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22 章 犯上9
  楚星寧和付寧把裴絳拖到床上,吹干頭發,蓋好被子,裴絳弓起身子,縮成了個球,沉沉的睡了過去。

  楚星寧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問付寧:“你們一定要報復簡征嗎,這兩年也算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吧。”

  付寧輕描淡寫道:“我無所謂,我只是幫裴絳完成他想做的事罷了。”

  楚星寧:“他有時候的想法太偏激。”

  付寧搖搖頭:“偏激也好,固執也好,但只要有欲望,就能精神抖擻的活著,沒有欲望的人,在娛樂圈里是走不長久的。”

  楚星寧不贊同也不反駁,含笑道:“裴絳能交到經紀人這個朋友也很幸運。”

  付寧按了按發酸的腰,擰著眉毛思索道:“朋友?我們倆不能算朋友,經紀人和藝人做朋友會影響工作的,我幫助裴絳,只是因為他在我最落魄的時候選擇了我,因為我們倆有些地方很像。”

  楚星寧疑惑的挑了下眉。

  付寧也不瞞著他,直白道:“那時候簡征正在接觸他,打算利用他捧簡從新出道,沈嵐對此反應特別大,一不小心說漏嘴了,裴絳才知道簡征是他父親。

  多可笑啊,明明雙親都在世,一個從來不能在外人面前承認他,一個要利用他捧另一個兒子,而你,他曾經把所有感情都傾注的你,也早就離開了他。

  他只有一個人。”

  楚星寧其實已經清楚了裴絳的身世,但從付寧嘴里聽到,還是覺得難受的喘不上氣。

  付寧繼續道:“我呢,在裴絳之前帶的藝人其實是我男朋友,我費盡心力把他捧紅了,沒想到他一直計劃著怎么甩開我更上一層。我對他沒有任何防備,以至于被解約的時候輸的徹徹底底。

  家里父母沒法交代,周圍親戚朋友也跟著奚落我,說我愚蠢,我爸氣病了,我只能停下工作回去照顧,等再次回來,原來的公司已經沒了我的位置。

  經紀人沒法跟流量明星比,粉絲會把你形容成十惡不赦的壞人,剝削他們天真可愛的哥哥,我前男友為了維持人設拿我賣了不少慘,可我一旦公開撕他,以后沒有藝人會跟我這種不穩定的經紀人合作。

  我以為我的事業徹底完了,結果裴絳選擇了我,他說給我一個機會,帶出真正的頂級流量。

  裴絳的確有天賦,他的性格也對當代年輕人的胃口,天時地利人和,不是只有我才能帶火他,是他把這個機會給了我。

  兩年過去了,裴絳微博粉絲超那個人一千萬,飯圈摩擦可以吊著打他,音樂節,大型晚會,綜藝節目番位機位時長全方位碾壓,他在過氣,而裴絳還沒到巔峰。”

  楚星寧遞給付寧一杯水。

  付寧的確說的咳了,接過來咕嘟咕嘟喝掉,然后長嘆一口氣,擦了擦嘴角。

  “見笑了。不過我的確覺得挺痛快的,尤其是在晚會表演上,看著裴絳的水紋金色燈牌照亮會場,將那個人的青檸綠淹沒,我恨不得當場開瓶啤酒,哈哈。”

  楚星寧給裴絳帶上房門,這才抬高了點音量。

  “謝謝你愿意跟我說這么多,既然你們有這么堅固的同盟,我就放心了。等解約結束,我就要去留學了,三年。我和裴絳沒有在一起的可能,希望經紀人理智的,幫裴絳戒掉我。”

  “楚律師!”付寧放下水杯,嚴肅道,“抱歉,我沒辦法幫你。”

  楚星寧蹙了下眉。

  付寧:“裴絳今年十八歲,三年之后二十一,六年之后二十四,哪怕十年之后,他也才二十八。如果你覺得他連三年都不愿意多等,也太看不起他對你的感情了。”

  付寧說完,遞給楚星寧一張酒店房卡。

  “因為不知道楚律師的身份證號,我用自己的身份證開的,1108,楚律師直接去就可以。”

  楚星寧目光微垂,頓了幾秒,接過房卡,穿鞋出了門。

  今天簡直禍不單行。

  他到了酒店洗完澡,才想起來晚上十點紀岑予的演唱會放票,而他那時候還在照顧喝醉的裴絳。

  楚星寧打開賣票網站,果然,已經全部賣完了。

  他遺憾的嘆了口氣,看來出國之前想看一次紀岑予現場的愿望是實現不了了。

  楚星寧裹起被子睡了過去。

  十一月底,裴絳工作室羅列出天耀的種種違反合同行徑,正式提起解約。

  文章發出來,瞬間占據了三個熱搜位。

  【@糖糖糖葫蘆:StarofBethlehem要解散了?爺青結,果然沒有一個組合能長久。】

  【@池魚豆腐:靠靠靠靠!總算解散了!心疼裴絳,拖飛機兩年了!】

  【@一七旬神:呃......看看這些被推掉的個資,路人都心疼的水平。】

  【@山賊王湖賊王:《解碼》果然是被公司推掉了!心疼啊啊啊,這么好的上星綜藝,收視率都爆了,如果裴裴在就好了!】

  【@路過的一只蝦:不是我說,裴絳是受-虐狂嗎,這么剝削要我早就解約了好吧。】

  【@愛裴愛醬噠:裴裴整整兩年的黃金時間消耗在天耀,簡征簡從新BS!】

  ......

  裴絳的粉絲多,瞬間控住了三個熱搜話題的廣場,把這些年裴絳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全都放了出來。

  比如明明是裴絳作詞作曲的新歌,killingpart卻是簡從新來唱。

  比如明明C位是裴絳,但采訪里說話最多,站在最中心的,往往是簡從新。

  比如某次外場活動,到場最多的是裴絳的粉絲,公司卻要求她們舉著組合的橫幅和燈牌。

  比如裴絳的個人資源,被公司要求帶著組合一起。

  美強慘是流量明星長盛不衰的人設。

  實力強大不會帶給人長久的新鮮感,但惹人憐愛卻一定能換回死心塌地的愛。

  裴絳一躍成明星了超話排行榜的第一,粉絲仿佛打了雞血一樣,轉發抽獎,打投簽到。

  簡征被裴絳打的猝不及防,明明新專輯已經開始制作,舞蹈也編的差不多了,就連宣傳公司都簽好了,裴絳卻不再配合工作了。

  StarofBethlehem沒有裴絳,就像一盤散沙,成不了氣候。

  簡征終于慌了。

  但裴絳和付寧并不接受和解,也不接受面談,他們拉黑了簡征的聯系方式,準備走法律程序。

  合同問題兩方的法務可以撕扯,但StarofBethlehem卻禁不住這么消耗。

  作為天耀最大的搖錢樹,裴絳離開給天耀造成的損失無法估量。

  簡征毫無防備的把公司重心放在StarofBethlehem身上,把裴絳作為宣傳的招牌,可等StarofBethlehem垮了后他才發現,公司沒有可以取代裴絳的人。

  前輩組合已經過氣,新人被StarofBethlehem打壓,還沒有合適的平臺成長起來。

  市場上蛋糕就這么大,不是被他吃,就一定會被別人吃掉。

  簡征恨得牙癢癢。

  解約期間天耀這家公司如裴絳料想的那樣,被扒了個抵掉,包括簡征這些年的人生經歷。

  簡征從當紅小生一躍成了影視公司老板,背后都是簡從新的母親家在扶持。

  他雖然名義上是天耀的老總,是成功轉型的流量藝人,但公司的實權還是握在他夫人手里。

  同時被傳的沸沸揚揚的,還有沈嵐和簡征的那段戀情。

  據說當初簡征和沈嵐分開,就是因為傍上了簡從新的媽媽。

  他為了進入上流社會,可謂絞盡腦汁,不遺余力。

  聽說他還因此被岳父岳母看不起,直到后來有了簡從新,岳父岳母才支持他開了天耀這家公司。

  沈嵐也不堪其擾,一直被相關新聞糾纏,被媒體纏著不放。

  她一是擔心自己懷了裴絳的事情被人爆出來,二是擔心簡征狗急跳墻對裴絳不利。

  一開始,她就不贊成裴絳針對簡征,可惜裴絳并不聽她的話。

  楚星寧暫時放下了論文,也申請退出了另一個項目組,在這兩個月的時間里,將所有的精力放在裴絳解約的事情上。

  解約進行的很順利,但因為賠償金額實在是太夸張,雙方終于要在法庭交鋒。

  上法庭就是汪覆的事情了,楚星寧作為實習生還沒有資格發言。

  他的工作暫時告一段落。

  回到校園,他才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踏進圖書館了,畢業論文自開題后就一直閑置,連一篇文獻都沒看。

  好在導師對他不錯,知道他最近工作忙,也相信他的實力,所以一直沒有催促他。

  楚星寧的確有點累了,但他還沒有時間歇一歇。

  他拿到了陳開澤和學校兩位教授的推薦信,必須馬不停蹄的準備申請學校了。

  十二月十四號,申請截止的前一天,他才遞交了全部的資料。

  楚星寧在宿舍整整睡了兩天,把張祺和路廷都嚇到了。

  十六號,他終于恢復了體力。

  張祺坐在椅子上,后背撐著桌邊,晃著腿悠閑道:“哎,明天就是老四的生日了,去哪兒慶祝一下?”

  路廷:“唉不好意思啊,明天導師找我們組吃飯,我這兒不好推啊。”

  楚星寧躺在床上,搖了搖頭:“沒事,你們不用特意給我過生日,我這兩天也想歇歇。”

  張祺不忍:“別啊,路廷來不了就咱倆,我請你去吃花膠雞火鍋,超級香。”

  這是他們宿舍的傳統,誰過生日大家就一起出去吃一頓。

  楚星寧也沒再推辭,馬上畢業了,以后各奔東西,再見面就難了,他也想趁這個機會多跟他們聚聚。

  凌晨,楚星寧睡得模模糊糊,收到了好多人的消息,手機在耳邊震震震,終于把他震醒了。

  他艱難的睜開眼睛,皺著眉頭準備把手機調成靜音。

  但最上面的消息是楚洮發的。

  他和楚洮是雙胞胎,同一天生日。

  楚洮給他發了一條生日快樂,配圖是張絢爛閃爍的城市夜景。

  楚星寧提起精神,回道:“生日快樂,你和江涉去哪里了?”

  楚洮秒回:“在藍色港灣逛街,剛準備回賓館,凍死我了,帝都的風比淮市的狠。”

  楚星寧溫柔道:“這么冷的天你們真能玩,我連被窩都不愿意出去,剛剛才睡醒,伸出胳膊都覺得冷。”

  楚洮:“哥你這么早就睡了?生日也不和同學出去玩?”

  楚星寧:“嗯,最近申請很忙,我休息休息,你們繼續吧,注意身體,克制一點。”

  楚洮:“......”

  和楚洮聊完之后,楚星寧徹底清醒了。

  他準備把掐點祝福他生日快樂的人都回復一遍。

  愿意為你早早守著零點的,都是值得珍惜的朋友。

  家庭群,爸媽。

  西潯,高中同桌。

  陸兮繁,去國外交換的宿舍老三。

  江涉,弟媳。

  還有......裴絳。

  楚星寧的手指停住,望著屏幕。

  00:00am.

  裴絳:“哥哥生日快樂!終于又到哥哥的生日了,想不想吃蛋糕呀?”

  00:05am.

  裴絳:“我選了好幾件禮物都不夠好,付寧挑的我又不滿意,不過選到最后終于選定了哥哥會喜歡的。”

  00:10am.

  裴絳:“哥哥睡著了嗎?還是不想回復我?[委屈]”

  00:15am.

  裴絳:“那哥哥睡醒千萬要回復我哦。”

  楚星寧看了下時間。

  凌晨三點了。

  宿舍外面已經和星空一樣寧靜了。

  學校的暖氣有些老化,溫度不太高,屋里濕冷濕冷的,讓人不愿意動彈。

  楚星寧看了一眼窗簾。

  些許寒風透過窗縫刮進來,吹得窗簾輕輕的晃。

  張祺的呼吸有點重,手機躺在他臉邊,屏幕還亮著瑩瑩的光。

  楚星寧把屏幕暗滅,放下手機,準備繼續睡。

  又醞釀了一會兒,滿腦子都是裴絳說那些話的語氣,怎么也睡不著。

  裴絳說,讓他睡醒千萬回消息。

  楚星寧自暴自棄的睜開眼,干凈利落的握起手機,飛快的給裴絳回道:“我醒了,謝謝你的祝福,禮物就不用了。”

  他以為裴絳此時肯定睡了。

  可微信界面顯示對方正在輸入。

  楚星寧轉念一想,做藝人的肯定經常晝夜顛倒,尤其裴絳這段時間格外的忙,晚上不睡也正常。

  裴絳:“哥哥怎么半夜醒了?還以為要睡到早上。”

  楚星寧:“睡得早,睡夠了。”

  裴絳:“那哥哥可以下來見我一面嗎?”

  楚星寧一怔。

  手機的光亮映在他的臉上,大概是有輻射,皮膚酥酥麻麻的。

  他一咕嚕身坐起來,被子滑下,冷空氣包裹過來,凍得他一哆嗦。

  楚星寧顧不得那么多,直接踹開被子,一鼓氣翻身下了床。

  他躡手躡腳的走到窗邊,輕輕撩起窗簾。

  宿舍樓下,還有昏黃的路燈。

  一個穿著過膝羽絨服,裹得像的球的身影,正在雪地里笨拙的踱著步。

  他晃晃悠悠的走,像個臃腫的大白鵝,在地面踩出一個個雜亂的腳印。

  楚星寧呆住幾秒,氣急敗壞的罵道:“蠢貨!”

  他撂下窗簾,從椅背上扯起衣服,快速的套在身上,然后蹬上鞋,連襪子都來不及穿,就從宿舍沖了出去。

  被窩里的熱氣一掃而空,楚星寧縮著脖子,一路下樓。

  晚上十二點宿舍門就會上鎖了,外面進不來,里面出不去。

  但如果有急事,還是可以叫醒值班的阿姨,找阿姨要鑰匙開門。

  只不過凌晨三點,楚星寧根本不忍心把熟睡的阿姨叫起來。

  他在大廳里晃悠了幾圈,急的背后出了汗。

  此刻他沒有精力想別的,裴絳在外面呆了不知道多久。

  十二月,最冷的天。

  楚星寧一咬牙,敲響了值班阿姨的門。

  大概五分鐘,阿姨才不悅的披上衣服開了門。

  好在阿姨也沒睡,反正第二天換班,她正熬夜刷著短視頻看。

  “大晚上的要干什么!知不知道十二點之后就不許出去了?”

  “阿姨,我...肚子疼,好像是急性腸胃炎,我要去醫院!”楚星寧弓著身,用手捂住肚子,表情格外痛苦。

  他活這二十年,說過的謊話一只手都數的過來。

  今天又為裴絳加了一次。

  學生的身體是大事,阿姨也不敢馬虎,趕緊找鑰匙,還問楚星寧。

  “有沒有同學陪你去啊,要不要通知你們導員啊,你自己去醫院行嗎?”

  楚星寧趕緊點頭:“行,我家在這邊,我給我爸媽打電話了。”

  阿姨叮囑道:“千萬注意安全,我趕緊給你登記,你留個電話。”

  楚星寧抱著肚子登記好信息,推開門跑了出去。

  脫離了阿姨的視線,他深深的嘆了口氣。

  看著路燈下那個突然僵住,興奮的朝他揮手的身影,楚星寧不由得自嘲。

  何苦呢。

  凌晨三點,有宿舍也回不去了,賓館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房間。

  就為了出來見這小崽子一面。

  今天可是他的生日啊。

  楚星寧沉了沉氣,朝裴絳走過去。

  裴絳戴著厚厚的手套,小跑著上來迎楚星寧。

  “哥......”

  話沒說完,楚星寧重重拍了他腦袋一下。

  “你有病?大晚上跑我宿舍來干嘛?”

  早知道有今天,他當初就不該讓裴絳送他回宿舍。

  裴絳穿的厚,也不疼,只是無辜的摸了摸腦袋,左手一抬,舉起一個碩大的盒子。

  “哥哥別生氣,我給你帶了蛋糕,可惜現在好像凍住了,不過還有別的禮物,在我兜里。”

  楚星寧目光垂下,看了看在夜色里模糊不清的蛋糕盒子。

  他斂起表情,低聲兇巴巴道:“你是故意的吧,誰凌晨吃蛋糕?宿舍沒有冰箱,你送過來干嘛?”

  裴絳怔了怔,手臂慢慢垂下,喏喏道:“抱歉,我不知道大學宿舍不可以冷藏食物,我以為會有pantry之類的。”

  楚星寧這才想起來,裴絳連高中都沒去讀,又怎么能知道真正大學生活是什么樣的。

  他放緩語氣,無奈道:“你在這兒等了多久?”

  裴絳眨眨眼:“也沒多久,走著走著就過去了。”

  楚星寧哼道:“風口浪尖的大明星半夜在人宿舍底下晃,你不怕被人拍到?”

  裴絳彎了彎眼睛:“我裹得這么嚴,不會有人認出我。”

  他雖然在說話,可嘴里居然也沒有太多白霧飄出來。

  楚星寧終于道:“冷吧?”

  裴絳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點了點頭。

  見楚星寧沒有責怪他的意思,這才糯糯撒嬌:“好冷啊,我手腳都凍僵了,要不是手里拿著蛋糕,我都想跑幾圈,不過今天特別呀,想著哥哥就覺得冷也沒什么。”

  楚星寧:“猜到我睡覺了為什么不回去?”

  裴絳:“萬一哥哥中途醒了呢?”

  楚星寧:“我要是一覺睡到天亮呢?”

  裴絳:“那哥哥不是醒了嗎?如果我走了,不是就錯過了嗎。”

  楚星寧啞口無言。

  兩個慘兮兮的人,拎著一份凍硬的蛋糕,在生日的大好日子,吹著凌晨的冷風。

  楚星寧想問問楚洮,是怎么能在外面折騰到凌晨三點的。

  裴絳試探性道:“哥哥,外面太冷了,你快去睡吧,蛋糕我拿回去,明天給你送一份新的。”

  楚星寧吸了下鼻子,抱緊雙臂,低頭用帽子擋著風:“回不去了。”

  裴絳:“啊?”

  楚星寧:“我跟宿管說肚子疼去醫院,現在回不去了。”

  裴絳眼前一亮,但又不好意思表現的太明顯,趕緊關切道:“那我們去酒店吧,哥哥你身體不好,我怕你又生病。”

  楚星寧歪著頭,定定的看了裴絳幾秒:“我去酒店,你回家。”

  裴絳擰起眉,狐貍眼耷拉著,頂著通紅的鼻尖問:“我沒有別的意思,不是想那個,我知道你還沒有原諒我。”

  楚星寧皺著眉:“你想什么呢,讓人看到你和一個Omega同進酒店,你是覺得現在風波還不夠大嗎?”

  裴絳快步跟上楚星寧:“那我們不一起進去,你先進,我在外面等一會兒再進。我是開車來的,但是現在凍得手腳不聽使喚,也不敢開回去了,只能住酒店。”

  楚星寧沒言語,算是默許了。

  雪地里,兩個人的影子拖得又長又寬,朦朧的燈光下,陰影交疊,仿佛他們依偎在一起。

  校園幽靜,路上一個人影都沒有,腳下淺淺的咯吱聲,成為了唯一能插入他們對話的觀眾。

  又走了一段路,裴絳充滿希冀的問:“要是酒店只剩一間大床房了呢?”

  楚星寧忍不住吐槽他:“你狗血愛情劇看多了?”

  裴絳吐了吐舌頭,趕緊踉蹌的跟上楚星寧。

  察覺到裴絳凍得走路都不利索了,楚星寧不動聲色的放慢了腳步。

  終于到了離F大最近的四星級酒店。

  按照約定,楚星寧先進去問房間。

  前臺委婉道:“抱歉客人,房間都訂滿了。”

  楚星寧不舍得離開這個溫暖的空間:“就連一張大床房都沒有了?”

  前臺遺憾道:“一張床都沒有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