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21 章 犯上8
  意識到自己笑了,楚星寧才發現,他現在其實很輕松。

  或許面對的是喝醉了的裴絳,終于不用扳起臉來說話,不用擔心一點點的不忍帶給裴絳幻想。

  裴絳依賴的嗅著楚星寧身上的味道。

  其實被酒氣一掩,即便他鼻子再好,也聞不到什么。

  可即便這樣,他還是不舍得松開楚星寧,像個大型掛件一樣,撲在楚星寧身上。

  楚星寧戳戳他的腦門,聲音繃的嚴肅了點,問道:“你為什么喝酒?”

  裴絳面對楚星寧的時候很乖,比當初談戀愛的時候還乖。

  他聲音黏糊糊的答道:“心情不好就出來喝酒了。”

  楚星寧神情微動,聲音放緩,指腹揉了揉裴絳腦門上被他戳出的紅印。

  “是因為我嗎?”

  裴絳點了點頭,但很快又搖了搖頭,眼神有些心虛的瞟了瞟楚星寧。

  喝醉了的裴絳完全發揮不出平時的演技,心里想的什么,臉上全部表現了出來。

  雖然笨拙,但楚星寧總算有了占上風的爽快。

  楚星寧輕笑,抬手扶著椅背,勉強撐住裴絳上半身的重量。

  他畢竟才恢復不久,身體的力氣也沒有完全回來。

  裴絳這么重的人一直在他身上掛著,也挺費力。

  “因為我也沒關系,今天我說的話太狠了。”

  他毫無壓力的承認自己下午是在放狠話,因為等明天一到,裴絳肯定記不清他今晚說了什么。

  裴絳怔了一下,濕漉漉的狐貍眼望著楚星寧,喃喃道:“現在哥哥說話好溫柔,是因為我做對了什么嗎?”

  楚星寧眼瞼一挑,點了下頭,欣然應道:“嗯,因為你剛才叫的很好聽。”

  他不經心的扯了個理由,也不擔心裴絳第二天想起來。

  裴絳思索了一下,眼睛彎了彎,手指弓了起來,用指甲勾住楚星寧的外套。

  “喵喵喵喵喵,哥哥會喜歡我嗎?”

  楚星寧:“......”

  早就知道裴絳是個小無賴,沒想到喝醉了也一樣,竟然以為用相同的辦法就可以占便宜。

  裴絳現在的想法很單純,因為楚星寧承認了管用,所以他愿意無限次嘗試。

  “喵喵喵喵喵,哥哥可以親我一下嗎?”

  楚星寧扭開臉,難為情的捂住裴絳的嘴:“閉嘴。”

  裴絳鍥而不舍,甕聲甕氣道:“喵喵喵喵喵,哥哥可以原諒我嗎?”

  他又用委屈巴巴的眼神看著楚星寧。

  楚星寧默默嘆氣。

  他暗自祈禱快速路不要再堵車,等付寧來了,他把人一交就可以安心了。

  楚星寧看了下表。

  現在是晚上十點半,居酒屋的老板一邊擦桌子一邊偷眼看裴絳的鬧劇,小店里只剩下他們兩個,站在過道上,橘紅色的燈籠光亮透過玻璃推拉門,在地板留下狹長淺淡的一小條色彩。

  狹小的空間恍惚很安靜,但其實隨時都可能有人進來。

  如果裴絳被人認出來,拍照發到網上,還真夠頭疼的。

  楚星寧不厭其煩道:“你老實一點,付寧很快來接你。”

  裴絳不樂意,臉立刻就繃了起來,氣呼呼道:“不要付寧。”

  楚星寧用手把他下撇的嘴角撐了起來:“不開心也沒用,只有付寧愿意管你。”

  裴絳著急的反駁:“不是!”

  楚星寧揚起下巴:“還有誰愿意管你?”

  “還有......”裴絳一口氣堵到嗓子眼兒,又慢慢泄了下去。

  他絞盡腦汁的想了想,眼睛瞥向天花板,一動不動。

  可想了半天,大腦里空空蕩蕩,沒有一個名字。

  “沒有了。”裴絳垂下眼睛,老老實實道。

  他也不靠著楚星寧了,整個人窩在高腳凳上,搖搖欲墜,仿佛下一秒就要栽倒。

  但他似乎沒有精力控制身體的平衡,他還在為沒有想出一個人而沮喪。

  喝醉了的人,情緒都過于外放,心里想到哪兒,肢體和表情都會瞬間表達出來。

  “真的沒有了。”裴絳嘟囔道。

  楚星寧靜靜的看著他,緊緊抿著唇,沒說話。

  濃郁的酒氣包裹著他,但剛剛的一瞬間,他仿佛覺得連酒氣都變得清冷起來。

  居酒屋老板指著楚星寧樂呵呵對裴絳道:“他不是也來了嗎?”

  裴絳身體一震。

  楚星寧脖頸出了一層細汗。

  酒氣仿佛又燃燒起來了。

  “我來了我來了我來了!楚律師!實在是太麻煩你了!”

  付寧呼哧呼哧穿著粗氣,頂著一身熱汗,從門外沖了進來。

  也怪這居酒屋門臉太小,再加上大晚上路也不好認,付寧來來回回傳了幾遍街,才總算找到這個地方。

  楚星寧長出一口氣。

  他趕緊讓開路:“他喝醉了,你送他回去吧。”

  付寧下意識環顧四周,見店里沒有其他客人,才過去托住裴絳的下巴,拍了拍他的臉,低聲喊他的名字。

  “裴絳?裴絳?”

  裴絳抬起眼,看了看付寧,嫌棄的撇了撇嘴。

  付寧:“......”用不用這么失望啊!

  楚星寧道:“既然你到了,我就回去了,你放心,他沒被人拍到。哦還有,他大概還沒付錢。”

  “哎楚律師!”付寧及時喊住楚星寧,賠笑道,“楚律師,你看他這么大個人坐都坐不穩,我一個人也拖不走啊,您就送佛送到西,幫我把他運回家吧。”

  楚星寧:“......”

  平心而論,付寧這話也不是沒有道理。

  畢竟是個成年男性,又喝醉了酒,的確不好操控,付寧一個人要送裴絳上樓肯定費力。

  但,從名義上,他只是一個實習律師,沒必要為客戶做到這個地步吧?

  拖著裴絳回家的整個路上,楚星寧都在反思,自己實在是太心軟了。

  付寧也不是省油的燈,總是明里暗里幫裴絳創造機會。

  但他一看付寧那副社畜勞苦不易的臉,就不忍心推辭。

  裴絳目前住的公寓是天耀給租的。

  原本一個組合四個人應該住在一起,但裴絳從小就是自己一個人住,不習慣家里有其他人出沒。

  天耀為了遷就他,這才另給他租了地方。

  這也算是StarofBethlehem內部不合的證據,時不時就會被營銷號翻出來重新抄一遍熱度。

  官方解釋是,裴絳當時重感冒,擔心傳染給隊友,才暫時住在外面,后來因為工作一直耽擱,就沒有搬回來。

  到了公寓門口,付寧拍拍裴絳的臉:“裴絳,密碼是多少?”

  裴絳已經有些瞌睡了,眼底紅彤彤的,聽了付寧的話半天緩不過來。

  楚星寧問:“你作為經紀人不知道藝人的公寓密碼?”

  付寧搖搖頭:“裴絳很注重隱私的,我們倆是友好合作關系,他不愿意給,我也不會硬要。而且裴絳不是那種愚蠢的需要經紀人善后的藝人,他的目標很明確,計劃也很縝密,我只需要輔助他達到目的就好。”

  “那你怎么知道他不在家的?”

  付寧:“公寓里有電話,公司配的工作電話,聲音特別大,能把死人吵活。”

  楚星寧看了一眼半暈半睡的裴絳,咬牙撐了撐裴絳的半邊身子,無奈道:“用指紋解鎖啊。”

  付寧恍然:“哦對對對,我差點忘了!”

  他剛要去抓裴絳的手指,就聽裴絳迷迷糊糊道:“1217。”

  付寧遲愣了一秒,這才恍然道:“啊啊啊啊啊他把密碼告訴我了!”

  楚星寧心情復雜。

  裴絳剛剛說的正好是他的生日。

  雖然心里不是滋味,但似乎沒什么可意外的。

  付寧開了門,兩個人合力把裴絳扶了進去。

  楚星寧在門邊摸了摸,摸到開關,打開了燈,付寧將裴絳甩在沙發上,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楚星寧站在門口,沒多往里面看:“既然送到了,我就回去了。”

  付寧抹了一把脖子上的汗,喘著氣走回來:“再等等,裴裴酒量不好,喝多了容易胃疼,我出去給他買醒酒湯和藥,你再多陪一會兒,別讓他吐了。”

  “喂......”楚星寧皺了下眉。

  付寧立刻道:“楚律師別擔心,我在小區附近的酒店訂了間房,您不用著急趕地鐵,明天一早再回學校吧。”

  楚星寧沉默了幾秒,隨后沖付寧笑笑:“你一開始就想好讓我照顧裴絳了吧,我看酒店我也不一定能去了。”

  付寧連連擺手:“楚律師你別誤會我,房間我真給你訂好了,大晚上讓你跑一趟也不好意思,主要是裴絳酒品不好,喝多了太磨人,我招架不住他,您就幫幫我,謝謝了。”

  付寧沖桌上扯了兩張紙,擦了擦臉上的汗,又穿好鞋,準備出去。

  楚星寧明白,自己要是再推辭,付寧還得找其他說辭。

  “你快點。”

  “好勒好勒,我馬上回來!”付寧抓起手機出了門。

  楚星寧蹲身,把鞋子脫在門口,想去鞋柜里找雙拖鞋。

  打開鞋柜一看,沒有拖鞋,全都是各種皮鞋帆布鞋。

  他只好光著腳進了屋。

  付寧開了暗燈,只能隱約看清客廳的擺設。

  其實公寓的面積并不大,但設施很新,該有的家具應有盡有,茶幾上還擺著洗干凈的水果。

  看樣子裴絳經常在這里住。

  楚星寧記得,裴絳可是從小住慣了臨海別墅的。

  他走到沙發旁邊,蹲下身看了看裴絳。

  裴絳好像壓到了胃,難受的皺著眉翻了個身,柔軟的碎發凌亂的攤在沙發上。

  其實喝醉的人身上的味道一點也不好聞,楚星寧覺得他應該洗個澡。

  但誰來操作這件事又是個無解的難題。

  他的目光下移,落到裴絳的頸側。

  頸后的一小塊軟肉正隨著呼吸一起一伏。

  楚星寧鬼使神差的探出手指,指尖在裴絳的腺體上方停住。

  alpha的腺體是未發育完全的半成品,但也算是人體的一處敏感點。

  如果被其他alpha的信息素沾染,就會紅腫發疼,但如果是被Omega的信息素觸碰,alpha就會變得格外有興致。

  楚星寧慢慢縮回了手指。

  面前的這個,是曾經跟他不分彼此親密無間的戀人,現在卻連碰一下的理由都沒有了。

  楚星寧收回目光,低聲問道:“裴絳,你還能起來洗個澡嗎?”

  裴絳醉的哼唧了一聲,也不知道聽沒聽見楚星寧的話。

  楚星寧自顧自的念叨:“你不洗就只能臭著了,沒人會給你洗的。”

  裴絳的呼吸并不均勻,他在沙發上蹭了蹭,眼睛半睜半闔。

  楚星寧沒看裴絳的臉,還以為他一直睡著,于是繼續嘟囔:“你身上這么難聞,但我居然也不嫌棄你,這樣不對啊。”

  裴絳保持著半睜眼的狀態,一動不動。

  “小朋友。”楚星寧輕聲念了一句。

  裴絳的手指抽動了一下,眼角一熱,有淚水滑入沙發套里。

  他屏息凝神,不敢打擾,只是鼻腔時不時涌起酸澀的感覺,然后眼角就更濕了。

  其實他不太分得清楚星寧的那聲是真是假。

  他腦子很暈,意識很模糊,明明很困,卻一點也不愿意睡過去。

  他知道自己很臟,可也沒有力氣把自己沖洗干凈。

  側臥的姿勢也開始難受,胃一被擠壓就開始翻江倒海。

  嘔吐的沖動終于讓他無法再佯裝睡著。

  裴絳捂著嘴,從沙發上爬起來,臉色蒼白的難看。

  楚星寧立刻回神,趕緊端起一邊的垃圾桶放到裴絳面前。

  但裴絳咬牙強忍著,跌跌撞撞的往衛生間沖。

  他不能在楚星寧面前這么失態,哪怕吐也不能吐在楚星寧眼前。

  沖到衛生間后,裴絳重重的鎖了門,將楚星寧關在了外面。

  楚星寧急的拍門:“裴絳!你讓我進去!”

  裴絳扶著馬桶,不住的嘔著。

  他根本沒吃什么東西,胃里全都是酒,酒精混合著胃酸涌出來,嗓子眼兒像是被刀割一樣疼。

  裴絳在馬桶前嘔了好久,嘔的他雙腿發軟,眼前全是金星,才疲憊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聞到了自己身上的味道。

  刺鼻,惡心。

  裴絳厭惡的扯掉衣服,喘了幾口粗氣,猛地伸手撥開淋浴,讓冷水劈頭蓋臉的澆下來。

  他打了個哆嗦,渾身的毛孔都緊繃起來。

  楚星寧聽到水流聲,知道裴絳是要洗澡,但以裴絳的狀態,洗不干凈還好,栽倒在浴缸里不省人事就壞了。

  “裴絳,你打開門,別洗了,容易著涼!”

  裴絳被水沖的清醒了不少,也明白站在門外的就是楚星寧。

  如果是平時,他恨不得楚星寧能立刻進來。

  任何可以稱得上是親密的事情,他都想和楚星寧做。

  但是現在不行。

  他太狼狽了。

  他不想給楚星寧留下這樣的印象。

  他必須是漂亮的,可愛的,完美的,樂觀陽光的。

  否則楚星寧就不會喜歡他了。

  裴絳哆嗦了一下,擠了一團沫沫,胡亂涂在自己頭上身上。

  他也分不清涂的是洗發露還是沐浴露,但只要能蓋住他身上的惡心的味道就好。

  水流總算變熱,把他身上的泡沫沖掉,也把他身上的酒氣沖掉。

  裴絳頂著濕漉漉的頭發,雙腿顫抖著站起來,眼前一陣陣發黑。

  他走到洗手臺,拿起漱口水,猛地漱了七八次,確認嘴里全都是涼涼的薄荷味,這才放心。

  淋浴關停,臟衣服都被他扔在了浴缸里,他安靜了一會兒,才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沒有換洗的衣服。

  裴絳:“?”

  裴絳:“......”

  裴絳弱弱的堵著門,有氣無力道:“哥哥,可以幫我拿件衣服嗎?”

  楚星寧靠著墻,嘆了口氣。

  他任命的往里走。

  裴絳的這件公寓構造特別簡單,除了客廳和洗手間外,就剩下一間書房,一間臥室。

  衣服自然都是放在臥室的柜子里的。

  事到如今,他也不用顧忌進裴絳的房間是不是不好。

  反正更不合時宜的事情都做過了,就不用再自欺欺人了。

  楚星寧推開裴絳的大衣柜,想著給他找一件肥大的短袖,一條內褲,一條大短褲。

  但裴絳衣柜里更多的是參加活動穿的盛裝,一件件都已經搭配好了,整齊的掛著。

  楚星寧推開那堆厚厚的衣服,蹲身在下面的小抽屜里面翻找。

  短袖和短褲都找齊了,但內褲還沒找到。

  到底是藝人,衣柜大的嚇人,衣服多的也嚇人。

  楚星寧翻著翻著,發現衣柜里側藏著個小盒子。

  他媽媽宋眠就有把內褲卷起來收納在盒子里的習慣。

  楚星寧想當然的以為這里面裝的也是衣服。

  他隨手打開了盒子。

  借著檸檬黃的燈光他才發現,里面不是內褲,是一張未開封的專輯。

  那是三年前紀岑予出的專輯,名叫Somuns(拉丁語中罌粟花的意思)。

  楚星寧收藏過普通版,至今還放在他在淮市的家里。

  裴絳這份顯然不是普通版,而是當年僅售二百份的典藏版。

  封面的塑料膜上用簽字筆寫著——

  To:星寧

  高考順利,畢業快樂,愿你有一個偉大的前程。

  楚星寧撫摸著專輯的封面,小心翼翼的,生怕蹭掉一個字。

  原來,當年裴絳還給他準備了畢業禮物。

  如果沒有發生那些事,這的確是個難得的驚喜。

  他一定會很開心,很興奮,緊緊的抱住裴絳,再親昵的碰碰他的嘴唇。

  他們會在同一個城市繼續讀書。

  他能考上T大,裴絳不會進娛樂圈,而是轉到T大附中,一邊和他在一起,一邊努力。

  曾經在他的幻想里,每一分每一秒都有裴絳的影子。

  可一轉眼,三年都過去了。

  “哥哥,你找到了嗎?”裴絳猶猶豫豫的試探。

  楚星寧手忙腳亂的把專輯放回去,扣上蓋子,退回原處,然后扯起短袖和短褲,快速回到浴室門外。

  “你暫時先穿這個吧。”

  “好。”

  衛生間的門被拉開一個小縫,裴絳伸了只手出來,抓到了衣服,又快速的抽了回去。

  很快,他穿好了衣服,拉門走了出來。

  楚星寧嗅到了抑制劑的味道。

  出來之前,裴絳也沒忘了噴好抑制劑。

  “哥哥,麻煩你了。”

  裴絳的臉被熱水熏得紅撲撲的,呼吸都帶著水汽。

  頭發還是濕漉漉的,滴答滴答的往下滴水,打濕了短袖衣服。

  他光著腳站在地板上,踩出兩個腳印。

  雖然已經恢復了短暫的清醒,但他的眼睛還是紅彤彤的掛著血絲。

  付寧適時殺了回來。

  他的確沒刻意拖延時間,到附近的要點買暖胃的沖劑,再買醒酒湯,往返要半個小時不止。

  付寧已經濕透了。

  看見裴絳已經洗好了澡,他震驚的看向楚星寧。

  楚星寧聳了聳肩:“他自己洗的,不是我。”

  付寧的眼神竟然有點遺憾。

  “哦,裴裴,我去給你沖暖胃沖劑,你先把醒酒湯喝了。”

  付寧把湯盒遞給裴絳。

  裴絳接過湯盒,手不由自主的開始抖。

  楚星寧:“......我來吧。”

  他把湯盒接過來,打開蓋子,用勺子攪了攪。

  剛做出來的醒酒湯,還騰騰的冒著熱氣,楚星寧舀起一勺,放在嘴邊輕輕吹了吹。

  他做事的時候神情很專注,眼尾舒展,睫毛微微垂著,在眼底投下一小片陰影。

  飄飄搖搖的熱氣在他眼前散開,只留下淡淡的清香。

  裴絳眼巴巴的望著楚星寧,毫不在意頭發上的水打濕了肩膀,衣服正黏糊糊的貼著他的皮膚。

  楚星寧有很多需要提醒裴絳的事情。

  比如頭發沒吹干容易著涼,比如地上臟要穿鞋,比如應該先去臥室加條內褲,否則會磨。

  但當他把勺子遞到裴絳唇邊,所有的話就只變成了一句:“小心燙。”

  裴絳探著身子,張開唇,乖巧的把醒酒湯咽了下去。

  其實是有點燙的,但他一點都不想躲。

  醒酒湯滑到胃里,暖洋洋的,總算填補了那點空缺的位置。

  楚星寧專注的喂他喝湯,一勺勺送到他嘴邊來,纖細的骨節,圓潤的指甲,一次次在裴絳眼前晃。

  裴絳眨了眨眼睛,喉結滾動,咽下最后一口,還不舍的舔了舔唇角。

  付寧沖好了沖劑,剛準備出來,卻正撞到楚星寧和裴絳對視的一瞬。

  付寧適時停住了腳步,不遠不近的望著。

  不得不說,美人同框的視覺享受真好。

  楚星寧站著,微微傾身,頭發溫柔的垂下來,遮住半側耳朵。

  裴絳仰著頭,眼皮很淺,皮膚是水氣騰騰的白凈,明明是alpha,身上卻帶著孩童的無辜氣質。

  楚星寧放下湯盒直起身,裴絳打了個哈欠,眼皮越發沉重。

  “哥哥,我實在是太困了,我可能要睡過去了。”

  “嗯,那我就......”

  還不等楚星寧說完,他發現裴絳閉著眼睛,小手指勾住了他的袖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