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20 章 犯上7
  從F大離開,裴絳沒有坐經紀人給他派的專車,而是打了一輛出租車。

  手機軟件上顯示出租車越來越近,裴絳壓低帽子,勒好口罩,把手揣進了兜里。

  車一到,裴絳低著頭,一語不發的上了車,窩在后排擺弄手機。

  司機透過后視鏡多看了他幾眼。

  如果是去別的目的地,他可能會懷疑把自己包裹的這么嚴實的人是個壞人。

  但......

  “您是去天耀大廈吧。”司機確認了一遍。

  裴絳停下手里的動作,稍稍抬起眼,簡單的“唔”了一聲。

  司機掃到他的小半張臉,一看那唇紅齒白的模樣,就知道肯定是明星。

  明星都是忌諱在私人行程中被人認出來的,所以司機也盡量收起自己的好奇心,不去看裴絳。

  可下一秒,裴絳就把口罩和帽子扯了下來,而且往座椅靠背上一仰,閉目養神。

  司機仔細一看,隱約有點熟悉,但又不是那么熟悉。

  大概在某些晚會上一掃而過,沒留下什么很深的印象。

  畢竟他年紀也不小了,對近幾年脫穎而出的明星都不太關注。

  裴絳睡得很淺,淺到他幾乎沒覺得一點輕松,反而讓大腦更加疲憊。

  他腦海里仍舊不斷閃過跟楚星寧見面的畫面,閃過楚星寧對他說的那些傷人的話。

  但他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傷心,這都是曾經他不擇手段的報應。

  他影響了楚星寧的高考,現在能得到這樣平和的對待,已經是來之不易了。

  剩下的,還是慢慢努力吧。

  出租車停的時候有點急,裴絳的身子往前傾了一下,立刻睜開了眼睛。

  已經到了天耀大廈樓下了。

  他按了按眼眶和太陽穴,重新打起精神來。

  臨下車的時候,裴絳管司機要了張報紙和筆,在上面簽了自己的名字。

  他笑盈盈的揶揄道:“您可以送給家里小姑娘,也可以送給其他知道我的乘客,我還挺出名的。”

  司機大叔也笑:“好勒,謝謝你。”

  他明白,明星的簽名說重要也重要,說不重要也不重要,關鍵看在誰眼里。

  要是在粉絲手里,怕是要放在相框里裱起來。

  司機不打算送給別人,他家里也有年輕小姑娘,拿個明星簽名還能哄小姑娘開心。

  裴絳剛下車就接到了付寧的電話。

  付寧無奈的問:“您老人家跑哪兒去了?”

  裴絳淡淡道:“去了趟F大。”

  付寧聲音一頓,隨后不可思議道:“你不會真去給StarofBethlehem站臺了吧?”

  裴絳嗤笑一聲,邁步上了臺階,忍不住奚落付寧:“想什么呢,我哥哥病了,我去看看。”

  付寧知道裴絳對楚星寧的重視程度,所以對他做出的任何出格的事情都能容忍。

  得知了這一信息,付寧的腦子飛快的旋轉著。

  “今年StarofBethlehem的活動你沒出現,粉絲們都很遺憾,網上也是眾說紛紜,無論后援會和站子怎么解釋都還是對你不利,甚至很多團粉也有責怪你的意思,但你今天去F大了,我們可以借勢扭轉輿論。”

  裴絳沒有絲毫驚訝,接著付寧的話補充道:“在校醫院有人認出了我,應該會在朋友圈傳開,按比例來說,傳播到五十個年輕人的時候,就該有一個我的死忠粉,超話里肯定會有人發,沒人也沒關系,你不是有的是小號嗎。

  因為沒有留下合照證據,我特意打了出租車回來,給出租車司機留了個簽名,可惜司機年齡大了,不太認識我,不過他家里要是有認識我的人把簽名曬出來,那就是切實證據了。”

  付寧聽的有點頭大,隱隱抱怨道:“你這個也太冒險了,萬一司機對你沒興趣直接把簽名扔了呢?”

  裴絳彎了彎眼睛,饒有興致道:“那我賭......”

  付寧氣急敗壞:“你真是太瘋了!我不跟你賭!”

  付寧是力求萬無一失的謀劃者,裴絳是個喜歡刀口舔血的瘋逼。

  他很享受這種不確定的刺激感,將計劃里的某一部分交給命運,看看自己是不是被運氣都拋棄了。

  好在這兩年每次賭-博最后都是裴絳占上風,似乎冥冥之中就連上蒼也愿意幫助他,付寧也無可奈何。

  裴絳安撫道:“行了,反正也是給粉絲一個說法,有沒有證據也無傷大雅,信就信,不信也沒辦法。”

  付寧穩了穩情緒,低聲道:“你跟楚律師怎么樣了?”

  裴絳靜默了一會兒,嘆氣道:“他不生我氣,我就很怕,哪怕是恨我,我也不愿意他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付寧雖然有些不忍,但還是猶豫著說:“你有沒有想過,或許這三年,楚律師早就走出來了呢?”

  裴絳的左眼輕跳了一下,指尖用力,攥著手機的指腹有些發麻。

  “那我就......”

  裴絳的聲音越來越小,被旋轉門的摩擦聲蓋住,付寧沒有聽清。

  “什么?”

  “沒什么。”

  付寧皺了皺眉,囑咐道:“反正你別胡鬧,你才十八,人的一生長著呢,總有一天,你會遇到把你放在心尖上的人。”

  “嗯,掛了。”裴絳合上手機,進了公司大廈。

  雖說大樓名叫天耀大廈,但天耀娛樂真正只占了三層樓,其余的樓層都租給各個公司當寫字樓了。

  這也是簡征投資的一部分房地產產業,不然光憑天耀的營收,他養不起這一整棟大廈。

  這也導致樓里面的人員很雜,每次上樓,藝人都要跟其他公司的員工擠電梯,弄得大多藝人不愿意往公司跑。

  裴絳今天是來試聽demo的。

  趁著StarofBethlehem大火的檔口,公司緊鑼密鼓的籌備專輯。

  新專輯給裴絳留了兩首原創的位置,又從別的音樂人手里買了八首,裴絳這次來,就是來聽這八首新歌的。

  裴絳對新專輯里的歌擁有一票否決權。

  雖然天耀指望他帶新人,陰了他不少個人資源,但同時也給了他團里最大的決定權,完全相信他的個人眼光。

  裴絳到了錄音室,發現公司的另一個偶像團體也在。

  這個偶像團體比較慘,沒什么名氣,每次都撿StarofBethlehem選剩的歌。

  其實他們的實力未見的比簡從新他們差,但因為來公司晚,被踢到了第二梯隊,沒能跟裴絳組團。

  看見裴絳,幾個小偶像恭恭敬敬的打了招呼。

  其實他們跟裴絳的歲數差不多,但裴絳在公司已經算是他們的前輩了。

  他們來這里,就是等著接受裴絳選剩的歌。

  這個過程現實且殘酷,如果永遠拿著別人選剩下的,那可能永遠也出不了頭。

  黃金年齡一閃即過,男團壽命短暫,可能還來不及大火就淹沒在滾滾浪潮里了。

  幾個男孩已經先聽了八首歌,早就有了心儀的歌曲,但他們不敢說,因為這首歌輪到他們來唱的可能性太低了。

  裴絳不太愛跟人說話,他懶洋洋的往椅子上一坐,翹著腿,帶著耳機,閉目細聽。

  有沒聽清的地方,他還要拖回去重新聽。

  這八首歌他聽了快一個半小時。

  最后他終于把耳機一摘,開始拿筆在紙上打鉤。

  八首歌里,他選了五首,其中就有身邊幾個男孩喜歡的兩首。

  一看到裴絳選定了他們心儀的歌,幾個男孩的眼神都黯淡了。

  裴絳把表交給工作人員,工作人員就招呼那幾個男孩跟著出去。

  裴絳又戴上耳機,反復聽那五首歌。

  即便是這五首歌,也要分出順序來的。

  這個順序也是裴絳決定。

  工作人員不敢打擾他,貼心的給他帶上了門,留下一個絕對安靜的空間。

  裴絳聽著音樂,一邊點著頭,手指一邊懸空比劃著琴鍵。

  又過了一會兒,大門突然打開了。

  開門的聲音多少打亂了他的思路,裴絳皺了下眉,抬眼一看。

  是剛剛那個偶像團體里的忙內。

  裴絳不太記得他的名字,好像是懷容,又好像是懷濃,反正是公司給起的藝名。

  裴絳把耳機拉到脖子上,疑惑的看著他。

  “裴絳哥你好,我是Littlefun的懷容。”懷容笑盈盈,有些拘謹又有些羞澀的看著裴絳。

  他比裴絳還小一歲,聽說很小的時候就送去國外做練習生了,但是受不了苦,被人家淘汰了,又輾轉簽了天耀,因為長得挺漂亮,年紀又輕,所以很快就出道了。

  “哦。”裴絳不咸不淡的應了一下。

  懷容知道,裴絳在等著他說意圖。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道:“裴哥,《誓約》那首歌我們也都很喜歡,之前大家在練習室也都跳過了,剛剛聽說歌沒了,都有點灰心。”

  裴絳莞爾一笑:“那怎么辦呢,我已經選了。”

  他并不是個同情心泛濫的好人,他對懷容昳麗臉頰表現出來的失落沒有半分感覺。

  他從小,就是個沒有同理心的人。

  從來都只有他坑別人的份,沒有別人從他這里占便宜的道理。

  懷容不了解他,還操著軟乎乎的小嫩音道:“裴哥,你誤會我了,我不是讓你把歌讓給我們,這首歌你們肯定表演的更好。”

  “嗯。”裴絳狐貍眼一挑,懶散的晃著腿。

  懷容往前湊了湊,像只小貓咪似的蹲在裴絳身邊,抬起又圓又大的葡萄眼,亮晶晶的望著裴絳。

  一股芳香四溢的信息素味道漫了出來。

  “裴哥,我能求你給我們...給我寫一首歌嗎?站在萬眾矚目的舞臺上是我的夢想,為了這個夢想,我做什么都愿意。”

  他說著,手心搭在了裴絳的手上。

  他的手比裴絳的小,手背也帶著少年人的纖細和骨感,兩只手疊在一起,甚至有些和諧。

  裴絳是alpha,懷容是Omega,Omega拋出橄欖枝,alpha很少會拒絕。

  更何況懷容自認長得很好,雖然不出名,但是裴絳在B站點擊量最高的拉郎配就是他。

  彈幕里戲稱他倆是愛豆CP顏顛,雖然沒有交集,但是磕顏就足夠了。

  那個視頻那么火,甚至某耽美劇還因此溜過他們倆,他不相信裴絳沒看過。

  裴絳的目光落在懷容的手上,眼底一涼,飛快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回來。

  他平靜的奚落道:“你在做什么白日夢?”

  懷容臉色一白,猛地咬了下下唇。

  他想過會被拒絕,但沒想過是這么毫不留情的拒絕。

  “裴哥,我不會妨礙你,頂多平時給你解個悶。”他怕裴絳顧慮太多,還不惜把自己放在了給人解悶的位置。

  裴絳似笑非笑:“你想多了,我雖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誰都看得上的,非要我說的話,你也......差太多了。”

  各個方面的差。

  長相,性格,學歷,一舉一動,一顰一笑。

  楚星寧是比星星還珍貴的存在,拿任何凡人跟楚星寧比,都是對他的褻瀆。

  懷容被裴絳說的下不來臺,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著,臉上的肌肉都變得不聽控制,表情極其僵硬奇怪。

  但裴絳也沒讓他尷尬多久。

  他把耳機往桌面上一甩,拿起自己的手機,繞開椅子,直接出門走了。

  錄音室畢竟空間狹小,懷容擦掉了抑制劑,滿屋子都是信息素的味道。

  裴絳不能容忍其他Omega的信息素影響自己,所以他一刻也不愿意在這里多呆。

  好在懷容識趣的沒有跟上來。

  晚上,裴絳懶得回公寓,在附近找了家僻靜的居酒屋喝酒。

  他抿著熱清酒,趴在桌子上,懶散的刷著微博。

  下午的話題已經在網絡上發酵。

  他到F大的事情順著朋友圈傳到了微博,在超話里泛濫。

  超話管理有素,對于毫無證據的信息一向采取純吃瓜不全信的態度。

  但裴絳去了F大的事情卻越傳越真。

  如果他真的去了,那下午網友和團粉對裴絳的指責就站不住腳了。

  明明可以去,卻不能上臺,是為什么?

  粉絲弄出好幾種說法。

  【@裴絳的媽媽:裴裴是故意被公司限制,不讓他上臺,給其他三個成員露臉的機會,姐妹們還不明白嗎?】

  【@裴你一起走:這首EP是裴裴寫的,是裴裴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不愿意宣傳呢!今天天耀倒閉了嗎!心疼弟弟!】

  【@裴家小豆丁:營銷號帶你媽節奏呢?還有順桿爬的隊友粉,我們都截圖了哦,等著我們,這件事沒完。】

  【@二十四橋明月夜:我笑了,C位大主唱,全能創作人,業內認證天生明星,內娛愛豆天花板裴TOP不能上臺,把歌讓給隊友唱!哈哈哈哈哈笑就完了!】

  粉絲詞條刷起來后,自然也有隊友粉來反駁。

  【@冰橘檸檬茶:額......那家又拿朋友圈截圖當證據呢?我驚呆了,都是什么小學雞?】

  【@簡新新的小朋友:噓,他家就是要撕遍隊友,別戳穿。】

  【@都拉都拉瞇:哈哈哈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連個不知道哪兒來的朋友圈都急吼吼的拿出來洗了。】

  ......

  裴絳哼笑一聲,將酒杯中剩余的酒一飲而盡,甜甜的酒香逐漸變烈,他滿意的舔了下唇。

  “我還想要份酒,有什么推薦嗎?”

  老板是個日本人,經營日料店很多年了。

  因為店的位置偏,店面又小,大部分的營收都靠外賣,真正來店里吃的沒幾個。

  這個時間段,居酒屋里就剩裴絳和一位大哥。

  老板用抹布擦了擦柜臺,遞上來一份酒單,用生澀的中文推薦道;“有竹子酒,味道很棒,可以嘗嘗。”

  裴絳懶得看酒單,直接推了回去。

  “就那個,要冰的。”

  很快,散發著涼氣的竹筒遞了過來。

  酒的確是裝在竹子里的,一打開蓋子,有一股掩蓋不住的竹香。

  裴絳干脆抱著竹子喝了一大口。

  吧唧吧唧嘴,似乎酒精度數比清酒高得多,甜沒有多少,辛辣更多。

  但他還是面部表情的咽了下去。

  付寧給他發了不少消息,問他在哪兒,問他忙什么,提醒他明天的行程。

  裴絳都沒回。

  他還是時不時的刷下自己的話題。

  他的死忠粉們是真努力,時刻用美圖清洗他的廣場,那些質疑他的,咒罵他的話只是曇花一現,就被刷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大約到晚上九點,就連最后那位大哥都吃飽喝足走了,裴絳終于刷到了他想刷的信息。

  那張簽名的照片,打車的路線圖出現在了超話里。

  發照片的人據說是司機大叔的外甥女,原本不是裴絳的粉絲,而是另一位男演員的粉絲。

  裴絳之前曾和那位男演員一起上過綜藝,倆人的粉絲有過短暫且友好的交流。

  外甥女看在昔日友好建交的份上,幫忙把照片發到了裴絳的超話。

  有了打車的路線圖,這下坐實了裴絳今天去過F大。

  裴粉仿佛打了強心劑,覺得之前的猜測全都有了確鑿的證據。

  公司就是為了捧簡從新,刻意打壓裴絳,就連裴絳想給自己寫的歌宣傳都不允許。

  粉絲們怒不可遏,一舉攻陷了天耀的官方微博,簡征,簡從新的個人微博也沒能幸免,評論區直接被裴粉攻占,逼的簡從新不得不關閉了評論。

  裴絳愉悅的笑出了聲。

  他用牙齒輕輕咬著竹筒,微瞇著狐貍眼,酒酣耳熱,仿佛一只饜足的大型動物。

  “看來我還是很幸運的嘛。”

  他把手機扣在桌面上,拿起竹筷輕輕敲了敲碗碟:“老板,我再要一份竹子酒。”

  酒還沒上來,公司負責人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裴絳掃了一眼,沒搭理。

  無非是讓他出面解釋,平息事端,安撫粉絲。

  反正都要跟天耀撕破臉皮了,他想不理就不理。

  沒有誰可以勉強他,沒有誰可以左右他。

  他從來不在乎任何人的想法,更不害怕給誰造成麻煩,所以他想做什么都可以。

  負責人不甘心,又接連給裴絳發微信,讓裴絳看到后盡快聯系他。

  消息甚至傳到了付寧那里。

  付寧也給裴絳發消息。

  “好吧好吧,這次又是你贏了,剩下的我們什么都不用解釋,就讓粉絲自己腦補吧。”

  說過之后,他又忍不住要跟裴絳語音,裴絳依舊不接。

  裴絳突然沒了興致。

  短暫的快樂之后,他的心情變得很差,臉上笑容沒維持一分鐘,就垮了下去。

  裴絳把臉埋在胳膊里,努力吸了吸鼻子。

  ——這三年,只是沒有遇到合適的。

  ——我會對他很好,陪他去旅游,和他打卡有名的餐廳,跟他一起玩熱門的游戲。

  ——你也知道,我認真起來還是一個很稱職的情人。

  裴絳感到胳膊濕了。

  或許是酒精太過刺激,熏到了眼睛,又或許是他沒有自己表現的這么堅強。

  竹子酒被輕悄悄的收了起來,老板刻意沒有打擾他。

  這個時間在居酒屋把自己喝的七葷八素的人,多多少少都有點故事。

  老板不追星,也不知道裴絳是誰,只是覺得他很年輕,不應該這么糟蹋自己的身體。

  楚星寧接到付寧電話的時候已經洗完了澡,躺在床上準備睡覺了。

  張祺和路廷剛從圖書館回來不久,正把兩個椅子搭在一起吃夜宵,香氣撲鼻,熏得楚星寧睡不著。

  他的身體已經徹底恢復了力氣,連帶著食欲也越來越好,聞著香噴噴的炒飯,他也覺得餓。

  只是刷完了牙,懶得下床要一口吃的。

  他正閉目養神,付寧就急吼吼的打了電話過來。

  楚星寧睜開眼,插上耳機,從床上坐了起來。

  “付先生。”

  “楚律師,不好意思打擾你休息了啊。”付寧賠笑。

  “沒關系,我還沒睡,是合同還有什么事情交代嗎?”楚星寧依舊心平氣和。

  自從在律所實習后,他經常加班,這個點工作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是啊,楚律師,裴絳今天晚上聯系過你沒有啊,他找他找不著,他公司的人也都在找他,反正現在微博鬧得沸沸揚揚的,都上熱搜了,我怕他一沖動跟公司的人起沖突。”

  楚星寧聽的迷迷糊糊:“裴絳沒有找過我,你去他家找了嗎?”

  付寧:“我去了,人不在啊,他今天也算讓簡征吃癟了,應該高興啊,但他高興不會不搭理我啊,平時心情不好才躲起來。”

  心情不好?

  楚星寧心里一動。

  付寧:“麻煩楚律師了,要是他聯系你你一定告訴我一聲啊,急死我了,就怕他被人拍到。”

  楚星寧勉強道:“好的。”

  他有點擔心。

  如果裴絳心情不好,會不會是因為他的話?

  要真是因為他出什么簍子,給解約帶來什么影響,那他罪過就大了。

  楚星寧翻身下床,直接給裴絳撥了個電話。

  他并不認為裴絳會接,所以只是毫無對策下的一種嘗試。

  結果響了三聲后,裴絳就接了,還不確定的問了一句:“哥哥?”

  “你在哪兒,付寧在找你。”楚星寧單刀直入,沒說半句廢話。

  “我?”裴絳的喘息有點重,帶著凌亂的低咳,“在想你呢。”

  楚星寧皺了下眉,順手抄起了裴絳的外套:“你喝酒了。”

  “唔,一點點,竹子里面的。”裴絳字正腔圓,好像生怕楚星寧聽不清楚,所以每個字都說的很用力。

  楚星寧心里有點慌,他躬身穿上了鞋,扯著外套一邊往外走一邊問:“你在哪兒,把地址告訴我,我去找你。”

  張祺抬起頭,好奇道:“老四,這么晚還出去啊?”

  楚星寧應道:“嗯,不用給我留門,回不來我就住賓館了。”

  說罷,他就拉開門走了出去。

  裴絳恍惚了一會兒,意識到楚星寧的意思后,突然開心的歡呼道:“耶,我做了什么好事呀,哥哥竟然主動找我!”

  楚星寧無奈:“你沒做好事,是我在做好事,快點把地址告訴我,付寧都急死了。”

  裴絳拄著下巴,腦袋打晃,濃密的睫毛上還掛著未干的眼淚。

  他舉著電話沖老板道:“老板,快把地址告訴我哥哥,我哥哥要來找我了!”

  接著,楚星寧聽到了一陣嘈雜的聲音,手機被另一個人接過來,告訴了他一串地址。

  楚星寧快速給付寧發過去,又問:“老板你好,他喝了多少酒?身邊有沒有別人?”

  老板磕磕絆絆道:“喝很多,店里只有他一個,你弟弟剛剛哭了,你可以快點來接他。”

  楚星寧呼吸一滯,嗓子里好像堵了一團棉花,連說話都困難起來。

  “好...好的。”

  他很怕裴絳哭。

  裴絳哭就會讓他找回以前的影子。

  那個單純天真的裴絳,也總是會撒嬌,會哭唧唧的向他索求什么。

  他總會舍不得,總會心軟,覺得這樣的裴絳,就該被溫柔的對待。

  可事實,明明不是這樣啊。

  楚星寧坐上了出租車。

  F大離市里還有段距離,夜晚堵車,開了快半個小時才到那家門臉不大的居酒屋。

  付寧那邊比他更堵,楚星寧都下車了,付寧還在快速路上罵娘。

  楚星寧躬身推門,進了亮著燈籠的居酒屋。

  裴絳像個禮貌聽話的小學生一樣,乖乖的坐在椅子上,腰板挺的筆直,目光灼灼的望著門口。

  楚星寧一進來,他就忍不住笑了。

  借著室內的燈光,楚星寧能看到裴絳潮紅的臉,濕漉漉的狐貍眼,嬌艷濕潤的唇。

  根本不用嗅屋內濃郁的酒氣,他就知道裴絳喝多了。

  楚星寧不知道裴絳什么時候學的喝酒,看起來酒量差強人意,好在酒品不錯,沒有在店里鬧騰起來。

  楚星寧走過去,垂眸道:“付寧找你好久了,電話都打到我那里了。”

  裴絳好像想不起付寧是誰,只是看著楚星寧的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楚星寧拍了拍裴絳的腦袋:“......裴絳,清醒一點。”

  這一下好像按錯了開關,裴絳冷不丁的朝他撲了過來,將他緊緊抱在懷里。

  開始蹭。

  饜足的,依戀的,興奮的,在楚星寧懷里蹭來蹭去。

  楚星寧躲閃不及,被裴絳抱了個結結實實。

  最初他還僵硬了一下,但一想到裴絳已經醉的糊里糊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就很快放松了。

  更何況,他也聞不到信息素的味道,酒味兒太重了,完全把信息素蓋了過去。

  楚星寧任他蹭著,忍不住敲了一下他的后腦勺。

  “你是貓嗎?”

  裴絳停住動作,抬起黑亮的狐貍眼,像個回答老師問題的好學生。

  “我是老虎。”

  楚星寧負擔著裴絳一半的重量,艱難的推著他的下巴:“那你叫一聲。”

  裴絳擰了下眉,眼神迷惑了片刻。

  酒精的刺激讓他的大腦亂七八糟,所有常識都攪成一團漿糊,他無法從海量的信息里檢索出老虎的叫聲。

  他顫著睫毛,有些不自信的——

  “喵?”

  楚星寧:“......”

  楚星寧:“噗。”

  他一忍俊不禁,就連目光都變得溫柔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