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18 章 犯上5
  楚星寧還是生病了。

  他這副破身子,總是在關鍵時候拖他的后腿。

  好在裴絳那邊不急著發律師函解約,另一個資本市場的項目也逐漸進了尾聲。

  楚星寧跟律所請了天假,待在學校宿舍休息。

  張祺和路廷都去圖書館自習了,楚星寧一個人在安安靜靜的宿舍睡到下午。

  他睜開眼睛,感冒沒好多少,但肚子卻餓得不行。

  楚星寧從枕頭底下摸出手機,瞇著發酸發紅的眼睛,看了眼時間。

  已經下午兩點半了。

  他用指骨抵著太陽穴,一點點從床上坐起來。

  血壓上涌,腦袋一漲一漲的疼。

  緩了一會兒,他覺得似乎沒那么難受了,便用手撐著欄桿,從床上爬下來。

  腳剛一沾地,雙腿就虛的站不穩,很快又出了一身薄汗。

  楚星寧無奈的長嘆一口氣,理了理凌亂的頭發,拿著毛巾去衛生間洗臉。

  實在不行,還是得去一趟校醫院。

  涼水敷過臉上的皮膚,楚星寧終于清醒了一點。

  他梳了梳頭發,套上一件稍厚的連帽衫,然后拿上自己的學生卡,出了宿舍。

  午后日光灼熱明媚,但他卻一點都不覺得熱。

  校醫院離宿舍區的距離不近,走路至少也要十五分鐘。

  他本來有輛自行車,但已經停了好久,被堵在里面了。

  現在他也沒有力氣把自行車都搬出來。

  走在路上,偶爾有相熟的同學跟他打招呼。

  在F大,楚星寧算是很有名氣的。

  出了宿舍區,繞過操場和星光會堂才能到校醫院,但走著走著,他發現星光會堂門口聚集著一大批學生。

  門口的自行車堆得滿滿當當,幾乎沒有下腳的位置,門口擠著的學生紛紛踮起腳朝里看,鬧哄哄的亂作一團。

  星光會堂常年邀請國內外劇團來學校演出,學生可以買到優惠的學生票,平時沒演出的時候,也偶爾放放過季電影,算是豐富學生文藝生活的重要場所。

  楚星寧前兩年經常在這里看演出,也聽了不少歌劇音樂劇,但高三后期開始忙了,他就再沒來過。

  楚星寧隨意張望了一下,剛準備低頭繞過。

  身邊兩個女生邊走邊興奮的聊天:“啊啊啊StarofBethlehem真的來了?”

  “對啊,我剛在朋友圈看到,現在都擠不進去了!”

  “裴裴,諾亞,都拉,從新都在的話,怪不得這么火爆呢,咱們全校女主都來了吧?”

  “我朋友圈里有人看到諾亞,都拉和從新了,但沒見到裴裴。”

  “裴裴肯定會跟團來的吧,這次是宣傳新EP哎。”

  “要是裴裴來我死也要擠進去!”

  ......

  楚星寧心頭一動。

  裴絳來F大了?

  他停下腳步,朝擁擠的星光會堂深深看了一眼。

  如果來了,裴絳怎么不跟他說。

  楚星寧頭重腳輕,鼻子塞得厲害,望了望不遠處的校醫院,他又收回目光,決定去星光會堂看一眼。

  裴絳畢竟是他的委托人,既然馬上就要撕破臉皮解約,他總要多了解一下這個團。

  外面人多的實在擠不進去,楚星寧只好給自己在學生會文藝部的學妹打了個電話。

  這次的活動正好是他學妹負責的。

  “學長,沒想到你也對StarofBethlehem感興趣啊!”

  楚星寧含糊的“唔”了一聲。

  “那學長你到星光會堂后門來吧,我帶你進來,里面人都坐滿了,沒有位置,只能委屈你跟我站在后臺了。”

  “沒關系,謝謝你。”楚星寧壓著嗓子客氣道。

  他從正面繞到了背陰的后門,站在門口等了一會兒,后門一開,他學妹探了個頭出來。

  “學長!”

  她一招呼,楚星寧趕緊跟上。

  “學長你需要StarofBethlehem的簽名EP嗎,我可以幫你要一份,等他們下臺的。”

  “那倒不用,謝謝。”楚星寧搖搖頭,裹緊連帽衫。

  室內開著冷風,空調帶著潮濕的味道,吹得他很不舒服。

  學妹帶著他進了后臺,輕輕撩起一點簾子,讓他能看到舞臺。

  舞臺上擺著四把椅子,坐了四個人,唯獨沒有裴絳。

  他稍稍發愣,但隨即又了然。

  裴絳一定是沒來,不然肯定要想辦法告訴他的。

  既然裴絳不在,楚星寧就沒多大興趣在這里呆著了。

  他難受的要命,腦袋一頓一頓的疼,吃藥估計是頂不住了,大概率要打針。

  他正準備跟學妹道別,就聽臺上主持人問道:“我問個粉絲朋友們都很關心的問題哈,這次的活動裴絳怎么沒來呢,大家都很期待見到他呢。”

  一提到裴絳的名字,臺下的學生開始歡呼。

  在StarofBethlehem的四個人里,裴絳的死忠粉最多,大多數跟風來看校園見面會的,都是為了見裴絳一面。

  楚星寧把要出口的話吞了下去。

  他也想聽聽,裴絳為什么沒來。

  臺上的三個成員聽到裴絳的名字,臉上的表情均是一僵。

  其實就連他們自己也知道,裴絳的名氣大于StarofBethlehem,而StarofBethlehem的名氣大于他們三個。

  每次只要裴絳在,基本上媒體的問題和鏡頭都不太會給到他們。

  脫離裴絳,他們才能找到身為明星的存在感。

  但組合又離不開裴絳,比如這次的EP又是裴絳作的曲。

  諾亞摸了摸鼻尖,笑著道:“最開始的確跟裴裴說好一起來的,但是......”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簡從新截了過去:“但是裴絳可能有更重要的行程吧,我們不太打探彼此的隱私。”

  他一說完,整個會堂都安靜下來。

  簡從新的言語里,多少帶著點對裴絳的指責,似乎在埋怨他不愿跟團宣傳,還暗搓搓的點出裴絳嫌棄這次場面小。

  StarofBethlehem隊內不合時有傳聞,但每次鬧上熱搜后,四個隊友和官博總會出來打破傳言,公司也言之鑿鑿的發聲明說要告無良營銷號,粉絲們一直將信將疑。

  但今天從簡從新的態度里,大家起碼知道,他跟裴絳的關系不算好。

  都拉出來打圓場:“今天很遺憾StarofBethlehem沒有合體,但很快我們就有合體演出了,大家可以期待一下,裴裴的part很重哦。”

  裴絳的死忠粉多,但黑粉也不少。

  能被稱為流量的人,粉和黑都夠折騰的。

  簡從新的話很快就從小小的會堂里傳了出去。

  微博話題里熱議紛紛。

  【額......我尷尬癌犯了,簡從新會不會說話,一點都不委婉的嗎?】

  【我路人,話說這次不是裴絳的問題嗎?他脫團不參與宣傳本身就不對吧,也沒聽說他今天有什么行程。】

  【就是,路人都心疼StarofBethlehem其他三位的水平,裴絳隊霸吧,看看諾亞和都拉都唯唯諾諾成什么樣了。】

  【黃泉路人又來嗶嗶,不管你怎么說裴裴就是最紅哈,C位咖位大天經地義。】

  【簡從新年紀小,不會說話可以理解。這次裴絳的確敗好感吧,從隊友的話就可以聽出來,他的確沒事故意不來的。】

  【各位路人把粉籍清清再發言,我看著都替你正主尷尬。】

  ......

  楚星寧靠著墻,抿了下唇。

  學妹在一邊哀嘆:“好可惜,我們前期接洽的時候的確努力讓裴裴也來的,但是不知道公司什么考量,反正沒成功。”

  “嗯。”楚星寧低頭,摸出了手機。

  “學長,你是StarofBethlehem團粉還是誰的唯粉?”

  楚星寧滑到裴絳的微信:“都不是。”

  “哎,我算是團粉吧,四個人都挺喜歡的,但是裴裴的確有點不合群,可能是太優秀了,把其他人都掩蓋沒了,其實公司也的確該給其他三個人展示的機會。”

  楚星寧在屏幕上打了幾個字,帶著濃重的鼻音輕呵了一下:“沒實力怎么展示?”

  學妹一愣:“學長......”

  楚星寧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沒調震動,多多少少有些吵鬧。

  他趕緊捂住揚聲器,往后退去:“抱歉,我接個電話。”

  他剛給裴絳發信息,裴絳就打了個電話過來。

  楚星寧只好退到后臺的角落,靠著一張落了灰的椅子,低著頭,塞上耳機。

  接聽之后,裴絳立刻用黏糊糊的聲音喊他。

  “哥哥,你知道我們組合的活動?你去了?”

  “偶然看到了,裴絳,你今天有其他的行程嗎,你隊友說的話對你似乎不太好。”

  “我在家里睡覺呢,昨天......”

  楚星寧立刻正色道:“裴絳,作為你的代理律師團成員,我還是想提醒你一下,既然現在還沒有公開跟公司撕破臉,那該做的面子工程還是要做,不然被人抓住把柄,容易在輿論上壓你一頭。”

  比如這次,就可以被公司當成不配合活動的證據,將來如果真的鬧上法庭,這就變成了他們必須要有合理解釋的痛點。

  “哥哥聲音怎么這么虛,生病了?”裴絳聽到楚星寧沙啞的嗓音,難免緊張起來。

  楚星寧頓了頓:“你有認真聽我說話嗎?如果付先生跟你有其他的安排,麻煩也告訴我們一聲,讓我們心里有個數。”

  “才幾天不見,哥哥又把自己折騰病了。”裴絳語氣平和,但字里行間似乎有點慍怒的意思。

  “裴絳,我不想跟你說這個。”楚星寧有些無奈,太陽穴又開始跳。

  他氣的用指腹狠狠的按了按,按得骨頭發疼。

  “我知道了哥哥,我過去一趟。”裴絳輕聲道。

  楚星寧有氣無力,放緩語氣:“我不是在要求你做什么,你有其他的安排和想法都可以跟律所溝通,我們還是以委托人的要求為主,只是今天偶然碰到了,怕你吃虧。”

  裴絳低笑了一聲,語氣里藏著些驚喜:“哥哥擔心我受委屈?”

  楚星寧靜默了幾秒,不自在道:“我為委托人負責。”

  把這件事通知裴絳后,楚星寧就再沒精力管了。

  他一上午未進食,胃里開始反酸水,再加上頭腦發漲,酸水反到嗓子里,讓他幾欲作嘔。

  楚星寧難免喪氣。

  無論他怎么鍛煉,這具身體好像天生就缺斤少兩,從小拖累他到大。

  只要他稍微勞累一點,情緒激動一點,都絕對會從身體上反應出來。

  最嚴重的是大一那次......

  他從星光會堂出來,拖著疲累的身子一路走到校醫院。

  掛了號,醫生說他是重感冒,給他開了藥,讓他在醫院打完觀察一下。

  楚星寧很討厭打針,尤其是冰涼的針尖刺入皮膚的瞬間,讓他有種毫無安全感的不適。

  但偏偏從小到大,他幾乎沒徹底脫離過針管。

  即便已經快二十一了,但他還是像小時候一樣,在護士捏著針頭的時候把腦袋扭開,默默咬著嘴唇。

  護士忍不住笑他:“這么大了也怕打針呀,不疼,針頭很細的。”

  楚星寧有些害羞,含糊扯了個謊:“我暈血。”

  “也不會出血,很快就好,手握緊。”

  感覺到膠管纏在自己手臂上,楚星寧下意識攥緊了拳頭。

  白皙的手背上浮現出黛青色的血管。

  他的血管很細,每次扎針的時候都不好找位置,稍有不慎針頭就會抵到血管壁,以前沒少吃苦。

  護士在他的手背上揉了兩下,找準位置,針頭毫不猶豫的刺了進去。

  感覺到疼痛,楚星寧牙齒用力,嘴唇被他咬的發白。

  “好了,你躺一會兒,快滴完找我拔針。”

  楚星寧垂著眼睛看了看手背,藥水順著埋進皮膚的針,一點點融入他的血液,手背隱隱發涼。

  他艱難的抿了抿唇,才想起來自己連杯水都沒買,口腔里又干又澀。

  他想了想,很快打消了讓張祺和路廷給他帶水的心思。

  圖書館的位置不好占,他們一離開,座位就被別人鎖定了。

  渴就渴一點吧,還是不要給別人添麻煩了。

  楚星寧估計了一下滴定速度,大概要一個小時。

  他定好了鬧鈴,合上眼,準備睡過去。

  最初他還思量些雜七雜八的事情。

  比如什么時候寫論文,什么時候催下陳律師的推薦信,申請要不要找個中介。

  想著想著,他就睡死過去。

  不知道多久后,他感覺有人推他。

  楚星寧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暈眩漸漸褪去,才看清面前的人。

  裴絳坐在他床邊,雙臂撐著床,下巴離他只有一尺遠,正蹙著眉頭憂心的看著他。

  楚星寧趕緊用手肘撐著身子,側身躲到一邊:“你怎么來了?”

  他聲音好聽多了,雖然身體還是虛,但腦袋已經不怎么疼了。

  再一看,手上的針已經拔了。

  也不知他睡了多久。

  旁邊床的同學立刻惴惴不安的解釋:“那個……你手機一直再響,我就幫你接了一下,上面顯示裴...裴絳,他問你在哪兒,我就告訴他了。”

  說罷,那名女生偷眼看著裴絳,小心翼翼的捏著手指。

  她也沒料到,備注里的裴絳就是真的裴絳。

  裴絳剛剛帶著口罩進來的時候,她嚇得差點從床上跳下來。

  可裴絳似乎根本不在意暴露自己的身份,還好言好語的沖她道謝,然后就一門心思放在了楚星寧身上。

  裴絳盯著楚星寧蒼白的有些可憐的臉,沉了沉氣,從一邊取來能量飲料,送到楚星寧嘴邊。

  “喝口水,你嘴唇都干了。”

  楚星寧一歪頭,躲過瓶子,皺眉問裴絳:“你去過校園見面會了?”

  裴絳舉著水瓶,心平氣和道:“沒有。”

  楚星寧一怔,靠著墻坐了起來,懷里抱著單薄的被子,疑惑道:“你不去見面會來這兒干嘛?”

  他的連帽衫被壓得皺皺巴巴,領子耷拉在一邊,歪歪斜斜的露著左肩。

  裴絳的目光在楚星寧微顫的肩頭稍頓,然后伸出手指,勾住領邊,將他的領口扯好,蓋住露出來的多余的皮膚。

  楚星寧下意識喉結一緊,恍惚覺得肩頭像是被裴絳的手指燙了一下,存在感強烈。

  裴絳察覺到他的緊張,狡黠一笑:“我什么時候說要來參加見面會了?”

  “你……”楚星寧語塞。

  裴絳抬起狐貍眼,眼底是毫不掩飾的炙熱和疼惜。

  他握住楚星寧的手腕,掌心在他扎過針的地方輕輕按揉,溫度沿著干燥的紋路傳遞到楚星寧的皮膚。

  “真讓人傷心,哥哥難道不知道,我唯一在乎的是什么嗎?”

  他佯裝撒嬌,但嬉鬧的語氣中帶著不容置喙的在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