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15 章 犯上2
  “今年的校花校草評選貼出來了!”張祺身體往后一靠,椅子兩條腿著地,半懸在空中晃悠著。

  路廷興趣缺缺,有些敷衍的問:“結果呢?”

  “老四再次蟬聯雙料第一哈哈哈哈哈哈哈!”張祺幸災樂禍,把評選結果截圖發到了宿舍群里。

  楚星寧手機震動了一下,他目光微斜,停頓幾秒,這才解開鎖屏掃了一眼。

  喜慶的大紅榜單上,他的名字位列校花和校草榜的第一。

  他今年剛升大四,已經連續在這個榜單上呆了三年了,而且每年都是雙料冠軍。

  每次榜單一出來,他都會像大熊貓一樣,被剛來學校的新生圍觀。

  但受人追捧對楚星寧來說并不十分值得驕傲。

  他做事一向我行我素,直來直去,很討厭被別人觀察,審視,分析。

  但哪怕他從來沒給過任何alpha好臉色,依舊有不少人樂此不疲的在這種無聊帖子里給他投票。

  楚星寧無奈的蹙了下眉,把手機放到一邊,轉回身來問張祺:“怎么才能退出這個評選?”

  張祺聳了聳肩,幸災樂禍道:“不能退出啊,這都是大家提名的。只能怪你長得太好看了,又一直沒談戀愛,要不你找個老公,大家一嫉妒肯定不給你投票了。”

  楚星寧聞言眼皮一顫,狹長的眼尾折出一道凌厲的痕跡。

  他輕嗤了一聲,扭回身繼續做LSAT(美國法學院入學考試)題庫,嘴里嘟囔:“無聊。”

  “找個老婆也行啊,我愿意為你搞O!”張祺不依不饒的打趣道。

  當年他第一眼看見楚星寧,也被楚星寧的外表震驚了一小下。

  他沒想到,這種極品的Omega還能在理工名校F大見到。

  楚星寧之所以能夠在兩個榜單上蟬聯三年,就是因為他男女AO通吃。

  Alpha喜歡楚星寧是一定的,畢竟他的長相很難讓人不動心。

  而且楚星寧這幾年幾乎囊括了學校所有有含金量的獎項,還早早拿到了國內四大律所之一的京達的實習offer。

  雖然優秀的讓人望塵莫及,但他本人一點沒有架子,對所有Omega都特別親切,以至于嫉妒他的人很少,被他掰彎的人卻不少。

  不過三年過去了,日日看時時看,張祺也總算波瀾不驚了。

  所以哪怕楚星寧彎了,他也是不愿意舍命陪君子的。

  當然,楚星寧也毫不留情的回道:“對你不感興趣。”

  張祺雖然早就知道答案,但還是悻悻的聳了聳肩:“老四,你到底喜歡什么樣的啊,大學四年都不談戀愛說不過去吧?”

  “我喜歡的?要好看,可愛,會撒嬌,有點小壞且蠻不講理,長得白一點,眼睛亮一點,看起來聰明一點,最好學習好,這樣交流起來不累。”

  楚星寧刷刷寫了幾個英文單詞,順便漫不經心的回復張祺的話。

  練完一篇閱讀,他把習題翻到最后開始對答案。

  錯誤率并不算高,但如果以TOP8的法學院為目標,還是要更厲害才行。

  他深吸了一口氣,清秀的眉眼里隱隱有些擔憂。

  近些年TOP8法學院JD(法律博士)項目收的國際學生越來越少了,尤其是斯坦福,幾乎明確表示了不歡迎沒有工作經驗的申請者。

  但為了節省時間,少走彎路,楚星寧還是打算一畢業就去留學。

  留學資金也是個問題。

  在美國讀法律和醫學很貴,幾乎需要他們這種家庭砸鍋賣鐵才供得起。

  他得拿到獎學金才行。

  他不能只是一般優秀,他必須超過T大,P大的競爭者,超過世界各地的競爭者,成為罕見優秀的那一個。

  就連想一想,楚星寧都覺得壓力大到難以呼吸。

  “你這說的不就是易杭嗎!校青協主席,績點3.9,新聞系系草,你倆之前還在國獎頒獎典禮上見過呢!”

  張祺聽著楚星寧的要求,努力在腦海里回想。

  他在校學生會工作,這幾年認識的人比較多,篩來篩去,他靈光一現想到易杭。

  楚星寧的思緒已經飄的很遠了,沒想到張祺還沉浸在談戀愛這個膚淺的話題里。

  他隨口敷衍道:“不夠。”

  “這還不夠,你還想要什么樣的?”張祺咋舌。

  楚星寧筆尖一頓,瞬間有點失神。

  張祺的一句話,猛地將他從浩如煙海的壓力里扯了出來。

  他的腦海里竟然輕而易舉的閃過裴絳的臉。

  那張無辜的,朝氣蓬勃的,帶著天真笑容的臉。

  三年過去了,不得不說,裴絳裝出來的還真是完美符合他所有要求的樣子。

  也不怪他當年栽的那么慘烈。

  楚星寧無聲苦笑,眼底閃過一絲落寞,片刻后,他勉強低聲道:“因為我見過更好的吧。”

  雖然是假的。

  張祺抱住椅背,像坐木馬一樣晃蕩。

  他不免驚訝道:“更好的,那得長得多好看,眼睛有多亮啊?”

  楚星寧剛想說話,桌面上的手機再次震了起來。

  他掃了一眼,看清楚備注后趕緊接了起來。

  “喂,Rocky。”

  “星寧,你能來律所一趟嗎,陳par(律所合伙人)剛剛找你了。”

  Rocky是帶楚星寧的senior(高級)律師,一般的實習工作都是Rocky下派給他,因為京達是個綜合性律所,實習生都是各個項目組共用,所以楚星寧經常被塞進各種新項目學習。

  楚星寧立刻回復:“好的,我馬上過去。”

  掛斷電話后,他把習題冊合上,站起身收拾書包。

  張祺遺憾道:“不是吧,你又要加班?當初說好一周實習三天的,你都加班多少次了?”

  楚星寧無所謂的扯起唇角:“你以為京達一個月一萬的實習工資是白給的?”

  更何況如果表現的好,他就有可能拿到陳par的推薦信,這樣申請去哈佛讀JD的可能性就更大一點。

  去律所的路上,楚星寧買了個起酥面包。

  已經沒有時間吃午飯了,實習時間也是他從復習考試的時間里硬擠的。

  起酥面包是豆沙餡,松松軟軟,一咬下去,烤的酥脆的外皮碎裂,掉下些許渣渣來。

  豆沙的香甜在口腔里溢開,占據舌尖上的每一處。

  他喜歡甜食,這樣的食物也能讓他感到片刻滿足。

  楚星寧端起左手接著碎屑,三兩口吃完了面包,然后在垃圾桶上面抖了抖手,扔掉包裝紙。

  隨后他又擰開塑料蓋,猛地灌了幾口冰水,將塞在嗓子里的面包咽下去。

  幸好不是在家,不然被爸媽和楚洮看見了,又會說他不注意身體。

  尤其是楚洮。

  自從楚洮開始在醫院實習,每天都能找出幾個病例來警告他,然后再列出一大堆讓人無法反駁的科學調理方式,讓楚星寧照做。

  楚星寧雖然知道楚洮說的有道理,但實踐起來實在是太痛苦了,所以難以避免的會偷懶。

  每次見面,楚洮都要望聞問切的觀察他一遍,再一邊皺眉一邊嘆氣:“哥,你又沒聽我的話。”

  楚星寧只好無奈的揉揉楚洮的頭發:“我才是哥哥吧,別像管小孩子一樣管我啊。”

  楚洮總會嚴肅的一瞇眼,拍掉楚星寧的手:“你要是再像大一那次,我......”

  楚星寧立刻保證:“不會了不會了,我真的完全好了,你別擔心了!”

  想起楚洮,楚星寧忍不住彎著眼睛笑了笑。

  前兩天楚洮跟他說,已經拿到了公派留學的名額。

  國家不僅包了五年的學費,還給了每月1500刀的生活費。

  這種機會實在難得,說明楚洮這幾年在T大沒有浪費時間。

  他的確足夠優秀,沒有辜負當初的夢想。

  到了律所,楚星寧先把書包放到自己的工位,然后直接去合伙人辦公室找陳開澤。

  他輕輕敲了敲門,聽到里面的回復,他謹慎的擦了擦耳邊的薄汗,才推門進去。

  “陳律師,您找我?”

  陳開澤看見楚星寧,慈愛的一笑。

  他中年發福嚴重,面部肌肉稍一提拉,就差點擠沒了眼睛。

  作為京達拿分紅最高,最有分量的合伙人,陳開澤很少給實習生指派任務,和他接洽的,一般是各個組的senier。

  但楚星寧卻是他們幾個合伙人都很關注,并且希望吸納進自己團隊的人才。

  律師時常需要跟委托人見面,除了業務能力要過關外,長相也是很重要的一點。

  有親切感,讓人喜歡也是種天賦,楚星寧就有這種天賦。

  “星寧啊,我想讓你加入個新項目,你最近有時間嗎?”

  陳開澤也知道楚星寧在準備LSAT考試。

  他也已經潤色好了給楚星寧的推薦信。

  陳開澤作為哈佛的優秀校友,每年都參與校友捐款,他的推薦信的分量幾乎可以將楚星寧保送進去。

  當然他也是有私心的,他希望楚星寧JD畢業后回來,來他手下工作。

  楚星寧凝眉認真考慮了一下,才謹慎道:“我現在在跟兩個項目,還要準備考試,可能有點勉強。”

  雖然說得委婉,但他并不打算拒絕陳開澤,畢竟那份重要的推薦信還沒有拿到。

  陳開澤在內網查了一下,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銀行的那個項目你先停一下吧,他們這個要做長期,實在不行你后續再跟。”

  銀行發債是京達的優勢項目組,里面的人才很多,楚星寧暫時的確也插不進去,只能幫忙翻譯合同。

  楚星寧順理成章的點點頭:“好的。”

  只要不增加他的工作量,跟哪個項目都是跟。

  陳開澤解釋道:“你也知道,自從劉合伙人出走后,咱們律所在娛樂法方面一直比較薄弱,大項目一般都不會來找我們了。現在汪律師通過自己的人脈接了個活,如果順利辦成應該還是能打響知名度的,你是年輕人,比我們老人懂娛樂圈,所以才找你來跟這個項目。”

  楚星寧微挑了下眉,詫異道:“汪律師......不是做IPO(資本市場)的嗎?”

  汪覆并不是合伙人,而是IPO組里的senier律師。

  但所有人都知道,擁有拉來項目的能力,是成為合伙人的前提。

  汪覆已經在往這條路上走了。

  陳開澤:“他也想轉一下方向,正巧有那方面的人脈。”

  在IPO組,汪覆一直被更有資歷的人壓著出不了頭,他想更進一步,只能另辟蹊徑。

  陳開澤雖然知道汪覆還沒有成為合伙人的能力,但他樂得看汪覆填補娛樂法這方面的空缺,所以也沒攔著。

  楚星寧謙虛道:“其實我也沒有很了解娛樂圈,不過我會多查些資料的。”

  陳開澤滿意,抬了下眼,饒有興致道:“但你肯定知道這個委托人,他特別火呀,我女兒就迷他迷得不行。”

  楚星寧無辜的問道:“誰啊?”

  “裴絳,那個......什么組合?”

  “StarofBethlehem。”楚星寧的表情逐漸變得僵硬。

  伯利恒之星,圣誕樹最頂端的星星。

  “對對對,我女兒是這么說的,他是挺火的吧,有分量吧,所以這個項目還是挺重要的,對你幫助也很大。”陳開澤自顧自的嘟囔道。

  陳開澤說的興致勃勃,楚星寧卻覺得天翻地覆,忍不住把嘴唇抿的發白。

  他以為自己的生活已經足夠戲劇化了,沒想到還可以更夸張。

  哪怕他學的是法律,還是可以跟輟學混娛樂圈的裴絳扯上關系。

  裴絳即將成為他的委托人。

  “你聽過他的歌吧?”陳開澤問。

  楚星寧到底不像當年那么幼稚了。

  他很快調整好情緒,松開力道,嘴唇逐漸回血,顏色變得更加鮮艷。

  他輕聲應:“嗯。”

  “叮叮咣咣的,我聽不懂,但我女兒喜歡,他們組合的歌好像都是他創作的。”

  “嗯。”

  “他是那個組合最火的吧?”

  “嗯。”

  “你了解他嗎?”

  “嗯。”楚星寧重重的點了點頭。

  “那就好辦了,你跟汪律師聯系一下,讓他把詳細的資料給你一份。”

  “陳律!”楚星寧還是忍不住掙扎,“我覺得自己可能不是很適合這個項目。”

  陳開澤挑了下眉,瞇起來的眼睛總算睜開了。

  他看著楚星寧,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楚星寧腦子一熱說了拒絕的話,心里也是緊張的發慌。

  這項工作偏偏是大老板交給他的,他還等著大老板的推薦信。

  楚星寧默默攥起拳,拇指指腹輕輕摩擦著中指的第一個骨節。

  “因為我是裴絳的......黑粉。”

  說完這句話,楚星寧猛地閉了下眼。

  他這個從來不追星,平時頂多聽聽紀天王歌的人,就連黑粉這個詞也是從張祺口中學來的。

  普通人對明星有喜惡無可厚非,陳開澤對除業務能力以外的原因都很寬容。

  楚星寧想,這會是個很妥帖的拒絕的理由。

  誰料陳開澤沉默片刻,只是淡淡的“啊”了一聲。

  楚星寧心里一沉。

  陳開澤笑道:“你大概是想多了,只是一個合同的問題,裴絳本人根本不會出面,最多是他經紀人來交涉,你是他黑粉更好,幫忙多要點價,狠宰他一筆,你也痛快。”

  楚星寧:“......”

  從陳開澤的辦公室出來,楚星寧直接去找了汪覆。

  汪覆對他并不十分在意,畢竟楚星寧只是個實習生,還沒有經驗。

  而這個項目是他拉來的資源,對他有著重要的意義,汪覆一定要親力親為。

  所以他只是要求楚星寧多了解裴絳的資料,不要在見委托人的時候表現的不專業。

  于是。

  時隔多年,楚星寧再次在引擎上搜索裴絳的名字。

  手指敲擊在鍵盤上,眼睜睜的看著輸入法打出那兩個字,他的胸口還是輕輕顫了一下。

  畢竟是真心實意愛過恨過的,怎么可能真的形同陌路。

  楚星寧喃喃勸慰自己:“都是為了推薦信。”

  他深吸一口氣,終于抬眼,看向裴絳的照片。

  還是一樣的眉眼,輪廓,只是氣質已經和他記憶里的大不相同。

  裴絳最終沒有去帝都,沒有到T大附中讀書。

  他進了娛樂圈。

  這也很正常,畢竟沈嵐也是在娛樂圈工作,裴絳子承母業也能過得輕松一點。

  裴絳最初也并不是在組合里。

  他參加了個節目,創作了幾首楚星寧聽不太懂的說唱,然后很快紅了。

  楚星寧根本分辨不清,讓裴絳紅起來的,到底是精致的外表,光怪陸離的創作還是整個娛樂圈少有的狂妄不羈的個性。

  明明這幾年崇尚的都是年輕人的禮貌,克制,謙遜。

  但裴絳偏不。

  用他粉絲的話說,裴絳是邪惡卻清醒,放肆且執著,頑劣但坦蕩。

  但說白了,他就是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的行為會給身邊的人帶來什么影響。

  好像他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舍不得的人。

  但不可否認,他越是離經叛道,就越是有人愛他愛的瘋狂。

  裴絳入圈兩年多,幾乎沒有一刻是消停的。

  他似乎想把他最真實的一面,淋漓盡致的展現在所有人面前,哪怕被業內批評,被同行討厭,被黑粉咒罵。

  他就像一團爆裂的火焰,在極短的時間內肆意掠奪,火舌蕩過任何他想到達的角落,然后以一種慘烈的,報應式的姿態消失燃盡,一片狼藉。

  他唯一沒有坦蕩的,只有身為沈嵐兒子這一件事。

  楚星寧勾起食指,扯住領帶,有些粗魯的扯了扯。

  領口敞開,露出輕微起伏的,被禁錮許久的纖細鎖骨。

  他任憑領帶狼狽的掛在胸前,讓空調的涼風灌進襯衫領口,隨后,他抬起手指,指腹滑過帶著些微電流的屏幕,落在裴絳的眼睛上。

  靜默稍許,楚星寧眼神清澈發涼,下顎繃起,黛青色的血管在白皙的頸側若隱若現。

  “你為什么找來,是遺憾我沒有報復過你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