得他有多厲害,哥哥居然一直那么喜歡他。”

  大冷的天,也不知道誰在路邊點蠟燭表白。

  蠟燭圍成心形,剛點著左邊,右邊又被吹滅了,急的男生直跳腳。

  楚星寧彎了彎眼睛,聲音里帶了點愉悅:“嗯,我發現還是你的歌更好聽,什么時候帶我去聽你的演唱會吧。”

  裴絳愣了一下。

  楚星寧見對面只有急促的呼吸聲,忍不住問了一句:“怎么了?”

  裴絳興奮道:“是不是老天爺覺得打了我一巴掌,就要還給我一顆甜棗呀,哥哥要去我的演唱會嗎?”

  楚星寧無奈:“什么老天爺,你忙吧,我快要下車了。”

  和裴絳聊過之后,楚星寧發現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

  他意識到,沒有人是真正完美的。

  就像紀岑予,明明也是很多粉絲的暗戀對象,被包裝的好像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

  但又有多少人知道他私下里如此濫情呢。

  裴絳當然也不完美。

  裴絳欺騙過他,深深的傷害過他,但再也沒有誰能像裴絳一樣讓他動心。

  而且,三年之后,裴絳就再沒對他說過謊了。

  他雖然嘴上說的絕情,可一次次的,難道不是在給裴絳接近他的機會嗎?

  楚星寧回了宿舍,認真洗了個澡,早早爬上了床。

  這件惡心事在他心里已經過去了。

  他以后不會再關注紀岑予,也不會和紀岑予有什么交集,大歌星肯定還會有源源不斷的獵物可釣,下一秒就會忘了他是誰。

  這樣就好。

  第二天一早,裴絳工作室發布聲明,聲明下面附上了爵士樂作者的郵件。

  其實國內的音樂人已經趁熱對比過兩首歌,雖然有一段韻律的確相似,但是音軌不同,創作動機不同,風格也不同,完全構不成抄襲。

  處心積慮用這首歌構陷裴絳,的確是另有目的。

  但專業的分析并不是廣大網友愿意看的,爵士樂作者本人的信才更有說服力。

  【裴絳澄清抄襲】被頂上熱搜掛了大半天,澄清是澄清了,但陷入抄襲風波對裴絳并沒有益處。

  還有一大部分人根本不愿意了解事情的始末,只會把兩個關鍵詞聯系在一起。

  裴絳,抄襲。

  這也是天耀的目的。

  付寧在緊鑼密鼓的搜羅證據,只要能證明這次事件是天耀炒作的,那天耀敗訴的可能性就近乎無限大。

  可這條熱火朝天的熱搜在晚上十一點的時候,卻被另一條熱搜頂了下去。

  天王紀岑予再次爆出了緋聞。

  紅松體育館的后門處,幽靜閉塞,紀岑予穿著長長的羽絨服,微敞著懷,毫無戒心的露著臉。

  他正伸出手,去摸面前那個年輕男生的臉。

  男生側臉輪廓清秀,微微低著頭,看似溫順服帖,手指差一點就要碰上他的皮膚。

  狗仔拍攝的角度很巧妙,設備也很優越,從照片上看,兩個人的關系絕對曖昧。

  這條新聞顯然比裴絳澄清抄襲有爆點多了。

  成名多年的天王和年輕面生的新人,光是腦補都能想象出一段費盡心機的上位史。

  【@只是一個吃瓜路人:啊啊啊啊啊男神戀愛了?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要是真的也只能祝福了。】

  【@公元前:岑哥今年都45了,也該有戀情了,看照片小哥哥長得不錯哎,恭喜哈!】

  【@岑岑的小星星:酸酸的,不過如果是岑哥選的人,那我只能支持啦,脫粉一秒鐘哼!】

  【@岑家控評小能手:拜托,別因為一張照片就腦補這么多好不好,岑哥還沒承認呢。】

  【@春花爛漫:路人來吃瓜啦,很喜歡岑哥的歌,一直是不老男神啊,羨慕小哥哥,一定要好好珍惜岑哥啊,畢竟是那么多人的夢中情人呢。】

  【@小兜:額......只有我覺得這件事沒有那么簡單嗎?這個角度感覺像是故意給狗仔拍的一樣,不會是炒作吧。】

  【@岑哥的小星星:笑死,也不看看岑哥什么咖位,還需要靠戀情炒作?】

  ......

  紀岑予方反應很快,話題沖上熱搜后,紀岑予工作室迅速發布了一條維權聲明——

  【對方僅是一名熱情粉絲,演唱會后稍作停留與紀先生友善交談,同行還有粉絲后援會的其他成員,照片系惡意借位,當晚什么都沒有發生,粉絲離開,紀先生也早早回酒店休息,我方保留使用法律手段維權的權利,希望個別處心積慮的媒體立刻道歉刪博!】

  紀岑予工作室沒有什么顧慮,因為事實上,紀岑予和楚星寧就是什么都沒有發生。

  這張照片之后,楚星寧就扭頭走了,紀岑予那么驕傲的人,當然不可能呆在當場留戀,也是轉身就走。

  所以除了這張稍微越矩點的照片之外,狗仔再也沒有別的證據。

  紀岑予工作室無比確認,這就是狗仔唯一的底牌。

  【@岑哥的小星星:哇!澄清了!相信岑哥!】

  【@岑家控評小能手:火速打臉,不愧是岑哥,話說好羨慕這位粉絲啊,能單獨和岑哥交談,還能跟岑哥傳緋聞!】

  【@紀岑予騎士站:抵制無良媒體!請勿過度消費我們老藝術家,別因為岑粉佛就當我們沒人了!】

  【@岑寶寶:既然都在吃瓜,那就看看岑哥演唱會高能美圖吧,《約定》了解一下,《致溫柔》了解一下,《山海》了解一下。】

  聲明發出來后,粉絲火速控評,但因為人數實在不夠多,還是被吃瓜群眾占據了前排。

  對于這件事的質疑聲音也不少。

  【@寧寧:粉絲別自欺欺人了,紀岑予也不是第一次傳緋聞了吧,看照片明顯就不是單純的偶像粉絲關系,不然紀岑予干嘛上手啊。】

  【@愛麗都:這是摸臉吧,下一秒就要接吻了吧,狗仔怎么不多放點照片出來?】

  【@你逗逗你:只有我想知道這位小哥哥是誰嗎?能讓岑哥下凡肯定不是一般人。】

  楚星寧的身份并不難扒。

  他聽演唱會的時候就坐在粉絲中間,有不少人看到過他的臉,而且抽獎的時候屏幕也掃過了他的臉,演唱會中還有偷錄的觀眾,總有人錄上了那一段。

  很快,熱搜廣場就有人上了演唱會大屏的圖——

  【@咋浪娛樂:來看看是不是這位粉絲啊,長得真的很好看呢,不過被岑哥選中送禮物的不是他。】

  【@岑家反黑站:呃......小黑剛剛得到投稿,這位粉絲也不簡單呢,來看他的某云翻唱。】

  楚星寧高中畢業之后,在家閑得沒事,曾經在音樂網站翻唱過不少歌。

  大多都是紀岑予的,畢竟當時是真的喜歡聽。

  不過他從來不露臉,也不定時出新翻唱,所以一直沒積累什么粉絲。

  后來大二學業開始忙了,他就把唱歌的事拋在腦后了。

  但音樂網站上還存在他曾經留下的痕跡。

  【@岑家控評小能手:呃這......原來是個小網紅啊,怪不得。】

  【@岑哥的小星星:仙人跳?好惡心,突然覺得這人長得超級丑啊。】

  【@和平靠大家:我剛看照片就覺得這男的不簡單啊,我看狗仔也是他找的吧,借著岑哥就可以上位了,不然就他這垃圾唱功,根本不可能紅。】

  【@岑家小錢包:@紀岑予全球粉絲后援會,會會不出來解釋一下嗎,這位網紅是怎么混入官方內部的?】

  【@紀岑予全球粉絲后援會:會會緊急開會,詢問了所有管理人員,證實這位粉絲并不是后援會的成員,是當時跟人換座位才混到后援會當中的,至于他跟著后援會去后臺的想法,會會也不得而知。】

  【@岑家小錢包:后援會管理以為這么說就完事了?給岑哥扣了這么大一頂鍋,差點被網紅套路,你們引咎辭職吧!尤其是那個換座位的!】

  【@岑哥的小星星:這件事不能就這么算了,我們都知道岑哥寵粉,但岑哥人好不是給居心叵測的網紅鉆空子的!后援會必須給個說法,為什么換座位!】

  紀岑予月光站的站長見自己的一個舉動捅了這么大的簍子,默默的匿了。

  她絕對相信紀岑予是被惡意陷害了,但如果不是她要求換位置,那位小哥哥也坐不到后援會的席位中,說是小哥哥蓄意炒作也實在是太牽強了。

  這件事對楚星寧造成的影響很大。

  他身邊的同學幾乎沒有不玩微博的,這么大的熱點事件爆出來,他的手機都快被人給打爆了。

  微信里也遍布各種信息,很多多年不聯系的初中高中同學安耐不住八卦的心,旁敲側擊他和紀岑予的真實關系。

  或許這些詢問并不含有惡意,但卻是楚星寧最不愿意看到的。

  張祺氣吼吼道:“這都什么狗屎網友啊!仙人跳你媽!我們老四貌若天仙,還跳你個老男人!”

  楚星寧沒言語,只是快速的瀏覽著網頁上的信息。

  他當然是極度憤怒過的,尤其是看到張祺說的那些惡意評論,揣度他接近紀岑予的用心,把他形容成一個為了出名不擇手段的花瓶,把紀岑予放到一個無辜單純的受害者位置。

  這根本不是事實!

  但憤怒過后,楚星寧很快就冷靜下來了。

  憤怒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一個普通人,如何扳倒粉絲眾多地位甚高的天王,站在輿論制高點為自己正名?

  楚星寧靠在椅子上,一口一口快速往嘴里塞葡萄。

  他甚至都沒有心思吐皮,酸甜的葡萄肉,發澀發苦的葡萄皮被他一股腦的吞進肚子里。

  有時候遇到籽,他也毫不猶豫的嚼碎吞下。

  他需要做些事情分散旺盛的情緒,讓自己能夠想出沒有疏漏的對策。

  他深知在如今的網絡環境下,輸出觀點的人一定會被質疑,他必須一擊即中,不能被人抓住漏洞。

  楚星寧眼瞼微顫,大腦飛速的旋轉著。

  紀岑予工作室的聲明很討巧,先是把他定位在狂熱粉絲的位置,潛移默化的引導粉絲將矛頭對準他,再嚴正否認緋聞,看起來心中坦坦蕩蕩,根本不怕對方放錘。

  紀岑予當然不用怕。

  因為不管是狗仔還是楚星寧,都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德高望重的天王才是齷齪的那一個。

  沒有人會替楚星寧說話。

  他曾經翻唱過的紀岑予的歌,也坐實了他狂熱粉絲的身份,而他在個人簡介中的一句“快來關注我吧!”也成了他想要紅的鐵證。

  哪怕這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他得好好想想,他的對手到底是快要全身而退的紀岑予,還是侵害他名譽的偷拍媒體。

  對付這兩個人還是得......

  楚星寧的思緒交雜在一起,擰成一股,大量的信息也像碎片一樣涌入他的腦海,尚待梳理。

  張祺突然像抽風一樣扯著楚星寧的領子,瘋狂搖晃,晃得楚星寧頭暈眼花。

  “臥槽臥槽臥槽臥槽啊老四!炸了炸了炸了!”

  楚星寧的思緒被打亂,煩躁的一皺眉,剛要伸手攆張祺走。

  張祺也不多說,直接把手機屏幕懟到他面前。

  楚星寧下意識后仰,頓了幾秒,才看清上面的字。

  【@裴絳:@紀岑予你怎么敢碰他的臉?[微笑][微笑][微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