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13 章 番外5
  “今天感覺好一點沒有?”

  “好多了,也不那么疼了,謝謝楚醫生。”

  病人單手捂著肚子,努力蹭著枕頭抬起上半身,有氣無力的沖著楚洮笑。

  楚洮傾身,單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制止,彎著眼睛溫和道:“不用坐起來,你要好好休息,以后別再沖動了。”

  聞言,病人的臉色稍稍蒼白了些,神情變得有些蕭索,但還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不會再做這樣的事了。”

  楚洮心中默默嘆氣,隨后把手插在兜里,定定的看了病人幾秒。

  “抱歉,沒有更好的辦法減輕你的痛苦。”

  病人的下顎抽動了一下,捂在肚子上的手微微顫抖,隨后,他發出一個無可奈何的笑。

  “都是我自找的。”

  楚洮蹙了下眉,眼神雖然不忍,但言辭變得有些嚴厲:“別這么說,你沒有錯。”

  病人顯然很信任楚洮,雖然他比楚洮的年齡要長,但在楚洮面前,卻還像個小孩子。

  他趕緊道歉:“醫生你別生氣,我剛才就是嘴快隨口一說。”

  楚洮微微垂眸,靜默片刻,然后從白大褂的兜里摸出一顆已經被體溫捂化的酸奶軟糖,遞到病人掌心里。

  “這顆糖過期之前,我一定治好你。”

  病人一怔,將淡藍色包裝的軟糖托在掌心。

  他仔細看去,狹窄的封口處印著鉛黑色的生產日期,如果保質期是一年的話,那還有一個月就要過期了。

  查完了病房,楚洮在走廊里找了塊空曠的地方,聽實習生們復述病歷。

  “102922患者,55歲alpha男性,心靈腺體自我戒斷失敗,出現幻覺和自殘行為,22日使用水果刀深刺頸后腺體入院,已完成縫合血管腺體恢復手術,否認高血壓,冠心病,否認肝炎,結核病,無輸血史,無過敏,今日用藥......”

  這已經不是楚洮收治的第一例需要進行心靈腺體戒斷的患者了。

  不同于其他成癮性狀,這類患者往往還要經受著精神上的折磨。

  剛剛的那位患者,因為alpha愛人出軌而不得不與對方分手。

  但他自身意志力不強,抵御不了失去對方氣息的落寞和痛苦,所以即便知道感情已經結束,卻仍然沉溺在虛假的欲望中。

  最后精神失控,用水果刀狠刺頸后腺體,差點切斷頸椎,被送來搶救后十天才徹底恢復意識。

  雖然性命保住了,但后續的戒斷才是大問題,如果不能快速徹底的掃清對方信息素對他的影響,恐怕放他出院后,今天的事情還會再次發生。

  和他經歷相同的人并非不多,只是大多像他當初一樣,忍耐,隱瞞,到最后實在支撐不下去了,才被送到醫院來。

  楚洮不止一次的和教授深談過,當初教授經歷戒斷反應的那段日子是怎樣的。

  他希望可以從中找出減輕病人痛苦的方法,或是復制教授抵抗身體反應的全過程。

  但教授說,他的成功并不具有代表性。

  首先他是專業人士,知道情緒和沖動都是激素造成的,在想到這一點的時候,他就能夠回歸理智。

  而且他還能根據自身情況隨時調整戒斷方式,讓自己受最少的罪達到最好的效果。

  但這些經驗,卻無法實用在每個患者身上。

  有時候教授也會感嘆,這世上所有的事情一定都會遵循守恒定律。

  擁有心靈腺體的人,得到更好的體魄,更聰慧的大腦,擁有極致的歡愉,卻也承擔著可怕的代價。

  “楚老師?”

  實習生輕輕的在他面前揮了揮手,有些惴惴不安的舔了舔下唇。

  楚洮默不作聲的時候特別威嚴,實習生們其實都有點怕他,因為他很少跟人開玩笑,工作的時候也格外認真,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手下的學生,要求都嚴格到極致。

  可惜,明明是個長得驚艷全院的美人啊。

  “哦,抱歉,剛剛有點溜號了。”

  楚洮從不覺得自己資歷深就高人一等,對學生,對新來的實習生,他都是該批評批評,該道歉道歉。

  “沒事沒事,楚老師你太客氣了。”實習生默默攥緊手里的病歷本。

  雖然楚洮的嚴格全院都出名,但每年還是有不少醫學院新生擠破頭想到他手下來。

  誰不愿意和這樣賞心悅目又正派的老師一起工作呢。

  實習生不由得耳根發燙。

  護士站有人過來,看見楚洮,趕緊道:“楚老師,江氏制藥的小江總在您辦公室等。”

  楚洮桃花眼一抬,喉結輕微的滾動了一下:“麻煩你讓他稍微多等一會兒,我還有個治療方案要跟童院長討論。”

  楚洮說罷,對身后的實習生們道:“你們回各自崗位吧,我先走了。”

  “楚老師再見。”

  “謝謝楚老師。”

  ......

  楚洮跟他們擺了擺手,出了病房區。

  實習生們還沒散,而是留下來八卦。

  “你們覺不覺得,楚老師現在氣場越來越強大了?”

  “那不是廢話嗎,在咱們醫院能獨當一面的是一般人嗎?”

  “我的意思是,楚老師現在都有院長的氣勢了。”

  “哎你別瞎說,傳出去對楚老師不好,楚老師還年輕呢。”

  “我就是打個比方,你聽沒聽到剛才護士說的話?江氏制藥的小江總來了,咱們楚老師讓他等著。”

  “啊,小江總是誰啊,很出名嗎?”

  “你不會不知道現在江氏制藥實際掌權人是那個叫江涉的吧。雖然看起來咱們是甲方,藥廠巴不得咱們醫院用他們的藥,但是江氏還是很有分量的吧,人家一個老總來了,居然沒找童院長而是直接找楚醫生,就這樣楚醫生還不直接過去。”

  “誰不知道楚醫生是童院長最喜歡的學生,有多少醫藥代表想見院長都先去拜訪楚醫生,楚醫生一句認可比什么都好使。”

  “那江涉是一般醫藥代表嗎?江氏手里的人脈不知道有多廣,說實在的,你見哪個醫院卡過江氏的藥?”

  “呃......要是這么說,楚醫生的確有點怠慢了啊。”

  “哎,楚醫生滿腦子都是病人,一直不太喜歡發展人脈,不然還能爬的更快一點。要是跟江氏搞好關系,以后名利都不用愁了。”

  “但就因為楚老師不是這樣的人,所以童院長才器重他,大家才喜歡他啊。”

  “那倒也是。”

  -

  楚洮去了會議室,和幾個部門主任一起討論了一位患者的手術后才回辦公室。

  在回去的路上,他隨意發了個消息,問江涉中午想吃什么。

  很快他就收到了回復。

  “吃你。”

  楚洮掃到那兩個字,忍不住抿唇一笑。

  擔心被別人看到,他還刻意的低下了頭,假意理了理領口。

  走廊里護士醫生走走過過,誰見到他都會順嘴問候一句。

  “楚老師。”

  楚洮趕緊斂起笑意,點頭示意。

  好不容易到了辦公室門口,見門外也沒有病人等著,他才松了口氣。

  他推開辦公室的門,江涉正懶懶散散的靠在他的沙發上打游戲。

  江涉也不在乎身下的西裝被壓皺,到了楚洮這里,就跟在家沒什么兩樣。

  楚洮進來,隨手鎖上了門,無奈道:“你也不怕被人看到。”

  他辦公室一般不鎖門,有時候會有其他醫生或患者家屬過來找,所以辦公室并不算是他的私人空間。

  江涉把手機扔在一邊,勾了勾唇,朝楚洮張開雙臂。

  “過來讓老公抱抱。”

  楚洮喉嚨一緊,目光下移,掃過江涉的全身。

  隨后,他就聽話的朝江涉走過去,老老實實的投進了江涉的懷里。

  “真是過來吃我的?”

  江涉讓楚洮坐在自己腿上,低聲一笑,食指勾著楚洮戴的平光鏡,稍稍一用力,眼鏡從楚洮鼻梁上滑落。

  唯一的屏障消失,楚洮情不自禁的顫了顫睫毛,眼尾折痕忽淺忽深。

  江涉喜歡他稍縱即逝的無措和迷茫,于是把眼鏡扔到一邊的桌上,揚起頭,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楚洮的下唇。

  “怎么戴上眼鏡了?”

  楚洮抿了一下被他舔到的下唇,敏銳的感覺到身下江涉的反應。

  他呼吸明顯急促了些。

  “顯得成熟一點,不然怕鎮不住場子。”

  說罷,楚洮急吼吼的去解江涉襯衫的扣子。

  不知道什么時候,他養成了咬江涉鎖骨的習慣。

  不管是夜晚溫存還是平時一時興起的調情,他都要在江涉鎖骨上留下點牙印才滿足。

  今天也不例外。

  反正大門鎖著,不會有人進來。

  江涉還特意穿了禁欲的西裝過來,怎么看都像是給他準備的。

  就在楚洮低頭,手指在江涉領口蠢蠢欲動的時候,江涉捏住他的手腕,眼底帶著戲謔的笑意。

  “吃我老婆前還要跟楚醫生討論個正事。”

  楚洮動作一頓,眨了眨眼睛。

  “找楚醫生?”

  江涉從背后扯出個白色紙袋,在楚洮面前晃了晃:“嗯,代表江氏制藥找楚醫生談談新藥的試用。”

  楚洮的目光很快被江涉手里的袋子吸引。

  他深吸了一口氣,從江涉身上站起來,拍了拍被壓皺的白大褂,又撈起一邊的平光鏡,重新戴在臉上。

  把外觀整理好后,楚洮露出一副不茍言笑的嚴肅表情。

  “談藥啊。”他回到自己的辦公椅上坐著,雙臂搭在桌面上,微揚下巴,“那江總好好介紹一下吧。”

  楚洮轉變身份如此之快,讓江涉身下還未消退的熱情有些狼狽。

  但他恬不知恥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于是坐直身子,堂而皇之的岔開長腿,大大咧咧的扯開袋子,從里面拿出盒新藥來。

  “這是江氏和德國的公司聯合開發的,用于中和信息素,抵御成癮性的新藥。我們開發用了五年,投入資金十三億,已經進行過動物實驗,目前的副作用僅僅是嗜睡,短暫性性-冷淡。”

  楚洮皺了下眉。

  “中和信息素?”

  江涉點頭:“原理是在一定時間內,藥物和信息素發生反應,將信息素轉化成無傷害的化合物,病人會在一定時間內失去信息素,但同時也能洗掉身體里他人信息素的影響,27天人體更新一個周期后停藥,擁有......擁有心靈腺體的患者就可以恢復正常。”

  楚洮喉嚨一緊,在聽到心靈腺體四個字的時候,他明顯激動了片刻。

  好在有眼鏡遮擋,他并不覺得自己太過失態。

  他狐疑的打量江涉,謹慎的問:“你們為什么想開發這種藥?雖然現在這類患者漸漸多了起來,但是藥物開發的時候好像還沒有多少人愿意到醫院治療,十三億資金就這么投進去了,不怕沒有回報嗎?”

  江涉將藥盒送到楚洮面前,懶散道:“公司肯定會做深度調查的嘛,德國那邊的研究還更深入一點,本來十年前他們就有這個想法了,但是我們合作沒談成,暫時擱淺了而已。

  市場前景大家都很看好,這藥除了能抑制成癮性外,可還有中和信息素的作用呢,總有一部分人有隱藏信息素的需求吧,吃了藥就不用噴抑制劑了。”

  楚洮拿起藥盒,一眼掃到了印在正面的藥名。

  THQS。

  如果合作方還有德國公司的話,用英文命名也說得過去,不過為什么是英文字母?

  楚洮忍不住問道:“THQS是什么意思,QueryString轉換HashedQueryString的算法?”

  江涉搖搖頭:“沒那么麻煩,是從幾種制藥化合物中取的四個字母,對方覺得有特色就同意了,這只是商品名,下面那一大行才是通用名。”

  楚洮仔細看了看藥物成分,才對江涉道:“如果真的有用那真是幫了大忙了,你把報告給我,我去跟童院長說一聲,正好院里有三十多個病人,我會問問他們的意愿。這個癮很難熬,他們大概率會同意試藥。”

  楚洮雖然很相信江涉,但用藥畢竟是大事,他不能徇私,還是要拿到院里去評估。

  江涉當然理解。

  但正事到此為止就算談完了,他主動抬手,擰開了自己領口的扣子,領子松散開,露出一小片鎖骨。

  江涉勾勾手:“現在不想要楚醫生了,我要我老婆。”

  楚洮的目光落在江涉脖頸上,咽了咽口水。

  但他還是克制的捏起藥盒,沖江涉揚了揚:“不想讓我先辦正事?”

  江涉把西服外套脫掉,搭在沙發上,又從西服褲兜里摸出一小瓶透明粘滑液體,扔給楚洮。

  “這才是正事。”

  楚洮抬手接住,攥在掌心。

  他瞇了瞇眼,低聲道:“這玩意兒你就揣在兜里?”

  江涉意味深長道:“我是個醫藥代表,兜里帶藥很正常吧。”

  楚洮攥著小瓶子,走到江涉面前,輕笑:“所以你打算把這個也推銷給我們醫院患者?”

  江涉喉結一滾,一把把楚洮扯過來,撩起他的白大褂,低聲道:“剛才那個給你們院患者試,這個藥......給我老婆一個人試。”

  楚洮半跪在沙發上,面朝江涉,虛虛坐在他腿上,手指慢慢撫上江涉的鎖骨。

  “試藥之前總要告訴我副作用吧。”

  江涉扯下楚洮,讓他結結實實坐在自己身上,隨后咬住了楚洮的唇。

  廝磨間,他不老實的拽掉了楚洮的白大褂。

  “副作用大概就是腰酸腿軟,想抱著我睡一天吧。”

  楚洮尚存唯一一絲理智,輕輕喘息:“辦公室隔音不好。”

  江涉壞笑:“那你小點聲叫。”

  楚洮羞憤:“不是叫,是你......輕點撞。”

  “哦,隔音差成這樣,我給你重裝個辦公室吧。”江涉胸膛起伏,氣息不勻。

  楚洮脖頸發燙,低斥道:“辦公室是讓你做這個的嗎?”

  江涉無辜:“我不是跟楚醫生合作試藥嗎,上帝都能理解的。”

  楚洮:“......”

  神魂錯亂的刺激中,楚洮一身狼狽,軟噠噠的伏在江涉身上。

  貼近江涉耳邊的時候,他突然輕聲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江涉動作稍緩,但片刻之后,又默聲猛干。

  楚洮不依不饒,眼底濕潤,聲音發顫:“THQS到底是什么......意思?”

  還是沒有回答。

  直到一個多小時后,兩個人紛紛失神的倒在沙發上,回味方才的余韻。

  江涉才冷不丁道:“我第一次聞到的,你的信息素味道。”

  高二那年,楚洮第一次到他家去。

  走在小區蜿蜒的鵝卵石路上,清冽的風吹過,他嗅到一股淡淡的,仿佛桃花沁水的香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