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24 章 犯上11
  楚星寧將水果刀插入西瓜里,切出方方正正的一小塊,然后喂到嘴邊,一口吞掉。

  他囫圇抿了幾下,連籽都沒吐,就咽了進去。

  他的注意力全在電腦屏幕上。

  生日那天,或許是因為天冷,或許是因為剛睡醒腦袋不清醒,他做了些越界的事情。

  這導致他和裴絳的關系變得有點混亂。

  他無比清楚自己當時對裴絳的溫柔是真心的,也更清楚,他還沒有找到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

  回到宿舍,他登陸基因庫,輸入自己的身份信息,查詢了自己和裴絳的信息素匹配度。

  結果居然是100%。

  身為Omega的他,和身為alpha的裴絳,擁有罕見的最高匹配值。

  就連基因庫的解釋說明里都寫著,他們在生活中有很高的默契度,會擁有身體素質及智力水平遠超于常人的后代,根據國家優生強生政策,匹配度高于99%的配偶可以按要求申請教育基金和國家補助。

  楚星寧用手指抹了下嘴角,擦掉不小心滑下的西瓜汁。

  他用食指和拇指夾著刀,慢悠悠的晃著,淡淡道:“好占便宜的后代啊,可惜我不愿意生呢。”

  張祺剛一進宿舍,看到的就是楚星寧比劃著水果刀,眼神直勾勾看著液晶屏的模樣。

  張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老四,生活是有很多不易,比如圖書館的位置占不到,比如暖氣垃圾不供暖,比如樓下水房的熱水渾了吧唧,但你真不至于。”

  楚星寧輕吸一口氣,把刀插入西瓜里,掃了張祺一眼,無精打采道:“我在查信息素匹配度。”

  “大冬天的你吃什么西瓜......”張祺扔下書包,朝楚星寧走過來,一邊走一邊問,“和誰的啊,誰這么牛逼,讓我們老四都動凡心......”

  張祺扶著楚星寧的椅背,伸著脖子往屏幕上一看。

  “......裴絳?是我知道的那個裴絳嗎?你什么時候開始追星了?”

  看照片和年齡,基本對得上。

  雖然張祺不粉流量明星,但StarofBethlehem這兩年聲勢盛大,平時去商場購物都能聽到他們的歌,而且身邊也有不少同學追他們,前段時間那場校園見面會引起的轟動就不小。

  “我去!你和裴絳的匹配度這么高啊!快快快趕緊找機會跟他毛遂自薦,說不定他看在你倆這么有緣的份上,真會跟你談呢,到時候我也算是明星家屬了!”

  楚星寧被他推得直晃。

  “我的律所接了裴絳解約的項目,我也在這個項目里。”

  張祺頓了一下,隨即曖昧的一挑眉,意味深長道:“你這是要跟委托人暗度陳倉,沒想到啊老四,錯綜復雜的社會終于把你荼毒了!”

  楚星寧含笑,揶揄道:“啊,你覺得我們倆配嗎?”

  張祺站直身子,拍了拍楚星寧的肩,給他打氣:“有什么不配的啊,你長得這么好看,娛樂圈有幾個比你好看的?而且你學歷也高,我聽說裴絳連高中都沒念呢,他不就是比你有錢嗎,你可別妄自菲薄啊。”

  楚星寧拍掉張祺的手,又用刀切了塊西瓜,喂進嘴里,垂著眸含糊不清道:“高考之前我們倆鬧分手,我沒考上T大,這樣還配嗎?”

  張祺僵了僵,舌頭發硬:“你......你那個,騙了你的前男友,就是裴絳?”

  楚星寧倒是十分淡定的舔了舔唇:“嗯,就是裴絳。”

  張祺默默咽下唾沫:“你現在還參與了他的解約案。”

  楚星寧點頭:“嗯,參與了,是我們大老板要求我參與的。”

  張祺沉默了一會兒,小聲道:“其實配不配也只有你自己知道吧。”

  楚星寧眼瞼顫動了一下,電腦待機時間太長,屏幕暗了下去,那一瞬間,楚星寧眼底的反光也恍惚暗了下去。

  他自言自語的低喃:“是啊,我自己知道。”

  就在張祺以為楚星寧要消沉一會兒的時候,楚星寧卻突然振奮起來了。

  他拉開抽屜,從里面取出一張演唱會門票,在張祺眼前炫耀似的晃了晃:“喏!紀岑予演唱會的票,今晚六點入場,VVIP席哦!”

  張祺的目光被演唱會吸引,詫異道:“你不是說你沒搶到票嗎,VVIP得上萬塊錢吧。”

  楚星寧用刀背敲了敲門票:“委托人送的!”

  張祺臉上的表情一言難盡,委婉道:“我知道是裴絳送的,你把刀放下再說。”

  下午五點,天色已經發沉。

  楚星寧跟張祺一起去食堂吃了點飯,然后打車去了體育館。

  坐在車上,裴絳給他發信息,問他去沒去看演唱會。

  裴絳今天又被解約的瑣事纏住。

  天耀買了黑通稿,不知道從哪國挖出來一首和裴絳出道歌曲韻律相似的爵士,企圖將裴絳卷入抄襲風波,降低他的公眾好感度。

  裴絳正忙著對比音軌,工作室預計晚上八點發聲明維權。

  楚星寧無奈回復他:“這么焦頭爛額的時刻就好好忙你的事,我看完演唱會就回宿舍了。我們律所會想辦法找出天耀黑你的證據,他們現在這么做,無疑是狗急跳墻給我們遞刀。”

  演唱會現場為了防止偷錄不允許帶手機,私人物品需要在檢票口用不透明袋封好。

  像楚星寧這么老實的觀眾,當然讓檢票員把手機和錢包都封了起來。

  可等他進了場才發現,小到手機平板,大到專業的攝影相機,應有盡有,好多女孩子還明目張膽的對準舞臺調試設備。

  楚星寧有點無語,其實他也想錄個現場版,回去做紀念的。

  畢竟裴絳給他的這個位置實在是好,說不定都能看清紀岑予唱歌時候的表情。

  楚星寧拿著歌曲單和熒光棒坐下,正準備看一下都有哪些歌曲。

  不遠處一位舉著相機的小姑娘跑了過來。

  “哥哥,不好意思,請問你也是岑哥的粉絲嗎?”

  楚星寧放下歌曲單,猶豫了一下:“算是吧。”

  但他充其量只是喜歡紀岑予的歌,偶爾買兩張專輯,對紀岑予本人并不感興趣,也不會像其他粉絲一樣收集周邊和海報。

  小姑娘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是岑哥月光站的站長,專門負責跟岑哥演唱會現場的,今天本來想出幾張高質量的片子,但我的位置稍微有點偏,拍不到正面。哦。不過也是前排,不影響看現場的,我想......”

  楚星寧接著他的話道:“你想跟我換一下位置?”

  小姑娘猛地點頭:“我可以給你補票的差價,我那邊是粉絲區,后援會和各站子的粉絲都在,就是舉燈牌的那些人,主辦方會給我們站子和后援會送特別禮物,禮物也可以給你的。”

  楚星寧對位置的要求也不是那么高,畢竟現場音效都差不多。

  而且他也理解粉絲追星不易,于是站起身:“差價就不用了,我這也是贈票。”

  小姑娘眼前一亮,興奮的跟楚星寧身邊坐著的女生擁抱。

  楚星寧這才想起來,裴絳說過,要過來的一張票給了紀岑予的粉絲后援會,看來這位也是她們自己人。

  小姑娘已經做好了花錢的準備,卻沒想到楚星寧這么好說話。

  “哥哥你長得這么好看,人也好,謝謝你,我一定會給岑哥拍出超級帥的照片的,到時候私你啊!”

  楚星寧擺擺手:“不用麻煩,你們忙吧。”

  他拿好自己的東西,換到了小姑娘的位置。

  的確也是前排,只不過很偏左,不是正中間。

  如果想出好照片,這個位置的確差了一點。

  周圍舉著燈牌的后援會成員們見站子成功換了位置,都對楚星寧報以好感。

  有人熱情的搭話:“沒想到岑哥還有這么好看的男粉呢!”

  “就是啊,岑哥太牛了,現在我們不光要跟女粉爭,還要跟男粉爭了哈哈。”

  “小哥哥真的不是明星嗎,超好看哎,想沒想過出道啊,我們pick你!”

  “就是,去參加明年的《星光99》吧,StarofBethlehem里的裴絳就是那個選秀出來的。”

  “喂喂喂,在岑哥演唱會不要提別人啊,StarofBethlehem也算是競爭對手呢。”

  “都要解散了還競爭對手啊,他們團粉都脫差不多了。”

  “還有裴絳啊,裴絳家銷量不用靠團粉吧,最近他家被虐到了,團粉也有不少轉唯了。”

  “流量不管歌好不好聽銷量都高啦,但傳唱度和大眾認可度還得是咱們岑哥。”

  “岑哥音色和高音絕了!今天肯定會唱《約定》吧!”

  ......

  楚星寧全程沒有答話,她們聊著聊著,話題又轉到紀岑予身上了。

  紀岑予的代表作就是《約定》,每年的演唱會他都會唱這首歌,粉絲也幾乎能全程跟唱。

  紀岑予的嗓音是深情款款娓娓道來的溫和,尤其擅長慢節奏的情歌,其中《約定》不像是寫給情人的,更像是寫給粉絲的,再加上他又一直未婚,所以粉絲對這首歌的感情也很深。

  晚上七點,體育館的燈光終于暗了下去,只有兩盞照燈落在舞臺中央。

  演唱會導演示意全場安靜,大屏幕上,開始了倒計時。

  全場觀眾默契的跟著倒數,聲音整齊嘹亮,在數字歸零的瞬間,歡呼聲沸反盈天。

  紀岑予在璀璨的燈光中徐徐登場,粉絲沸騰雀躍,音樂聲響起。

  受這種氣氛感染,楚星寧也比以往要興奮的多。

  身體里血液翻滾,每個毛孔都像要炸開。

  他跟著紀岑予哼唱,跟著其他粉絲歡呼,這是他第一次感受演唱會的氛圍。

  比起享受歌曲,他更享受這種肆無忌憚無所顧忌的狂歡。

  紀岑予今年四十五了,但在舞臺上依舊光芒四射,肺活量爆炸。

  歌曲的舞蹈動作他也不敷衍,哪怕跳舞并不是他的長項。

  楚星寧興奮的滿面紅光,一邊跟著歡呼一邊又難以抑制的想。

  裴絳站在舞臺上的時候,也是這么享受,這么自由嗎?

  聆聽著千萬人歡呼,感受著音量沸騰,在絢爛的光芒里,成為粉絲心中獨一無二的神。

  裴絳長大了,從哭唧唧愛撒嬌愛說謊的小朋友,變成了肆意不羈身披鎧甲的大明星。

  他突然好想,看一次裴絳的演唱會啊。

  紀岑予一曲結束,全場安靜下來。

  粉絲們咳嗽著沙啞的嗓子,借著空隙含一片喉寶。

  紀岑予喘著粗氣,搖著話筒,輕輕一笑。

  “以后不能偷懶讓你們跟我一起唱了,感覺你們比我都累呢。”

  粉絲也跟著笑。

  紀岑予又道:“剛剛導演提醒我,該抽獎了。”

  粉絲:“哇!”

  紀岑予:“你們呀,笨,這是演唱會的套路,其實是我唱累了,找個理由休息一下。”

  粉絲:“啊哈哈哈!”

  紀岑予:“哎,獎還是要抽的,大屏幕滾一下,我隨便選個粉絲送哦,選個合我眼緣的。”

  粉絲:“啊啊啊啊啊啊這里!這里!”

  攝像機的搖臂轉向觀眾,一點點緩慢的略過觀眾的臉。

  紀岑予背著身,專注的看著屏幕上映出的一張張笑臉。

  粉絲們屏息凝神,下意識的整理儀容,希望被紀岑予喊停的那個是自己。

  攝像機一點點靠近左側,靠近后援會粉絲區,靠近楚星寧。

  楚星寧很淡定的跟著看熱鬧,他對禮物沒有什么興趣,他更想讓紀岑予快點唱接下來的歌曲。

  鏡頭滑過他的臉,楚星寧歪著頭沖鏡頭眨了眨眼睛。

  背對著觀眾的紀岑予看到大屏幕里的臉,下意識的挑了下眉。

  遲愣的片刻,鏡頭已經滑過,換了人。

  還沒來得及仔細欣賞那一瞬間出現的美貌,紀岑予莫名有些失落。

  他趕緊轉回身,朝鏡頭對準的方位環視。

  他發現那是他的后援會區域,前排的女孩子手里還捏著燈牌和后援會的logo。

  楚星寧就坐在那群女孩子中間,安靜的看向臺上,看向他。

  原來,是他的死忠粉啊。

  紀岑予會心一笑,隨口喊了停。

  鏡頭已經滑到了中部,被選中的女孩子驚喜的尖叫出聲,導演組立刻送了話筒上去,讓女生發表感言。

  女生緊張的攥著話筒,忐忑又充滿希冀的望向紀岑予,聲音都在發顫。

  “我沒想到自己會是幸運的那個,其實今天能來看岑哥已經很幸運了,我喜歡岑哥十年了,他的歌我都會唱,我太愛他了!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說,反正會一直支持岑哥的,我們全家都會繼續支持岑哥!”

  女生說完,不好意思的捂住緋紅的臉。

  紀岑予目光溫柔的朝她笑笑。

  女生激動的在原地蹦了起來。

  其實紀岑予沒仔細聽她說了什么,他的心還停留在那一眼的驚艷上。

  紀岑予用余光掃了眼楚星寧的方向,他發現楚星寧在鼓掌,而且在側頭看著那個被選中的女生。

  紀岑予看著楚星寧輪廓姣好的下顎,頎長的脖頸,胸口不由得酥麻了一下。

  小美人既然是他的粉絲,那一定很羨慕被選中的女生吧,居然一直在看。

  紀岑予暗笑,低頭看了經紀人一眼。

  對視幾秒,經紀人就知道他有事要交代,也朝他點了個頭。

  演唱會整整進行了三個小時。

  晚上十點十分才正式結束。

  觀眾被安排著有序離場,后援會區域的粉絲卻被工作人員攔住。

  “岑哥給后援會準備了禮物,讓你們去后臺取,還可以合影哦。”

  “啊啊啊真的嗎!今天怎么福利這么多!”

  工作人員笑笑:“岑哥對你們好嘛,知道你們平時辛苦了。”

  “天啊,我以為入場送的禮物已經是所有的了,岑哥太破費了吧。”

  工作人員:“本來唱了三個小時了,經紀人是想讓岑哥休息的,但岑哥一定要親自見見粉絲,說難得有機會。”

  有個小姑娘趁機拍了拍楚星寧的胳膊,眼淚汪汪道:“岑哥人超好吧?”

  楚星寧愣了一下,立刻應道:“是啊,對粉絲真好。”

  他一直覺得寵粉是流量明星需要做的事情,紀岑予這種老牌歌手根本不需要。

  不過在他印象里,裴絳好像也從來沒有什么寵粉行為。

  看來這種事情還是分人。

  楚星寧本來是想離開的,但一想到可以有合照,他就跟著留下了。

  畢竟是喜歡了多年的歌手,留下個紀念也好。

  他跟著后援會的管理們去了后臺,一開始并沒有見到紀岑予,反倒有工作人員讓他們留下個人信息,包括微博賬號,手機號,年齡,真實姓名,說是一會兒通過微博把合照發給他們,過年過節也可以給他們送TO簽明信片。

  粉絲們不疑有他,快速的把信息寫了下來交給工作人員。

  只是楚星寧作為法律工作者,不免猶豫了一下。

  但又一想,知道他這些信息的人也不少,學校每年有各種申報,他都把信息給出去好多次了。

  于是他在紙上寫好,也交給了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拿起他的紙條看了看,夸了一句:“字寫得很好看嘛。”

  “謝謝。”楚星寧道謝。

  后臺依舊是不允許錄像的,楚星寧感到自己的手機在震。

  這個時間,大概率是裴絳。

  但他不愿破壞規矩拿手機出來,只能等合照結束再給裴絳回消息。

  紀岑予總算是出來了。

  他還沒來得及卸妝,不過舞臺上的衣服換下去了,現在穿的是暖和的毛衣和長褲。

  雖然已經四十五了,但紀岑予保養的不錯,只有離近了看才能看到歲月留下的些許皺紋。

  紀岑予穿了雙拖鞋,也沒什么架子,樂呵呵的跟粉絲打招呼。

  倒是經紀人一直很謹慎的跟在他身邊護著,生怕有誰撲上來做過激的事。

  但事實上,所有粉絲在紀岑予本人面前都很拘謹,保持著一個十分禮貌的距離。

  還是紀岑予笑道:“你們都是我的死忠粉,別拘束,過來合照。”

  粉絲們自覺站成一排,一個個過去,站在紀岑予身邊,讓攝影師拍照。

  也有人小聲問紀岑予:“岑哥,可以抱一下嗎?”

  紀岑予大大方方的張開懷抱,跟粉絲輕輕擁抱一下。

  從那個粉絲開始,每個人都會要求擁抱,紀岑予也都應允了。

  直到楚星寧。

  楚星寧走過去合照的時候并沒靠的太近,他和紀岑予之間隔著兩拳的距離,絕不會讓紀岑予感到不舒服。

  誰料紀岑予卻直接將自己的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副大大咧咧卻又親切友好的模樣。

  楚星寧僵了一下,神情稍變。

  但他和紀岑予都是男性,雙方也都噴了抑制劑,周圍人也并沒有對紀岑予的舉動表現出不解。

  楚星寧認為自己太敏感了,紀岑予肯定是把他當成后援會的一員才這么熱情。

  被紀岑予摟著拍了張合照后,楚星寧剛要走,紀岑予卻笑吟吟道:“不要個擁抱嗎?”

  楚星寧很排斥跟alpha的親密接觸,他一點也不想要擁抱。

  但當著這么多粉絲的面拒絕紀岑予又顯得很不識趣,他猶豫了片刻,試探性的過去,跟紀岑予貼了下肩膀。

  可紀岑予卻毫不拘束的重重抱住了他,還在他的后背拍了兩下。

  楚星寧感覺的到,兩人靠的最近的時候,紀岑予貼著他的脖子嗅了嗅。

  楚星寧心里有些膈應,飛快的掙開紀岑予,淡笑道:“謝謝岑哥。”

  紀岑予深深看了他一眼,點點頭。

  合照進行的很快,畢竟留下的粉絲沒有那么多。

  每人拿了份紀岑予的周邊小禮物后,經紀人就要送她們出去。

  楚星寧也跟著她們往外走,一邊走一邊扯開塑封袋,從里面翻自己的手機。

  他掃了一眼,果然是裴絳給他打的電話。

  楚星寧剛想回撥過去,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楚先生,你等等。”

  楚星寧回頭,這才發現紀岑予的經紀人就站在自己身后。

  他不解的皺了下眉:“還有事么?”

  他其實更想問,經紀人為什么知道他姓楚。

  雖然剛去后臺的時候留下了個人信息,但經紀人應該沒有閑到把所有粉絲的名字都記住且對上號吧。

  經紀人諱莫如深的一笑:“這是岑哥第一次在紅松體育館開演唱會,岑哥很開心,主辦方一會兒有個慶功宴,你要來嗎?”

  楚星寧想都沒想的搖搖頭:“我學校還有事。”

  經紀人好奇道:“你是學生嗎,哪個學校的?”

  “F大。”楚星寧輕輕揉了揉指尖,禮貌卻疏離的答道。

  “慶功宴你來吧,可以和岑哥坐在一起,很難得的機會呢,正好岑哥對你們現在的大學生活也挺感興趣,你也可以多跟岑哥講講,大學該畢業了吧,說不定岑哥還能幫你一把,岑哥很罩著粉絲的。”

  楚星寧聞言稍頓,低頭輕笑:“是紀岑予先生讓您來找我的嗎?”

  經紀人很敏感,含糊道:“也不能說是岑哥的意思,就是叫兩個粉絲一起開心開心,正好選到你了,你來不來吧?”

  楚星寧大概明白經紀人是什么意思了。

  他以前聽說過,明星因為被很多粉絲喜愛著,談戀愛結婚會有限制。

  但是人都需要解決生理需求,這些需求既然不能明著來,那就只能暗著來。

  紀岑予四十五歲都沒結婚,絕不可能是處男到了四十五歲。

  以前也有拍到他跟年輕明星在一起,但他都否認了,說和對方只是朋友。

  因為沒有確鑿的證據,這些照片也都成了過眼云煙,不被粉絲認可。

  哪怕知道情有可原,但在明白對方目的的瞬間,楚星寧還是覺得很惡心。

  對方是自己喜歡了多年的歌手,在自己心里的地位雖然說不上神圣,但也非比尋常。

  可提出這種齷齪要求的偏偏是他。

  楚星寧對紀岑予的好感瞬間減了大半,來看演唱會的喜悅也頃刻間煙消云散。

  “不好意思,我不去,謝謝岑哥看得起了。”

  經紀人見楚星寧態度這么堅決,也不想再強求。

  畢竟是陌生人,逼得緊了容易出事,紀岑予這么多年的地位和口碑,不能在小河溝里翻船。

  他剛準備轉身回去,但看了一眼手機后,又突然叫住楚星寧。

  “哎你等會兒,岑哥也要出來了,讓岑哥跟你說吧。”

  楚星寧惦記著給裴絳回電話,隱隱有些厭煩:“還有什么可說的?”

  “小朋友脾氣很大嘛。”紀岑予披著件純黑的羽絨服,戴著頂厚厚的帽子,從體育館的后門走了出來。

  其他的粉絲已經離開的很遠了,體育館后門正對著江邊,只有一條散步小道,晚上幾乎沒什么人。

  紀岑予單手攏著火,點了根煙,深深吸了一口。

  楚星寧沒說話。

  紀岑予抽了兩口煙,把還剩下半截的煙直接扔在地上,用鞋底碾滅,然后輕咳了一聲:“楚星寧是吧,名字挺好聽,模樣長得也不錯,是我的粉絲吧,你想要點什么,都可以直接跟我要,親筆簽名,CD,專輯,寫真,我們交個朋友。”

  楚星寧臉色有些冷,但還保持著起碼的禮貌。

  “紀先生,我怕我領會錯了您的意思,破壞您在我心中的印象。”

  紀岑予低笑,漫不經心道:“我在演唱會上看到你的時候就在想,我怎么還有長得這么好看的粉絲啊,要是我男朋友多好。”

  他冷不丁的伸手去摸楚星寧的臉:“別說你不懂啊,你看著聰明著呢。”

  楚星寧畢竟年輕,耳聰目明,立刻躲開了紀岑予的手指。

  他冷淡道:“這樣啊,那您在我心中的形象已經破壞的很徹底了。”

  紀岑予愣了愣,狐疑道:“真的假的啊你,不是我后援團的嗎?”

  楚星寧鄙夷的看了紀岑予一眼,轉身就走。

  根本就不是這回事。

  他是不是紀岑予的死忠粉,都不該被當成后宮似的騷擾。

  看今天的架勢,這也不是紀岑予第一次做這種事。

  找理由留個人信息,用合照親密舉動試探態度,再找機會私下挑明。

  如果是被紀岑予迷得七葷八素的小粉絲,還真會鬼迷心竅的任他胡來。

  怪不得紀岑予從來不承認戀愛,談戀愛和結婚對他來說太拘束了。

  他有名聲有錢,有的是人陪他消遣時光。

  看上了喜歡的,還可以主動出擊。

  粉絲最方便的一點就是,真的愛他,并且很好糊弄。

  一個微笑,一個合照,一句甜言蜜語就能被他迷得神魂顛倒,不僅不要他的錢,還會愿意大把給他砸錢。

  可惜紀岑予不知道,楚星寧只是恰巧被換到了后援會的位置,并不是他的死忠粉。

  能把楚星寧迷得神魂顛倒的,也不是中年油滑的知名歌手,而是那個跌跌撞撞,還在風口浪尖摔打的頑劣少年。

  河邊的灌木叢里,發出輕微的,好似夏蟬低鳴的聲響。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